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95章 心猿意马
  “余局长和夫人呢?”我闻着这股的flower (hua )香,禁不住浑身的舒畅起*| lai |*,突然想起从刚才就没kan到余婷的父母,所以才问道。
  “哦,我爸爸去局里了,我妈妈,她body(* shen | ti *)不好,甚少chu **| lai |*。”余婷在提到妈MD时候,语气顿了一↓,仿佛很不愿提及。
  我见此,也不好多问,便随口说道,“这里的flower (hua )草真漂亮,余局长(曰)ri 理万机,没想到还有这么田园的心情。”
  余婷听到我的话突然悠悠的叹口气,“这些flower (hua )草都是我妈在摆弄,她整(曰)ri 呆在家里,唯一的乐趣就是这些flower (hua )flower (hua )草草了,flower (hua )在这上头的心思比在我和爸爸身上还多。”
  我听了禁不住一愣,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大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kan似风光的背后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我不好多问,便提议要告辞回家,说自己也已经好多了,不好再打扰。
  “你要走?这样我怎么放心啊,对方一次偷袭不成,肯定还有第二次,你* na *边就你一个人。要不这样,我过去陪你几天得了,也顺便照顾↓你这个刚好的病人。”余婷语chu *惊人,我真是不知做何反映。
  原本要杨氏姐妹离开就是为了不让她们受牵连,余婷现在要陪我一起住,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男未婚女未嫁,其实我相当于已经结婚了,儿子都有了,就差最后一个手续。
  在余婷的心里我大概还是有点影响力的吧,否则她也不会这么的关心我,flower (hua )费着许多的精力在我身上。我正想拒绝她的好意,毕竟跟她关系还不到* na *个程度。
  “我知道你怎么想,是不是嫌弃我不够好?我虽然chu *身官宦家庭,但从小也是自己照顾自己的,所以照顾你绰绰有余。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可以跟你分房睡的。”余婷接着又说道。
  汗滴滴,难不成她之前还想跟我住一房,说实在话,我还是有点心动的,毕竟美女当前,即使不能真的立马扑倒,但意* yin *↓还是行的。
  我对余婷早就有了好感,只是一直碍于她是丁亮心中属意的,所以也没往* na *方面想。现在余婷都主动跟我套近乎了,我真的心猿意马起*| lai |*。
  “你家里人会担心你的,再说我* na *边真的很危险。”我的拒绝貌似kan起*| lai |*很虚伪,而且连词语也是* na *么的无力。
  “我经常加班在警局过夜,我爸爸都不管我,我妈,”余婷黯然的低↓了头,接着说道,“她就更不会管我了,除了这些flower (hua )草,我都不知道她究竟还在意什么。”余婷的语气很低落,仿佛有泪滴溢满了她的眼眶。
  我心一ruan (车欠),禁不住把她拉入了怀里,然后** fu **着她的背部,轻轻的说,“没事了,天底↓做父母的哪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可能你妈妈有她自己的苦衷吧。”
  “嗯,我也一直都这么想,可是从我小学开始,爸妈就分房睡,从*| lai |*没有见过他们一起chu *席过任何公共场所。连带着我也成了没MD孩子,妈妈从*| lai |*不哄我,睡觉也不会过*| lai |*kan我。”余婷开始小声的啜泣起*| lai |*。
  我听了她的话,心里也一阵的难受,“不会的,你妈妈肯定很疼你,只是她没有表现chu **| lai |*给你kan。”
  “不是的,就在前晚她们还吵架了,吵得很凶,我睡梦中都听到了,妈妈说当年要不是怀了我,就不会嫁给爸爸,然后痛苦了这么多年。你说,我是不是像没MD孩子?”余婷使劲的搂住我,哭的浑身都发抖起*| lai |*。
  我听了,怔了一↓,然后突然说,“你到我* na *里去住吧,暂时离开一↓可能心情会好许多。”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怎么就tuo *口而chu *了,说chu **| lai |*后,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本是没有任何遐想的,但说chu **| lai |*后,心里却开始不可遏止的往歪处想,总觉得自己和余婷之间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余婷见我答应了她过去陪我一起住,马上松开了抱住我的手,然后破涕为笑的kan着我,“我马上去收拾↓,你就在这里等我啊。”
  kan着余婷欢快离去的身影,我的心情百感交集,她真是个可怜又可爱的女孩子,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哪个不是生活在爸MD呵护之↓,她一个市局长的女儿却忍受着同龄人所没有的苦楚和寂寞,我心里暗叹一声。
  我也是从小失去了爸妈,深知没有爸MD疼爱会是什么zi wei ,所以我心里也暗暗对自己说,一定不可以做伤害这个女孩子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到最后还是伤害了。
  女孩子东西多我是见识到了,没想到余婷只是决定在我家暂住几天而已,也是大包小包的让我kan的差点跌破眼镜。这丫的像变戏法一样,我愣是叫了两辆的士车才够塞她* na *些东西。
  好不容易折腾着到了我家,路上还让司机停了一回车,她说要回去拿东西。司机师傅是大好人啊,不仅愿意载她回去拿,而且到我家里后帮忙着一起搬东西,所以说这年头好人还是多过坏人的。
  我们搬了好几趟,余婷的东西总算是在我家里暂时的安家落户了。我其实一直纳闷一件事,在警局kan到余婷怎么就跟在警局外不一样呢。警局的她雷厉风行,gan 练而果断,可此时的她怎么kan都像个邻家女孩。
  我没时间多想,余婷正召唤我过去,多给了司机师傅五十元当是多谢他帮忙了。这师傅怪有意思的,还推辞不肯接受,说chu *门在外谁没有个需要帮忙的时候,我还是坚持给了。
  等师傅走后,我立马跑过去余婷身边,问她,“怎么了?东西都安置好了?”
  “东西是安置好了,可我突然发现这间房有个奇怪的东西,你要不要kan一↓?”余婷眨巴着一双大眼睛kan着我,嘴角有一丝古怪的笑容。
  我被她盯得心里发麻,于是问道,“什么东西?我这里能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本*| lai |*就是,房间里的东西都被小漫搬的差不多了,奇骏的玩具,女人的用品这里都是找不到了。
  “真的没有?我可是亲眼kan到的哦,你自己承认我就不审问你了,如果你不老实交待,呆会可有酷刑让你受,嘻嘻。”余婷笑的贼可爱,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个女孩子这么的可爱呢。
  不过我心里确实很肯定就是了,她大概是在警局审讯犯人习惯了,对我也用这种警讯的语气。
  如果初次*| lai |*到的人,绝对不会以为我这房子住过女人,因为整个屋子都gan 净整洁,井然有序。我敢肯定余婷这妮子是诳我的,所以心里很坦dang 的接受她的审视。
  “还嘴*ying *,不让你kan东西你不会承认的,kankan这是什么?”余婷走到一个角落,然后用脚踢着* na *个小小的蜷缩成一团的东西。
  我疑惑的走过去一kan,汗滴滴,是一个没用过的,我的眉眼一条条black(hei )线闪现。这年头头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也知道擦gan 抹gan 净嘴巴,我这样的估计不多见了。
  这也不知道是哪天跟杨倩杨微二女ml手忙脚乱中掉chu **| lai |*的,我心里暗暗叫苦,kan着余婷贼笑的神情,心里更加不是zi wei 。谁能想到第一天就让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见到这个物件啊,神啊,让我钻个di 缝吧。
  “其实你已经算很好的了,我们警局* na *帮同事可没谁好这个的,跟自己女朋友亲密从*| lai |*不**,说是戴着不舒服。”余婷随意的说道,然后还用赞赏的眼光kan着我。
  我这额头的black(hei )线滴的更长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妮子有点矜持没,就这么张口跟个不太熟悉的男人谈* xing *关系。kan*| lai |*警局的风气也不是很好嘛,真是* gao *估了警局的英雄们。
  “这个,* na *个,我也不知道它怎么chu *现在这里的,我这就把它丢掉。”我说着,就准备弯腰去捡起*| lai |*,然后又多远丢多远。
  “别啊,这可是多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啊,我*| lai |*你家里第一眼就kan到这个了,得留↓*| lai |*做个纪念。”余婷说着居然用葱葱玉指夹起*| lai |** na *个小东西,然后郑重其事的放到了书桌上。
  我无语极了,再也不想kan* na *个可恶的东西一样,然后准备chu *去buy(中文:gou mai)晚上要吃的菜。
  “你gan 嘛去啊?等等我。”余婷见我要chu *去,也立马跟了chu **| lai |*。
  “我buy(中文:gou mai)菜去,晚上我们还要吃东西的,你也累了,好好在家里休息吧,我很快就回*| lai |*。”我拒绝让余婷跟去的原因也是想单独一个人去外面走走,兴许还能碰到* na *(曰)ri 的歹徒。
  “这可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我可从*| lai |*没去过菜市场呢。”余婷很* gao *兴的跟我说,她以为菜市场是游乐场呢,我无语的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
  去就去吧,我同意了让余婷去,然后随便换了身衣服,就一起chu *门了。可才走chu *大门,就意外的kan到了一人,是冷颜玉?之所以一眼就认chu *了她,是在她的打扮也太独特了。
  跟* na *天见到的black(hei )衣人一样,冷颜玉也是body(* quan | shen *)的black(hei ),只是她的眼眸she chu *的光芒更是锐利,让人在White(颜色bai )天的阳光里都不寒而栗。这个女子的身影其实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自* na *一夜后,心里就总是qing bu zi jin 的会想起她。
  她现在站在我和余婷的对面,默默的kan着我们。“她是谁啊?怎么一直kan着我们不说话,你认识?”余婷转过头悄悄的问我,估计她也好奇吧。
  我示意她先不要说话,因为我此时也☆ɡao 扌高☆不清冷颜玉到底什么*| lai |*意,她突然此刻chu *现在我面前,是善是恶我也不知道。其实我心里有点怀疑是不是有人buy(中文:gou mai)通了她的组织也要派人*| lai |*夺我* xing *命。
  一段时间不见,她周身散发chu **| lai |*的冷冽更是冻的人心寒,是怎样的遭遇让一个flower (hua )季少女变得如此的冷漠淡然,我心里暗想。
  我kan着冷颜玉,她的**动了动,仿佛想说什么,却只是深深的凝视了我一眼,然后再冷冷di 斜视了余婷一↓。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诧异,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快速的消失在人群中。
  “这人真怪,kan着我们也不说话,就这样走了?不过这身手还真不是盖的,估计十个我也不是她的对手。”余婷喃喃自语道,然后又问我,“你是不是认识她?”
  我点了点头,然后简单的把上次无意救到她的事情说了一↓,不过省略了跟她在chuang shang 的事情。我可没* na *么笨,在一个女人面前谈论跟别的女人上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