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咣铛。
  品尝真希的法式冻时,还能jin jin 持握的叉子,却在稍稍尝了一口田所惠料理的* na *刻,tuo *手而坠。
  “这种微微酸涩的味道,怎么被放大了……不合格!绝对不合格!”
  四宫小次郎作着徒劳无功的挣扎。
  酸!
  即便只是一丝酸,却也和真希的“甜”法式冻,形成强烈的对比。
  默默di 拾起叉子,掏chu *手帕擦拭gan 净,四宫小次郎不发一言,再次叉起一块法式冻送jin *口。
  “轰”
  有什么东西被撬开了。
  转瞬之间,降临初春时节的北海道。
  野外田垄还有着尚未消融的冰雪,一位漂亮温* rou *的母亲,站在田垄* na *头,向一个绑着大麻flower (hua )辫,刚刚学会走路的女童,轻声喊道:“小惠,小惠,过*| lai |*,我在这里!”
  女童穿得很厚,袄衣把她裹住胖嘟嘟的,空气还很冰凉,她双颊泛着可爱的Red(* hong *)晕,咿咿呀呀,歪歪扭扭,一步一步往前走。
  “pa 口拍”
  突然,四宫小次郎眉头一皱。
  名叫小惠的女童摔倒了,di 面铺着坚*ying *的冰层,可是刚刚倒↓,女童立刻坐起*| lai |*,清澈无暇,宛如宝石的大眼睛,牢牢盯住站在田垄* na *头的母亲,又爬了起*| lai |*。
  pa 口拍。没走chu *几步,再次摔倒。
  四宫小次郎有点不忍目睹的偏过头,但眼角视线,还在关注* na *位蹒跚走路的女童。
  “你好笨啊!”
  很快,女童第三次跌倒,四宫小次郎嘴上冷*ying *的咒骂,见到女童摔得双掌通Red(* hong *),膝盖和身上全是冰渣,心中长叹口气,打算走过去帮助她。
  岂料右脚刚迈chu *半步,女童又爬了起*| lai |*,泪shui *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但她并没有哭泣,而是shen 展hands(* shuang * shou *),就如同冰面上笨拙的企鹅,小脸绷jin 了竭力维持着平衡,一点一点往前走。
  “笨蛋是要被淘汰的!”
  四宫小次郎说,目送欢快投jin *母亲怀抱的女童,不知为何,眼角竟然有着一丝酸涩。
  “小次郎!”
  背后有一个母亲的呼唤,四宫顿时身子jin 绷。
  画面再次变化,四宫小次郎发现自己变小了,身上是脏兮兮的校服,脸庞、手臂、背后,多处di 方传*| lai |*疼痛感。
  怔怔di 抬起双臂,瘦小的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这可不是什么跌打伤,而是和其它小盆友打架留↓的“战绩”。
  环境也是小次郎熟悉的乡↓公路,道路两侧是青翠的田野,诸多童年的回忆一↓子涌上心头,他曾经在田野的小路上用网捕蜻蜓,曾经在清冽的溪流中捉小鱼,也曾躺在坡道的草di 上,头枕hands(* shuang * shou *),安静看着天空飘过的云层,还有……
  “家乡的味道!”
  四宫小次郎难以置信di 想,这时候,* na *位漂亮的母亲,却走到他面前并蹲↓,好笑di 注视着因为跟小伙伴打架变得狼狈不堪的小小少年。
  “小次郎,你怎么又和他们打架了?”母亲用White(颜色bai )皙的手,给他拂去衣服上的草纤维。
  头发也乱糟糟的,杂草倒* cha *期间,母亲同样用手,细心di 给他整理,最后才用一双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手掌,捧住他青肿的小脸蛋,见他不说话,目中今口 han 着笑意说:“肯定又是因为你恶劣的* xing *格,小伙伴才和你打架。如果你再不好好反省,以后可没有人愿意跟你玩了哟。”
  heng(哼哈二将)!
  撇过头,四宫小次郎↓意识di 说:“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不用什么伙伴!”
  pa 口拍。额头传chu *轻微的疼痛。
  年轻的母亲,shen 指一弹少年的额头,目中掠过无奈,“小次郎,给我好好听话啊!”
  鼻子一↓子酸涩。
  跟小伙伴打架,少年没有哭泣,可是他如今完全沦陷在母亲的温* rou *攻势中,四宫小次郎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倒jin *了* na *个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怀抱,jin jin 搂住母亲的脖子,不愿撒手。
  哭。
  大哭一场。
  把自己在法国巴黎对战区开辟餐厅所遇到的艰难险阻,所积压在心中的(bie)闷,还有厨艺迟迟无法更jin *一步的惶恐,全都在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怀抱中,通过哭泣,尽情的宣泄chu **| lai |*。
  ……
  现实世界。
  叉子掉在桌面,四宫小次郎hands(* shuang * shou *)撑住桌子,深深埋↓头,横流的泪shui *淌过面孔,顺着↓颌,一滴一滴洒落在di 面。
  这时候,除了夏羽和凉子丽娜,不会有人打扰尽情哭泣的他,另外四位评审,还有森田真希、幸平创真和薙切绘里奈,都沉浸在田所惠料理所编织的家乡世界。
  最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港湾,无疑就是熟悉的家乡。
  在外面拼搏得伤痕累累,回到家乡,母亲站在熟悉的屋子前,嘘寒问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任谁都要被* na *种温* rou *攻陷。
  四宫小次郎没有被真希的甜心攻势击溃,却在田所惠淡淡的‘酸’之意境↓,溃不成军。
  即便是铁男人般的堂岛银,眼角都隐隐闪烁着shui *光。
  半晌。
  di ↓厨房还沉浸在迷之寂静中。
  这里面脸色最难看的,恐怕就属薙切绘里奈。
  提到家乡,提到童年,虽然有甜蜜而值得珍稀的回忆,却也有* na *个她不愿想起的可怕身影。
  * na *个人,就是她的父亲,一个black(hei )暗的厨师,试图把她的‘神之舌’,彻底引向black(hei )暗。
  “又是一道充满个人印记的料理!”
  shui *原冬美蹲在椅子上,xi 口及xi 口及鼻子,抹去眼角的泪,还是* na *副面瘫脸,道:“甚至,田所惠所赋予料理的心意,比森田真希的还要强烈。我们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堂岛银点头道:“这次田所惠也用到了‘醋’。虽然flower (hua )椰菜是完好的,没有氧化变色,不需要用‘醋’*| lai |*漂White(颜色bai )。但是,醋的淡淡酸味,与整道法式蔬菜冻的甘甜混合了,形成无比和谐的味道……这一笔,也是蕴今口 han 了她强烈心意的‘点睛之笔’!”
  他目不转睛盯住田所惠,眼睛散发chu *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光芒。
  就如同在看一块绝世宝玉,而非未经雕琢的璞玉。
  “快、快要破茧化蝶的‘厨心’,不可思议!”内心深深的震动。堂岛银想不到在* gao *中一年级的新生身上,还有这么好的苗子。
  “虽笨拙……却也在咬牙,努力着,一步步往前走了啊!笨拙得可爱!”
  四宫小次郎拭泪后,突然这么说。
  他接着拉开抱住田所惠的乾(曰)ri 向子,对上女学生躲闪害怕的双眼,一字一句di 说:
  “我收回之前的评价,你,是合格的!”
  “不,是优秀!”(未完待续。)【大家期盼已久的小说手机客户端上线啦!客户端支持离线阅读,无广告,上百万本小说免费看!字体和亮度调节、夜间模式、阅读jin *度记忆等多种强大功能。↓载方式请关注**公众号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