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79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他不知道?他不是派人去调查我了么?哦,我响起*| lai |*了,杨小漫是在国外生的小孩,这边都还还没有落户,所以也查不chu *什么*| lai |*。也罢,反正事情迟早是要捅穿的,只是时间提早了而已。
  “我儿子快二岁了,您说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我嘲讽的kan着他,机关算尽,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你一直都在欺骗我和倩倩?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你,你太让我失望了。”二股东指着我的手都在发抖,kan*| lai |*他被我气的不轻。
  不知道为何,我居然心里有了一种报复的**,难道我也有###狂?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龙华集团是不能留了,今(曰)ri 已经与二股东撕破了脸面,只怕他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打击报复我。
  “我没有欺骗您,我跟倩倩是真心相爱,我并没有欺骗她任何事情。”我坦然的说道,杨氏三女与我的感情纠葛,一时也说不清楚,但我对她们都是真心的,这点(曰)ri 月可鉴。
  “你,你是说杨倩知道你和她们的事?你有个孩子的事情她也知道?”二股东已经几乎是在咆哮了,果然失去理智的男人是最恐怖的,kan着二股东扭曲的脸孔我kan着都有点后怕。
  “我没有骗您,如果不相信可以去问倩倩,只是我很好奇,您为什么这么关心杨倩,您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故意试探他,kan他作何反应。
  果然,二股东刚刚还气汹汹的表情瞬间转为满脸的心虚之色,“你这么问什么意思?你在质问我?”
  “没有什么,只是我好奇而已,您跟杨倩不会有什么别的关系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有事情要忙了,请你chu *去。”二股东显然不想多谈此事了,他居然没辞退我,以他往(曰)ri 的作风,早该暴跳如雷的炒我鱿鱼了。
  又是因为杨倩,他心里还是ting *在意这个得*| lai |*不易的女儿的,kan*| lai |*他对杨倩的妈妈应该也是有很深厚的感情,他们可能不只是偷情这么简单而已。
  我退chu *了二股东的办公室,此时杨微*| lai |*电话了,叫我↓了班就马上回去,她有话跟我说。
  *| lai |*的正好,我也正有话想问杨微,想到这,我赶jin 收拾↓往家里去。
  “奇骏,叫姨姨,*| lai |*,姨姨给你buy(中文:gou mai)了好吃的,kan,这是糖果,还有小王子哦。”
  “呵呵你们又给孩子buy(中文:gou mai)这么多东西,他这么小哪里能吃* na *么多啊,吃一小口就丢掉了,你会惯坏他的。”
  远远的就听到客厅里二个女人加小孩子的欢笑声,每次↓班回到家,只要听到这些声音,就觉得特别的温馨幸福。可今天我的心情却无比的沉重,想到接↓*| lai |*将要面对的事情,不知该如何自处。
  “秦,你回*| lai |*了,今天工作还好吧?”小漫见我到了家门口,赶忙上*| lai |*很体贴的接过我手中的公文包。
  “嗯”我点了点头,忍不住kan了杨微一眼,她居然没事人般逗着小孩,正眼都没瞧我一↓。
  我心里无比的郁闷,这算什么,难道连解释都不愿意给我么?我走过去,突然抓住她的手把她拉起*| lai |*,然后往外走去。
  “哎,gan 什么去啊,饭都做好了,怎么还要chu *去?”小漫在后面急着喊。
  “有点事,呆会回*| lai |*再吃”我丢↓这句话头也不回的拉着杨微往外走,有些事情只适合两个人的时候解决,旁人如果多了,反而会越弄越复杂。
  等到了小区的flower (hua )园,这里此时人烟比较稀少,而且周围都有灌木挡住,草坪中间还有个小凉亭,是个谈话的好di 方。
  “说吧,你电话里要跟我说什么事?”我语气有点冷淡的kan着她。
  杨微显然没又想到我一chu *口就这么冷淡,她愣了一↓,小嘴动了动,最终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chu **| lai |*。
  “说啊,你是不是没话说了?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心虚了?”kan她这样,我越发有气,也开始口不择言。
  杨微本*| lai |*一直低着头,听到我的话突然抬起头*| lai |*,“你这么待我是因为觉得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所以你生我气?”
  我没有回答她,但眼神已经表示了默许。难道不是么?都跟男人到西餐厅si 禾厶会了,还不算对不起我,还* na *么急切的挂断我的电话,我忿忿不平的想着。
  “我以为你是在为巨翼跟龙华集团的合约被毁一事生气,怪我没有做好(gou)通的工作,可没想到,你生气却是为了别的事情,* na *今天就说明White(颜色bai ),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杨微语气很激烈,很不平静。
  难道我误会她了,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我问道,“↓午我打你电话,你说有急事要处理,然后挂了我电话,你当时在做什么?有什么需要马上处理不可的急事?”
  杨微听了一愣,显然没有反应过*| lai |*,她想了一↓,突然言辞闪烁起*| lai |*,“当时公司说要临时召开会议,所以我想等会开完后再回你电话的。我找你*| lai |*也是为这事,其实巨翼之所以提chu *跟龙华解除合作关系,多半可能是因为我,大会多半* gao *层反映我不适合负责这个项目,因为我之前的身份,可卓总经理却坚持之前的决定,所以巨翼* gao *层才开会讨论决定选用别的公司项目。”
  停了停,见我没反应,她又接着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因为这件事生气,毕竟事情多半是因我而起,如果你这么在意这个case的话,我可以申请离职,这样巨翼* gao *层就不会揪着龙华不放了。”
  我听了杨微的一翻话,一方面为巨翼的这个决定感到惊讶,没想到居然是因为杨微的身份让这个项目停滞不前;另一方面却心痛杨微的欺骗,她当时本是跟卓一凡在吃饭,如果是没有si 禾厶心的,为何又要骗我说是开会?
  杨微对我的欺骗彻底的伤了我的自尊,也让我的心很痛,“你不用辞职,我明天去辞职,眼不见为净,你继续你的甜蜜生活吧。”丢↓这句话,我不再kan杨微扬长而去。
  杨微的呼喊在Behind(shen hou)传*| lai |*,我没有理会,也没有回家,此时谁都不想kan到,只想静静的找个di 方喝点闷酒,让自己迷醉一↓。
  我鬼使神差的去了一个叫夜mei (鬼末)的酒吧,这里以前从*| lai |*没有*| lai |*过,舞池中央扭动狂欢的人群倒是与别的酒吧如chu *一辙
  舞台中央还有一个长发女人在独舞,她婀娜多姿的体态,xing *gan *的双唇,她的舞姿简直可以mei (鬼末)惑人心。我坐上吧台,点了一杯烈焰Red(* hong *)唇,然后一口闷↓,感受烈酒在hou long口燃烧的刺痛,才感觉心里没* na *么难受了。
  女人的舞姿妖娆而不失xing *gan *,活力十足,全场的男男###都被带动起*| lai |*了,我也不例外,眼神跟着舞台上的女人打转。
  仿佛感受到我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注视,妖mei(女眉)的女人突然转过头*| lai |*对我一笑,这笑容鬼mei (鬼末)而迷人,我几乎要沉醉其中,无法自拔。我举起酒杯隔空跟女人敬了一↓,她又笑了,然后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我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酒,只感觉body(* quan | shen *)huo *烫的难受,扯掉了领带后还是觉得hot(英文:hot,中文:re ),朦胧中感觉到一双稍冰凉的小手搭上了我的肩膀,然后环住了我的腰。
  我能感觉到这是一具女人* rou *ruan (车欠)的body(* shen | ti *),隔着衣物还能感受到* na *份特别的* rou *ruan (车欠)和馨香,xiong 前的两**物挤压着我的背部,我禁不住心猿意马起*| lai |*。
  突然女人的香唇吻了过*| lai |*,我张开了嘴,任由对方的丁香小舌缓缓探入,然后与我的舌jin jin 纠缠在一块。
  不得不说女人的吻功太厉害了,让我yu (谷欠)罢不能,我心里仿佛huo *烧一样急迫的等着释放,body(* shen | ti *)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求着要释放。
  等我再次醒*| lai |*后,发现置身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稍显华丽的摆饰kan的chu **| lai |*此屋的主人是个有钱的主,化妆台上摆满了玲琅满目的**,这个屋子显然是女人居住的。
  我头痛yu (谷欠)裂,杨微呢?记得我跟她吵架后就去了酒吧buy(中文:gou mai)醉,之后好像kan到一个跳舞的女人,还跟她敬了酒,突然脑海里就chu *现了女人xing *gan *鬼mei (鬼末)的舞姿还有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Red(* hong *)唇。
  “你醒了?喝杯醒酒茶,醉酒后第二天头很痛,这个zi wei 可不好受。”眼前chu *现的女人赫然是昨晚在酒吧跳舞的* na *个,我惊讶的长大了嘴。
  “怎么了?才过一晚,就不记得我了?”女人打趣道。
  “我,我怎么在这里?”我惊讶的问道,只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可为什么就到了她家里呢?还有我仿佛感觉自己漏掉了最重要的部分,可使劲想也想不起*| lai |*,头更痛了。
  “快喝了吧,会比较舒服点。”女人递过*| lai |*一杯茶,我接过,说了声谢谢,一口气喝完了。
  “你昨夜喝醉了,一直吵着要回家,酒保又不认识你,最后只好托我把你带回*| lai |*了,”女人掩嘴一笑,“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
  “昨晚,对不起,我是喝醉了。”我诚心的跟面前的女人道歉。
  “哈哈,你太有意思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喝醉了,我可没喝醉,若是我不肯,你也可能对我做什么的。”女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大声笑起*| lai |*。
  我禁不住又羞赧了一次,nai (*&女乃*&)nai (*&女乃*&)的,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开放么,居然在跟见过一面的男人上床后坦然自若的相对,而且还大肆的谈论不止。
  我也真的佩服她了,不过可能在* na *种环境里呆久了的人都会比较随* xing *吧,我并不排斥她们。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没有gan 扰到他人,谁都没有权利加以谴责。
  我从chuang shang 站起*| lai |*,开始拿起自己散落在椅子上的衣服准备穿上,可就在我才起身之际,女人突然又扑过*| lai |*把我推倒在chuang shang 。
  这本是一件美事,被女人扑倒,哪个男人不想?我也不否认自己* na *话儿更饱zhang (**月长**)了,可该说的话还是得说清楚。
  “你这是什么意思?”汗滴滴,女人直接用香唇堵住了我的话,小手开始迫不及待的shen 向我的小ku ku 。我都还*| lai |*不及问她的姓名,居然就这样被***了第二次。
  一夜荒唐的后果就是早晨上班脚ruan (车欠)无力,头发昏,不禁佩服起古代帝王后宫粉黛三千仍能多半沾到雨露的本事,莫不成他拿话儿是铁打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