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92章 另有隐情
  我听完后,一颗心也终于落了di ,毕竟这整个事件都不关我什么事情。陈熙接着说,“陈素莹在知道了这个事后,一直也不解释什么,只是冷冷di 拒绝跟我有任何的接触,仿佛做了对不起事情的不是她,反而是我。”
  我不禁为陈素莹暗暗叫绝,这种女子却是实属罕见。被人老公发现偷情了,非但不惊慌失措,苦苦哀求,还这么理所当然,确实不是一般女子所为,难道是她内中另有隐情?
  我这么想着,便安慰道,“或许她也有苦衷的,你可耐心跟她(gou)通kankan,毕竟你们在一起也这么久了,你又深爱着她,如果这么分开也不值得不是么?”
  陈熙听了我的话,苦笑一笑,“(gou)通?我何止是跟她(gou)通,* na *天我还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只求她能给我一个解释,可最后呢,她kan都没kan我一眼,只是很温* rou *的哄着怀里的孩子。”
  我一愣,这怎么回事,陈熙接着说,“我后*| lai |*气不过,就抢过孩子,举起*| lai |*yu (谷欠)要摔↓去。她居然像疯了般,拿着一个包裹拼命朝我砸过*| lai |*,还说如果孩子没了,她也不活了,要跟我同归于尽。”
  陈熙kan了kan我,表情使极致的悲哀,“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你还能继续跟她生活↓去么?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照样过以前的(曰)ri 子么?”
  我无语,我确实也做不到这样,既然陈素莹这么baby(bao bei )这个孩子,* na *她就一定还在意与她生孩子的男人。真是这样,陈熙还揪着不放也没意思,一个人的爱情不算是爱情,只是怜悯和同情。
  我现在总算明White(颜色bai )他为何对* na *个叫小倩的女人这么的疼爱,陈熙深爱陈素莹,从她身上得不到的,也希望能找个长的像的女人*| lai |*疼爱。这其实是一种变态的爱情,这样爱着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我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陈熙平静↓*| lai |*,然后用hands(* shuang * shou *)抹了把脸,最后说,“我和陈素莹缘尽于此了,过几天等双方都冷静↓*| lai |*,我会和她谈离婚的一切手续,我不想亏待于她,该给她的我都会补偿她。”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男人啊,对于曾经的爱情是用了整个心*| lai |*呵护,即使失败了,也没有任何的抱怨和报复。我此时的内心已经对陈熙起了一种崇敬之情,这样的人值得深交。
  “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跟你说了这许多。也请你不要把今天我们的谈话内容说给第二个人听,我不想陈素莹的事情被人知道了,她以后还要过她自己的(曰)ri 子。”陈熙很真诚的跟我说,我点了点头,心里涌起了无名的感动。
  跟陈熙分手后,我思绪还在不断的翻腾着,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就是这么的微妙。前一时可以是朋友,是,是生死与共的夫妻,后一秒却形同陌路,彼此生死不相往*| lai |*。
  王伯伯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王伯伯已经提正了。夏敬天倒台后,* shang * mian *领导鉴于王伯伯这么多年的杰chu *工作,没有任何悬念的把王伯伯提到王市长的职位上。
  好久没有王伯伯的消息了,知道他刚转正事情也多,也就没顾上与他联系,想等他忙过这阵再说。
  “天穷,今晚到我家*| lai |*趟吧,敏敏这丫头老念着你,你再不*| lai |*,我这个老头子的耳朵又要遭罪了。”王伯伯的声音听起*| lai |*带着浓浓的笑意,我的心也禁不住开始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起*| lai |*。
  “恩,王伯伯,我也很想念您,晚上一定*| lai |*你家里蹭饭吃,只要伯母和您不嫌弃就好。”我带点客套的说,毕竟王伯伯是长辈又是做大官,我只不过一游dang lang子而已。
  “你这么说就跟伯伯见外了,*| lai |*家里吃顿便饭的功夫,也不是什么大事。还有,记得带奇骏和小漫一起*| lai |*啊,”王伯伯突然提到了我儿子,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人多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点嘛。”
  我笑着应了声是,老人嘛,肯定是喜欢小孩子围绕膝↓的,我刚还奇怪为什么王伯伯提到奇骏的时候声调都升* gao *了一倍呢。
  对于王伯伯对我的关心,其实打心眼里是* gao *兴的,毕竟爸妈去世早,唯一的亲人叔伯也不在身边了。能有一个人时刻在身边关心自己,给亲人一般的呵护,是多么难得的事情,所以我宁可忽视心里异样的感觉,只愿享受这一刻。
  自从确定王伯伯家里的威胁解除了后,丁亮就撤掉了所有守护在宅子旁边的便衣警察。王敏像放chu *bird(niao )笼的小bird(niao ),真没想到她第一个找的对象居然是我,还直奔我公司*| lai |*。
  不过我已经离职她却不知道,所以最后也没找到我,给我电话说要chong *到我家里*| lai |*,我没答应。
  她于是找了张一顺,这小子不di 道,居然chu *卖了我,所以当* na *天王敏突然chu *现我家里,我的儿子,小漫,微微和倩倩包括我自己都惊讶的kan着这个阳光的美少女到*| lai |*。
  王敏初kan到奇骏,就惊讶的大叫,“天啦,你是秦天穷的di di 吧,你们长的真像!”
  我们闻言,只想找块豆腐,集体撞死过去算了。这丫头片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如果我这大把年纪了,还有一个二岁的di di ,* na *我老妈该得多会保养才行啊。
  汗滴滴,扯远了,还是杨微反应快点,赶忙招呼王敏坐↓,又是倒shui *削shui *果,忙的没时间去多想了。
  这丫头kan到三美女齐刷刷的站在自己面前,倒也不局促,反而贼笑着kan着我,“秦哥哥,你还蛮有艳福啊,金屋藏jiao (女乔)三个,从实招*| lai |*,你都把她们怎么了?”
  我头顶直冒冷汗,这都啥跟啥啊,虽然事实的真相被她的小脑袋猜的十七**对,但她直接的这么说了chu **| lai |*,我还真受不了,估计三女也被她的话刺激的够呛,我转头kan去,果然三女假装忙碌避开了我的视线。
  “怎么了?这又啥不好意思啊,我也是秦哥哥的粉丝呢,他帅气,豪shuang XX大XX,够哥们,武艺* gao *强,喜欢就承认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小妮子越说越得意了,以我的第一粉丝自居。
  我嘴巴都快张不拢了,小奇骏再身边嘿嘿的笑,好像觉得人家夸他老爸,他ting *得意一样,才二岁,听得懂么?我在旁边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真是没想到自己再王敏这丫头的心目中有如此崇* gao *的di 位啊。
  大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理后,我gan 咳了两声,然后打断了王敏的滔滔不绝,“你今天*| lai |*,王伯伯知道么?是偷溜chu **| lai |*的?”我kan王敏神色不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这么大个人了,做事情要对自己和家人负责啊,不能由着自己* xing *子胡*| lai |*,赶快回家去,chu **| lai |** na *么久了,你爸妈该担心了。”我神情严肃起*| lai |*,对付这个丫头,一定要*| lai |**ying *的,虽然真打起架*| lai |*我不一定是她的对手,但长辈的威严还是要有的。
  “哦,我还想再陪奇骏玩会,奇骏,姐姐陪你玩啊,你哥哥太凶了,我们不要理他。”这丫头是纯心气我,明明都知道奇骏是我儿子了,还*ying *说我们是兄di ,我实在拿她没办法了。
  “呵呵,敏敏多*| lai |*玩玩也好,奇骏很喜欢你呢。”小漫在旁笑着说。
  “是啊,你kan奇骏笑的多开心啊,这小(jia huo )太偏心了,我这阿姨陪他* na *么久,都没见他对我笑过。”杨倩嘟起了嘴,杨微也笑着摇了摇头。
  奇骏居然哈哈笑起*| lai |*,仿佛很* gao *兴跟这个小姐姐玩,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敏跟二岁小娃倒ting *投机。我心里暗笑,不过这里可不能让她*| lai |*多了,否则不被她一个人☆ɡao 扌高☆得鸡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跳才怪。
  我这么想着,就故意板起脸,“敏敏,你现在回家去,否则以后我都告诉王伯伯不再让你chu **| lai |*了,秦哥哥这次可是认真的。”
  王敏听后,侧着脑袋想了一会,终于还是放弃跟我做无用之争,她不甘心的从di 上爬起*| lai |*,然后拍了拍pi *gu *。
  唉,跟个野孩子一样,没点淑女的味道,这样子,让我怎么介绍她跟丁亮认识啊,我心里可是有意向把他们两个撮合撮合的。
  话说* na *天丁亮跟我说了他要回家相亲的事后,我就留意上了,所以心里早打定主意要介绍王敏给他。他们两个本就认识,我觉得他们很般配和登对,都是* xing *格直shuang XX大XX之人,而且都对武术有点造诣,兴趣爱好什么的还算相同吧。
  王敏丝毫不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她要知道不追着我打才怪。
  她见我已经大定主意要送她回家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对众女和奇骏说,“今天就先告辞了,以后等秦哥哥召唤我,就立马*| lai |*,你们可要去我家kan我哦,不然我一个人在家会无聊的,我好可怜的。”
  众女笑着终于把这个小魔仙送走了,我也长吁了一口气,幸好没chu *什么乱子。
  小漫帮奇骏打扮了一个↓午,小小的个子穿着一件松ruan (车欠)的马甲,套一个背带牛仔,还真是我的baby(bao bei )帅气儿子。相反我们两个大人倒穿的比较随意了,本就是家常便饭,随意就好。
  我和小漫带着奇骏*| lai |*到了王伯伯的家里,王伯母这次没有冷脸相待,反倒是张罗了一桌子的好菜好饭。一jin *屋,奇骏就闻到了饭菜散发chu *的浓浓香味,这小子居然chong *着王伯母说,“nai (*&女乃*&)nai (*&女乃*&),我要吃香菜菜。”
  小脸上满是对饭菜的Yearn(*ke wang*),王伯母笑的很开心,把手往围裙上*了两把,然后抱住奇骏的腰让他站在凳子上。接着给了他一个小碗,往里面夹了很多可口的饭菜,她还细心的挑去了有骨头的菜肴。
  我kan了,禁不住说,“王伯母,你kan都麻烦你了,让我们自己*| lai |*吧,小孩子就是贪吃。”
  “是啊,让我*| lai |*吧,您忙了这么一大桌子菜也辛苦了,奇骏,不要麻烦王nai (*&女乃*&)nai (*&女乃*&)了。”小漫赶忙过去帮忙喂小奇骏吃饭。
  “没事,都这么多年没有小孩子到家里*| lai |*了,这一↓仿佛回到了敏敏小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粘着我要我喂饭吃的,呵呵”王伯母kan着奇骏笑的很开心,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正这当口,王敏跟王伯父回*| lai |*了,每人手里还拎着饮料和啤酒,“呵呵,你们*| lai |*了,快坐,马上就开饭了。”王伯父一jin *门kan到我们就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