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远月* gao *中一年级新生,有981名,但算上去年的留级生,一年级学员是超过千人的。
  但二年生加上留级生,总数不过两百。
  三年生,数量就更少了,大概只有几十人,每个人都是熟面孔,这些三年生混在考试人群中,通过料理,还是很容易辨认chu **| lai |*的,他们的料理,可谓经过千锤百炼,厨艺风格很是老成。
  但是,有时候,老油条并不意味着“合格”。
  远月和igo合作的这堂课,旨在培养预备的特级厨师,其中最重要的素质,无疑就是厨心。
  关于厨心,第一堂的时候,青木宗太已经详细叙说了,夏羽不想重复,挥挥手,就给一个自信满满的三年生,冷冰冰↓了评价结果:“你不合格!”
  “哈?”
  爆炸头的三年生,一脸不敢置信。
  排在后面的远月学生,议论纷纷。
  “这是久保田学长吧?他居然不合格……”
  “嘘!”
  议论声让这个叫久保田的三年生,愤怒得整张脸都Red(* hong *)透了,hands(* shuang * shou *)砰的撑在桌子上,怒瞪眼睛:“为什么不合格?”
  “你是三年生吧?”夏羽没回答,而是这么问。
  “是。”
  “* na *你觉得,你为什么无法毕业?”
  “这……”久保田愣住。
  “搭配!”夏羽沉声道,“你的食物搭配有问题,看似精致无暇,其实只是把最* gao *级的食材,组合在一起而已,说说吧,你料理的主题是什么?或者,你想通过料理,让品尝者得到什么享受?你的料理,看似严整,实际上杂乱无序,没有主次!”
  久保田张口无言。
  后面的学生,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菜品,若有所悟,有些人悄悄离队,把菜品处理,去后面重新排队烹制新的菜品。
  “再、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久保田低↓头,jin 握双拳。
  夏羽指了指后面的队伍,“可以,但要重新排队。”
  “谢、谢讲师!”久保田立刻疾步而去。
  目送这位“老油条”三年生离开,夏羽嘴角微微qiao *了qiao *。
  这就是上一堂课立威的影响了,否则的话,对于他的评价结果,这些三年生肯定各种不服,于是每一次评审,他都要费尽口舌讲解,或者gan 脆用食戟训人,* na *岂不是很累。
  随后,经过一个上午的测试,夏羽发现一个怪现象。
  二年生、三年生,要么是很优秀,比如十杰* na *几位,要么,就是“老油条”,厨艺风格定型了,失去了塑造的可能。
  相较之↓,夏羽更喜欢* na *些粉嫩的新生,一个个怀着对厨师职业的憧憬,更重要的是,他们听话,对于前辈的指点很认真,换句话说,就是学习能力max,拥有无限的可塑* xing *。
  上午只jin *行了一半的测试筛选,↓午还有第二场。
  结束后,夏羽、司瑛士和青木宗太拿着合格者的名单略作统计,总共116人。
  “↓午我还有事,测试工作就交给你们了。”青木宗太丢↓一句话,就扬长而去。
  “夏讲师,要去我的宿舍坐一坐吗?”司瑛士弱弱di 向夏羽发chu *邀请。
  “我要去极星寮。”
  夏羽摆手拒绝,满脑子都还是‘龙卷鱼翅肠’,今天伊武崎峻的熏制料理,给了他一些改jin *的灵感,他必须过去,抓住灵感!
  ……
  从考核场馆的教学区,到学园后山,夏羽站在一栋欧式风格的洋房前。
  这里就是极星寮。
  洋房被一片院子环绕,外面有铁门,以Red(* hong *)砖为房顶,墙壁是乳White(颜色bai )色的,青翠的藤蔓爬在外墙上,要是晚上过*| lai |*,估计会被古典的风格吓到,以为是某座被遗弃的鬼屋。
  *| lai |*过一次,夏羽驾轻就熟,推开未上锁的铁门,然后,洋房底层大堂门是开着的,他刚刚拾级而上,背后就传*| lai |*一个声音。
  “夏讲师?”
  一色慧估计刚从十杰会议回*| lai |*,身穿正装,肋↓夹着文件,仪表堂堂。
  “我过*| lai |*找人。”
  “找人?是找真希酱吗,您自便。“
  “不是,有一个擅长熏制料理的男生,叫伊武崎峻吧?我今天吃了他的熏制料理,所以想跟他请教一些厨艺方面的事情。”夏羽说。
  “请教?”一色慧面色古怪,“我去叫他,你在厨房等等。”
  于是夏羽到极星寮的厨房。
  很快,一色慧把伊武崎峻带过*| lai |*了。
  夏羽开门见山便说:“可以给我看看你熏制的香肠吗?”
  “可以。”伊武崎峻回房间,把已经晒制的香肠拿过*| lai |*,夏羽拿过一根香肠,&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手指感受着惊人的弹* xing *,* na *种感觉*ying *要形容,就是气球,好似用利器扎上一针,整根肠子便要pa 口拍的一声爆掉。
  “果然灌得很严实!”他不禁赞叹道。
  “这种* rou *韧的肠衣,是猪小肠还是羊小肠做的?”夏羽目光灼灼盯住伊武崎峻。
  昨晚他几乎把‘龙卷鱼翅肠’做成了。
  但是,拧成“麻绳”* na *关,堪堪通过之后,夏羽jin 接着又遇到第二个难题——
  肠衣不够* rou *韧,在蒸煮的过程中,‘龙卷鱼翅肠’很容易被内部膨zhang (**月长**)起*| lai |*的“麻绳”撑得爆掉。
  “羊小肠。”
  伊武崎峻不善言辞,回答声音也很冷漠。
  猪小肠、羊小肠,都是制作天然肠衣的材料,夏羽昨晚在厨神空间,两种肠衣都试过,但结果差不多。
  “但是,我的羊小肠,也是‘熏制’过的!”伊武崎峻后半句话,让夏羽整个人一震。
  熏制?
  见夏羽托着↓巴思索,一色慧则是在厨房召集了所有极星寮的成员。
  “大家都过*| lai |*了啊。”
  一色慧把一份文件放在桌面上。
  “哟——”
  幸平创真跟夏羽打了声招呼,就瞥向桌面的文件,读chu *封面标题的几个大字:“……友情与交流……住宿研习?”
  说完,他发现厨房的气氛,陡然压抑。
  田所惠一副灵魂chu *窍的表情,瑟瑟发抖。
  “就是很平常的合宿吧?”幸平创真满头雾shui *。
  吉野悠姬一头black(hei )线,强笑道:“幸平,这个集训,就是升上* gao *中部的人,第一个要面临的di 狱啊!”
  “全部一年级学生,每天在深山里的集训,jin *行残酷的烹饪试练,如果没有达到及格分数就会被勒令退学——”
  “友情与交流,是不是听起*| lai |*很轻松?”丸井善二推了推眼镜框,埋↓头,掩饰眼底的一丝慌张,“可是,它实际上却是无情的选拔与淘汰!”
  “话说几年前,住宿研习的合格率,就降到一半以↓了吧?”
  极星寮一群人,皆在凝重讨论。
  “阿羽。”
  森田真希则悄悄将夏羽叫醒,小声道:“刚刚我爸妈打电话过*| lai |*,说整条街道都传遍了,你要和一个五星厨师,在商店街jin *行食戟?”
  “食戟?五星厨师?!”
  夏羽还没回应,就有人在他们背后怪叫起*| lai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