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十一位研修者,衫本夏树!”
  正殿门口,冰块脸巫女投*| lai |*淡漠的目光。【WwW.AiQuXs.coM】
  “到我了!到我了!”
  衫本夏树如蒙大赦,立刻爬起*| lai |*,一溜烟跑jin *正殿。
  heng(哼哈二将)。
  上条麻美收回手机,跪坐在自己的垫团上,视线扫过至始至终都很淡定的夏羽,心中点赞。
  “夏羽君,这次排位靠后也不必气馁。”上条麻美收敛了怒气,对他和颜悦色。
  “我呢,这几年起码参加了十次的研修班,积累足够了,这次才拥有足够的自信心。而你还很年轻,如果能在二十岁之前通过考核,就已经是罕有的年轻特级厨师。”
  她在“年轻”一词上加重语气。
  “这一期的研修班,就属你和衫本夏树年纪最小,其他人,比如我,哪个不是三十岁往上。”
  上条麻美并没有在意曝光自己年龄这种小事,很shuang XX大XX朗大气的一位女* xing *。
  “谢谢。”
  夏羽能听chu **| lai |*,这是衷心之言。
  “不过,我不想等到二十岁了,这次就想‘合格’!”他倏di 话锋一转。
  眨眨眼。
  上条麻美惊愕,摇着头道:“等会jin *去你就知道了。千代婆婆,* na *可是一位追求完美的品鉴者,只要你的料理存在瑕疵,她都能吃chu **| lai |*,并逐一指chu *。”
  “霓虹美食界早有传言,千代婆婆其实也有‘神之舌’,但又有人说是‘超嗅觉’、‘超触觉’或‘超听觉’这些天赋,真实情况又有谁知道呢?”
  上条麻美摊开手。
  “据说啊,只是据说,特级之上的‘麟’厨师,都经常*| lai |*神社请求千代婆婆的指点。”上条麻美丢chu *一条重磅消息。
  麟厨师都对神社主人恭敬有加?
  夏羽立刻展开遐想。
  庭院议论纷纷。
  衫本夏树和夏羽是最年轻的研修者,因此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 na *个人好年轻!”幸平创真指着衫本夏树的背影,“虽然是成年人,但年纪肯定比四宫主厨、乾主厨他们小!”
  薙切绘里奈也是深受震动。
  这么年轻的研修者?
  但是,当她目光扫向坐着不动的夏羽时,顿时哭笑不得。
  喂喂喂,还有一个* gao *中生在呢!
  “衫本夏树,22岁,*| lai |*自食林寺!”这回,凉子丽娜主动解释,“他是青木讲师一手带起*| lai |*的师di ,深得食林寺* gao *层的看重!”
  “原*| lai |*是食林寺的门徒!”绘里奈恍然。
  与远月桃李满天↓不同,食林寺根本不向社会公开招收门徒,至今无人知道他们的收徒标准。
  总之食林寺每一代门生都非常稀少,上一代,就是青木宗太* na *代,只有三个人,而这一代据说是五个人,另外四人还没有露过面,十分之神秘。
  就算是研修者,也在交头接耳,议论衫本夏树。
  “他的* na *种料理,婆婆会给* gao *分吗?”
  韩国大厨朴世衡苦着一张脸,好像吃过衫本‘black(hei )暗料理’的闷亏。
  “厨艺是合格的。”
  “就能婆婆能不能接受。”
  武井真司沉声道。
  “历届研修班,有因为‘创新’被打低分的研修者吗?”长谷一郎睁开眼缓缓说。
  创新?
  夏羽在旁听得好笑,什么创新,分明就是奇葩!
  奇葩的一个人,搭上奇葩的厨艺风格。这样的人才不去black(hei )暗料理界掀起血雨腥风真是可惜了。
  ……
  幽暗的殿宇内。
  一位身穿巫女服的老妪,就坐在千代神社历代前辈的牌位底↓,室内挂着两盏灯笼,没有现代化的灯管,光线昏暗。
  “婆婆!”
  衫本夏树,恭恭敬敬di ,把食材盒放在老妪面前的小桌子上,并打开盖子。
  刹* na *间,一种独特的食物味道弥漫而chu *。
  老妪几乎秃了的眉mao *,微不可察的动了动,“主食材是鱼和鸡蛋?”
  她浑浊的双眸流露chu *一丝清明,定睛看住食盒里卖相不佳的‘挪威鲱鱼油(su)酉禾脆饼’,几秒钟后便抬头凝望衫本夏树。
  “很有意思……”
  千代婆婆嗓音悠远,像是从天边传*| lai |*。
  衫本夏树目露喜色,动作利索di ,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将披萨似的面饼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并把某块脆饼夹jin *备好的洁White(颜色bai )色小碟子。
  冰块脸的巫女,接过小碟子,轻轻di 递送到老妪面前。
  在衫本夏树的注视↓,千代婆婆稳稳di 握住一把闪亮的叉子,刺起面饼,缓缓咬了一口。
  “嗯?!”
  皱纹密布的脸庞,立刻泛起少许的Red(* hong *)光。
  老妪继续吃,胃口很好,明明是细嚼慢咽的,可叉子上的面饼却在以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见状,衫本夏树心中奇怪了。
  这几天他又继续改良了‘挪威鲱鱼脆皮面饼’,在和面的时候,用特制的辛辣香料和鸡蛋混合,照理说口感很爆炸才对,但老妪对他料理的反应,只是脸庞微微的放光。
  “不应该啊!”
  衫本夏树心中喃喃,“为什么‘爆炸’的料理,品尝者反应这么平淡?”
  殿内寂静。
  半晌,老妪才缓缓说:“你的料理,很优秀,至少在你这个年纪,实属难得,我给你75分的评价!”
  “啊,75?”
  衫本夏树一脸的失望。
  太低了。
  如今排名第三位的分数,是80分,他75分的料理,在十二名研修者当中绝对是中上的shui *准,还不至于垫底。
  但衫本夏树是追求‘合格’而*| lai |*。他非常不满意!
  “婆婆……”衫本夏树**嚅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刚开口,他就感觉到,老妪* na *双好似能hole(dong )察人心的眼眸,落在自己身上。
  “鱼!”
  老妪静静di 道:“鲱鱼,是你这道料理的最佳搭配,但是你对鲱鱼的处理还远远不够,鲱鱼的味道,还未融jin *料理,所以品尝试吃的时候,要撕↓一片鱼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混着吃,才有* na *种‘爆炸’的口感!”
  整个人震了震。
  一语就点破他数(曰)ri *| lai |*感到棘手的di 方。
  衫本夏树闷声道:“但是,鲱鱼还能怎么处理?”
  “烟熏鲱鱼,只是合适,还不是最佳或者完美!”这一刻,衫本夏树感觉到老人眼中有一点奇怪的笑意,“你觉得鲱鱼罐头怎样?”
  “千万不要——”
  听到可怕生化食品的名字,衫本夏树脸都绿了,摆手道:“我也尝试过,但嗅到* na *种味道……我实在无法专注烹饪啊!”
  “去试试吧。”
  “其它di 方,没什么可说的,我期待你↓一次给我呈上一道真真正正的‘爆炸’料理!”
  说罢,千代婆婆就合上了眼睛,好似睡了过去,呼xi 口及都弱不可闻。
  衫本夏树无奈,只能随冰块脸女巫离开。
  “chu **| lai |*了!”
  跨chu *正殿门槛* na *刻,议论声就涌jin *耳朵。衫本夏树hands(* shuang * shou *)* cha *在ku 袋里,吊儿郎当的,回到自己的垫团跪坐而↓。
  “切,我也成了pao灰。”
  衫本夏树斜一眼夏羽,用看pao灰的目光道:“到你了!加油吧!”
  夏羽一边起身,一边对告示栏投去目光,见到巫女把衫本夏树的牌子挂上去,心中读chu *“七十五”这个分数,默默di 点头。
  他起身* na *刻,庭院为之一静,无数目光落在背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