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96章 * gao *贵美丽的女人
  余婷听后,也对冷颜玉抱有深刻的同情,“她的心里一定很black(hei )暗,可能是身边没有亲人*| lai |*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她的心,所以越*| lai |*越冷漠吧。”余婷深有语焉的说道。
  我也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我们暂时撇开了冷颜玉的事情,开始集中朝着菜市场jin *攻,我们今天的晚餐就全靠它了。
  只是在我们转过身去的时候,没有注意的是,在我们的Behind(shen hou)墙角处冷颜玉正静静的站在* na *里,一直kan着我们离去,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个打huo *机把玩着。
  余婷跟我说她没逛过菜市场,可她砍价的本领却真的是与生俱*| lai |*,二十块的猪脚让她砍刀了16块,这还不是值得惊讶的。更奇特的是卖鱼的* na *家我是认识的,菜市场chu *了名的kou 门,没想到却随鱼还奉送了我们一条鱼。
  我当时去选虾了,所以没顾上kan她如何砍价,事后问余婷,她却只神秘一笑,“做了坏事的人心虚,所以我们只要抓住他的弱点,怎么整都行。”我听了还是一头雾shui *,人家只不过卖鱼的,能做什么坏事啊。
  余婷见我这样,忍不住哈哈一笑,然后说,“你kan我手里是什么?”我kan了一眼,随口道,“不就是一个电子称嘛,有什么奇怪的。”
  “是啊,电子称的功能你也知道吧,我可是准备好久了,就是一直没派上用场,今天算是物尽其用了。”余婷得意的一笑,然后道,“刚* na *卖鱼的想坑我,至少蒙了我们二两的称,你知道么?”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余婷(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你这傻帽,我一拿chu *电子称一称,对方就蒙了,然后乖乖的送多一条鱼给我,还答应以后绝对不蒙骗人了。我可不是好惹的,他再这样骗消费者,我一定抓他去警察局备案。”
  汗滴滴,逛个菜市场也能扬善惩奸,估计也只有余婷这个女人了。虽然觉得不以为然,不过对于她好打抱不平的行为还是很赞许的。
  这晚我破例↓了次厨,自打跟三女一起合住后,我就没↓厨的机会了,其实我的手艺* na *是很不错的。
  “秦天穷,你真是牛人啊,做的饭菜比我爸爸的还要好吃几十倍,真好吃,特别是这Red(* hong *)烧鱼,特别的tender(nen)。”余婷嘴里塞满了菜,今口 han 糊不清的说着。
  我好笑的摇着头,然后递给她一个纸巾,示意她待会擦擦嘴,她接过去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也宠溺的一笑,跟余婷呆在一起很轻松自在,仿佛没有烦恼般,这无关乎* xing *或者其他,这样的时光要是永远停住该多好。
  吃晚饭后,我们一起kan了会电视,余婷开始呵欠连天的,我催促她赶jin 去睡,她居然用一个羞答答的眼神瞄着我,我心里开始忐忑起*| lai |*。
  果然,她说,“今晚,我们一起睡吧。”我惊的跳了起*| lai |*,虽然刚刚就有心里准备了kan,可当真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还是非常的震惊。
  我*不准她这句话的真实* xing *,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如果拒绝呢,自己心里也有少少的失落,也伤人家女孩子心不是。可冒然同意呢,显得自己太轻浮,而且万一她是试探我的呢?
  唉,我很纠结的做不了决定。
  我这厢纠结的同时,余婷已经累得打了几个大大的呵欠,她是真的困了。“快点啊,怎么不动呢,我一个人睡怕,所以才提议跟你一起睡的,你别想歪了啊。”余婷开始催促我快点去睡。
  我才突然发觉自己* gao *估了对方的智商,她以为跟一个成年男人躺在一个chuang shang 不会发生点事情?就这么放心把自己交给我么?
  睡就睡吧,反正如果她无意我也不会勉强的,万一到时候她控制不住自己要扑到我,我也不会反对的,我心里暗笑道。
  这个谜一样的女人,在我今后的生活着却是占据了重要的作用,她几次救了我的* xing *命,只是我现在不知道罢了。
  跟余婷相处的这几天,发现她是一个心无城府的女孩子。虽然有时候有点多愁善感,不过* na *都是她想起她妈MD时候。我从没有见过余婷的妈妈,她也很少跟我提起。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处是别人不能触及的,我尊重余婷的这个**,所以也从不主动问起。直到这一天的*| lai |*临,我才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这天,余婷去超市buy(中文:gou mai)点东西,我正在客厅悠闲的kan电视。这几天因为担心对方会再次找我,所以我都尽量不让余婷单独chu *去,我们都很少chu *门,至少在自己家里,对方就算chu *手还是有所顾忌的。
  今天是余婷大姨妈*| lai |*了,家里没有这个东西,所以她才急匆匆chu *去buy(中文:gou mai)的。她走后,我眼皮老跳个没完,心想是不是她chu *事了,我正准备起身chu *去kan一↓,结果就在门口kan到了一个美丽* gao *贵的女人。
  这个女人kan着有些熟悉,却想不起*| lai |*在哪里见过。她穿着一套合身的black(hei )色连衣裙,戴着镶嵌着一排珍珠的yuan *帽,奇怪的是,在这个冬(曰)ri 里,居然还戴着一副墨镜,整个人kan上去不过三十多岁,神秘又奇怪。
  我在门口呆了半响,才想起要问她是谁,没想到她却先开口了,“你是秦天穷吧,我可以jin **| lai |*坐一↓么?”
  我突然醒悟过*| lai |*,然后连忙侧身一让,“请jin *。”
  这个神秘的女人倒也不客气,径自走到沙发上坐↓*| lai |*,然后取↓墨镜,kan着我。我突然明White(颜色bai )了,这个女人为什么kan着熟悉,她跟余婷几乎长的一模一样,只是岁数比余婷大了些,她们像姐妹。
  可我没听说过余婷有姐姐或sister(* mei mei *)啊,她家里就她一个,难道,想到这里,我心里一惊,她不是不管余婷了么,如果真是她的话,* na *她此刻*| lai |*我家里,是为了余婷搬*| lai |*我家里的事?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是一惊,我决定还是采用我的老办法,以静制动,她不说话,我也保持沉默。
  良久,对面的贵妇人仿佛拆穿了我的把戏,她微微一笑,“你不用jin 张,我是婷婷的妈妈,你大概也知道了吧。”她说完后,kan了我一眼,然后又语气担忧的说,“婷婷离家都四天了,我和她爸爸非常担心,所以才过*| lai |*kankan的。”
  “哦,* na *您是怎么知道我家的di 址的?”我有点奇怪这个,毕竟如果不是跟踪我,或是请si 禾厶家侦探*| lai |*帮忙,也不会能随便的就知道一个陌生人的住址吧。
  “呵呵这个对于我*| lai |*说不算什么,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派人跟踪你或是监视你,也绝对的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我今天*| lai |*只是想知道婷婷在你这里过得如何,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余婷的妈妈美丽的脸上流露着担心。
  我觉得余婷的妈妈并没有她说的* na *样不关心她,从她这么老远赶到这里*| lai |*kan女儿,我就觉得她一定有她不得已的苦衷才会* na *样对余婷,并不是真的不爱她。
  想到这里,我露chu *会心的一笑,“伯母,其实余婷也只是暂时过*| lai |*住几天,稍后她就会回去了,您不用担心。”我不知为何开始对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了点好感。
  “还有,我会真心对余婷好的,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只是我给不了她什么承诺,我已是有孩子的人了。这点我没有明说,该知道的以后总会知道,不急在一时。
  “恩,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婷婷打小我就没怎么照顾她,所以亏欠她很多。以后照顾她的重任就托付给你了,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是个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小伙子,伯母就拜托你了。”余婷的妈妈很真诚的kan着我说道。
  我心一hot(英文:hot,中文:re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很感谢她的信任。
  “其实,伯母有时间可以*| lai |*这里kankan,余婷经常跟我提起您,她希望您能多抽点时间陪在她身边,她说您不太关心她。”我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帮余婷说chu *她内心的想法,一方面也是为了试探kankan她妈妈是不是真的在意她。
  “这孩子是这么跟你说的?”余婷妈妈眼睛都Red(* hong *)了,我不忍心她如此,于是便安慰道,“可能她还没体会到您的心意,所以才误会了,其实有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常常陪在孩子身边呢。”
  “不是误会,我是真的亏欠婷婷太多了,她小的时候我没时间陪在她身边,她稍大些,我身子又不好,而且很多事情都没办法跟她说清楚。还有我跟她爸爸也一直有矛盾,所以……”余婷妈妈沉浸在过去徳思绪里,语气很是伤感。
  其实我是最见不得女人在我面前哭了,我感觉她好像是想哭的样子,便赶忙转移话题,“伯母,我kan您庭院里种的flower (hua )草很美丽,您对园艺很在行哦。”
  “是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培植的很多flower (hua )草是可以入药的,小时候,婷婷有次贪玩被snake(she 虫它)咬到还是我拿flower (hua )草救治的。”余婷妈妈回忆起*| lai |*,脸上渐渐浮起了一丝笑容。
  汗滴滴,* na *么漂亮的flower (hua )草居然是药材,真是人不可貌相,flower (hua )草也不可以只kan皮相啊。
  “伯母,您懂药材么?”我好奇的问道。
  “我以前,以前就是做这行的,所以懂点。”余婷妈妈好像在隐瞒我什么东西,不太愿意谈起她的以前,我也识相的不再提起。
  又聊了一会,余婷回*| lai |*了,她kan到了她妈妈坐在我身边,先是一愣,然后突然气chong *chong *的跑回自己屋里去了。
  我和余婷妈妈都站起*| lai |*,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余婷妈妈去敲门,里面传chu *余婷的声音,“你走,你快走,我不想kan到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余婷不是最想她妈妈关心她的么?我满心的疑惑。
  “婷婷,你开↓门,妈妈有话跟你说。”余婷妈妈不死心的在外面敲着门,可余婷却怎么都不肯应声了。
  我走过去,劝解道,“伯母,不如您今天先回去吧,我待会kankan余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明天再*| lai |*kan她也可以的。”
  余婷妈妈静↓*| lai |*思考了一↓,然后点了点头,“婷婷就拜托你照顾了,我明天再过*| lai |*,这孩子,唉,就喜欢钻牛角尖,辛苦你了,有事给我电话,这个是我号码。”余婷妈妈扯↓一张便利贴然后刷刷写了几个数字递给我。
  我接过去kan了一↓,答应她一定好好照顾余婷,有事就打电话给她,她才放心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