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90章 大事情
  “你如果有什么伤心事就一次说完吧,我愿意当你的听众,不过只此一次,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我再次跟她撇清关系。
  “如果不是为了给家里的di di sister(* mei mei *)读书,我需要kan你们这些臭男人的脸色过(曰)ri 子么?我对他真心,他却当我是抹布,拿到了就擦一擦,kan不到就扔在一边。五年啊,我付chu *了五年的青春,原以为可以得到一些补偿,可他就这么走了,只言片语都不留↓,你叫我情何以堪?”叶梅说完又啜泣起*| lai |*。
  听了她的话,我感觉她也算是可怜之人,只是在这个社会,可怜的人何其多,我又何尝不是一个呢?我同情别人,可有人*| lai |*同情我?
  终究还是同情心占了上风,见不得美人落泪,我对她说,“你现在经济有困难么?需要多少钱?”
  叶梅停止了哭泣,抬起头kan着我,很惊讶的说,“你要帮我?”我点了点头,“如果可以,我愿意帮你度过难过,谁没有困难的时候呢。”
  叶梅kan了我许久,突然低↓了头,想了一会,然后说,“如果我曾想过要害你,你还愿意帮我么?”
  “你害我?我们以前认识么?”我惊讶道。
  “不,你不认识我,可你认识一个人,夏敬天,他让我主动接近你,然后伺机从你身上套取情报,还说如果你不从,可以用迷药迷晕你然后强取之,但我最终没有* na *么做,因为我,* na *晚后,我发觉你是一个好人,我不能再做昧着良心的事,所以……”
  叶梅说的话让我的心情好一阵翻滚,真想不到夏敬天居然狠毒到了这种di 步,绑架杨微不够,还想谋害我。只是眼前的女人跟夏敬天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帮他做坏事害人?
  “我是他的###,跟了他五年,他答应我离婚娶我,可一直拖着,后*| lai |*我才知道他在外面根本不止我一个。我也就死心了,只希望能尽快还清家里的欠债,然后远远的离开他,忘记这里的一切,可如今……”叶梅说着又低声哭泣起*| lai |*。
  女人是shui *做的,故有* rou *情似shui *之说,眼前的这个女人哭得眼泪哗啦,我的心底深处禁不住也起了一丝怜惜之情。
  这个正处于如flower (hua )一般jiao (女乔)艳年龄的女人,其实应该找一个与之相当的男人*| lai |*爱她,但现在却甘愿为了家里人能过好点委身于一个fei *肠碌碌的足可以当她爸爸的男人。
  我不能说她错了,这个社会普遍存在这种现象,不一定所有人付chu *就都有回报,甚至还活得更加艰辛。所以很多人都学会了走捷径,chu *卖**和灵魂是最快的捷径,叶梅就是选择了这条路,才导致了今天的悲惨结局。
  我拿了纸巾递给她,她接过去说了声谢谢,然后擦了擦鼻子,哭声慢慢停↓*| lai |*。
  “你跟夏敬天有五年?你怎么认识他的?”我其实也是随意问问,想让她放松心情,不再总想着哭,可没想到这一问,倒问chu *一个大事情*| lai |*。
  “我* na *个时候再夜总会当侍女,认识了一个有钱的中年男人,我叫他钱哥。他确实很有钱,但他对我却很好,也没有非分之想,还chu *钱让我去读夜校大学,我很感激他。然后一年后,他说让我帮个忙,让我去服侍一个人,说只要服侍好这个人,我跟他就两清了。”叶梅说着,慢慢陷入了回忆中。
  “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人的占有yu (谷欠)很强,我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给了他,他说要包养我三年,这三年里不许跟任何人亲密,否则他不会放过我。我无奈,他开的条件又很*** feng ***厚,我家里当时也急需要钱,所以就答应了。”
  “这个人就是夏敬天?”我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叶梅点了点头。
  “* na ** na *个介绍你跟夏敬天认识的人一早就是有目的的培养你,然后让你接近夏敬天,对么?”我听叶梅这么说,觉得这个钱哥一定不简单。要么就是有什么计划要实施,要么就是有求于夏敬天。
  “我起先并不知道钱哥早计谋把我送给夏敬天,只是后*| lai |*他们联系多了,我在旁边也就听chu *了一些眉目。我心里是恨钱哥的,他救了我也毁了我,我的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时光就葬送在夏敬天的手里。”叶梅的目光很忧伤的kan着前方,说不清是恨还是悲。
  “* na *个钱哥跟夏敬天什么关系呢?”我在想这个钱哥要么是哪个公司的老板有求于夏敬天办事,所以不得不谄mei(女眉)于他吧。
  “钱哥本命叫于钱吉,他现在是龙华集团董事长,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没现在有钱。”叶梅说完,我脑袋里轰隆作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钱吉就是二股东,其实我一直猜测二股东跟夏敬天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充当了拉皮条的角色。我对二股东的为人更为不耻了,他跟夏敬天勾结,一定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只是一点我不明,为何他在四年之前就开始跟夏敬天有联系呢?* na *个时候他也只不过是个股东,需要跟政府部门的人有合作么?
  难道说二股东从一开始就预谋要得到龙华集团,所以就到处拉关系网,以备不时之需?还是觉得解释不通,他怎么就知道杨董事长一定会遇害,然后他究竟可以趁机夺取公司呢?
  难道杨董事长遇害一事跟二股东有关系?我想到这层,心里禁不住有点后怕,如果事情的真相真是像我所想的,* na *二股东的为人也太阴险了。
  我问叶梅,“你可知道二股东,也就是钱哥平(曰)ri 里跟夏敬天都是谈些什么事情多点?”
  叶梅想了想说,“他们平时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把我支开,好像不想我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只是有几次我路过书房门口,发现里面争吵声很大,就忍不住停步听了几句,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哦?* na *你把他们聊天的原话大概讲给我听,”我确实好奇二股东跟夏敬天之间的不可告人的密码,兴许还跟杨董事长的过世有关系。
  “这个,如果我说了,会不会把我也牵扯jin *去啊?我可不想坐牢,我家里还有di di sister(* mei mei *)要养活。”叶梅此时的表情楚楚可怜,再无一丝* na *(曰)ri 在酒吧kan到的jiao (女乔)艳mei (鬼末)惑的样子。
  我笑了一笑,表示理解,“其实你的担心是对的,我只能保证如果你没有参与其中,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我能这么说的原因也无外乎相信眼前的这个女子,她虽然需要钱,但不至于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恩,我绝对没有,”叶梅点了点头,继续说,“他们有几次吵得很厉害,声音也很大,钱哥请夏敬天帮助他巩固在龙华集团的di 位,还说如果他掌管龙华集团,绝对少不了夏敬天的好处,龙华也会成为夏敬天在市委背后一个有力的财团支持。”
  “可夏敬天似乎不满意这些条件,钱哥就说让他知足,不要太贪心,然后夏敬天好像说了什么black(hei )衣人帮他钱哥解决了他jin *龙华最大的险阻。再后*| lai |*他们就越吵越凶,还骂起人摔东西,我不敢再听,就急忙离开了。”
  叶梅说到这里停了↓*| lai |*,语气里还带着一些恐惧,可见两人吵架时必定很凶。二股东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的接近了夏敬天,很显然上次之所以能成功并购龙华集团大部分小股东股份都是夏敬天在背后操控。
  按理讲,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跟一个市委的市长即使有工作接触,但也不会很亲密,而且不可能敢跟堂堂的市长起chong *突。如果不是夏敬天有把柄握在二股东的手里,相信他也不会这么容忍二股东的放肆。
  我现在心里似乎理chu *了一些眉目了,叶梅提到的black(hei )衣人,还有帮二股东解决jin *龙华的最大险阻,这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一个方向,杨董事长的被害一定跟他们二人有密切的关系,说不定就是他们直接指使gan 的。
  我的心里禁不住起了一丝的颤栗,为了一己之si 禾厶yu (谷欠),就可以buy(中文:gou mai)凶杀人,罔顾社会法纪,目无王法到了这种di 步。夏敬天该死,二股东也不能置身其外,我考了一↓,决定还是把这个事情告诉丁亮。
  叶梅临走前对我千恩万谢,其实我只是把二股东给我的一千万支票里取了一百万给了她。我也不是大方,只是kan着这样一个可怜的女子,心里起了一丝怜惜之情。我让她找份正经工作做,不要再去找二股东等人了,她点头称好。
  我拨通了丁亮的电话,这小子最近老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约他chu **| lai |*聊聊,他居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怎么了?这么快就喜新忘旧啊?”我以为他是认识了新的朋友,所以把我这个老朋友给忘记了。
  “哥们,你就别逗我了,我现在烦死了,哎,真恨不得远走* gao *飞,到谁也不认识我的di 方去。”丁亮说话的语气很无奈。
  我觉得奇怪,这案也破了,他这次还立了大功,* shang * mian *肯定会嘉奖他,这小子烦什么。我失业了都还没叫苦连天,他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居然在我面前叫起苦*| lai |*。
  “你有啥苦啊,说*| lai |*给哥们听听,kan能不能帮你参谋参谋chu *个主意。”
  “唉,你是不知道啊,自打今年一过年,我老妈就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让我早点结婚生个孙子给她抱。这不,上一次,我给念得烦了,就说既然您老这么喜欢孩子,就回家跟我爸再生一个玩玩去。我妈一听我这话,立马哭得跟黄河| fan lan (形容太多了)似的,最后我不得不保证一定在今年找到女朋友结婚明年生娃她才放我一马,你说,我苦不苦啊。”
  我还没听完,早就笑的直不起腰*| lai |*了,真kan不chu **| lai |*丁亮还有这* xing *格,跟他老妈都敢甩这话,真是太给力了哈哈。实在是太好笑了,平(曰)ri 里见他正儿八经的,想起就好笑。
  丁亮见我一直笑个不停,生气的说,“是哥们就赶jin 帮我想个办法,介绍个妞给我也行啊,幸灾乐祸作甚。”
  我又笑了两声,然后hands(*yong * shou *)擦了擦迸chu *的泪flower (hua ),很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还真要感谢这小子呢。
  “你既然答应了你妈,* na *肯定就要赶jin 计划起*| lai |*,对了,你不是一直爱慕着余婷么,还说要我介绍妞,你怎么又想转移目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