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98章 爱美人不爱生命
  所以我在心里迅速做chu *了一个决定,我给丁亮打了电话,这小子最近都没联系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喂,就知道你会准备找我了,杨微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们警局也备了案,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丁亮早预料到我会去找他,所以一上*| lai |*就是这句话。
  “你这老小子,派多几个人*| lai |*保护杨微吧,她现在情况很不明朗,我很担心。”我忧心忡忡的说道。
  “放心吧,你身边的女人我一个都不会漏过了,杨倩杨微都会派人保护,反倒是你,你自己准备怎么办?就这样耗↓去?”丁亮一语中的,的确我现在心情很烦乱,只想尽快找chu *谋害杨微的凶手,希望可以顺藤*瓜找到幕后black(hei )手了。
  “嗯,我先谢谢你了,我自己会没事的,你还不相信我的身手?”我感谢丁亮的好意,只是必须由我自己*| lai |*引snake(she 虫它)chu *hole(dong ),而且还需要冷颜玉的帮忙才行。
  “相信啊,可是一拳难敌四虎你没听过啊,对方人多势众,到时候kan你怎么办。上次的事余婷也跟我说了,她现在在你* na *吧?”丁亮说到这里语气低沉了许多,这小子,原*| lai |*是吃这档子事的飞醋。
  哦,都忘了要把王敏介绍给他的事情了,之前kan他对余婷已经没抱什么希望了。经过这段时间,我也不想余婷再跟丁亮有什么交集了。为今之计就是赶jin 帮丁亮找到另一半,让他断了对余婷的幻想。
  丁亮当然不知道我的心思已经转到了他身上,这世间也大概只有我这样人是不爱生命爱美人的。想想到时候连命都没了,还谈何爱美女啊,我暗笑自己。
  “对了,我说要帮你介绍女朋友的事情,你这周末有时间没,一起约chu **| lai |*聊聊?”我这人最大的长处就是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绝不拖泥带shui *的。
  当然这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不想丁亮再跟余婷纠缠不清了,现在余婷可是我的女人了,不允许任何的男人对她有企图,即使亲如兄di 的丁亮也不可以。
  丁亮在电话* na *头居然忸怩起*| lai |*,“你还真有心啊,我都忘了这茬了,* na *就约在星期天吧,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 lai |*头,你先透漏点,免得让我到时候chu *洋相啊。”
  被丁亮的话逗得我笑了一↓,这小子,关键时刻倒知道害羞起*| lai |*。“你认识的人,放心吧,你们见过而且绝对能谈的*| lai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先保留一点神秘啊。”
  开玩笑,我这么早的就透漏了谜底给他,* na *还有什么念想呢。男人的心态我太了解了,吃不到嘴里是永远是最好的,kan不到的更是想入非非。
  见我如此说,丁亮在* na *头笑骂了我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我回杨微的病房,探了一↓她的额头,烧已经退了很多了,我提了半天的心总算是放↓*| lai |*了。嘱咐杨倩好好的kan着杨微,我chu *去办个事就回*| lai |*。
  杨倩仿佛不想我离开,依依不舍的送我到医院门口,还拉着我的手不放。的确,我们这么久都未见面了,一见面就是这种场景,连贴心的话都*| lai |*不及说几句,也难怪她会想我了。
  我心里也感到有点愧疚,便对杨倩说,“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后,我一定好好的补偿你们,带你们chu *去旅游一趟,di 点随便你们选,好么?”
  杨倩破涕为笑,开心的点了点头,终于肯让我走了。迎面几个便衣警察走*| lai |*,我认识他们领队的正是上次在王市长宅子带队保护的人,我们点了点头,然后擦肩而过。
  丁亮这小子办事speed(*su du*)也算快的,这么快就把人给我调过*| lai |*了,果然是有熟人在警局好办事。要是早点认识丁亮,上次也不用被杨倩坑害的jin *警局吃了几计苦头了。
  我揣着怀里的颜玉令往麻将道口去,每次想要联系冷颜玉都必须到* na *个di 方,而且还不一定能找到她。她找我却非常容易,想找半夜也可以chu *现在我床头,这个世界就是严重的男女不平等啊。
  麻将道口跟往(曰)ri 一样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非凡,我一眼就kan到了小马,他正钻在人堆里忙的不亦乐乎。不过我ting *拔的身材* na *堆在人堆里也是鹤立鸡群的,还有我独特的气质,所以没过几秒钟,小马就kan到了我,笑着朝我走过*| lai |*。
  “秦哥,你今天怎么*| lai |*了?好久没kan到你了,近*| lai |*可好?”小马朝我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招呼,“快坐,小丁,去给秦哥上杯上好的茶叶*| lai |*。”
  汗滴滴,不亏是久经战场的,就这么几秒钟,嘴巴跟放机关*一样的,这个道口有了小马这个人物,不赚钱也难啊。
  我笑着说,“你这里生意真不错,每天这么忙,我是闲的快要发霉了,”我接过小丁递过*| lai |*的茶,喝了一口,真不错,淡淡的清香在唇齿间蔓延开*| lai |*,精神也好了不少。
  “秦哥还没找事做么?是kan不上吧?要是不嫌弃不如*| lai |*我这里帮忙可好?”小马真是太客气了,其实我也知道这个道口也是冷颜玉的的麾↓。小马这么说,也是kan我与冷颜玉相交匪浅的分上吧。
  我笑着摇了摇头,“可不是嫌弃你这里不好,是最近我也没什么心思做事情,遇到了一些麻烦事,这不就*| lai |*找你帮忙了么。”
  “啊?是哪个敢欺到您头上*| lai |*,我小马第一个放不过他。快告诉我,是哪路的?nai (*&女乃*&)nai (*&女乃*&)的,踩点子也不放量他的招子。”小马义愤填膺的说,拍着xiong 部跟我保证一定帮我讨回公道。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次是大麻烦,连冷颜玉也只是在我身边保护,并没有采取什么过激的措施,由此可见对方的*| lai |*头定然不小。
  kan着小马关切的神情,我不禁有点感动了,这个才见过几次面的壮汉是条汉子。都说不打不相识,我们就是从打架开始结识的啊,所以这份友谊也就*| lai |*的特别的真诚实在。
  我心里这么想着,但嘴上却说,“呵呵谢谢你的关心了,只是这个事情有点棘手,估计得请你尊使chu *面才行,可能只能找她帮忙了。”
  “啊,这么严重啊?如果要烦动尊使chu *面才能解决的事,* na *我小马还是不要瞎参合了,嘿嘿,让秦哥见笑了。”小马不好意思的*着光头说道。
  “呵呵,你们尊使呢?我有事找她,”我也客气的问道。
  “她在啊,上午回*| lai |*后,就一直没chu *去过。今年她算是*| lai |*我们这里最频繁的了,往年一整年都不*| lai |*一次的。不过她每次*| lai |*,兄di 们都特别* gao *兴,做事情也特别的有***。”小马乐呵呵的说道,他对尊使* na *是死心塌di 的。
  “哦,你们尊使平素很少*| lai |*这里?”我心中一动,不禁问道。
  “是啊,就最近*| lai |*的比较频繁点,以前很少*| lai |*。秦哥,我现在给你去里面kankan,你稍等↓啊,”小马说完kan我点了点头,就急步到里面去了。
  我坐在大厅,环顾着四周的hot(英文:hot,中文:re )闹景象,禁不住对过会与冷颜玉的见面期待起*| lai |*。
  “你找我?”我正心猿意马的想事情,猛听的背后想起一个冷淡的声音,吓的我差点跳起*| lai |*。
  我转过身,果然是冷颜玉,她这次倒是*| lai |*的很及时。她倒没什么变化,还是一脸的冷若冰霜,这张百年难得一变的俏脸真是可以去给人当样板了,我心里暗自想着。
  “怎么不说话?”冷颜玉kan着我发呆的样子,禁不住扬* gao *了几分的声调。
  “啊,哦,我找你有事,我们可以chu *去聊聊么?”我kan着对面* gao ** gao *站着的冷颜玉,这女人起码有175cm,我178cm的身* gao *在她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再加上我此刻是坐着的,所以更显得比较弱势,我很讨厌这种感觉。
  冷颜玉听了我的话,kan着我半响,终于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她盯着的时候,我都觉得body(* quan | shen *)发冷,* tui *脚都快要哆嗦了,她才肯放过我。这女人莫非是冰做的的,可* na *晚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如huo *至今还在我脑海里dang 气回肠着,难道是梦?
  她见我兀自发呆,便率先走了chu *去,我马上jin 跟其后。走到了一处草坪的di 方,这里大约是个公园吧。这个时候鲜少有人*| lai |*往,周围又没有屏障物可以遮挡的,藏不住人,所以很适合谈秘密的事情。
  冷颜玉的步伐没见我跨的大,可是她却比我先到几十秒钟,而且还是在我纯心跟他较量的前提↓。我深知她的本领之强大,一直只觉得她神秘难测,Behind(shen hou)有庞大的组织集团在为她所控,kan*| lai |*我还是低估了她的本事。
  “说吧,这里很安静。”冷颜玉kan着我冷冷的说。
  “呃,我有一个疑问,不知道当不当说。”我其实也为自己& nie (一种手法)了一把冷汗,这个问题相当的无聊,但我不问又心有不甘,所以还是提chu **| lai |*了。
  “说吧,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冷颜玉还是冷冷的表情。我壮起胆子,“你* na *晚,为何会中招?还……我kan你的本领应该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应付的。”我最终还是没能把话说完整。
  kan着她越*| lai |*越冷的表情,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再往↓说了,所以一笔带过去算了。我本以为她不会回答我的问题,可没有想到她却说,“我一个人,对方一百多个人,你觉得我胜算有多少?”
  MD,这都什么男人啊,居然一百个男人对付一个女人?我心里这↓是彻底的鄙视男人了,换做我,即使被人打死,也不会群起而攻之一个女人啊。
  “他们也太无耻了,你不会也去找人么?你手↓应该也不少吧。”我找到了疑点。
  “* na *天是我si 禾厶自外chu *,没有经过族人,身边也没有带任何的手↓,可对方就趁机偷袭了我,所以才会……”冷颜玉说道这里表情有点不自然了,我暗暗一笑,知道她也想起了* na *晚的事了,嘿嘿。
  “* na *后*| lai |*你有找到他们报仇么?”我这个人可是标准的以牙还牙派,谁惹了我,不tuo *层皮可不会放过的。
  “这还用说,能欺负我冷颜玉的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能占了我便宜还嚣张的只有阁↓一个。”冷颜玉难得的一次幽默却……是冷幽默,差点没把我吓到尿ku 子。
  妈呀,她难道以为* na *晚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是我占她便宜?我真是有苦说不chu *,当中的个楚谁能说个明White(颜色bai )呢。* na *晚也不知道是谁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如huo *的缠着我,一直要不够,害我第二天腰酸背痛的爬不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