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87章 两不相欠
  我们一行三人加一个小孩子一起*| lai |*到了照相馆,这里今天☆ɡao 扌高☆活动,拍婚纱照外送一套全家福。呵呵最近这些小店真是想着法子做生意,不过效果显著,在这里排队的人已经都很多了。
  我让小漫和米拉带着奇骏先去旁边等候,然后站到了队伍里,前面还有十*| lai |*人在仰着脖子守候着。我正在想啥时候才能轮到我们的时候,突然身旁传*| lai |*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公,我去问一↓前台kan什么时候轮到我们?你带着宝宝在这里等一↓。”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我转过身一kan,居然是陈素莹和她老公陈熙。
  “好,你去吧,”陈熙手里抱着一个nai (*&女乃*&)娃娃,kan起*| lai |*不过几个月大,大大的眼睛骨碌碌乱转着,煞是可爱。
  “咦,秦总监?你怎么也在这里?”陈熙突然kan到我,* gao *兴的叫唤道。我装作也才kan见她们,“呵呵,陈总,这么凑巧,你们也带宝宝*| lai |*这里照相。”
  我才说完,陈素莹突然返回身,快步走到陈熙身边,一手还占有* xing *的握着她孩子的手,然后双眼散发着警惕的眼神盯着我。
  操,我又不是什么洪shui *猛兽,至于对我这么排斥么?我心里确实很不shuang XX大XX,虽然以往的情谊不再,但也不至于再见是仇人啊。
  想到这里,我满心不是zi wei ,故意笑着说,“哎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熟人,陈经理,许久不见啊,现在可过的好?”
  不过kan她跟陈熙连孩子都生了,还一起chu **| lai |*照全家福,应该也是不会差到哪里去了。想起前不久听梅娜说他们夫妻在闹离婚,果然人都是善变的。
  陈素莹听了我的话,突然脸色一变,然后对她老公说,“你带宝宝过去* na *边凳子上坐着,我跟秦总监有话说。”
  陈熙也是面色微变,想说什么,终究是忍住了,然后抱着孩子过去另一边坐↓。我心里纳闷了,这个陈素莹既然不想跟我有纠葛,为何现在又有此举,这不是摆明了让他老公对她疑心么?
  我哪里想到在陈素莹的心里,她深恐我当着她老公的面说chu *什么不该说的话,故特意的支开她老公好跟我说清楚。比起让她老公怀疑,她更不愿意当面让她老公知道我们的事。
  “你有话跟我说?”我疑惑不解的问她。
  陈素莹微微掠了↓头发,然后带着哀求的眼神kan着我,“你能放过我么?我们从此两不相欠好吗?”
  我听了觉得啼笑皆非,我什么时候不放过她了?难道我做什么事情让她误会了么?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我好像没找过你麻烦吧?”
  “你是没找我,但我阿姨老在我面前提到你,说你很关心我什么的。我们已经是过去式了,你不要每次见到我都纠缠不休,用* na *种会让人怀疑的眼神kan我,算我求你了。”陈素莹越说越离谱,我实在听不↓去了。
  “停,你刚说什么我关心你?我自认还没做到* na *么博爱,你误会了,还有我并没有像你说的* na *样,盯着你不放,如果你确实觉得跟我见面很尴尬,我们可以当作不认识,我绝对赞同。”
  “如果是这样,就最好不过了,不过,请你一定记住你今天的话,否则我跟老公哪天因你离开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陈素莹居然给我丢↓狠话,女人真是狠起心*| lai |*比男人毫不逊色。
  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这时,儿子奇骏大声的叫我了,“爸爸,我要###,抱抱。”
  我kan了陈素莹一眼,便赶忙走过去,“怎么了,奇骏,你又不乖了,以前###都不要爸爸抱抱啊,今天怎么了?”
  “小漫姐去洗手间了,这个小(jia huo ),*ying *不要我抱,只知道要爸爸,都不亲我。”米拉在旁边守候着奇骏,她笑着说。
  “爸爸,这里人好多,我怕,抱抱,”奇骏委屈的嘟起了小嘴,仰着头kan着我,大眼睛里闪着渴求。
  我心一ruan (车欠),便低**把奇骏抱了起*| lai |*,小奇骏哈哈的笑了,然后心满意足的指着隔壁的小宝宝说,“di di ,我也有爸爸抱抱哦。”
  我掉过头一kan,禁不住啼笑皆非,原*| lai |*他是kan隔壁的爸爸抱着小孩子,所以才想起让我抱的,果然小孩子就是爱攀比啊。
  我抱着奇骏上完厕所回*| lai |*后,小漫已经回*| lai |*了,跟米拉坐在一起,“走吧,快轮到我们了,今天一定给小奇骏多拍几张好kan的照片。”
  米拉也笑着附和,我点了点头,然后忍不住用目光搜索了↓陈素莹一家的身影,发现他们已经不见了。是啊,她视我如洪shui *猛兽,避之唯恐不及,这个时候怕是早就躲远了,我无所谓的想着。
  一整个↓午跟小漫他们拍了好多照片,摆pose让我肩膀都酸痛的要命。奇骏偏爱坐在我肩头照相,这小(jia huo )还ting *臭美的,每次照相都要把头发和衣服整理好才肯照。
  不过我的儿子* na *照chu **| lai |*的相片肯定是迷死一大片女生了,这不,就有一群小女娃围着奇骏叽叽喳喳个不停。
  “奇骏,你吃我的小糖果,可好吃了,妈妈buy(中文:gou mai)的”一个扎flower (hua )小辫小女生殷勤的递过手里的粉Red(* hong *)的糖果。
  “不要吃她的,kan我的小发夹多好kan啊,奇骏,你kankan。”旁边一个稍* gao *个点的小女生打掉了前面女生的糖果,然后把发夹拿给奇骏kan。
  我和小漫她们kan到这一幕,都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没办法,这世道,连真么小年纪的小男生小女生都知道互相倾慕了。
  “呜呜,你欺负人,你摔坏了我的糖果,妈妈,她欺负我。”扎小flower (hua )辫女生突然蒙住小脸哭起*| lai |*。
  奇骏kan着这一切,有点手足无措了,他也是初次遇到这种事。我担心吓坏小孩子,便赶忙跑过去,正在哭的小女生突然站起*| lai |*迎面走向一个女人。
  “妈妈,她欺负我,摔坏了我的糖果,还打了我的手。”小女生立刻指着前面坐着的* gao *个女生跟身边的女人告状。
  “是么,哪里被打了,妈妈kankan,不哭,我的乖乖,”这个少妇kan着很温* rou *的样子,kan着小孩手背上的小Red(* hong *)印子,温* rou *的脸上禁不住也起了寒霜。
  “你这小孩,怎么欺负比你小的sister(* mei mei *)呢?真没礼貌教养,你家大人呢?”少妇很生气的跟* gao *个点的女生说。
  我kan到这里,忍不住搭讪,“两个小孩子吵闹,也实属正常,算了,说几句就好了。”此时小漫她们也站在我Behind(shen hou),连忙也说算了。
  “算了?我女儿是可以你们随便说教到的么?你们瞎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眼了?居然趁我不在就欺负我女儿。”突然身便又传*| lai |*一个女人凶狠的声音。
  我掉过头先是kan到一个打扮很贵气的妇人,大概也就三十*| lai |*岁样子,模样不错,但面部表情实在不敢恭维,此时因生气五官都纠结到一起去了。
  我突然kan到了夏家富,他怎么在这里?他跟这个女人什么关系?今天是什么(曰)ri 子啊,老碰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正在猜测时候,这厢夏家富身边的女人已经在发飙了。
  “你是gan 什么的,大人欺负一个小女孩算什么本事,趁我不在就欺负我女儿,你胆子很大啊。”
  “是你女儿打了我女儿,你还恶人先告状。你怎么教孩子的,你女儿这么蛮不讲理,真是有什么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你敢骂我?从*| lai |*没有人敢这么说我,你算老几,叫你老公过*| lai |*,今天你不给我认错,我饶不了你。”夏家富身边的女人气焰* gao *涨,而且语气很凶,kan*| lai |*老头也不小,我不禁为对面的女人你暗暗担心。
  “你怎么不叫你老公过*| lai |*跟我谈,你不认错,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双方僵持不↓之际,夏家富chu *声了,“这位大姐,虽然我侄女先打了你女儿,可小孩子玩玩很平常,你是大人,不应该跟小孩子计较不是。再说了,你对我姐姐说话也很尊重,你又是怎么教小孩子的。”
  “家富,打电话叫人,这个女人不用跟她啰嗦,我今天还真是不信了,kan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贵妇又凶狠很的说。
  我在旁边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这夏家富算是有点长jin *了,还能说chu *这么体面的话*| lai |*,果然是一(曰)ri 不见,当刮目相kan。
  如果身边的这个贵妇是他姐姐,* na *不就是夏敬天的女儿?
  汗滴滴,这↓该如何是好,虽然不关我们什么事情,但其实整个事件也是因二女生对奇骏献殷勤开始,我也不想奇骏趟入这趟子浑shui *中。我开始着急,怎么也得想个办法平息眼前的这场风波才行啊。
  kan了一眼对面的女人,她好像也有点担心了,脸上露chu *担忧而忐忑的神色。任谁kan到夏家富的姐姐这种盛气凌人的样子,都不免会有点惊讶她Behind(shen hou)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毕竟这还是关系到自己baby(bao bei )的事情,能不担心么?
  kan*| lai |*只能从对面的这个女人身上↓手了,我心里暗暗定↓了主意。
  “哎哟,又碰见熟人了,这不是夏公子么?”我笑着跟夏家富打招呼。夏家富这才kan到我,也惊讶的说道,“秦大哥,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你。”
  “是啊,好久不见了,这位是你家姐?”我装作很* gao *兴的说道,的确,自从上次他绑架了王敏一事后,就再没碰过面了。
  “是的,这是我大姐夏家晴,大姐,这个是秦大哥,他跟王敏是朋友。”夏家富为我们介绍道。
  “王敏?哦,既然是王敏的朋友* na *也算是我们的朋友了,失敬啊,刚刚真是让你笑话了。”这个夏家晴还算有点礼貌,会说句客套话,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我也正想顺着台阶↓。
  “夏大姐,我可以这么称呼你么?”我也很有礼貌的说。
  夏家晴点了点头,继续听我说↓去。
  “此事我都kan在眼里,其实二个孩子玩闹本不关大人的事情,也是我没kan好孩子,我先说声对不起。”我kan了一眼夏家晴,她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些。
  我继续说,“你kan要不这样,我跟对面的这个女士商量一↓,让她跟你郑重的道个歉,你卖我个面子,此事就算了了,怎么样?”
  其实我心里也是忐忑的,谁知道这个女人发起疯*| lai |*会不会想把事情闹大啊。我向夏家富使了一个求救的眼神,他果然心领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