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93章 血浓于shui *
  “奇骏,*| lai |*到姐姐这*| lai |*,姐姐专门buy(中文:gou mai)了好吃的给你哦。”王敏手上举着一个状似奥特曼形状的棉flower (hua )糖木奉(bang),逗着奇骏。这小(jia huo )果然见了新奇之物就把美美的菜肴扔在了一边,然后爬↓凳子*| lai |*,朝王敏扑过去。
  “哎呀,慢点,慢点啊,你这虎头虎脑的小子,口shui *沾到我脸上了,姐姐要打你小pp啊。”王敏的脸上沾满了小奇骏的口shui *,满是埋怨的说道。
  我们见了这一大一小两个大小孩,都忍不住笑开了怀。“王伯伯,我*| lai |*,您坐。”我见他正找啤酒钳子开啤酒,于是接过*| lai |*,然后用牙齿一咬,这个可是我的绝技,我的这口钢牙,咬个几打啤酒没问题。
  王伯伯见了,呵呵一笑,“还是年轻好啊,想当年我也是像你这么随意,大口喝酒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冬天大口吃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na *zi wei 真shuang XX大XX啊。”
  我会心的一笑,“王伯伯,改天我们再一起去大口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喝啤酒,恩?”
  王伯伯* gao *兴的点了点头,小漫适时笑着说,“您可一点都不老,而且很帅气呢,是不是,秦?”我也附和着点了点头,王伯伯* gao *兴的哈哈大笑起*| lai |*。
  “你们啊,就别捧着你王伯伯了,再捧啊他就不知道天上di ↓了,快过*| lai |*坐,小敏,你带奇骏过*| lai |*,开饭了。”
  我们hot(英文:hot,中文:re )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闹的围在一起吃饭,其实我好久没有过这种家庭式的生活了,与跟小漫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不同,这里仿佛更有一个完整的家的感觉。
  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 lai |*的,就觉得仿佛是本*| lai |*就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团yuan *饭。
  kan着王伯父跟我gan 杯喝酒吃菜谈论一些小事件,王伯母则帮着小漫喂奇骏吃饭,王敏也在旁边乐不可支的偶尔夹个菜给奇骏吃,这一切都感觉不太真实,仿佛离我是* na *么的遥远。
  饭后我们到了客厅kan电视,奇骏偏要坐在王伯父身上玩耍,儿子大概是把他当自己的亲爷爷了吧。都说老人是偏疼自己的孙子胜过亲生的孩子的,果然没错。
  王伯父在跟奇骏说话的时候连声音都低了八拍,表情也是带着笑意。奇骏一点都不怕生,还敢shen chu *小手去扯王伯父的小胡须,“哎呀,奇骏调皮哦,爷爷都疼了。”
  “嘻嘻”奇骏一径的笑个不停,小手还是扯着王伯伯的胡须不放,好像小孩子都对这个东西特别的感兴趣,我小时候也常扯着叔伯的胡须玩呢。
  小漫在我身边微笑着kan着这一切,她的眼神里散发chu *母爱的光芒,我也很感谢这个女人让我有了做爸爸的机会。
  “奇骏,不要闹王爷爷了,快↓*| lai |*,妈妈带你去别的di 方玩。”小漫想要拉奇骏↓*| lai |*。可这小子就赖着王伯伯不放,嘴里还不停的交换着,“爷爷,爷爷。”
  “乖孙,爷爷疼,*| lai |*爷爷抱,你真是爷爷的乖孙子啊。”王伯伯突然眼眶都(水显 shi 水闰 run )了,他把奇骏jin jin 的抱在怀里,闭上了眼睛,仿佛情难自禁。
  我和小漫对视一眼,“痛痛,妈妈,痛痛。”奇骏死劲的挣扎,可王伯父仿佛已经陷入了沉思,没有kan到奇骏的小小的动作。
  我赶忙向前去抱奇骏,这动作惊醒了王伯父,他如梦苏醒的松开了手,然后hands(*yong * shou *)擦了擦qing bu zi jin 流chu **| lai |*的泪shui *。
  “*| lai |*,王伯伯,擦擦。”小漫体贴的递过去面巾纸。“恩,让你们叫笑了,”王伯父拿过面巾纸擦了擦脸。
  “没事,刚刚伯父是不是想到了不开心的事情了?”我关心的问道。“倒不是不开心的事,相反是开心的事,只是过去许多年了,今(曰)ri 倒勾起了回忆。”
  “哦?的确有时候回忆能让人感触许多啊,”我kan着王伯伯的神情,觉得他不可能是开心* na *么简单,可他不愿意说,我也不想多问。
  到晚上十点多,我们才离开王伯伯家,送我们到门口的时候,王伯伯要我们经常过*| lai |*玩,还说家里的饭菜营养点,王伯母手艺很好。我们都点了点头,答应以后一定常*| lai |*。
  这个时候王伯母突然chu **| lai |*手里还拿着一个形状像项圈的很精致的银链子,她把项圈挂在了奇骏的脖子上。我和小漫觉得太贵重,都推说不要。
  王伯伯说,“既然是你伯母给的,就收↓吧,她也是一片心意。”说着,kan了王伯母一眼,满意的笑了。
  我们只好不再说什么,带着奇骏告别离开,这一晚的时光过得真是快啊。人都是这样,每当开心的时候总是过的很快,而悲伤的时候,却感觉时间过得异常的慢,其实只是心境不同而已,跟时间并无关系。
  “秦,你有没有觉得王伯父好像对你特别的关心,还有奇骏,他们一家人对奇骏都异常的好,让我有点不自在呢。”小漫偎依在我身边,头搁在我肩膀上,轻轻的说着。
  小奇骏闹了一天了,此时乖乖的伏在我xiong 前睡得正香,我听了小漫的话,一愣,没想到她也kanchu **| lai |*了。
  其实我一早就知道王伯伯对我的照顾和关心都异于常人,不过这里面可能也有我爸爸的关系,他们曾经毕竟是很要好的朋友,不是么?
  我安慰小漫道,“不管怎样,只要对我们好,对奇骏好,也是我们的福气,我们只管好好珍惜这份得之不易的福气就好。”小漫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回到家里,倩倩跟微微居然坐在客厅里等我们,这么晚了,她们二人不睡,难道有事情?我正想询问,杨微让小漫把小孩子先抱回房里睡,再chu **| lai |*讨论这个事。
  “怎么了,chu *什么事情了?kan你们这阵状够严肃的。”我坐定后,故意说笑着缓和↓气氛。
  “秦,你知道么?米拉居然是中央某个首长的女儿。”杨倩最先沉不住气跟我透漏了她们知道的事情。
  米拉?中央首长的女儿?我一时没有反应过*| lai |*,杨微接过话茬,“刚米拉打电话过*| lai |*,问我们现在可好,还说夏敬天* na *边的事情结束了没。我正奇怪这丫头怎么知道的,她就跟我们说是她爸爸*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手管了这事,她爸爸是龙一海。”
  龙一海?就是王伯伯说的直属反贪污调查局的部长?汗滴滴,这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吧。如果不是* na *次去海南偶然撞见了米拉,我会以为这一切都是有心人士安排的戏码。
  只是这龙一海部长* na *么大的官衔,怎么会有时间*| lai |*管这个小小一个市的事情呢。而且夏敬天* shang * mian *也有人zhao着,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人给整的↓不*| lai |*台面啊。
  我心里的疑惑很深,杨微见解释道,“本*| lai |*这件事是有点棘手,你们手头的证据不多,可突然龙部长* na *边接到了大量的匿名举报说夏敬天参与了大宗的贩毒销赃,洗di ↓black(hei )钱的活动,而且有图有文字还配带了光盘,所有交易时间di 点人物都在* shang * mian *清楚的写着。并且连夏敬天背后的人也一把揪chu **| lai |*了,这件事牵连甚广,* shang * mian *也清除了很多害虫之马。”
  匿名举报?我这一晚受得刺激够多了,怎么会有人也这么恨夏敬天希望他倒台呢?这个匿名举报也*| lai |*的太是时候了,仿佛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所以适时的帮助了我们。
  我问杨微米拉还说了什么,她摇了摇头,说,“就这些了,她其实也不大了解是怎么回事,她回去就把我被绑架还有夏家富姐di 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事情都说给她爸爸听,最后又收到了大量的匿名资料,所以龙部长才决定展开行动的。其实上头早对夏敬天不蛮多时,只是碍于他有人zhao着,倒也不能马上奈何的了他而已。”
  我听到这里也明White(颜色bai )了,夏敬天倒台,米拉这丫头chu *力不少。
  这几天我一直想着匿名资料的事情,连ml都没多大心思了,夏敬天倒台我是非常* gao *兴的。可是正因为曾经参与其中,却发现自己所作的努力几乎White(颜色bai )费,反倒是旁人帮了一个大忙,于是这个好奇心就更加强烈了。
  杨倩和杨微在我身上是↓足了料,先是炖了一大锅牛鞭还是什么鞭的汤,然后又配以Red(* hong *)酒**。只可惜我居然无动于衷,也不是完全的没动静,至少* na *话儿是昂首ting *xiong 了。
  可我破天荒的没有了兴致,二女面露惶恐之色,这可是关系她们终身* xing *福的大事啊。如果我此刻真的不能令她们* xing *福了,估计她们不知道又要想什么法子*| lai |*整理我了。
  正跟二女chan (缠)mian(纟帛)的hot(英文:hot,中文:re )huo *之际,手机响了,我心里暗骂了一声,懒得去接,继续埋头苦gan ,二女也嘤嘤喔喔的呼应着。可这该死的电话铃声确实大声,我担心吵到隔壁的儿子和小漫睡觉,只要不甘愿的朝杨倩努努嘴。
  杨微此时正跨坐在我身上有节奏的运动着,自然不可能去接电话,我也没空,只好指派杨钱了。她斜睨了我一眼,恨恨的不情愿接起了电话。
  “喂,”杨倩chong *着电话大声喊了一声,把正全心投入的我和杨微↓了一大跳,这丫的差点让我泄chu **| lai |*。
  杨倩吼完后,静了一会,估计在听对方诉说,然后把电话递给我,神色有点怪异,“你的电话,丁亮有急事找你。”
  我拿过电话,心情也不是很好,“喂,丁亮,有什么急事要在这个时候给我电话啊,啊……”我话还没说完,杨微腰上一使劲,把我* na *话儿吞的更深了,我控制不住###了一↓。
  “你这小子还有心情在颠鸾倒凤,我收到风声,有几批black(hei )道人物要对你动手了,需不需要我这*| lai |*抽调一小队便衣*| lai |*保护你啊。”丁亮说话的样子很急切,kan*| lai |*是果真有事了。
  我心里禁不住犯嘀咕,这厢杨微她们二人也听到丁亮的说话声了,都赶jin 停↓了手里的活儿,一齐担心的kan向我。我微微kan了她们一眼,示意她们不要jin 张,没什么事情。
  “你从哪听到的消息?可靠么?是什么人要对付我?”我一连问了几个关键的问题,的确必须首先*清对方的底细,我这边才知道对症↓药。
  丁亮在电话* na *头思索了一↓,然后说,“具体是哪一方人,我也不知道,我有个线人在鸿宇* na *边卧底,他也是暗中听到他的上头跟人接线,重金收buy(中文:gou mai)了yu (谷欠)对你不利,兄di ,你可要小心应付啊,这次是*| lai |*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