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82章 你这没良心的
  “尊使,还请责罚我们刚才的过错,我们一律承担。”带头之人虔诚的向我领罪。
  我挥了挥手,“罢了,总共我也才受一处伤,还烦请给我点止血药,不让这些鲜血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流了才好。”其实我此时痛的都快失去知觉了,但既然是尊使就要有尊使的样子,可不能让面前的人kan了笑话。
  “对不起,尊使,使我们疏忽了,马上给您上药。”带头之人从xiong 口里掏chu *一个小瓶子*| lai |*,然后把里面的White(颜色bai )粉倒在我大* tui *处的伤口上。还真见效,没过一分钟,血就自动止住了,但痛楚却还是一分不减。
  我现在是真佩服这些人,他们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惧怕或者慌乱,全都面无表情的站立着等候我的差遣。我试着站起*| lai |*,但* tui *却ruan (车欠)弱无力,于是只好招了招手,带头的* na *人马上过*| lai |*,“尊使,您有什么吩咐?”
  “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老喂喂的叫吧。
  “我叫马子华,您叫我小马就可以了。”这个马子华真是有礼貌,跟先前刺我的凶狠样判若两人。这个组织的纪律一定很严明,能让这些小混混都这么诚心拜服,我不禁佩服起创办的人*| lai |*。
  “小马,还要麻烦你送我去一↓医院,我现在站不起*| lai |*。”我说道。
  “应该的,都是我们的错。”小马挥了挥手,立刻有两个大汉过*| lai |*,一个在我面前蹲↓,意思是要背我。说实话我还从没有上过男人的身,要被熟人kan到,还不笑掉大牙,这个时候不禁有点踌躇起*| lai |*。
  “尊使,您上*| lai |*,我背您去医院,不快点治疗,您会更难受的。”蹲着的男人chu *声道。
  的确,我已经觉得痛的快要喘不过气*| lai |*了,牙一咬,the first time(di yi ci )无奈的上了一个男人的身。
  哎,真是神奇的一天,遇到的人和事都* na *么的新奇,我相信以后的人生都不会平淡无聊了。
  只是此时的伤口不适宜回家,只好在医院多住几天,我于是打电话告诉小漫说在朋友家住几天再回去。
  在医院呆了几天,伤口总算是痊愈了,这几天多亏了小马他们的照顾,没想到几个大男人照顾起人*| lai |*都这么细心。临走他们还说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去麻将口找他们,他们是* na *里的主事。
  晚上回到家,破例的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难道小漫她们都chu *去了?我奇怪的在卧室,浴室,厨房到处转了转,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发现,我儿子呢,难道她们把我儿子也拐走了,只留↓我一个人了么?
  我还真有点急了,最近心情不太平静本就有点患得患失的,哎,我走到沙发上坐了↓*| lai |*,开始静静的思考了几分钟。
  我拨打了小漫的手机,关机?我再打杨倩的手机,她告诉我今天要加班,晚点回,让我不要等她。我忍不住手指按住了杨微的号码,却怎么也拨不chu *去,居然连个小小的拨号动作都要踌躇半天,我简直藐视自己了。
  正当我纠结的当口,门口传*| lai |*了一阵笑声,我仿佛听到了天籁一般猛di 站起*| lai |*,朝着门口chong *去。只见小漫牵着我的儿子稳稳的走在前头,天,感谢上苍,我的儿子老婆都还在。
  接着kan到了杨微,她早已kan到了我,故意低垂着头默不作声的往前走,她身边的女孩子我感觉有点熟悉,再一细kan,居然是米拉?
  “爸爸,”儿子kan到了我,朝我欢快的扑了过*| lai |*,我赶忙跑过去抱住他,这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么远也敢扑,万一我没接住,肯定得摔扎实了。
  “小心点,奇骏,太顽皮了,”小漫也心疼的直呼,深恐儿子摔着了。
  “秦哥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米拉啊,真没良心,这么快就忘记我了。”米拉不甘寂寞的适时*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口,嘟着个嘴都可以吊油瓶了。
  “哪能啊,米拉小姐,你怎么*| lai |*了?”我故意装作很吃惊的样子夸张的喊道。
  米拉(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我怎么不能*| lai |*啊,我要kankan我的微微姐姐有没有被你这个black(hei )心肝的欺负,你老实交代,没有欺负我姐姐吧?不然我可饶不过你的。”
  “天,我冤啦,比窦娥还冤,”我大呼冤枉,把米拉逗得又是哈哈大笑。只可惜女主角到现在都还一声不吭的,我本意是chong *着女主角*| lai |*的,但她不领情啊,我没办法,只好赶忙招呼小漫请米拉jin *屋去聊。
  “米拉,喝什么果汁,你kan你the first time(di yi ci )*| lai |*,我们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小漫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招呼米拉坐↓。
  “谢了,我不渴,咦,你们这小di 方还ting *不错的,布置的蛮温馨嘛,薇薇姐姐越*| lai |*越会过(曰)ri 了,”米拉仿佛对杨小漫不感冒,一劲的黏着杨微说话,无奈杨微情绪不够* gao *昂,所以多半是米拉自说自话。
  小漫见状带奇骏jin *里屋去玩了,把客厅留给我们三个人。
  “秦哥哥,杨小漫是你老婆么?”米拉这个臭丫头真是多嘴,什么话都敢说,我都不知道怎么应答了。
  “如果不是你老婆,* na *怎么会有你儿子呢?你和微微姐姐吵架了么?我kan微微姐姐一天都不开心的,我*| lai |*了她都不开心。”米拉突然凑到我耳边小声的说,虽然她是特意压低了声音的,可我相信杨微听到了,她的表情有了一丝变化。
  “你不要乱说话啊,姑nai (*&女乃*&)nai (*&女乃*&),哥求你了,你今天安分些,明天带你去好好玩一趟,去哪都行。”我举hands(* shuang * shou *)告饶。
  “去哪都行?”米拉听了眼睛一亮。
  呃,我突然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太大了,万一这个小姑nai (*&女乃*&)nai (*&女乃*&)一时兴起说要去月球,我是不是要跟杨某人商量↓呢……
  “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才可以,不能提过分的要求,”鉴于前车之鉴,我赶忙补充了一句。
  “* na *好吧,这次饶过你了,”米拉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接着又扒到杨微身边,摇着她的手,“薇薇姐,人家可是*| lai |*kan你的,你都不理人家,是不是不欢迎我*| lai |*啊,* na *我走算了。”
  这小妮子不去好莱坞真lang费了,她的表情*真,姿势也惟妙惟肖,唬的杨微赶忙拉住她,“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既然*| lai |*了,就多玩几天,姐姐明天陪你去玩。”
  我kan的chu **| lai |*杨微的心情真的很低落,她从jin *门到现在都没瞧过我一眼,连眼角的余光都不肯施舍一↓给我。我的心情也再次低落了,低↓头去兀自想心思。
  米拉大概kanchu **| lai |*我们的不对劲,她突然说,“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爸爸这次不让我chu *门,我是偷溜chu **| lai |*的,还被抓回去二次,不过都被我成功逃tuo *了,我厉害吧,哈哈。”
  “什么?你逃chu **| lai |*的?”我和杨微这次颇有默契,异口同声的说道,都觉得难以置信,这小丫头片子胆子也忒大了点吧,我们还以为她是经过家里允许才chu **| lai |*玩的,这↓可怎么办是好?
  她爸妈不会报警找人吧?* na *我们收留她在这里,是不是等同拐卖青少年儿童?虽然米拉发育的很早熟,***的,跟青少年儿童一点都沾不上边,但事实上她只有十六岁啊。
  我此时的心情很是纠结,估计杨微也是,我们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她猛di 撇开头去。我决定还是解决目前的事情比较要jin ,“米拉,你是说你chu **| lai |*没有经过爸妈同意么?”
  “对啊,我爸妈要是知道我*| lai |*这里,肯定不让啊,平(曰)ri 里只要超过四百米的di 方都要打报告的,再远点就要保镖随时跟着,否则就不准踏chu *屋门一步的。”米拉认真的说道。
  我听得一个头二个大了,这是什么家庭,对孩子要求未免也太苛刻了吧,chu *门还要保镖跟随,莫不是什么亿万家财家的孩子,担心人家绑票要钱?
  我这厢在天马行空的乱想,* na *边杨微已经在给米拉做思想工作,“你现在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报平安,我也会帮你说话的,就说你在我这里一切都好,等过段(曰)ri 子,我把你送回家去。”
  “薇薇姐姐,我爸爸很凶的,很不讲道理,我担心她知道我在这里,会立马派人*| lai |*抓我回去的,我不要打电话。”米拉的小脸上满是不* gao *兴。
  我突然心生一计,“米拉,你要是不打电话,你爸爸到时候到警局报案,* na *你可就真会被抓回去了,而且还要戴手铐的,到时候可丢面子了。你现在打电话回家,我们都跟你家里人保证,一定平安送你回家,说不定你爸爸还会同意你玩几天的,你考虑一↓kan哪个更划算。”
  米拉的小脸都皱成一团了,她果然认真考虑起*| lai |*,终于是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她爸爸果然很凶,我们老远就听到电话里传*| lai |*咆哮声,声声入耳,接着又是一个妇人温* rou *的声音传*| lai |*,咆哮声则消失匿迹。
  kan*| lai |*米拉的妈妈很有魄力嘛,她一chu *马,米拉的爸爸就不敢做声了,我暗暗偷笑,杨微则瞟了我一眼没吭声,我被她这一瞟,骨头都(su)酉禾了,美人就是美啊,连生气都* na *么好kan。
  “哈哈,大功告成,妈妈让我在这里呆几天再回去,我自由了,自由了!”米拉在沙发上跳*| lai |*跳去。
  “嘘,宝宝睡着了,你们小点声啊。”小漫走chu **| lai |*,她把孩子哄睡着了,这个小捣蛋White(颜色bai )天很好动,比大人的精力还要强,小漫带小孩也很累了。
  我赶忙示意米拉不要吵闹了,然后对杨微说,“微微,你带米拉jin *去梳洗,你和杨倩跟米拉睡一屋,我跟小漫睡一屋,先挤一挤吧。”
  “秦哥哥,为什么你不跟微微姐姐睡啊,我可以去跟小漫姐姐挤一挤的。”米拉又开始叫唤。
  我眼前一black(hei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个小魔鬼,她不弄死我就不死心啊,我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我偷kan一眼二女,小漫的脸上是莫测* gao *深的笑,而杨微,则微微有点羞赧的低↓了头。
  “今晚就这样睡吧,你不想被宝宝的尿淋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ku 子吧,还有宝宝半夜醒*| lai |*会拉粑粑,你如果愿意就跟宝宝睡一屋吧。”我其实有点鄙视自己,拿儿子当挡箭牌了。
  “* na *好吧,我跟微微姐姐挤一挤,你们去睡吧,我还有好多话要跟姐姐说呢。”米拉考虑了半秒钟,决定放弃之前的想法。我长舒了一口气,这个小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