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咣铛,咣铛,咣铛……”
  电车在轨道上行驶。
  与东京都对比,乡↓di 方的电车,就显得不* na *么平稳了,车厢也是老旧的,没有东京电车* na *种崭新和现代化的感觉。
  天亮没多久,夏羽就chu *发了。
  于是,他顺利坐电车离开东京都,期间从上野站,到新宿站,最后又到了如今镰仓的江之岛车站。
  就在几分钟前,他于江之岛站,乘坐拥有百年历史的‘江之电’,游走在古老的镰仓市区。
  ‘江之电’是镰仓最主要的交通枢纽路线,前几分钟,外形古旧的电车还在海边徐徐前jin *,海风从敞开的窗户chui 口欠jin **| lai |*,刮过车厢,又从另一侧离开。
  而现在,电车却驶jin *了狭窄的民宅小巷,两侧就是充满了(曰)ri 风的低矮民居,flower (hua )草茂盛,总之视线越过窗户,收获的就是满满的惊喜,风景真是不错。
  “喂,老头子,我到镰仓了。”
  车上,夏羽给老头子回电话,“你说的* na *个神社,到底在哪?”
  他郁闷了。
  昨晚老头子让他到东京郊外静修,镰仓距离东京都一个小时车程,的确算是东京郊区,但问题是,老头子给他的di 址很模糊。
  “你自己找不到的,等会你在镰仓* gao *校↓车,我让* na *位老朋友找人接你过去。”老头子酷酷的说。
  “我去!”
  夏羽翻翻White(颜色bai )眼。
  他其实也想找个di 方静修,东京都毕竟是大都会,喧嚣,繁忙,他在东京一刻也不得清闲。
  然和,他欣然接受了老头子的建议,只用一个晚上,就处理了后事,给凉子丽娜答复,让安艺伦也在网站发布歇业公告,叮嘱峰之崎看好商店街的翻修工程。
  食戟,餐馆和商店街。
  处理了这三件大事,夏羽无事一身轻,拿起行李包,*| lai |*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对了,老头子,你说好好静修,有益我参悟自己的「必杀」,这是真的吧?”夏羽问到自己最关心的「必杀」问题。
  昨夜促使他↓定决心提包走人的,还是老头子* na *一句话。
  “当然!”
  老头子回答:“特级「必杀」菜品,已经隐隐具备麟菜品的影子。所以,要想掌握一门特级「必杀」食谱,你需要先把自己的厨心升华,去尝试领悟食之奥义。”
  依然是似懂非懂。
  夏羽打算多问,老头子却把电话挂断了。
  过一会,镰仓* gao *校前站到了,夏羽提包↓车,可能是察觉到回到di 面了,行李包还没拉jin 的拉链口子,钻chu **| lai |*一个小脑袋,chong *夏羽甜滋滋叫唤。
  “给我乖点!”夏羽拍拍猫的小脑袋。
  其实他很不想把这小东西带chu **| lai |*,但奈何家里没人,养了ting *长时间的,把猫丢chu *去放养,又觉得有愧于心,索* xing *就把猫带chu **| lai |*了。
  “* na *个……”
  这时,背后传*| lai |*声音。
  “你是国人吗?”一对男女情侣游客,随夏羽↓车。
  女游客懵*脸四处乱瞟,男游客则上前问路。
  “对啊!”
  夏羽点点头。
  镰仓江之电这条旅游线一直ting *huo *,碰到国人游客并不奇怪。
  “这里就是镰仓* gao *校前站吧?”
  男青年目露一丝兴奋问。
  “应该是吧,我也是头一次*| lai |*。”夏羽一手* cha *在ku 袋里,一手拎包,站在车站月台上,指了指前方波光粼粼的大海,“我想也只有这里才能看见大海了,海边的* gao *校啊!”
  “就是这!就是在!”
  很快,* na *名四处打量的女游客,拿着一张对比照片,指着站台* hou * fang *的坡道,“从* na *里上去,一直走,就能找到镰仓* gao *等学校!”
  送走这对情侣游客,夏羽看向坡道。
  现在是上午九点多钟,居然还有穿制服的* gao *中生,陆陆续续赶往学校。
  七月初距离暑假还有两三个星期,如果有时间,他也ting *想jin *去逛逛镰仓* gao *中,不过,考虑到自己也是个* gao *中生,jin *去参观可能被误伤,夏羽连忙止住念头。
  到站台外,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就在夏羽腹诽的时候,轰隆隆,超大排量的摩托车从远处飞驰而*| lai |*,如同Red(* hong *)色的幻影,停在镰仓* gao *校车站前。
  令人奇怪的是,摩托车的qi (马奇)手,非但不是穿jin 身车服的男子,反而还是一位身穿曳di 碎flower (hua )长裙,娉婷多姿的妙龄女子。
  “你好。”
  女qi (马奇)手一边tuo *↓头盔,一边扭头打招呼。
  然后,夏羽就和女qi (马奇)手愕然对视。
  “呃……”
  “你好!”
  半晌还是夏羽打破沉寂,(bie)着笑shen chu *了手。
  “去你的!”
  女qi (马奇)士投*| lai |*一记White(颜色bai )眼,唇角噙着淡淡笑意,轻声细语的,“我说nai (女乃)nai (女乃)让我*| lai |*接谁呢。原*| lai |*是你这个(jia huo )!你打算*| lai |*我们寺院静修吗?”
  这女子不是别人,恰是在春假期间,和夏羽一起通过二星评级考核的玉川美纱。
  三月份到七月份,将近半年时间不见,已经大学毕业年纪的玉川美纱,chu *落得更标致漂亮了。
  “原*| lai |*是你家的寺院。”
  夏羽恍然一悟。
  他很早就知道玉川美纱家在神奈川县的镰仓,也知道她家里有神社或寺院,却没料到缘分如此奇妙,老头子指明让他*| lai |*东京郊外静修,便重逢阔别已久的好朋友。
  已经可以确定的是,玉川美纱具备【超听觉】天赋。
  当初在评级考核上,她一鸣惊人。
  也不知这段时间过去,她厨艺到底如何了。夏羽ting *好奇的。
  “上车!”
  玉川美纱递给夏羽一个头盔,自己也戴了头盔,“要我带你逛逛镰仓吗?还是直接回寺院……”
  “先去寺院安顿也不迟。”
  “* na *好!”
  女qi (马奇)士shuang XX大XX利di 上车,夏羽自然di 坐在后面,一手提着行李包,一手抓稳了车尾的架子。
  于是,飞车党开始了飙车。
  Red(* hong *)色大排量的摩托车就在乡↓公路上飞驰,两侧景物模糊倒退。
  将近半个小时后,摩托车停在一间古老的寺庙前。
  夏羽随玉川美纱↓车。
  “原*| lai |*不是神社!”夏羽四↓观赏,回望身后的路,被葱茏草木簇拥,再远些就是一座爬满青苔的古桥。
  此处di 势较* gao *,因此站在寺院门口,都能隐约眺望到海边。
  寺院显然不接待外客,门口jin 闭,外面也没有招待游客的标识,附近也是荒山野岭,幸好通了公路,否则过*| lai |*还需flower (hua )费一番气力。
  jin *门后,就是盛夏的草木风貌。
  枫木成林,银杏树ting *拔,可惜不是观赏Red(* hong *)叶的季节,不然寺院铺满Red(* hong *)叶,* na *美景夏羽自己脑补都充满了诗情画意。
  与千代神社截然不同的画风。
  *ying *要形容的话,和国内古寺有* na *么一些相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