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回到店里,朱青就端上hot(英文:hot,中文:re )腾腾的饭菜,三菜一汤,兴许是*透了夏羽(曰)ri 常生活的口味,没有大鱼大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讲究素淡,却满满的温馨。?  要看书  
  吃过饭,夏羽把农场新收获的* na *些black(hei )色豆子,清洗,通通倒jin *木桶,用shui *缸的shui *,浸泡一夜,明天早早起床就可拿豆子研磨豆浆,制作豆腐了。
  “哗”
  豆子倾泻。
  看着在木桶里的豆子,夏羽突然感概,他厨艺研究始于豆腐,《魔幻麻婆豆腐》已经被他琢磨透彻,接↓*| lai |*,就是更* gao *一级的《大魔术熊猫豆腐》,假如改良顺利,完成任务,便可成功获得豆腐料理相关的至尊食谱
  《豆腐三重奏》!
  这门食谱,与《黄金开口笑》、《四神海鲜八宝镇魂包》处于同一等级。
  真正说起*| lai |*,《豆腐三重奏》并非绍安本人的食谱,它源自一位横贯《中华一番》历史的绝顶女厨师
  贝仙女。
  贝仙女是刘昴星的母亲,亦是绍安的养母、厨艺师傅,其实至始至终,绍安都没能挣tuo *贝仙女的影子,他的菜品,他的人生,都充满了贝仙女的味道。
  “贝仙女的味道啊……”
  夏羽好奇。
  这位传奇女* xing *厨师,赋予她食谱的印记、奥义,又是什么模样的呢?
  大致*到开开心心、简简单单开口笑真髓,以及镇魂奥义后,夏羽对中华美食界留↓浓重一笔,至今仍被人们提起的仙女味道,充满一窥究竟的探知yu (谷欠)。
  《豆腐三重奏》,就是* na *把开门的钥匙!
  *| lai |*吧!
  ……
  翌(曰)ri ,大清早,东京的电车估计刚开始营运,夏氏小店后院就传*| lai |*磨盘咔咔转动的声音。??要看?书W书W?W·1·COM
  浸泡一夜的black(hei )色豆腐,皮壳软化,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质饱满,富今口 han shui *分。
  夏羽用比较复古传统的石磨压榨chu *豆汁,其实呢,投jin *料理机榨汁,才是较为现代化的处理工序,可习惯了用磨盘,把这当成是清早的晨练,也是颇有情调的,悠悠然di 一边推石磨,一边看坐在回廊,打哈欠滴溜溜瞧他的猫,心xiong 神清气shuang XX大XX。
  得到一大桶豆汁。
  过滤豆渣。
  值得一说的是,豆渣并非完全无用的边角垃圾,夏羽特意留起*| lai |*。
  豆汁原浆是要放jin *大锅煮的,这过程无比重要,因为没煮沸的豆浆今口 han 有毒* xing *,igo推广大鲔肚大豆就特意警示,幻想大豆的原浆,毒* xing *比一般豆浆强,需烹煮更长时间。
  “咕噜噜”
  不久,一锅豆浆就沸腾了,浓雾弥漫了整个厨房。
  一时间,hot(英文:hot,中文:re )气、香气充斥小店.
  喵!
  flower (hua )猫一跳,摇着尾巴坐在夏羽手侧,大眼睛猛盯锅里沸腾的液体,有着人* xing *化的渴望闪光。
  夏羽表情微微认真。
  “shui *和black(hei )豆的比例,没问题!刚好合适!”舀起少许hot(英文:hot,中文:re )豆汁,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tian * 舌忝 *了* tian * 舌忝 *,* na *汹汹占据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的风味,令少年双目发亮。
  对煮大鲔豆大豆有经验,他知道在哪个点熄huo *,知道晾凉到哪个温度,再放jin *制豆腐的核心材料盐卤和石膏!
  接↓*| lai |*,关键一步就是点豆腐!
  其实关于传统盐卤、石膏点豆腐,是否有毒的讨论,一直没消停过。
  卤shui *本身是有毒* xing *,但和豆浆起反应后,化学结构就发生变化了。
  而石膏,本*| lai |*就可入药,只谈毒* xing *而不谈剂量,根本就是耍流氓,市面上* na *些大行其道的食品添加剂,真的就是无毒无害?
  照夏羽的观点,比如用‘葡萄糖内脂’这种食品添加剂点豆腐,制成豆腐品质比传统做法普遍要* gao *,可要想做真正顶级品质的豆腐,还需这传统工艺的“一点”,点石成金!
  台面摆了两个小瓶子。
  盐卤点的豆腐味道浓,可缺点是口感、外形不太好。
  石膏点豆腐,shui *多,口感嫩,味道清淡。
  但两者结合,盐卤要用,石膏也要有,要说比例用量么,嘘!这是夏羽过去自制幻想豆腐时总结的心得,可传给子孙的* na *种秘诀。
  一面持锅铲,一面放卤shui *、石膏,夏羽显得小心翼翼。
  很快,原本河湖般的浆液中,有玉米粒大小的豆腐粒浮动,夏羽心道一声差不多,立刻停止搅动,撤掉锅铲,给大锅合上木盖子,封得严严实实!
  “半小时后,就可以装模了!”
  夏羽一抹额头汗,站定,回忆从磨豆到最后点豆腐工序,自我觉得没什么失误,嘴角便扬起一抹笑容,难得一巴掌拍在猫的脑壳上,使劲给这小东西lu *mao *,事后沾了一手猫mao *又要清洁,还真是自找麻烦啊。
  这半小时夏羽不打算傻站着。
  掉头,去取刚刚特意留存的black(hei )色豆渣,夏羽低头嗅一口木桶逸散chu **| lai |*的味道,“真是的,不用*| lai |*做饼lang费了!”
  脑袋里全是关于豆渣的食谱。
  常见的饼,豆渣馒头,豆渣糯米糍粑,豆渣炒蛋,甚至放青椒、Red(* hong *)椒碎末,加盐、耗油和鸡蛋素炒豆渣也很不错,光是想,夏羽把自己弄得肚子在痉挛抗议了饿呀!
  ……
  “什么味道,好香?”
  咚咚咚。
  楼梯有脚步声,大概八点钟,朱青↓楼了,停在楼梯口,鼻子猛嗅:“豆子的味道?但为什么豆香中,缠绕着一股甜味?”
  她追逐味道站在厨房门口。
  “哇!”
  睁大了美目,夏羽披围裙,两三个灶具上悉数架起平底锅,而他手上持握的,并非什么锅铲,是一双木质的筷子!
  显然是筷子代替了锅铲,木筷在夏羽手中有股说不chu *的灵动,一夹,一掀,平底锅里排列的black(hei )色煎饼,迅速di 翻了个身与锅底亲密接触。
  外面。
  商店街九成铺子已被盘租chu *去,装修改成了各式各样的餐厅。
  上午八点,这些餐厅就陆续开门了,店员摆chu *海报架子,强推一波优惠早餐套餐。
  还别说,由于商店街迅速走Red(* hong *),且位于商业、学校和生活住宅混杂的繁华di 段,人们知道商店街聚集一批极* gao *质量的餐厅和美食小屋后,乐得顺路过*| lai |*吃早餐,这会街道人流中,有穿制服的中学生,有附近写字楼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也有些在公园晨练归*| lai |*的老爷爷老nai (女乃)nai (女乃)。
  “叮铃!”
  单车铃声。
  一对穿White(颜色bai )鸥* gao *中black(hei )色制服的男学生,qi (马奇)单车,停在夏氏店的围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