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85章 擒贼先擒王
  大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车总算是停了,也不知道丁亮他们跟上了没有,我心里忐忑不安着。↓了车,他们(jie kai)了我眼睛上的black(hei )布,我被蒙了多时,一时适应不了光线,努力眨巴了几↓眼睛,才感觉好点。
  可就在这时,他们居然拿black(hei )布条又重新绑住了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牢牢的绑在了Behind(shen hou)。**,我暗暗的骂了一句,也只敢在腹中腹诽对方了,可不敢光明正大的骂chu **| lai |*,现在小命还& nie (一种手法)在人家手里呢。
  对方推着我一直往前走,不是我走不快,只是我用眼角的余光到处在瞟,也没kan到后面有人跟踪,难道丁亮他们跟丢了?我心里如十八只吊桶,七上八↓。
  走了约末十*| lai |*分钟,*| lai |*到了一座凉亭的di 方,这里环境很优美,景色怡人,真是不适合gan 这勾当啊,太煞风景了,我暗自摇了摇头。
  凉亭里早就坐着一个美妇,说是美妇,是因为女人年纪约莫有四十上↓,但从打扮kan*| lai |*最多三十chu *头,而且保养的极好。她的皮肤很guang * hua *细腻,White(颜色bai )皙的肌肤让人爱不释手。
  我本就是风流的人,kan到美女即使大难临头也不忘评头论足一翻。美妇kan到我*| lai |*,示意手↓让我坐↓,然后笑着说,“有朋自远方*| lai |*,不亦乐乎,欢迎你的到*| lai |*,请坐。”
  美妇泡茶的手艺很纯熟,而且* rou *和优美,自有一股贵妇的气质。我打量她的同时她也拿眼角的余光在估量我,大概她也对我感到同样的好奇吧。
  “敝姓吴,你可以叫我吴姐,他们都这么称呼我的。”美妇吴姐指了指周围站立的保镖。
  “恩,吴姐,不知我的女朋友杨微在哪里呢?”我非常的入境随俗,很配合的跟她打好关系,也直接问chu *了心里最想知道的。
  “呵呵,不急,先喝杯茶,我会慢慢告诉你。”nai (*&女乃*&)nai (*&女乃*&)的,叫我喝茶,hands(* shuang * shou *)都被jin jin 的绑了好几圈,动弹不得,我难道用脚*| lai |*喝茶,我心里暗自嘀咕,脸上也不自觉的露chu *了鄙视的神情。
  吴姐kan到了,微微一笑,然后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轻拍了一↓,手↓立刻走上前*| lai |*为我(jie kai)了捆绑的black(hei )布。
  我心里暗自一喜,赶jin 活动了↓双腕,这↓好了,凭眼前的这四五个人我自不必担心安危问题了。到时候万一寡不敌众,我还而已拿住眼前的这个美妇吴姐作人质,正所谓你不仁我不义,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懂。
  吴姐丝毫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她把泡好的茶shui *放在我面前,做了个请得姿势,我拿起茶杯一饮而尽,接着还意犹未尽的把被子放到她面前,意思是要再*| lai |*一杯。
  这一路上可折腾我了,口正好也gan 渴,所以拿茶当shui *好,倒也尽兴。吴姐kan我这样,抿嘴一笑,居然是风情万种,兼有小女子的jiao (女乔)mei(女眉),我都kan傻了眼。
  “茶好喝么?还要不要*| lai |*一杯?”吴姐kan我喝的如此之快,笑的更欢了,她低眉问我。
  我摇了摇头,“谢谢,不用了,刚好够解渴,做人不能太贪心,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要不择手段的去争取,否则也不会幸福,不是么?”我故意讽刺道,我kan了一↓对方的反应,吴姐居然面无表情,够定力,真佩服啊。
  “你说的正是,不过人生如果不努力拼搏一次,岂不遗憾?”吴姐照样反过*| lai |*问我。
  “或许吧,但不义之财即使取之也有愧于天di ,何*| lai |*乐也。”我的反应也不慢。
  “有意思,你怎么就知道谁的财是不义之财?谁的就是取之有道?这个社会本就是black(hei )White(颜色bai )不分的,没有人能一辈子都清正廉明,谁都做不到。”吴姐这样说话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使变幻莫测的* gao *深。
  我其实也是赞同她的话的,只是现在他们这样通过绑架人*| lai |*达到目的,本就是走了歪路。我现在也不想斥责他们什么,只想平安的要回我的杨微,然后送她回家。
  “吴姐,我觉得您应该是个比较有原则的人,既然我人已经到这里了,我希望您能遵守诺言放了我的女友,还请体谅我此刻的心情。”我尽量恭敬的跟她说话。
  “呵呵,* na *自然没问题,我们也没有任何亏待你女朋友的di 方,她在这里可吃住都有人ci hou着,绝对比在家里被人气的哭强。”吴姐意有所指的kan着我说。
  我心里一惊,她怎么知道我和杨微之间的事?难道她一直派人跟踪我们?汗滴滴,我居然一直不知道,一点都没觉察到一直活在人家的监视之中。
  吴姐这厢招*| lai |*手↓,然后嘀咕的耳语一阵后,手↓领命离去,我知道他们肯定是要去释放杨微了。我稍微觉得心里安定了一点,总算不辜负小漫她们的所托了。
  “你知道今天请你*| lai |*这里的原因么?”吴姐品着茶,漫不经心的说。
  我肯定不知道,你也一直没有说正题,我暗道,“还请吴姐明说才是。”
  “呵呵,好说,最喜欢跟你这样直率的小伙子打交道,吴姐要是年轻个十*| lai |*岁,怕是要,呵呵,不说也罢,”吴姐顿了顿,我心都提起*| lai |*,生怕他说chu *要我以身相许的话*| lai |*,* na *我可就杯具了,毕竟吴姐都可以做我阿姨了……
  只见吴姐轻启Red(* hong *)唇,粉Red(* hong *)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轻轻的抵着牙齿说chu *了几句令我震惊的话,“小伙子,你得罪了大人物而不自知,难怪你要倒大霉啊,你可知道你这段时间得罪的是什么人么?”吴姐微笑着问我。
  我茫然了,还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不是夏敬天么?难道还有别人?夏敬天一直都跟我们作对,他一早也像对付王副市长和我们这帮人了,难道,是他背后的主子?我心里这一惊讶,差点让我惊得合不拢嘴。
  我是从*| lai |*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想平凡的生活↓去,却不小心惹chu *这么多的风波,难道我天生不甘于平淡?
  “小伙子,你也知道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吧?如果你愿意听我一句劝,就罢手吧,所有的后果都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明White(颜色bai )么?”吴姐似乎说的苦口婆心,一切都是为了我着想。
  我心里冷冷一笑,如果不是为了杨微现在还没安全chu *现在我眼前,我早开骂了。要真是这样,你们为何千方百计的把杨微绑*| lai |*,不就是为了引我*| lai |*这里。现在倒是一副观世音在世救苦救难的样子*| lai |*蛊惑人心。
  暗自在心里估量了一↓,我索* xing *默不作声起*| lai |*。
  吴姐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突然她的一个手↓急匆匆面带慌色的跑过*| lai |*在她边上附耳说了几句,“什么?”吴姐面色一变,连声音都提* gao *了几分贝,她的脸色涨Red(* hong *)着,再也没有了先前的* gao *贵之色。
  “饭桶,全都是一群饭桶,我养你们做什么,滚chu *去。”吴姐突然失去理智般的怒骂↓手。
  ↓手全都不敢吭声,低着头任她辱骂,反倒是我这个苦主,实在kan不过去了,chu *声阻止了她,“吴姐,可是你这边chu *了什么事情?要我帮忙么?”
  “哈哈,你果真是厉害,这招调虎离山之计使的真是妙啊,我甘拜↓风,你走吧,恕不远送。”吴姐面色冷冷di ,再不复刚才谈笑风生,妩mei(女眉)风情的时候。
  我疑惑不解的kan着她,这女人反复无常我见多了,但一转眼就变脸的女人还真不常见。
  我其实想问她杨微现在到底在哪里,可kan着她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又想她现在在气头上,我冒然发问,保不准她一气之↓把微微给咯噔了* na *就惨了。
  我没敢再多问,决定等待时机,刚刚手↓跟她通报的一定是不好的事情,而且很严重,不然她不会发这么大脾气。而对于她不好的事情,相反对我*| lai |*说就一定是好的消息,所以,我好想觉得杨微应该是安全到家了。
  决定还是回去kankan再打算后,我向吴姐告辞了,她一声不吭,也不说让我走,我正在想她是不是要反悔之前说的话时。她又有一个手↓*| lai |*了,附耳说了几句,她面色更冷,挥手让我走,然后转过身,不再kan我一眼。
  我怀着满腹疑团上了*| lai |*时的车,眼睛照样被蒙住了black(hei )布,然后晃dang 了半个多小时,等我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已经在家荣超市门口。
  刚刚的事情真像是做了个梦一般,我的手机早已经在去的路上被对方没收,此时才还给我。我赶jin 拿chu **| lai |*一kan,居然又有几个未接*| lai |*电,我点开,发现都是小漫打过*| lai |*的。
  我拨了过去,“秦,你还好么?你现在在哪里?”才响了一↓,小漫就接了,她非常焦急的问我。
  “我很好,现在准备回家了,没什么事吧?微微呢?”我其实没想到杨微真的会回了家,只是有预感而已。
  “微微也是刚到家,你回*| lai |*就好了,快回*| lai |*吧,我们等着你。”跟小漫挂断了电话后,我又赶jin 拨给了丁亮,“你这小子,跟人都能跟丢,太佩服你了。”
  “不是跟丢,是你一个朋友打电话过*| lai |*让我们不要打草惊snake(she 虫它),说是她已经有了营救杨微的办法,让我们等她半个小时,所以我就沿路返回了,没有继续跟踪↓去。”丁亮在电话里说道。
  我的朋友?这又是哪跟哪啊,最近老是冒chu **| lai |*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先是叶梅,接着是这个吴姐,现在又是谁啊?对方是敌是友都还不知道,怎么丁亮就这么相信她呢?
  “你确定她是我朋友么?万一她是歹徒* na *边的人呢?你这小子也太轻率了。”我有点怪他。
  “我是* na *样人么,但对方对你的事情了如指掌,知道杨微被绑架,而且还明确说chu *了歹徒关押杨微的住处,并且,”丁亮顿了一↓,在犹豫要不要说chu **| lai |*,“并且什么?”我崔问道。
  “她是black(hei )精营的人,这个也是我相信她的一点。black(hei )精营是个有很长历史的black(hei )社会组织,但就像古惑仔的洪兴帮差不多,black(hei )精营一直扬善除恶,警局很多棘手的案子还多半靠他们才能迅速的解决。他们的信息网是最强的,所以我不能不信。只是,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跟black(hei )精营扯上关系了?”丁亮在电话* na *头很惊奇的问我。
  其实我正处于震惊之中,哪有心情去理会他的问话,我没有想到冷颜玉居然说话算话,真的帮我平安的救chu *了杨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