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84章 你是不是傻了
  我站在门口半响,奇怪的是三个女人明明见到了我,却也一声不吭的沉默着。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哭了?丁亮呢?”我一时也不了解情况,只好先问一↓。
  此言一chu *,突然杨倩站起*| lai |*chong *我嚷道,“都是你,你害的微微被绑架,让我们担惊受怕,你,你还有脸回*| lai |*,你chu *去,我不要再见到你。”
  我从未见杨倩如此失控过,即使在我们互相仇视的* na *段(曰)ri 子里,杨倩也不曾如此待我。被杨倩骂的云里雾里,我以为她是在为我惹微微生气的* na *件事怪我,可仔细想*| lai |*,这个事情也已经过去几天了,之前她们也没什么反应啊。
  就再这个时候,米拉突然chong *到我面前,“秦哥哥,你是不是认识了一个叫叶梅的女人?她今天过*| lai |*找你了,还说你们前晚在一起,是不是?”
  我愣了一↓,最近是认识了不少女人,可却是不知道有一个叫叶梅的。我迷茫的摇了摇头,实在想不起*| lai |*了,都是这失业闹的,人都变傻了。
  “你不记得了?* na *我提醒↓你,叶梅说有一晚你喝醉了,她把你从酒吧带回家,你们过了一夜,她还说,”杨倩恨恨的kan了我一眼,然后不甘愿的继续说,“你们* na *晚都玩的很尽兴,你在她家过了一晚。”
  天,原*| lai |*杨倩说的是* na *个酒吧认识的***,原*| lai |*她叫叶梅,真是奇怪,她怎么会知道我住的di 方呢,她今天找到这里*| lai |*又是意yu (谷欠)何为?
  “她说了什么?她找你做什么?”我赶忙问道,深恐她们几个被叶梅给蛊惑了。
  没想到我这副焦急的样子在三女心里被kan做做贼心虚,“你急了?既然做了就不要怕承认,* na *给叫叶梅的女人一kan就不是好货,你居然跟这样的女人☆ɡao 扌高☆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秦天穷,我错付你了,我恨你。”杨倩chong *我吼了一通,然后躲到屋里哭去了。
  我想追过去,“倩倩,你误会我了……”可没容我话说完,米拉也生气的朝我大声说,“秦哥哥,你做了对不起微微姐的事情,我也不会原谅你,薇薇姐chu *事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薇薇姐心情也不会不好,就不会一个人闷闷不乐,歹徒就没有机会↓手了,都是的错。”
  我现在真是百口莫辩,其实本*| lai |*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可是经过时间和空间的渲染就变成了大事。如果当时我肯和杨微好好谈谈,或许每个人的结局都不一样,只可惜,悔之已晚。
  现在只有小漫一个人愿意陪我坐着,奇骏此时已经睡着了,做孩子真好啊,即使周遭的环境再怎么恶劣,也能甘之如饴,不受外界影响。
  小漫把奇骏放回屋里,然后chu **| lai |*坐在我身旁,她kan了我一眼,仿佛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小漫,你一直是对我最好的,你这次要相信我,我跟* na *个叶梅其实也只见过一次,* na *晚喝醉了,就糊里糊涂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急着跟小漫解释,从没有这么急过。
  “我相信你,秦,只是现在微微被绑架,每个人心里都不舒服,然后这个叫叶梅的女人一chu *现,说的* na *些讽刺露骨的话让我们大家都难受,所以才会有刚才这一幕,你也要谅解我们的心情。”小漫缓缓的开导我,她的心里其实也不好过吧。
  “小漫,”我感激的握住她的小手,深深的拥她入怀,这才是我的女人啊,能理解我,陪着我,度过每一个难关。
  “对了,丁亮呢?他刚打电话让我回*| lai |*,有什么事情么?”我想起丁亮的* na *通电话,便问道。
  “歹徒刚打电话到家里*| lai |*了,是倩倩接的,歹徒说让你明天正午一个人去家荣超市门口,会有人与你联系。丁亮说让你回*| lai |*后给他电话,他有急事回局里去了。”
  “这样,* na *好,我呆会就给他打电话,小漫,你先去睡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带儿子。”我在小漫额头上亲了一↓,催她去睡觉。
  她温* rou *的kan着我,然后又jin jin 的拥抱了我一↓,起身朝房里走去了。我静静的呆立了会,幸好,歹徒没有像电话里所说真的寄什么礼物过*| lai |*,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我拨通了丁亮的电话,“喂,你刚刚说什么事情?我现在回到家里了。”
  “她们跟你说了吧,歹徒让你明中午去家荣超市见面的事情,我局里现在正开会讨论这个绑架的案子,你明天不要去了,毕竟歹徒主要目标是你,不要钱财,肯定有问题,到时候我们警局会派一个同事乔装是你去接应的。”丁亮说。
  丁亮考虑的很周到,的确是这样,歹徒捉了杨微过去后,一直没所要钱物,又不为别的,现在指名道姓让我一人前去,所以歹徒应该是chong *着我*| lai |*的。只是我现在好像没* na *么怕了,因为只要我不入网,他们就不会伤害杨微。
  只是我担心歹徒认识我相貌,如果冒然找个人去顶替我,万一穿帮,歹徒会不会撕票呢?一想到杨微有危险,我就觉得此次必须由自己亲自去才行。
  我把这个想法跟丁亮说了,丁亮沉默了一会,还是同意了。“也好,你到了后,就装作被迫跟他们走,我带着同事在后面跟踪,我们在附近所有的chu *口都安排了人和车辆,不管歹徒走哪条线都逃不开我们的视线的。”
  而且我身手还是不错的,警局很多同志都还媲美不了的,丁亮也见识过,故才同意。就算我被他们带走,警察失去了我的踪影,我还是有把握逃tuo *的,只要能见到杨微安全,就是死也甘心了。
  晚上躺在chuang shang 怎么也睡不着,老感觉今晚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我翻*| lai |*覆去好久,小漫被我吵醒了。她侧身靠过*| lai |*,把头枕在我的手臂上,“秦,是不是还在想微微的事情?”
  我无言的点了点头,心里的担心只希望是多余才好,杨微本*| lai |*就是千金小姐的身子,现在落在歹徒的手里,指不定会怎么苛待她,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忍不住的难受起*| lai |*。
  “没事的,秦,一切都会好的,我们要相信警察,他们会保护我们,也一定会安全的把微微毫发无损的送回*| lai |*的。”小漫安慰我。
  我此刻的心情还是很乱,不是不相信丁亮,可事情布置的再完美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恩,你睡吧,我现在睡不着,我chu *去抽根烟,你先睡。”我亲了亲小漫的额头,然后走了chu *去,儿子跟我一起睡,我是不会再屋子里抽烟的,对小孩子body(* shen | ti *)不好。
  走到外间,心乱如麻,坐立不安,我的脚也仿佛灌了石铅一般如千斤大石一样重。想起以前杨微的种种,每一次救我于危难之中,她无si 禾厶的付chu *了太多。她温* rou *的微笑,甜美的容颜,一直在我头脑里浮现chu **| lai |*,在在让我觉得只想痛扁自己一顿。
  我真的很担心明天,如果万一计划失败,我们失去的将会是最亲的人啊。我无意识的把手揣到口袋里,触*到了一个冰凉的像贴片一样的东西,我掏chu **| lai |*放在手上,颜玉令牌此时在月色↓发chu *清冷的光芒。
  kan着这片光芒,想起今天小马带给我的话,我的心居然奇迹般的宁静↓*| lai |*。一切只kan明天了,希望一切都顺顺利利的jin *行,我在心里暗暗祈祷。
  第二天一早,我起了个大早,由于前一天晚上没睡好,所以眼睛有些肿。到客厅倒shui *喝,米拉Red(* hong *)着眼睛过*| lai |*,“秦哥哥,昨天对你太凶了,对不起,我也是担心薇薇姐姐,呜呜”这小妮子,说着居然哭起*| lai |*了。
  女人都是shui *做的啊,这么会功夫,脸上就堆满了泪shui *,我叹口气,然后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秦哥哥没事的,米拉是个懂事的姑娘,你薇薇姐姐一定很* gao *兴你这么关心她。”
  “真的?你不怪我?”米拉抬起头*| lai |*chong *我灿烂的一笑,“可是你呆会就要去冒险了,我,我不想你去,你不去好么?我打电话给我爸爸,让他救薇薇姐姐算了,虽然我很不想打给他,可现在也没办法了,我这就打去。”
  我拉住米拉yu (谷欠)走的身子,无奈的笑了↓,“米拉,且不说你爸爸有没有这个本事救你薇薇姐,单就这么远距离,怕也鞭长莫及啊,你的好意哥哥心领了,哥哥不会chu *事的,而且一定平安的把薇薇姐带回*| lai |*。”我向米拉保证道。
  “秦哥哥,不准骗我,拉手,”米拉shen chu *一个小手指,我笑着摇头然后也shen chu **| lai |*勾住她的。
  “倩倩姐,秦哥哥答应我一定会平安回*| lai |*的,倩倩姐,你这↓可以放心睡觉了,”米拉得到我的保证后兴* gao *采烈的chong *到房里去,边跑还边喊道。
  我一惊,难道杨倩也是一夜未眠?她可是在担心我?都说女人刀子嘴豆腐心,说的果然没错,我心里暗自一笑。
  临chu *发前,小漫也忧心忡忡的kan着我,只是不说话,哎,弄的我心也跟着乱了。
  我又安慰了小漫一翻,丁亮打电话过*| lai |*,“你现在就chu *发,我们的人已经守候在* na *里了,记住,不要急着跟对方走,一定要想办法拖延时间,我们才更有把握准确跟踪到位,记住了。”
  我应允了,然后朝家荣超市chu *发,今天并不是节假(曰)ri ,可奇怪广场上的人却很多,对方直说是家荣超市门口见,也没说具***置。
  我等在超市门口正中间,*| lai |**| lai |*往往的人流推着我一会向前一会向后,正当我等的心烦意躁的时候,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过*| lai |*kan着我半响不说话。
  我心里咯噔了一↓,莫不是就是他,我也不愿打草惊snake(she 虫它),故也装深沉,过了一分多钟,对方突然从怀里拿chu *一个手镯,我一kan是杨微的,心里一惊,就想过去抢。
  对方却比我冷静多了,他朝我比了比手指,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辆车,我明White(颜色bai )了,便也点了点头。我深知杨微现在还不会有危险,只要我应付得当,我会让对方先放杨微走的。
  我故意慢慢的避开人流跟着对方上了车,临上车前,我用眼角的余光瞟到丁亮已经带人上了另一辆车,准备跟在我们后面。
  上车后,对方用一块black(hei )布蒙住了我的眼睛,nai (*&女乃*&)nai (*&女乃*&)的,这↓眼前一片漆black(hei ),什么都kan不见了,幸好手没被绑住,还能活动自如。我打算一到目的di ,kan情况不对,就主动chu *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