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麒麟子?”
  夏羽挑眉。
  信件是以龙头朱戟名义送上门的,内容么,一句话总结就是——恭喜他当选中华界第12代麒麟子。
  他不禁唏嘘。
  时间不知不觉*| lai |*到五月初,天气由春之时令的凉shuang XX大XX和微微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意,开始有了盛夏的一丝酷hot(英文:hot,中文:re )。
  好像,上次登楼麟舰,知道‘麒麟子’事情时,还是一月份元旦跨年会猎期间吧?
  一眨眼,将近半年过去。
  原*| lai |*遥不可及,不敢多想和奢望,设立至今仅有11位人杰当选的「麒麟子」之名,已然落在自己头顶,给他增加一道更为耀眼的光环。
  对此,夏羽是感概,但心情又很轻松。他击败黄鹤,鱼跃龙门,从此化龙,早就把年轻一辈远远甩在di 面,这「麒麟子」之名,不给他,整个中华陆di 怕是都要哗然和sao (马蚤)乱。
  以龙厨接受这顶“储君王冠”,夏羽并无压力。
  “老(jia huo )怎么说?”朱青见夏羽看了信件后,脸上浮现一抹清shuang XX大XX笑容。
  将信折好了,塞回信封,夏羽垂↓眼帘说:“让我尽快放↓事情,启程去帝都,上White(颜色bai )玉楼。”
  “具体呢?”
  “与龙头商议麒麟子的事情……”
  夏羽拿信飘然而去,留↓吃惊di 瞪yuan *眼珠子的朱青。
  真希、绘里奈围上*| lai |*,这里面,森田真希早就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绘里奈学习jin *度落后一截,口语虽带着奇怪口音,但是听力基本无障碍了。
  ‘麒麟子’之名,她们早在东瀛时就有耳闻,毕竟,中华美食节、霓虹美食界,是一衣带shui *的关系。
  “青姨,阿羽要入‘麒麟阁’了?”真希欣喜。
  薙切绘里奈则面色复杂。
  她和他的差距,不仅没有因为她的奋力追赶而缩小,反倒越拉越开……
  什么‘远月女王’,好像现在也只能在di 表的王座上,仰望* na *头翱翔天空的巨龙,而巨龙已然涉足自由的领域……
  当夜,夏羽当选12代「麒麟子」的事情,就在(ju hua一种花名) ↓楼传开了。
  与此同时。
  风声也在White(颜色bai )玉楼* gao *层有意的释放↓,由庄严的紫禁城传chu *。
  起风了。
  **********
  “扑通……”夜晚,一块石子投入(ju hua一种花名) ↓楼院子的小池,畔上石椅前,薙切绘里奈蜷缩身子蹲在这,她脸上写着复杂,对未*| lai |*充满了迷茫。
  当她对心中* na *个目标,失去追赶的信心,强势的面具被过* gao *的差距击得粉碎时,什么‘远月女王’,* gao *傲的面具底↓* na *也不过是一位秀气jiao (女乔)弱的* gao *校少女。
  “唔!”纠结许久的少女突然一口咬在自己皓腕上,牙印Red(* hong *)痕chu *现时,疼痛也让迷茫无措的少女清醒。
  绘里奈轻拍自己精致的双颊,自言自语道:“……你千里迢迢到中华界,不是为了提升厨艺吗?就算失去了追赶他的可能,我的厨艺jin *击脚步也不能停↓啊……远月十杰的首席?不,我的目标,早就不限于此了……很快,很快,我就要跟五秀* na *几个人斗一斗……”
  一道笑声突然打破池畔寂静:“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绘里奈。”
  *| lai |*者赫然是薙切爱丽丝,她肯定暗中观察有一阵了。
  绘里奈立即“面无表情”。
  爱丽丝俏脸流露着一抹狐狸般的狡黠笑容,到绘里奈身后的石椅子,坐↓并压低了声音悄悄di 说:“绘里奈,不如我们联手吧!”
  “?”
  “讲师啊,对我有很严重的警惕提防心,但对你没有。”爱丽丝提及年轻讲师刻意的疏远,语气不免幽怨和恼怒。
  薙切绘里奈嘴角有细微的chou chu(不是抽筋)幅度。
  “换做我,也会离你远远的。”她不留情面di 讲,并瞥了眼堂妹* na *张妩mei(女眉)和充满了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Red(* hong *)色眸子,不知为什么,心中就有羡慕。
  要她也能这样直率表达的话……
  念头在这止住,少女双颊飘上一朵Red(* hong *)霞。
  这回爱丽丝却不打算跟绘里奈吵嘴,附耳过*| lai |*,神神秘秘的嘀咕几句,就如一个chu *奸计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头军师,绘里奈听了,Red(* hong *)脸闹得像猴屁股,“你、你……太不检点了!谁要跟你结盟夜袭啊!”
  很显然,爱丽丝一直对上次的夜袭失败,耿耿于怀,这回想拉个可靠盟友增加成功率,甚至放↓了对堂姐的成见。
  她对绘里奈的嘴*ying *,殊为羞恼,道:“你再这样犹犹豫豫,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没有机会也比无节操强!”
  “……”
  夜。
  表面上,夏羽的生活轨迹,如同以往没有变化,但实际上他减少了很多在厨神空间的练习,选择在战役后,放松神经,让自己多喘几口气。
  所以他躺在chuang shang 径直沉睡了。
  呼xi 口及,如一条涓涓溪流,越流越是曲折,长长的,向着未知和black(hei )暗的领域而去,也不知道要在哪个di 方放缓,汇聚成河湖。
  意识也在虚无中,漂浮着。
  就好像身子置于湖中央,一点一点di ,被湖shui *淹没。
  “你*| lai |*了。”
  悦耳的嗓音,温* rou *,听着心中就有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流滋生。
  夏羽拉开门,接着就是一惊,天空太阳炽烈,略微迎着阳光,眼睛就有刺痛感,他不禁抬手遮阳,迈步跨了chu *去。
  院子里,一位体态婀娜的妇女,背对他正在木架子上,摆放上去簸箕。
  “簸箕”是一种很常见的晾晒工具,通常以竹子编织成,扁扁yuan *yuan *的,眼睛扫过去,大概七八个形容相同的簸箕里,却错落摆晒着贝、**、海参、虾仁、香菇……
  “这些食材?”夏羽瞳孔微缩。
  在他的视野中,灿烂的阳光,对di 面铺散而↓,簸箕里的食材俨然渡上神秘的金色光晕。
  是的,毫无疑问,食材就沐浴在阳光中,隐隐约约间,夏羽仿佛能听闻“啊”、“好舒服”、“这真是太木奉(bang)太美妙了”的叹息欢欣声音,就好像……
  代表着生命、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阳光,赋予了这些食材生命!
  背影予人*** feng ***润和端庄温* rou *的妇女,直起了腰,以光洁的掌背擦拭额头一层细汗,她的侧脸充满了* rou *和的笑,“……食材啊,经过阳光充分的沐浴后,内在便积蓄着极致的鲜度。也只有xi 口及够这太阳精华,它们方能称为最顶级的gan 货。”
  “怎么样……”
  有着岁月成熟韵味的女人,没转过身,就背对夏羽,* rou *声细语di 说:“你觉得‘太阳’在烹调中,是怎样的一种东西呢?”
  夏羽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