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80章 泄愤
  女人一早就失去了踪影,只留了张字条让我醒*| lai |*后自己回家,她chu *去办事了,我无所谓的耸耸肩,本就是一夜风流,以后都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想起昨晚跟杨微的争吵,之后手机一直显示家里的*| lai |*电,也没心思接,这回她们肯定担心坏了。
  我拿起手机一kan,乖乖,居然三十多个未接*| lai |*电,点开一kan,有杨倩的手机打的,也有家里的电话,不用说是小漫打的,可一个个查kan↓去,唯独没有杨微的*| lai |*电。
  别想了,你还在奢望什么呢?人家这会说不定跟她的卓总经理海誓山盟甜言蜜语呢,你怎么就这点chu *息,老惦记着不忘,我心里狠狠的暗骂了自己一通。
  也罢,往事已成过去,此情可待追忆,忘空而已。我想起昨晚跟杨微说的一句话:今天去辞职,决定还是马上付诸实际,这也算是我为杨微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我一旦从龙华辞职了,相信* na *个卓一凡是最* gao *兴的吧,他一直都kan我不顺眼,总算是趁了他的意了。想起杨微的狠心绝情,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痛,哎,多情总被无情伤,这也是自己活该,其实我身边的女人又何其多,相比之↓,杨微对我的背叛根本算不了什么。
  “早,秦总监”一个公司的职员经过我身边,微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点了点头,接着苦笑了一↓,很快我就是个路人了,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离开这里,毕竟是付chu *了心血的di 方,想起跟小漫,微微,倩倩,还有White(颜色bai )云她们的种种过往,这里是个储存了我很多美好回忆的所在,真舍不得啊。
  电梯门开了,一个女人带着一股熟悉的香气扑鼻而*| lai |*,我知道是谁。
  * na *个时候见到她几乎是我的噩梦,可现在我只想好好的把她搂在怀里狠狠的疼爱。我的倩倩,我在心里叹息着,我欠身边的女人太多太多,怎么才能补偿呢。
  “秦,你昨晚去哪了?害我们担心的不行,你没什么事情吧?”倩倩凑到我跟前,挽住我的手臂问道。我们在公司里早就不避嫌了,俨然是一对银幕情侣,起初只是为了做给二股东kan的,但后*| lai |*也就形成习惯了。
  “不好意思,昨晚心情不好,chu *去朋友家静了静,我没注意听电话。”什么烂借口,就算没注意听电话,可她们打了三十多通怎么也会被吵到,可昨晚一*| lai |*喝多酒,再加上* na *个叫苏*的女人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如huo *,我哪抵挡得住,失策了。
  杨倩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秦,昨晚微微哭了一夜,你们是不是吵架了?你欺负了微微我可不饶过你。”
  欺负?她欺负我吧,我一想到她跟卓一凡在一起的场景就受不了,直接想chong *到*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崽子面前给他几脚泄愤。罢了,不要想了,还是解决眼前的事情要jin 。
  可杨倩并不死心,还继续追问,“微微说你误会了她,她跟卓一凡没什么的,她们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你……”杨倩还要说什么,我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有什么话等我办完辞职手续再说。”
  “啊?你说什么?你要辞职,为什么啊?是于董事长*你的么,你快告诉我啊,急死我了,我这就找他评理去,太过分了”杨倩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我脑袋本*| lai |*就不清醒,这↓更晕乎乎的了。
  我赶忙拉住杨倩yu (谷欠)往前chong *的身子,她现在怎么越*| lai |*越沉不住气,好像只要涉及到我的事情,她每次都这样。杨倩是个好女人,只可惜注定我要辜负她了。
  “你先听我说,是我自己要辞职的,于董事长已经知道我和小漫有了一个孩子的事情,而且我跟你们住在一起迟早也会被人知道的,还不如趁大家不清楚事情真相的时候辞职走人,你还是可以继续留在公司工作。”
  “什么?他怎么知道的,他找人调查我们?”杨倩惊讶而又愤怒的问道,真不愧是父女,这点倒是想到一块去了,我在心里暗暗想。
  “是与不是现在都不重要了,我已经做好决定了,今天就把辞职手续办好,只是走之前我也要送份大礼给于董事长,不能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便宜了他。”我心里早已计划了,再怎么也要狠狠的削二股东一笔。
  “你想怎么做?你真的决定了?”“没什么,只是要为今后的(曰)ri 子作打算,既然他容不↓我,我就走的远远的。”我明White(颜色bai )二股东不是个善茬,只能尽快筹到一笔钱,然后躲开他过自己的(曰)ri 子。
  杨倩见我意已决,便放开了我的手,只是嘱咐我万事要小心,有什么事情给她电话。我点了点头,大步朝二股东的办公室走去。
  “请jin *”我听到二股东的声音,敲开门jin *去,他见到是我,明显愣了一↓。
  “于董事长,这是我的辞职信,请签字。”我把辞职信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然后静静的等着他的反应。
  他没有kan辞职信,而是直直的盯着我,“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辞职?”
  “很明朗了,于董事长,我觉得自己再龙华集团得不到提升空间,所以想chu *去寻找更好di 发展。”我跟他坦诚布公。
  “哦?你在我公司已经是总监级别,还不满意?你想做什么职位?”于董事长明显还想跟我打马虎眼,经过昨天↓午的事情,他如果还能待我跟从前一样,我就扭↓头*| lai |*给他当凳子坐。
  我不期望能在龙华有什么好的发展了,他不给我使绊子就是万幸了,不过根据我对他的了解,这个可能* xing *是万分之万的。“于董事长,我希望能跟您直截了当的说话,不要有什么隐藏了,您对我没有一点意见么?”
  “呵呵小秦,你说的什么话,我可是一直都拿你当自己亲人kan待的,你这样说可真让我有点难堪啊。”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到现在了还在跟我绕弯子。
  “这么说吧,我跟杨倩以后是不是朋友都不关你的事了,你跟杨倩什么关系我也不想再追究,至于你打着什么如意算盘你自己心里知道,我也明White(颜色bai ),大家都是明White(颜色bai )人,我们就打开窗子说亮话。我走人,什么都不带走,包括我们之间的秘密,至于你怎么办……”我故意留着一半不说,让二股东自己慢慢的去体会。
  他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这么直接的说chu *我的目的*| lai |*,所以没有马上给我答复,坐在* na *里思考了几分钟,最后拿chu *钢笔刷刷的在纸上写起*| lai |*。
  写完后,递给我,“你不要忘记你刚承诺过的事,就当你从没有认识我,没有jin *过龙华工作,明White(颜色bai )了么?”
  我kan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还是ting *满意的,有钱人chu *手就是阔绰,更何况他得到的都是不义之财。我把支票对折好然后仔细的放到口袋里,最后chong *二股东咧嘴一笑,“只要你以后不找我麻烦,我一定不会*| lai |*找你惹事。”
  说完我kan了一眼二股东,他的脸上kan不chu *什么表情,隐藏的很深。我再次朝他笑了一笑,然后拉开门走了chu *去。
  我没忘记去跟张一顺告别,这小子听说我要走,惊的差点跳起*| lai |*,“你小子,好样的啊,居然攀到* gao *枝了,也不告诉我一声,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我跟张一顺说自己找到新的工作了,所以离开这里。人都是要面子的,我当然也不例外,不想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离开,我以后还怎么在商界混呢,嘿嘿。
  在龙华集团,我跟张一顺的关系还是比较好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龙华集团现在不适合我们呆了,如果你遇到更好di ,也跳吧,相信我。”
  张一顺似乎被我的语气惊到了,半天没吭声,我见状,也没再说什么,反正以后他自会明White(颜色bai )的。公司被一个什么样的人领导,就会走到什么样的境di ,这是一定的。
  我现在也不想跟他说的太明White(颜色bai ),这小子一直过着优渥的生活,也是该让他体会一↓什么是逆境。人要经历过才会懂得,如同我一样,只有被感情伤害了,才知道伤害一个人是怎样的痛。
  我曾经伤害过很多女人,总以为不过是一种成人之间的游戏,谁都可以不必当真,可现在想*| lai |*,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即使不爱对方,相处久了,也必然是不能立刻就放↓的。
  我跟杨微究竟是怎样的情感纠葛,我自己也说不清,只知道心里一直当她是我的女神,恩人,,心爱之人,她在我心里占据着重要的di 位,我怎能忘记她?
  哎,也不知道跟杨微再次见面会是怎么样的情景,我忐忑的想。
  从*| lai |*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跟black(hei )社会纠缠不清的一天,当这天真的*| lai |*临的时候,我居然还不知情。
  ↓班后我正优哉游哉的逛着,突然撞到了一个black(hei )衣女人,没想到不经意的一撞差点让我肋骨都撞断,连头都疼得要命。
  这女人未免也太有劲了吧,我rourou被撞的七晕八素的额头,正想象征* xing *的斥责对方几句,这年头撞了人闷不吭声的倒不常见。
  没等我开口,突然女人迎面朝我倒了↓*| lai |*,我一惊,赶忙自发* xing *的用hands(* shuang * shou *)搂住了对方。
  入手是**的身子,* rou *ruan (车欠)而有弹* xing *,我禁不住暗暗的吁了一声,这女人应该是个角色尤物。之所以说应该,是因为女人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穿着包的严实的风衣,还有一领宽大的帽子盖着大半张脸。
  kan着昏迷在怀的女人,我犹豫了一↓,最终还是受不了you huo 去↓了她脸上的眼镜。
  天,绝色尤物也不过如此,此时昏迷的她长而卷qiao *的眼睫mao *轻轻的覆盖着眼睑,* gao *ting *的鼻梁,自然Red(* hong *)润的双唇,还有一呼一xi 口及吐chu *的如兰气息。我感觉自己的身躯也马上起了变化,秦天穷,你忍心欺负一个昏迷不醒的陌生女人么?
  我心里不停的暗骂自己的色狼心态,只是搂着如此迷人的女人却不能亲近,却也十分的痛苦。最多亲一↓,我发誓,我心里暗道,忍不住还是吻上了女人的双唇。
  女人的唇瓣很冷,冷的让我心里禁不住瑟缩了一↓,于是在我还没完全体会是什么zi wei 时,女人突然动了一↓。我根本未kan见女人是怎么动的时候,人已经飞chu *去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