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94章 你要杀我?
  我迅速整理了一↓思绪,然后说,“我倒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小漫和儿子还有杨微她们几个会不会也是对方攻击的对象?”
  “这个,我倒没有想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换个di 方住,先把她们几个安顿好了,再想别的办法吧。”丁亮担心的说。
  我想了想,也只好如此办了,如果是我一个人无牵无挂倒没有什么,现在多了小漫和儿子,我做什么事情都要为她们考虑才行。
  我把小漫也叫了过*| lai |*,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决定小漫和儿子明天就搬到别的稍微隐秘点的di 方居住,杨倩和杨微姐妹则分别住公司宿舍,公司是有保全系统的,比较安全。这样目标分散了,也有利于分开对方的视线。
  我还住在原*| lai |*的di 方,决定以身试法,kankan到底是谁要我秦天穷的命。而且如果对方是chong *我一个人*| lai |*的,跟几个女人和小孩分开,也有利于保护她们的安危。
  第二天天微微亮,我们就开始行动起*| lai |*,我早已通过朋友联系到一个郊区的房子,让小漫和奇骏搬jin *去住,正好有利于掩护她们。只是没想到平(曰)ri 里kan着不大的小屋居然搬了三趟家才把所有行李搬完。
  把小漫她们送走后,我跟丁亮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新家的di 址,请他务必一定要派多人保护她们母子安危。丁亮chong *我朗声的应诺了,他对我的事情真是关心,这个男人是我一辈子都值得交的兄di 。
  所谓朋友其实就是在你有危难的时候肯ting *身而chu *,而* na *种锦上添flower (hua )的人则不要也罢。一切收拾妥当后,我就还是按照之前的生活轨道继续过着平静的(曰)ri 子。
  过去两三天了,也没有听说小漫* na *边有什么情况,杨倩和杨微也相安无事,我这边风平lang静的可怕。我明White(颜色bai ),一切暴风雨的*| lai |*临前,都是异常平静的,所以我在等待,kan这个暴风雨究竟何时*| lai |*临。
  其实丁亮也说要派几个便宜保护我,被我一口拒绝了,我担心对方觉察到我屋子附近有便宜会不敢轻易行动,* na *么我的引snake(she 虫它)chu *hole(dong )计划就会失败。对方一旦警觉,估计暂时间就不会再有行动,可我不能等,小漫她们更等不得。
  把对方的人马一把揪chu **| lai |*我是志在必得,这个晚上,我吃过晚饭突然心发奇想chu *去逛街。走着走着,余婷突然打电话过*| lai |*,跟她好久没联系了,也不知道这次是什么事情。
  我接了电话,“秦天穷,chu *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呢?快急死我了,你现在在哪啊?”余婷的语气很急。
  其实我已经猜到她说的是什么事情了,只是我觉得没必要麻烦别人,让周围的人过多的担心,所以嘱咐丁亮谁都不要说chu *去。只是没想到,余婷还是知道了,这丫头也算关心我,立马就打电话*| lai |*问。
  “没事,我这不站着好好的跟你通电话嘛,能有什么事情呢。”可能是我太过得意了,话才说完,突然感觉一阵利风从Behind(shen hou)袭*| lai |*。
  我也是经过长时间的格斗培训的,对方虽然*| lai |*势凶猛,而且又是偷袭,刚一开始我是狼狈的险些被刺到。我堪堪避过后,迅速的转过身kan向对方,对方见一次偷袭不成,反倒停住了脚步。
  只见对面站着一个black(hei )衣人,这年头只要是☆ɡao 扌高☆di ↓组织的都是black(hei )衣black(hei )ku ,恨不得把自己脸都涂black(hei )了一样。我没什么心情去kan对方长得如何,这边余婷仿佛也听到了打斗声,急的在电话里直叫唤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打量了一↓对方的架势,kan样子也是知道我是练过几↓的人,所以不敢再轻易动手。于是便迅速的跟余婷说了↓这边的情势,她听了大半后,丢一↓句,“拖住他,等我*| lai |*。”电话就被切断了。
  我拿着没声的电话忍不住无言的笑了笑,对方却被我的这个举动惊得差点倒退两步,难道他以为我手里拿的是炸弹?我暗自好笑道。
  “你是谁派*| lai |*的?要杀我?”其实我问的问题有点多余,不过形式上我也必须问一↓,就像警察每次在犯罪现场都要例行公事一样,该走的过场还是必须要走一↓的。
  对面的black(hei )衣人一点礼貌都没有,我问了二句话,他一句都没有回答,只是body(* quan | shen *)戒备的kan着我。其实我一点危害* xing *都没有,只要他不发动攻击,我宁愿这么一整晚的跟他耗↓去,甚至我还愿意去冰箱里拿几瓶饮料*| lai |*跟对面这哥们对饮。
  只是我这么想,对面的black(hei )衣哥们不一定这么想,他的眼珠子上↓左右的转了一圈后,突然把右手shen 向衣兜里,妈啊,不会是拿*吧?我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这样bird(niao )东西了。
  自从被杨倩派人从背后放冷*受伤后,我对*就有了莫名的恐惧。是真的,我不害怕被刀子捅一↓,或者被棍子重重的敲,就是有点惧怕这可怕的**。
  对面的bird(niao )人在衣兜里*了半响,其实也就一二秒的时间,但我注意力太集中了,所以觉得时间过的很慢。他的手终于抽chu **| lai |*了,丫的,原*| lai |*是一个打huo *机,难道他这个时候有兴致抽烟?
  我的想法又错了,他根本不是抽烟,而是这个打huo *机原*| lai |*有玄妙之处,当然是针对我而*| lai |*的。对面的black(hei )衣人speed(*su du*)真是神速,他起步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有所觉察,只是我刚后退他就迎面扑到。
  只见他的右手握着打huo *机朝我挥*| lai |*,我直觉的用右手去挡,心想就算这打huo *机再锋利如刀子,我不正面接触,只是挡住他的手臂的攻势,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可我猜错了,我xi 口及入了打量的类似迷药的东西,头也晕起*| lai |*,在我最后晕过去之前,只kan到眼前有一张诡异的笑脸,然后是余婷匆促的呼唤声,最后眼前一black(hei )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 lai |*的时候,只觉得头痛yu (谷欠)裂,仿佛要炸开一般,nai (*&女乃*&)nai (*&女乃*&)的,这药↓的分量也太重了。我kan了一↓四周,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身上盖的是一个shui *蓝色的杯子,床头还竖着一个熊娃娃。
  这一定是个女孩子的房间,我记得昏倒前最后见到的除了* na *张诡异的笑脸,还隐约听到了余婷的声音,可余婷呢?我现在是在她家里么?
  都怪自己太轻敌,没想到现在打huo *机都被用*| lai |*做武器攻击敌人,打huo *机里装迷药,这还真是个害人的好法子。以后单身女人kan有人拿着打huo *机朝自己走*| lai |*都要万分的小心了,否则不会都像我这么幸运被人救的。
  我正想的chu *神,“你醒了?感觉好点没?”一个英姿飒shuang XX大XX的的美少女推开房门走了jin **| lai |*,不是余婷还有谁?
  我挣扎着想撑起身*| lai |*,没想到浑身无力,这药的后遗症倒不小。“哎,你别乱动啊,给你↓药这人可是很kan重你,你昏迷了一晚加半个上午了,现在是不是觉得body(* quan | shen *)无力?”余婷问。
  我点了点头,何止无力,连头脑都还是混混噩噩的,注意力都不能集中。余婷见我这样子,突然张开了小嘴露齿一笑,“活该,居然让丁亮不要告诉我,要是我不过去,kan你被人拐卖到哪里去都不知道。”
  我苦笑一↓,“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不想你们为我担心嘛,再说,这事又不是光彩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也好。”
  “歪理,你自己都不kan重自己的安危,别人能有啥法子,大晚上的还一个人到外面瞎逛,活该人家盯上你。”余婷又开始念叨我起*| lai |*。
  我真是冤啊,只不过chu *去透个气,吃饱了透个气也要别人怨,唉,这人活着还不如死了好。估计我这想法也留露了一些在脸上,余婷kan着我哀怨的表情突然*pu zi*一声笑了chu **| lai |*。
  余婷的笑声很shuang XX大XX朗,而且power(*li dao*)很重,不亏是练过几↓子的人。她笑的时候,眉眼处净是风情,与平(曰)ri 里见到的英姿焕发的模样不同,多了一股别样的jiao (女乔)美,我kan的都发呆了。
  “瞧你,净kan着我gan 什么,饿了没?我去弄点吃的给你。”余婷被我专注的视线仿佛瞅的不好意思了,小脸仿若涂上了一层胭脂般晕Red(* hong *)的特别的美丽。
  “嘿嘿,你不说还真饿了,现在kan到馒头都能吃上几个。”吃啥东西,kan着你就饱了,真是秀色可餐啊,不过这几句话我是低声念叨着的,估计就我一个人听的到。
  余婷突然kan着我又笑起*| lai |*,然后转过身chu *去了。我无聊的打量着这个属于她的闺房,gan 净温馨,还有一股兰flower (hua )的清香,布置的也井然有序,果然是受过训练的警队人员。估计不是我在chuang shang ,* na *被子该是叠的跟豆腐一般形状吧。
  不大功夫,余婷端着一碗hot(英文:hot,中文:re )腾腾的面条jin **| lai |*了,* shang * mian *还盖着两个金黄pen( 口贲)香的荷包蛋,这个是我的最爱啊。
  我本以为她会去厨房把剩饭剩菜hot(英文:hot,中文:re )一↓给我吃的,没想到还亲自↓厨,我心里有少许感动涌上心头。
  “好吃么?我可是第二次↓厨哦,不要怪我手艺不好。”余婷kan着我吃了一口,然后jin 张的问道。
  我又咬了一口荷包蛋,真tender(nen),都直流油,这还是第二次↓厨啊,小漫天天↓厨也才煮chu *这个味。见余婷望着我,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然后夸道,“太美味了,你真是天生的厨子。”
  其实我更想说的是,真是上的床↓的厨房,只是人家才刚辛苦的煮了东西给自己吃,这嘴上可得把好关了。
  把一大碗面条解决完后,余婷接过去放厨房洗刷gan 净了又回到了我面前,“现在感觉有劲了吧,你试着起*| lai |*走一走。”余婷笑着说。
  我其实更喜欢吃饱喝足后躺在chuang shang 什么都不想,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说有人ci hou的感觉真是木奉(bang)。在刚刚余婷去厨房的时候,我已经分别打电话给小漫和杨微她们,知道她们都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kan*| lai |*这次对方只是chong *着我一个人*| lai |*的,最近我几乎是大门不chu *二门不迈的,谁会跟我过不去呢?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余婷已经过*| lai |*搀扶我,准备陪我去外面晒晒太阳散散步。
  余婷家真是很宽敞但却不铺张,诺大的一个庭院里,种满了flower (hua )flower (hua )草草,难怪我刚刚闻到一股清淡的兰flower (hua )香,原*| lai |*是这个庭院里飘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