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一辆车,徐徐停在中央区。
  人群散去了小半,却仍有许多人驻留,窃窃si 禾厶语。
  咔!
  夏羽开门上车,后座一位老者闭目问道:“雷哲呢?”
  “把他驱逐了。”
  “驱逐?”
  仙左卫门脸上表情淡淡的,在赶*| lai |*前,他就收到相关禀告,否则也不会*| lai |*得这么及时。
  睁开眼,远月总帅盯看夏羽。
  “他走前,说了什么?”
  见到远月总帅眼里的凝重,夏羽愣道:“也没说什么,我只是请几位安保人员和一位特聘猎人带他离开……”
  说着,他顿一顿。
  “对了!”
  莫名的不安。
  食戟!
  雷哲* na *冷笑的面容,似刻印在脑袋里。夏羽不禁问:“总帅,麟级之上,真有另一套不同于特级和特级之↓的食戟规则吗?”
  仙左卫门点了点头。
  “是的!”
  他低沉说:“一套,是原原本本沿袭的常规食戟规则,具体条例由双方裁定。另一套,适用于麟级、龙级,称之为强制* xing *食戟规则!”
  强制* xing *食戟?!
  卧槽!
  夏羽呼xi 口及几乎停止。
  “放心吧!”
  “除非你晋升麟级,否则这种强制* xing *食戟规则,并不会被激活。”
  老人宽慰道:“你只要保持今天这种平常心,不要被他挑衅,轻易答应什么black(hei )暗食戟,雷哲行事再怎么没格调,也不可能把你拖jin *厨艺对决。”
  “但除了厨艺,雷哲还有太多恶心人的伎俩了,就比如今天。”夏羽耸肩,“玉之世代的玉石需要打磨没错,但被一位厨艺泰山当众羞辱,* na *自尊心真是要爆炸了。”
  闻言,仙左卫门面露一丝笑容。
  “这就要看他们自我心理调节了!”
  “嗯!”
  夏羽煞有其事di *↓巴,“说不准,对于学生*| lai |*讲,这次反而是一次磨砺。”
  “毕竟,以后他们开餐厅,面对形形***的客人,特别是招待厨艺超过自己的前辈时,心脏一定要足够强大啊!”
  视线透过车窗。
  久我照纪在台阶上,呆呆的。
  幸平创真则挠头,看面前快损毁的推车摊子。
  这对比,太过鲜明了。
  不由di 给食戟猪脚的心态点了赞,然而,十杰成员,不论是首席的司瑛士,还是第八席的久我照纪,都有自尊心被击碎的表现,需要调节。
  夏羽内心叹了一声。
  和屡败屡战的幸平创真对比,这群十杰,包括切绘里奈,弱点过于明显。
  不过,他也能理解。
  媒体black(hei )一波,十杰们估计直接无视,但是,被一位他们心目中*** feng ***碑般的麟厨师,给予差评,* na *成吨的心灵输chu *,啧啧,某种意义上是玻璃心炸裂。
  “回家宅!”
  仙左卫门对驾驶位的老管家说。
  他打算和夏羽商量,如何应对美食会的攻势。
  或许,这是美食战争的序幕。
  ……
  切家宅。
  这是一片规模浩大的建筑群,里几层,外几层,也不知道有几个jin *chu *。
  “你们能躲到哪里?”
  曲折的回廊上,堂岛银健步如飞。
  他面庞挂着从容的笑,但身上,就有点狼狈了。
  格子衬衫全是破hole(dong ),几乎变成了布条,外露的皮肤有一丝丝血痕,看样子像是飞镖一类的暗器划破的,很浅,连皮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伤都算不上。
  唰!
  回廊旁的池塘破开。
  shui *flower (hua )四溅,一朵睡莲炸了,躲藏在shui *↓的女忍闪电般,匕首刺向堂岛银心脏。
  “很好!”堂岛银不惊反笑,匕首这一刺求的是快,招式凌厉,直击命门,没丝毫flower (hua )哨,可女忍刚贴身,俏脸却写满了惊愕。
  咔咔!
  堂岛银*| lai |*了一个更朴素的招式三连,手刀劈↓,咣铛,淬毒匕首就被击飞了,jin 接着脚步一挪,整个人往前一顶,手肘弯曲,结结实实di 顶在一团* rou *软之物上。
  轰!
  茶寮门板崩塌,女忍者jiao (女乔)小矫健的身躯,此时却像是死鱼,滚chu *去很远久久都没爬起*| lai |*。
  “嗯?”
  突然,堂岛银脸上神色有点怪。
  另一个女忍者由背后贴近,同样是朴素的擒抱,却很香艳,之前躲藏在shui *↓,jin 身衣衫* shi *lu *lu *的,几乎就似一层蔽体轻纱,她这么贴身,* na *肌肤亲密接触的滑腻温软感,令堂岛银这个单身老男人,有* na *么一秒钟的僵直。
  眼睛猛di 一睁。
  “轰隆!”
  di 震,碎木屑溅开。
  堂岛银过一会才从di 上爬起,回头看,身后是个坑hole(dong ),整个人嵌jin *回廊坑hole(dong )的女忍者,丢给老男人一记幽怨目光,这才头一扭,晕厥过去。
  “嘿嘿嘿嘿……”
  顿足,站几秒钟欣赏女体风光,堂岛银gan 脆把身上破碎的衬衫扒掉,沿回廊迈步往前走。
  回廊尽头,是一座* gao *大似宫殿的木头建筑。
  殿门已经打开一条缝隙。
  推开门,堂岛银哈哈笑道:“你该投降了!”
  这是一座收藏殿阁,许多珍贵古董却没动,深处,* na *名女首领抱着锅子形状的东西,警惕di 看堂岛银。
  “哈!”
  迈步往前,一步,两步,到第三步,堂岛银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你……”
  浓浓的昏睡感,堂岛银甩头,却扑通一声跌坐。
  见状,瑛目中有一丝喜色。
  “终于麻醉他了!”
  再无迟疑,瑛抓住锅子,逃离切家宅。
  堂岛银*向脊背上一条血痕,原*| lai |** na *名擒抱他的女忍,准备了不凡的麻醉道具,难怪他没能抵抗。
  ……
  等堂岛银从麻醉沉睡状态醒*| lai |*,却发现自己躺在茶寮的榻榻米上。
  在茶桌旁对坐,正交谈的少年、老者,止声向他看*| lai |*。
  “总长,醒啦?”
  少年笑* yin ** yin *的。
  “哈、哈哈!”
  *头坐起,堂岛银看光膀子的自己,笑容透着尴尬,“* na *个,我打晕了两个入侵者,但她们的首领跑了。”
  “不只跑了,还把总帅的藏品掳走了。”
  “是啊,* na *件藏品我很喜欢。”
  切仙左卫门附和。
  “话说,总帅你什么时候,造了一件* na *么*真的赝品?”夏羽目中有揶揄,这批入侵者大概率是雷哲派遣的,只能说,看到锅子时,雷哲心情会由云端跌落谷底。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东京都,一辆飞驰的车子,哗的停在郊区公路上。
  不久,另一辆车子飞驰而至。
  “厨具在哪!”
  从远月离开,就第一时间收到喜讯的雷哲,匆匆↓车。
  名为瑛的女忍,把锅子蒙的布揭开。
  厨具入手,金属质感强烈,这手感让雷哲瞪大眼睛,“是真的!”
  再仔细看锅子四侧的纹理、铭细节。
  以及锈迹斑斑。
  * na *外观,与雷哲掏chu *对比的* gao *清图片,简直完全吻合!
  但手掌在锅底*了*,雷哲脸上神色凝滞。
  锅底,刻有字。
  是一行工匠留↓的:切造,赝品。
  “赝品!”
  瑛轻声翻译这些汉字的意思,顿时,雷哲额头青筋暴跳。
  轰!
  狠狠一掷,金属锅子与公路di 面激烈碰撞,flower (hua )huo *四溅,接着锅子就变为碎片四散di 板。
  雷哲脸色变幻,一阵青,一阵Red(* hong *)。
  他脑中,浮现一老一少两张脸,* na *捉弄笑容仿佛在说: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