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胜负的确难以判断。?
  三张厨台,三位厨师,每位厨师都是专注的,对外界的窃窃si 禾厶语不予理会,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料理世界。
  “嗞嗞……”
  这时,一股浓郁的海洋鲜香味,扑鼻而至。
  众人目光顿时被武井真司xi 口及引过去。
  武井正用平底锅,煎炸龙虾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也不知武井是如何操作的,‘啤酒龙虾’的虾壳,几乎保持原状,但虾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已经被取chu *,共用有三段较粗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其余细小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块,放在角落的盘子里,弃而不用。
  焯煮了的龙虾壳,无疑是呈漂亮的金黄色泽,看过去就令人食yu (谷欠)大开。
  同样的,焯shui *了的芦笋,放置在另一个小盘子里,冒chu *丝丝hot(英文:hot,中文:re )气,这些芦笋待会就用*| lai |*垫盘子,充当摆盘的装饰物。
  平底锅里的橄榄油已经沸腾。
  取了玻璃器皿,里面装着White(颜色bai )乎乎的‘脆奖’,武井真司面色严肃,对待每一个工序都无比认真,* na *虔诚的眼神,仿佛正在雕绘一生巨作的艺术家。
  White(颜色bai )色浆液覆盖了三段龙虾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接着,也不用工具,就用hands(* shuang * shou *),抓头抓尾,6续将三段龙虾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放在平底锅里。
  霎时间鲜味滚滚涌chu *!
  轻轻di 嗅一口,极星寮的小伙伴就迷醉了。
  看直播看录播是一回事,现场闻到味道又是另一回事。
  * na *股香味令他们不受控制的沉浸jin *去,只是味道而已,就让他们浑身(su)酉禾软,眼前徐徐拉开一副深海的瑰丽画卷,整个人似乎都被海洋环抱着。
  “这就是*| lai |*自海洋的幻想食材啊……”
  幸平创真攥jin 了拳头,目中流露chu *兴奋之色,忍不住di 想:“如果有一条‘啤酒龙虾’放在我面前,我该如何处理呢?”
  未知的,陌生的,梦幻般的食材,对厨师*| lai |*讲比什么金山银山更具xi 口及引力。
  从开学之初,由夏羽和司瑛士对决的‘White(颜色bai )mao *辛德瑞拉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再到现在的‘啤酒龙虾’,不知不觉,夏羽在积累对战经验,厨艺经验的同时,幸平创真这位食戟猪脚,以及一大群小伙伴,同样在累积阅历,悄然间成长着。
  他们的眼界已经chu *普通远月一年生太多。
  不止幸平创真,田所惠、榊凉子、森田真希,等等,包括* xing *格跳tuo *的吉野悠姬,也安静↓*| lai |*,目光闪烁着智慧的光彩。
  普通食材,已经无法满足这些年轻而富有朝气的厨师!
  “远月这一届的学生,素质很* gao *啊!”
  厨房突然间安静得诡异,马斯视线掠过在思忖的一色慧、小林龙胆和薙切绘里奈,再看看极星寮众人,心中暗暗吃惊。
  别忘了,抛开‘美食会’身份不谈,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奥兰多副校长。
  此刻,一股名为忌惮的情绪,在马斯心底滋长。
  或许这一届的学院争霸赛,是远月夺魁。
  ……
  十分钟后。
  武井真司将之前用蒜、洋葱和淡nai (女乃)油调制的酱汁,浇淋在盘子里的龙虾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上。
  最后,洒上碾碎的Red(* hong *)胡椒。
  “叮!”
  他拍了摆在一旁的传菜铃,对上众人的目光,总算流露chu *一丝笑容。
  “我的料理,完成了!”
  说着,解↓围裙。
  嗯?
  武井率先看向最后动手的长谷一郎。
  长谷一郎站在厨台里,笑眯眯di ,身前摆着的几个盘子,装了未煎炸的鲜绿蔬菜,而面前的油锅呢,已经咕噜噜沸腾。
  天妇罗炸制食材的油温,一般在16o-19o度之间,* gao *于o摄氏度的话,油脂就容易chu *现变化,冒烟,产生各种有害物质,所以,掌控油温,对于学习天妇罗料理的厨师*| lai |*讲,是必学的一环。
  没等众人询问,长谷一郎就笑眯眯道:
  “天妇罗,还是要现炸现吃的。”
  “一般*| lai |*说chu *锅3o秒内是最佳食用时间。”
  简单说,就是要趁hot(英文:hot,中文:re )吃。
  众人听懂了。
  “* na *么,长谷先生,这是什么?”小林龙胆咽着口shui *,指向架在另一个灶台上的煮锅。
  锅子里,有苹果片,有橙子片。
  同时,随着huo *的加hot(英文:hot,中文:re ),一股香料气息萦绕不散。
  “嗯?丁香,香叶,豆蔻粉……”
  马斯旁边的伊丽莎White(颜色bai ),挑挑眉,嗅了一口香气就说道:“还有股自然清shuang XX大XX的酸味,是蔓越梅gan ?”
  “等等,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桂!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桂木奉(bang)!”
  这位西方White(颜色bai )人靓丽女* xing *,一↓把锅里的香料成份,全部辨析了chu **| lai |*。
  再看看锅里的暗Red(* hong *)色液体。
  “酒吗?”
  薙切绘里奈喃喃道:“煮Red(* hong *)酒?”
  “是的,就是煮Red(* hong *)酒。”马斯回答,同时对长谷一郎投以惊疑不定的目光。
  听起*| lai |*不可思议。
  以民众的认知,好像就烧酒、清酒可以煮hot(英文:hot,中文:re )了喝,但实际上呢,Red(* hong *)酒也是可以温煮的,不过,Red(* hong *)酒要添加一些东西,温煮了才更有风味。
  “没想到擅长酒酿料理的长谷先生,也掌握了西式的温酒烹调法!”
  马斯道:“据说古希腊人最先明hot(英文:hot,中文:re )Red(* hong *)酒,当时希腊人提倡节俭,不lang费粮食,看到喝不完的Red(* hong *)酒留在餐桌上,就试着添加香料煮了喝!”
  “然后,到罗马时代,罗马人继承并改良了hot(英文:hot,中文:re )酒的方法,加蜂蜜、胡椒、香叶乃至藏Red(* hong *)flower (hua )烹调,令hot(英文:hot,中文:re )Red(* hong *)酒风味更佳!”
  众人恍然。
  原*| lai |*是一种古老的烹饪方式。
  炉灶的huo *很小,以小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酒正合适,否则沸腾了,酒精就会挥。
  这过程大概需要2o分钟。
  于是,包括武井、长谷在内的一群人,都纷纷看向夏羽的厨台。
  呃?
  面面相觑。
  夏羽没有动手切生鱼片,而是持握一把银亮的小刀,对着不知何时搬运在厨台上的,两米见方的冰疙瘩,刻刻画画。
  “嗞!”
  “嗞!”
  雕刻刀划过冰面,银亮的刀身,就如穿破White(颜色bai )纸* na *样,悄无声息钻jin *冰块内部。
  就在刺耳的声音中,夏羽专注di 工作。
  这么* gao *强度的雕刻,实际上ting *吃力的,这块冰比之上次在交流课堂上的,又大了一倍,这也代表他对冰雕的雕刻掌控度更强了,可以尝试去雕刻更大的作品。
  雕什么好呢?
  按照脑中原版的食谱,对冰雕要求并不* gao *,或者说,冰雕只是边缘的东西,对一道料理的品质没有什么重要影响。
  但是,冰雕在夏羽这里,就截然不同了。
  雕成山丘多么土气啊,没有一点技术今口 han 量,明明有时间有技术,不去追求完美,夏羽就过不去心理* na *关。
  而雕龙的话,又显得重复,夏羽自己雕刻都会厌烦。
  所以么,夏羽正在雕刻的,是一种全新的冰雕。
  就依照脑海的图像,一笔一划,细细雕琢。
  “做刺身的话,为什么要冰雕呢?”
  “冰块的确可以锁住鱼片的鲜味没错,但重心放在雕刻上,是不是错了?”
  正当众人不解时,夏羽蓦然收刀,并徐徐shen chu *手掌,轻轻拍在冰面上。
  咔。
  刹* na *,大雪崩,冰块哗啦tuo *落。
  厨台上,一种生物展露了神韵,令在场众人失神。(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