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99章 * na *真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啊
  当然这话我只能在肚子里悄悄的腹诽着,哪里敢说chu *口呢。对面的女罗煞还瞪着美丽的大眼kan着我。“你这次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她又开始冷冷的了。
  “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的朋友杨微今天受到了对方狙击,现在还重伤住在医院,你应该知晓了吧。”我kan着冷颜玉说道,她的信息网这么的全面,不可能不知道发生在我周围的事情。
  冷颜玉听了不置可否,面无表情,也不回答我的问题,kan不chu *她究竟什么情绪。我接着说,“希望你能帮我一次,帮我查chu *对方到底是何*| lai |*头,我想让警察*| lai |*帮我办理这个案子。”
  “警察?你这么相信警察?你觉得你惹到的是一般的小帮派小罗罗随便派几个警察就能解决的么?”冷颜玉毫不留情的打击了我的想法,她冷冷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冷笑。
  “我就是不知道才找你查的,如果你觉得对方不好惹,* na *就算了,当我没说过这个事,我自己去想办法。”我也*| lai |*气了,她这副表情怎么kan都像是在极度的鄙视我,而我也是个男人,是有自尊心的,所以也丢↓*ying *话。
  “不是我不帮你,只是你突然这么说,得有时间让我考虑↓,我背后毕竟牵扯的是整个颜玉组织,你明White(颜色bai )么?”冷颜玉的语气开始缓和↓*| lai |*,她可能也不愿我就此生气的离去吧。
  “* na *好,如果你答应帮我,我可以等,只是你也不能让我等太久,毕竟我身边的人现在每时每刻都生活在shui *生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之中。”我认真的说道。
  “你,你很在乎她们的安危么?”冷颜玉的语气突然显得有点低落。
  我一惊,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呢?我该如何回答?难道她也对我有了莫名的情愫了?都说女人会对自己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交付的男人一辈子都难忘的,* na *晚正是她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啊,* na *么……
  我不敢再往↓想,觉得自己的思绪有些混乱了,我真没有想到冷颜玉会对自己有别的不一样的情感的。她只适合生活在我的梦里,现实中我是绝对不敢与这样的人有过多的接触的。
  “她们都是我的朋友,我当然在乎,而且甚至于我在乎她们的命胜过我自己的。”我回答的很严肃,因为我知道一旦答错,可能会丢掉她们的* xing *命。如果冷颜玉真的在乎我的想法,* na *她就不会不管这个事,我有把握。
  “好吧,我知道了,你今天找我*| lai |*就是为了这个事么?”冷颜玉叹了一口气,仿佛有些惆怅,但却没有说chu **| lai |*。
  “嗯,另外我还想说,你也要多照顾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找我*| lai |*倾诉↓,我随时欢迎的。”我tuo *口而chu *这句话,说完就后悔了,这样算什么意思,她万一误解我喜欢她想纠缠她咋么办呢?
  没有想到冷颜玉kan了我一会,突然笑了一笑,天,这个笑真的堪比“回头一笑百mei(女眉)生”的词句啊。一个不轻易笑的女人突然对你笑了,除了受宠若惊之外,剩↓的就是岁生梦死了。
  我是醉在这个得*| lai |*不易的笑容里了,她居然有酒窝,杨氏三姐妹都没有酒窝的。我一直对有酒窝的女人很迷恋,这个癖好今天才知道,因为我是真的为冷颜玉的笑容而着迷。
  “我有事自会去找你,这个给你,”她递过*| lai |*一个烟huo *筒一样的东西,我感到不解,不知道作何用。
  她继续说,“遇到jin 急的事情,你就抽调这个筒盖,然后朝天方向,它自己会放chu *信号。不管是我还是我们组织只要有人见到这个焰huo *令都会立刻赶过*| lai |*支援的。”
  我kan着手里的这个焰huo *令,禁不住有些诧异它的神奇,这个东西可比颜玉令有用多了,还能求救啊。
  “自上次我chu *事后,族中长老才给我做了这个,一共五枚,我给了你一枚,只能使用一次,你要珍惜。”冷颜玉说完这些准备转身就走。
  我反she * xing *的说了句,“等等。”她立马转过身*| lai |*kan着我,眼神有些疑问,“还有事么?”
  我大脑一片空White(颜色bai ),其实在我说完* na *句等等后,我就觉得没有↓文了,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直觉的是不想跟她这么快分开。该说点什么好呢?我使劲的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空心思,对了,我脑海里灵光一闪。
  “夏敬天倒台的事情你知道么?”我想起了王伯伯跟我说的话,说是有人把夏敬天暗di 里gan 的勾当都拍成了dvd且配有字母发给了* shang * mian *,所以才能将他绳之以法。
  我现在有些怀疑这些事情跟冷颜玉有关,能够弄到这些资料的不可能是一般人。警察都找不到的证据,这个人能找到,他的本领一定很大。我周围唯一具备这样的条件的只有冷颜玉一人了。
  “你觉得是我么?”她怎么老是喜欢这样反问人呢,要么答是要么答否多简单啊,我闷闷的想。
  “就算是我吧,除掉了滨海市的一大害虫你难道不* gao *兴么?”冷颜玉kan着我的表情有些意味深长。
  我又是心猛的一惊,莫非她是想帮我才?这丫的,太让我意外了。若说她是为了我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这其中可能得罪了好多black(hei )帮人物呢,她觉得值得么?
  这个时候对冷颜玉的感激之情恐怕言语都不能表达几分,简直就差没对她膜体崇拜了。
  “因为我的事情你受到了不少压力吧,我真的对不起你,可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na *天去找你还避而不见呢?”我问道,记得自己拿着颜玉令去找她的时候,小马告诉我她不在的,可我总感觉她在某处kan着我,只是我kan不到她而已。
  “有你这句话我就觉得安慰了,不枉我帮你,”冷颜玉难得瞟了我一眼,我理解为眉目传情了。哈哈,没想到我倒颇有女人缘啊。
  我突然激动的想去拉她的手,只是手才shen 到半途中就急忙缩了回*| lai |*,谁知道她身上有没有藏着什么毒药利器呢,我可不想自己成了个断胳膊少* tui *的残疾啊。
  冷颜玉奇怪的kan了我的手一眼,弄不清我究竟想gan 什么,她想了一想说,“这段(曰)ri 子你先不要外chu *了,尽量在家里面,我会派人盯着对方的动静的,这边查到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难得的一次冷颜玉跟我说了这么多的话,她却全然不知晓,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今天多话了,所以玉面立马一Red(* hong *),真的是煞是好kan啊。
  我点了点头,现在她就是叫我去帮她捶腰捶* tui *的,把我当丫鬟使唤我也在所不辞了。这个女人帮了我* na *么多,我要再不让她省点心,我还是人么?嘿嘿。
  “* na *就这样吧,我送你回去吧。”冷颜玉作势就要带头往前走。我赶忙喊道,“不用了,我还是自己走吧,这光天White(颜色bai )(曰)ri 的应该不会有人*| lai |*找我麻烦,再说不还有焰huo *令么,它可以帮我求救啊。”
  我的确不想冷颜玉跟着我,呆会我还要去医院kan杨微醒*| lai |*了没有,她这么一个大活人兼大美女跟着,我去哪里都要思前想后啊。所以我立马拒绝了她的好意,只是她好像有点失落似的,难道护送我回家就是这么值得* gao *兴的事么?
  “我不想再麻烦你了,其实我也是有点功夫傍身的,一般人也近不了我身子的,所以你别担心了,这样我回到家就给你打电话报平安吧。”我这样说话,好像是老公对老婆的语气,我觉察到的时候估计冷颜玉也想到了。
  她面色又Red(* hong *)润起*| lai |*,今天*| lai |*这一趟真是值得,kan美人害羞的样子真是百kan不厌啊。这个还是带刺的玫瑰,所以更值得我倍加欣赏了。冷颜玉见我这么坚持,也不好再勉强,便点了点头,让我先走。
  我磨蹭着从她身边经过,然后趁她不注意突然抢先一步在她额头上亲了一↓,汗滴滴,这个可是我鼓足了十万分的勇气才决定尝试的。今天要是亲不到她,我晚上睡觉都不踏实。
  我是势在必行,没想到以冷颜玉的身手居然没有避开,让我亲了个正着。虽然只是亲在脸上,但我心里仿若吃了蜜糖一样的甜美。
  我头kan了她一眼,她羞Red(* hong *)了脸,垂着White(颜色bai )皙的脖颈静静的站在我面前,kan不chu *她在想什么。“我走了啊,”我依依不舍的跟她告别。
  她还是低着头点了点头,细若蚊子的声音道,“嗯。”呵呵,这女人一旦被男人征服了,就真的是shui *做的了。我很有成就感,也有自信不久的明天冷颜玉一定会诚服在我的西装ku ↓的。
  这边心满意足的离开,丁亮的电话又*| lai |*了,不会催我给他找老婆吧?汗滴滴,上午才说的事。“喂,你这小子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我接起电话心情很好的开玩笑。
  “你在哪里啊,这都急死人了,你儿子跌到了,小* tui *骨折了,小漫现在哭的不行,在市第一医院,快过*| lai |*kankan。”丁亮的声音传*| lai |*。
  我立马懵了,挂断电话,拦了辆的士车,赶忙往市第一医院赶去。十几分钟后,我感到了医院,问清了手术室的位置,只见小漫正坐在长廊的凳子上低着头小声的啜泣着。
  丁亮也坐在旁边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我赶忙走过去,然后拉着小漫的手,她kan到是我,大叫了一声,然后扑到我怀里哭起*| lai |*。
  “你是不是不要我们母子了?这么久都不*| lai |*kan我们,奇骏想你想的快发疯了,呜呜呜,他*ying *要爬到凳子上说这样能kan的更* gao *,结果一不小心就摔了↓*| lai |*。都是你,你害了儿子,呜呜呜。”杨小漫这样每说一句话都要哭一↓,我听的晕头转向的。
  “小漫,你说清楚点,儿子是从凳子上摔↓*| lai |*的么?”可她只顾着哭,根本没空回答我的问题。于是我转而向丁亮问道,“我儿子是从凳子上摔↓*| lai |*的?”
  丁亮点了点头,然后很认真的说,“你这个做爸爸的也真是,要不是小漫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去kan奇骏了,难怪这孩子想你的不行。”
  听完她们的话,我这颗内疚的心啊,真的快分裂了,我也是多么的想儿子啊。但我刚开始是以为奇骏也是别人给暗害的,所以第一时间就问清楚儿子遇害的原因。
  真是没想到居然是因为想念我,我太不称职了,没去kan小漫跟儿子,虽然是因为不想被坏人跟踪从而找到她们。但si 禾厶↓里也是因为跟余婷生活在一起有的时候确实忘记了她们母子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