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年轻!
  这就是在场观众,对夏羽的第一个印象。
  研修者自然是认识夏羽的,这些天,夏羽可以说完全融jin *了研修者的圈子,尤其是他分享而chu *的,对huo *候、香料的运用心得,让这些名震霓虹美食界的大佬们,刮目相看。
  而且,论* xing *格,夏羽平时就是一个和和气气的少年,乖巧懂事,研修者除了衫本夏树,都是叔叔阿姨辈,对他这个后生很是喜爱,上条麻美就经常在交流会上与他讨论咖哩粉的香辛料搭配,而长谷一郎、武井真司,多数时候也对他释放善意。
  这些(jia huo )都是人精,知道* gao *中生年纪的研修者,意味着什么。
  要不是夏羽身上有太深的igo烙印,武井社和‘御四家’中的长谷家,就要上演lu *起袖子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对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哄抢天才的大戏了。
  即便前期jin *步速度太快碰到天flower (hua )板,可是,先一步抵达‘特级’的大门前,就已经领先同龄人至少数载的光阴,同龄人忙着在后面追赶,而他停在门前,蓄势,积累底蕴,谁又敢说他停滞不前?
  “好年轻!”
  “这、这是一个* gao *中生吧?”
  “会不会搞错了什么?这个* gao *中生,在厨艺上,可以和我们武井社长平辈对话?”
  庭院观众哗然,每个人都面带浓浓的不解。
  这些人,要么是研修者的心腹随从,要么是门徒、di 子之流,总之能让研修者带过*| lai |*观摩考核,增长阅历的,本就不是普通人。
  就比如说,堂岛银带*| lai |*的田所惠、森田真希、幸平创真和薙切绘里奈,无疑是他非常看好的远月一年级新生,* na *些三年生,甚至是当任十杰的前几席,恐怕都没这种机缘。
  庭院sao (马蚤)乱起*| lai |*。
  武井社、长谷家的人声音最大,毕竟以武井真司和长谷一郎在美食界的名声与资历,他们的心腹或者门生,最忍不得一个小小少年,居然qi (马奇)在他们头顶上,与他们的长辈、上司平辈相交。
  “愚蠢!”
  听着渐渐控制不住的非议,薙切绘里奈气得jiao (女乔)躯直颤,牙缝间蹦chu *这两个字。
  田所惠、森田真希怒视人群。
  “喂喂,你们不要小瞧夏讲师啊——”幸平创真大声叫道,但稍远一些听到他话语的观摩者,只是投以漠视的一瞥,要不是堂岛银、凉子丽娜在,估计他们言语要更刻薄。
  “有意思!”
  堂岛银托住↓巴,这次居然没喝止sao (马蚤)乱的人群。
  凉子丽娜嘴角微微掀起一抹讥讽的弧度,道:“这些所谓的美食界‘精英’,和外面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总是要攻击超chu *自己认知的事物。”
  奇怪的是,研修者对背后一栏之隔的sao (马蚤)乱,也未加制止。
  长谷一郎用眼角余光瞥瞥身后。
  “堵不如疏,他们好奇,就让他们去说。”长谷一郎平淡道。
  “长谷先生,你的想法和鄙人相似。”
  武井真司目露赞同道:“藏在心里想,不如说chu **| lai |*,就让他们讨论去吧。我的* na *些门徒,最近两年躺在精英光环中,不思jin *取,就该受点刺激,否则就失去了jin *取之心。”
  长谷一郎目光放在夏羽跨门而入的背影上。
  “也不知道神原部长是怎么发现他的。”长谷一郎难掩语中惊叹。
  “年轻,是他的优势,也是劣势。”
  武井真司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嘴泛苦笑道:“要是其他少年天才如他这般,绝对是锋芒毕露,不可一世,很容易遭受打击一夜之间星陨,但是他……”
  长谷一郎默然。
  ……
  走jin *正殿,在桌子上捧起自己的食盒。
  咔嚓。
  夏羽打开食盒底层,里面却放了一个小小的炭盆,这就是食盒精巧的结构,密封* xing *好,又有炭huo *保温,让料理在考核过程中得以保持刚刚chu *锅的口感。
  把炭盆取chu *,夏羽就捧着食盒,运用【爆炎】厨技,检查盒内料理的hot(英文:hot,中文:re )度,暗暗点头:“很好,‘烫’这一味,总算没有流失!”
  七味一体,就是‘霜降魔幻麻婆豆腐’的灵魂,缺少任何一味,严整的料理结构也就崩散了。
  至此,夏羽一颗心完全落回去了。
  至于能不能‘合格’,夏羽却不去想太多。
  ‘霜降魔幻麻婆豆腐’已是他的最强菜品,完美融合了‘爆炎’、‘香料不等式’厨技,又将‘霜降豆腐’这味幻想食材融入,可谓无死角的完美。
  这种完美,最直观的体现,就是系统的打分——
  100分!
  迈着坚实有力的步伐,走到老妪面前。
  “千代婆婆。”
  夏羽恭敬di 喊了一声,旋即把食盒放在桌上。
  老妪显然还记得他,浑浊的双眸定定看了他一会,目光渐渐清明。
  “你这次呈上怎样的菜品?”老人和蔼问。
  “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老人愕然,视线移到密封的食盒上,好像嗅到了一丝泄漏而chu *的,弱不可闻的气味,目中泛起讶异之色。
  “这种传统中华料理,要想推陈chu *新,可不容易。”
  老人缓缓说:“我年轻时,曾经到蜀川游历了一段时间,甚至在‘(ju hua一种花名) ↓楼’品尝了刘氏di 子烹制的特制麻婆豆腐,据说* na *是厨神遗留↓*| lai |*的食谱……”
  等等,(ju hua一种花名) ↓楼!
  夏羽心一跳。
  “当然,我还品尝了有仙女阿贝味道的麻婆豆腐,* na *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女* xing *厨师,但她的名字恐怕已经湮灭在历史中了,如今就算在中华陆di ,知道仙女阿贝的厨师,恐怕也是寥寥无几了吧?”
  千代婆婆陷入追思、感概。
  “打开吧,让我看看你的麻婆豆腐!”过一会,老人才盯住食盒不放。
  “好!”
  夏羽瞟一眼旁边的冰块脸巫女,咔,他卸↓锁扣,shen 手一抓,随着盖子的松动,一缕缕刺目的光华,透过缝隙,投she 在昏暗的殿宇内!
  老人一瞬不瞬看着,变得清明的双眸里,倒映chu *食盒里一盘被光芒裹住的料理。
  噔噔。
  或许是光芒太强烈,冰块脸巫女掩目后退了两步,然后躯体蓦然僵住。
  “呼,呼,呼……”
  殿宇内好像刮起了一股麻与辛辣的旋风。
  冰块脸巫女细嗅味道,心中惊道:
  “等等,怎么有强烈的豆香,这种豆香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