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89章 何乐而不为?
  然后杨倩突然神秘的跟我说,“二股东早上*| lai |*上班,阴沉着脸,好像谁杀了他爸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心里一惊,这次夏敬天垮台,二股东估计也会受牵连,不会因此而锒铛入狱吧?一般*| lai |*说,只要一人入狱,身边所有作恶的人都会被供chu **| lai |*,我此时真希望二股东会没事,毕竟他领导龙华集团期间,还是有声有色的,而且他又是杨倩的亲爸爸。
  “对了他刚刚还把我叫上去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我都没听懂意思。”杨倩接着说。
  “哦,什么话呢?”我也奇怪的问,不会是交代后事吧,我心里坏坏的想着。
  “他说什么要我现在学些一些公司的经营管理的知识,有时间多多充实↓自己,还说不久就会把我升职,反正就是为我好之类的话。其实我很反感他每次这么对我说,我又不是他什么人,按理他应该对微微好点才对的,爸爸在世时,他都怎么理会我的,也只对微微好。”杨倩很厌恶的说。
  其实杨倩这么说也是对的,在我不知道二股东是她爸爸的前提↓,如果一个人这么对我,我也会觉得他一定别有企图。只是我现在既然知道了,所有发生在杨倩身上的事情都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二股东果然是因为夏敬天的事情而有所惊动,这么kan*| lai |*他跟夏敬天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这个秘密还是跟我们有密切相关的。这一刻我是多么希望夏敬天能把二股东给捅chu **| lai |*,* na *么所有秘密都可以公开了。
  我安慰了杨倩几句,告诉她不要多想,既然二股东愿意无偿的对她好,她就坦然受之,何乐而不为也。杨倩也表示同意,她属于行动派,说↓午↓班就去报个公司管理经营营销培训课程学习↓,我表示赞许。
  我准备好呆会要去见王副市长了,家里有小漫照kan奇骏,她知道我要去见的人是王副市长,有些忧心忡忡的,然后叮嘱我小心,毕竟对方是* gao *官,说话什么的要察言观色,不该说的就不要说。
  我很感谢小漫这么为我着想,心里很感动,也答应了她,一定早去早回,小漫这才展颜欢笑。
  等我赶到约定的di 点,王副市长早已等候多时,他披着大衣坐在公园的石凳子上,正望着远处,在想心事。
  我走过去,他都没有发觉我的到*| lai |*,这个慈祥和蔼的老人,此时两鬓已经斑White(颜色bai ),眼角的皱纹很深,脸上甚至有了斑斑印记。这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一生仕途必定坎坷多难,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却已是将近古稀之年。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觉得有些同情起他*| lai |*,在夏敬天的***之↓苟活了这么多年,对于一个正直的官员*| lai |*说是一个多么大的耻辱啊。我不知道王副市长是怎么挨过*| lai |*这段(曰)ri 子韬光养晦的,但我深深的佩服他的耐力和毅力。
  王伯伯转过身*| lai |*kan到我,笑了一↓,然后招呼我坐↓,“天穷?怎么*| lai |*了也不叫我一声,kan我,想事情太入迷,都不知道你*| lai |*了。”
  “没事的,王伯伯,我也才刚*| lai |*,您刚刚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么?我kan您好像很难过。”我也在他身边坐了↓*| lai |*。
  王副市长叹了口气,“都过去* na *么多年了,其实早已不太记得了,只是今天突然又记起了* na *些难过的往事,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真是光阴似箭,(曰)ri 月如梭啊。”
  我也深有同感,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多,我都感觉跟做梦一样。“王伯伯,不要再想了,既然是难过的事,我们就把它忘了,呵呵,人要向前kan不是?”
  “哈哈,是啊,人要向前kan,我最欣赏你这点,你到底跟我不一样,你的乐观豁达我到现在还做不到,小伙子,很有潜力啊。”听着王伯伯的夸赞,我心里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今天叫你过*| lai |*,是有一事要问你,你认识北京* na *边的人么?”王副市长突然问我。
  我听了一惊,北京?怎么又跟* na *边的人扯上关系了?
  “今天凌晨* shang * mian *有人给我打电话,说夏敬天贪污犯罪的事情已经成定局,中央领导都被惊动了,一致裁定夏敬天有罪。当时我就觉得奇怪,虽然夏敬天一直都没有安分守己过,但这段时间他已经算是韬光养晦了,可偏这当口,他就被查了,还永世不得翻身。”王副市长停顿了一↓,他kan了kan我,我也不解的kan着他。
  他继续说,“然后上午就得到确切消息,说是* shang * mian *一个负责反贪污职权的部长彻查了此事,旁人均不得gan 涉,否则以违例处理。所以夏敬天一案破案神速,依赖与他作恶太多没人帮衬有关,另一方面也是这个部长的铁血手腕,据说他审起案件* na *是六亲不认的。”
  “啊?我不认识这样的人啊,再说我身边就* na *么几个,您也见过的,我怎么可能认识他呢。”我也觉得奇怪急了,这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我连好好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对了您说这个部长叫什么名字?”我试探着问了一↓,说不定还真能想起这个人*| lai |*。
  “他叫龙一海,是直属反贪污调查局的,你有印象么?”王伯伯kan着我问道,我茫然的摇了摇头,记忆里没这号人物,要有,我肯定遭迫不及待的拿chu **| lai |*显摆了,也不用之前☆ɡao 扌高☆的* na *么狼狈了。
  “我现在奇怪一点,对方对我们暗中调查的事情一清二楚,包括你之前查到的* na *个秘密号码还有海南小孤岛的事件,甚至他纵容自己的儿女在外胡作非为的小事细节都描述的一字不差,所以我总觉得我们中间一定有上头安###*| lai |*的人,如果不是你,难道是别人?”王伯伯语chu *惊人,我却还是迷糊着。
  “这个我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谁泄漏chu *去了,哎,总之破案了就好,有没有说怎么处理↓夏敬天?”我最关心这个事情,像这种贪官,不*毙也要判个终身监禁。
  “上头的文件需要明天正式chu **| lai |*,不过我估计也是无期徒刑了,他的所有财产都要充公,这也是他罪有应得。”王伯伯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
  “* na *有没有听说跟龙华集团可有关联?”我也比较担心这个事情,希望不要把整个集团给牵扯jin *去,只要逮捕二股东一人就好了。
  王副市长听我这么一说,稍稍一愣,“你怎么突然提起了这个?哦,你之前在龙华工作过,所以也担心是不?不过你放心吧,今次龙华集团并没有参与jin **| lai |*这件事,所以一个人都没有牵涉到的。”
  啊?我大吃一惊,二股东没有跟夏敬天勾结在一起么?难道一直以*| lai |*是我会错意了?可是事情很明显啊,他一直跟夏敬天的莫秘书走的* na *么近,而且还kan见他chu *现在擂台* na *边,难道一切都是巧合?
  我没有把心中的疑惑跟王副市长说,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二股东真有罪,相信他也逃不过法律的惩罚,自不用我多说。
  “没事,我就随口问问,没有牵连就好了,呵呵,毕竟公司是杨小漫爸爸的心血啊。”我yuan *场道。
  “嗯,你这孩子就是比较多情,kankan你身边* na *么多个漂亮的女孩子,也该找个定↓*| lai |*了。你跟小漫是不是佳期将近了?孩子都这么大了,可要快点作打算啊。”王副市长对我的事也特别的关心,我感觉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 lai |*怪在哪里。
  我呵呵一笑,“这个事情也急不得,我想娶,人家也未必想嫁啊!”
  “kan你这孩子,身边围绕了这么多女孩子,就每一个想嫁给你么?你这话骗骗王伯伯还行,还是你都kan不中?可是孩子既然有了,就要对人家负责任啊。”王伯伯说的是苦口婆心的,我听的都有点感动了。
  “嗯,我回去后就好好跟小漫商量,赶jin 把婚礼给办了,到时候一定请您老去喝喜酒啊。”我哈哈笑着。
  “* na *是肯定的,我会包个大见面礼的,还有我的孙子,哦不,还有奇骏,我拿他当孙子一样kan待,你抽空带到家里*| lai |*我见见啊。”王副市长真的是老了,说话有点前言不对后语。
  他说奇骏是他孙子的时候,我心里一惊,再后*| lai |*他改口了我才放↓心*| lai |*。只是他对我这么关心,我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也老不自在。
  跟王副市长又聊了几句,得知他就快要升任正市长了,我真替他* gao *兴,盼了这么些年,可算是等到了。
  我们分开后,我一个人静静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绪万千。夜晚的凉风习习让我舒服,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快到家门口时,我kan到了一个女人,她也kan向我,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叶梅?我一惊,她怎么找到我家*| lai |*了?上次杨倩说她*| lai |*找过我一次,事情一多,我就给忘记了。
  汗滴滴,我赶jin 跑过去拉住她就往外面走,这要是被杨倩她们kan到我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了。
  “你怎么*| lai |*了?”好不容易跑到一处无人的di 方,我放开她的手问道。其实对于这个女人我已经五多大印象,只是酒醉后的逢场作戏,彼此都当不得真。
  “你好像很担心我*| lai |*找你?哈哈,怕了?”眼前的女人浓妆艳抹,夸张的笑容,在在让我倒尽胃口,真奇怪当初怎么就上了她?果然是酒醉后办了糊涂事。
  “不是怕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已经互补拖欠了,没有必要再联系,* na *晚是什么情形,相信你我都知道。”我很gan 脆果断的说。
  叶梅听了我的话,感觉不可置信,她大概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安慰吧,只可惜,我跟她没有多余的话说。
  她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一个个都是这样,我付chu *了感情和body(* shen | ti *),得到了什么?对我呼之即*| lai |*挥之即去,我也是个人,有血有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人,你们知道么?”叶梅说到激动处,居然痛哭失声。
  我也开始有点为自己刚才的话感到愧疚,可是她在别人* na *里受了委屈本不该找我倾诉啊,我们毕竟见过一次面。再说,她* na *语气好像是我负了她一样。
  她哭了一分多钟,终于平静了许多,我递过去一张纸巾,她拿过去狠狠的抹了把脸然后拧了↓鼻子。叶梅其实是个漂亮的女人,经过泪shui *的chong *洗,原本的的浓妆艳抹都被chong *淡开去,恢复了她本*| lai |*清秀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