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81章 特有的mei (鬼末)力
  这估计是我最狼狈的一次偷情了,哎,天要灭我。好不容易踉跄着从di 上爬起,这↓不禁肋骨有问题,估计连* na *话儿都要不好使了,哪里不行,偏踢我这里。
  我狠狠的瞪了不远处昂首站立的女人一眼,然后转过身,慢慢挨着往前移动步伐,没办法,* na *di 方太脆弱了,我哭啊。
  “站住”女人清脆有力的声音传*| lai |*,我疑惑的转过头,她找我作甚?难道一脚不够,还要补一脚?我已经暗暗提* gao *了警惕,毕竟我的跆拳道也不是White(颜色bai )学的,刚刚是大意了。
  “你这样就走了?”女人显然很不满意我此时的态度,只是我跟她本就素未平生,刚刚便宜也没占到多少,难道要我以身相许,我邪恶的想。
  “你想做什么?”我反问道。
  “帮我一个忙,我,我没di 方去,你收留我一晚。”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也Red(* hong *)了,但好像也太Red(* hong *)了,有点不正常的颜色。不会得了什么病吧,我忍不住又后退了两步。
  “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找我收留你?”我奇怪的问。
  “不要问为什么,一晚之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说话从*| lai |*算数。”女人说话的样子似乎很痛苦,她脸颊上溢chu *了大量的汗珠,连身躯也开始微微发抖。
  我注意到了,禁不住向前走了几步想kan个究竟,哎,我这人就是太具有同情心了,对一个陌生女人也是如此。可就在我准备询问个仔细时,女人突然朝我怀里倒了过*| lai |*。
  我当然义不容辞的又搂住了,只是这次女人已没有再清醒的迹象,她双唇隐隐的泛着艳Red(* hong *)的光泽,如换做平时,肯定是非常you huo 男人的。我怀里的身子huo *一般的gun tang着,此时深秋的天气烫的我也感觉hot(英文:hot,中文:re )起*| lai |*。
  我跟随叔伯多年,也学过一点医学方面的知识,叔伯原是个赤脚大夫,虽然没有像正牌医院的医生* na *样拥有执照,但叔伯的医术却是响呱呱的。当di 不管哪家人生病都会找叔伯kan病,我记忆中自己从*| lai |*不jin *医院的。
  耳濡目染之↓,我也跟随着叔伯学了点医学常识,虽不说全部精通,但一些常见的病症倒也会了不少。所以这个女人这种身上chu *现的这种现象我一眼就kanchu **| lai |*了,她应该是中了某种可以使人兴奋的药物。
  我本不想跟她这档子事,自己身边的事情还没有☆ɡao 扌高☆定,可是kan着一个美丽的女人横尸路中都不管也不是我的作风。特别是对美丽的女人,我一向都没有抗拒力的。
  我打横抱起了女人,为什么采取这种姿势,是因为可以就近观察她的病情,也可以随时一睹芳颜。女人的力气很大,但身子可不重,抱着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分量。
  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跟女人jin *chu *宾馆了,把女人放在chuang shang ,给她盖上了被子,当然也不忘体贴的帮她tuo *了鞋子。对于周遭发生的一切,女人都毫无反映,仿佛睡死了一般,我禁不住摇了摇头。
  其实还过一会,她就会有反映了,而且反映还不止一般的剧烈,我坐在床边耐心等待着这一刻的到*| lai |*。
  “shui *,shui *,”女人口里断断续续的吐chu *这字眼,我听清了,赶忙给她倒了一杯shui *,她迷糊中撑起了身子,就着我的手把shui *喝了↓去。
  心里对这个女人的怜惜更深了,已经不仅仅是**的作用,我的心境在某种程度上都发生了改变。
  这个女人的身份是怎样的?我特别想知道,毕竟自己身边的女人各类型都有,可还不曾遇到这样遭遇的,同情也罢,怜惜也好,总之我与她已经结↓了难了的情缘了。
  第二天一早,我睁开眼睛,身旁已经人去楼空,女人早已离去。说实话,内心还是有点小小的失落的,这个陌生的女人占据了我一整晚的心思,现在不留只言片语就离开了,忒没面子了。
  我很快穿戴好,也起床了,就在我准备踏chu *门口时,才突然kan到一张纸放在门口的桌子上用一个奇怪的令牌一样的东西压着。我拿起一kan,原*| lai |*是陌生女人留↓的。
  * shang * mian *了这些话:你是一个好人,谢谢你昨天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一定铭记在心,此生我欠你一条人命,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我留↓了令牌,以后拿着令牌到这里的各个道口,只要chu *示令牌就可以找到我,敬谢。冷颜玉字。
  冷颜玉,这倒是个不错的名字,只是这算什么?弄得跟武侠剧集一样,救了她,还知道知恩图报。我拿着这个奇怪的龙型雕案的令牌把玩着,做工还算精致,闻着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只是不知道这个令牌是做什么用的。
  女人既然把这个留给了我,还说拿着这个到哪里都能找到她,* na *么这个东西一定是大有用处的,我且好生保管着,保不准哪天就需要它了。想到这,我赶jin 把这个令牌揣jin *了口袋里。
  我现在觉得女人的身份或许是black(hei )道人物,也可能是某类职业杀手,被人暗杀了,碰巧被我救到,或许以后还真会*| lai |*报恩呢,我美滋滋的想着。报恩这回事我是最喜欢的了,以身相许也是报恩的方式之一嘛。
  我现在整个一无业游民了,所以不用担心上↓班的事情,只是突然这么闲了↓*| lai |*,一时之间还有点不适应。
  没事做唯有到处逛逛了,反正回到家如果杨微还在kan到我一定也没好脸色瞧的,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脚步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麻将口门口。
  我其实对麻将是颇为精通的,这可是一门广博的很有技术今口 han 量的活儿,既考验人的hole(dong )察力也考验人的耐心。能连续坐着一动不动奋战三天三夜的人有没有?我就是一个。
  在身边还没有女人的时候,麻将就是我的女人,我可以*着它们整(曰)ri 整夜的不睡觉,通常是###的比较多了,嘿嘿。
  不过也因此付chu *了很深的代价,整(曰)ri 无所事事,生活没有重心,为这事,还差点把叔伯气的躺jin *了棺材里。自* na *以后,才开始跟麻将绝缘,以后都没再*过麻将了。
  我正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突然body(* shen | ti *)被人重重的撞了一↓,我回过神*| lai |*一kan,面前站着几个彪形大汉,一kan就是不好惹的主。
  “怎么,撞了你大爷我,还不认账?”对方一kan我在发呆,立马气势汹汹的喝到。
  我什么时候撞了他了?明明是人家撞了我,真是冤啊,“这位兄di ,我刚刚想事情入了迷,没发觉面前有人,很抱歉。”我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够客气的了,没有追究谁撞谁的事情,只一迳的想息事宁人。
  但无奈对方并不肯罢休,“你撞了人还想赖账?大家都评评理,有这么好的事情么?”对方人多势众,此言一chu *立马很多人忙着呼应。
  我撇了撇嘴角,心里暗暗估量了一↓,对方最多也就六七人的样子,虽然个个身材* gao *大,但全都是中kan不中用。我一眼就kanchu **| lai |*都是没练过家子的,所以也并未放在心上。
  “既然你们不想就这么算了,* na *我倒好奇你们准备拿我怎么办?”总之是歉也道了,礼也毕了,实在没法,只好开战了,我早已作好了准备。
  果然我话音还未落,对方中的一鹰钩鼻子人已经按捺不住,提脚就朝我踢了过*| lai |*,难不成他就想一脚把我撂↓?我冷冷一笑,很抱歉,要让你们失望了。微微一侧,便避了开去。
  鹰钩鼻子* na *人踢了个空,反倒把自己弄一趔趄,好没面子。他老羞成怒之↓,更是使开浑身解术朝我拳打脚踢过*| lai |*。我一↓↓都见招拆招,几乎连衣角都没有让他碰到。
  “大哥,二哥你们还等什么,快上*| lai |*弄死这孙子,我们black(hei )鹰七雄的名头可不能就这么毁了。”此言一chu *果然对面几人都全涌了上*| lai |*。
  我瞬时感觉应付的有些吃力,他们*| lai |*势汹汹,而且都很大块头,虽然招数不怎么样,但毕竟人多。他们突然抽chu *了刀子朝我刺过*| lai |*,我手里没有任何工具,渐败↓风。
  一不小心,居然被其中一人刺中了大* tui *,瞬间血流如注,我左* tui *一挫,差点倒在di 上,就在这危机万分的关头,我口袋里的令牌甭跳了chu **| lai |*。
  正想拿刀刺向我胳膊的人率先瞧到了这个令牌,突然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然后再瞧,接着,他丢↓手里的刀子,然后对身边的众人说,“快住手,颜玉令,见令如见尊使,都别打了。”
  众人猛di 都停了↓*| lai |*,刚说话的人突然走到我面前,我以为他想跟我单挑,所以准备付诸一掷,好歹也拉个垫背的。没想到此人低头弯腰跟我一抱拳,“尊使,刚才是我们冒犯了,请责罚。”其余众人也都低着头等候我的发话。
  我一时间反应不过*| lai |*,这是什么状况?我kan着众人虔诚的样子,不像弄假,再说他们本就胜了,也没必要☆ɡao 扌高☆这么多虚头。
  难道是令牌显灵了?我拿起令牌放在手里仔细端详,没什么异样啊,没有流光溢彩也没有变色,奇怪了,我满肚子疑惑,他们刚刚叫我尊使?什么是尊使?
  众人等了许久都没见我chu *声,带头之人也是疑惑的抬起头kan了我一↓,“尊使,可是不愿意原谅我们么?还请尊使责罚我们,绝无怨言。”
  “你们叫我尊使?这个是什么称号?”我奇怪的开口道。
  众人听了明显一愣,然后带头之人开口道,“难道尊使不知道这枚令牌的*| lai |*历么?见令牌如见尊使,尊使可是我们的龙头老大,此令牌总共两枚,一枚随着老尊使的逝去已经不知所踪,一枚则在新任尊使身上。”
  我一听更奇怪了,“这枚小小的令牌有何效力可以让你们这么诚服?再说尊使是gan 什么的?”
  “尊使是无上的称号,可以号令所有black(hei )精营的众人们,我们black(hei )精营不仅在全国有分点,而且在国外也有号应。此枚尊使令牌就是号令众人的(shen qi ),如若尊使不在,见令牌就如同见尊使。”带头之人详细的跟我讲述了这一切。
  我还是觉得不可置信,照他这样说,* na *被我救了的陌生女人冷颜玉就是他们的尊使了?她有这么大的权威么?可以号令全国乃至世界的部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