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78章 取而代之
  从王副市长家吃过晚饭后,又聊了会家常,才从他家里chu **| lai |*。此时已是深秋,街道上有微微的凉意,我禁不住冷得心里一凉,头脑也清醒了许多。今天王副市长这么打探我的家事,他到底用意何在,难道只是认识我爸爸这么简单么?
  我的身世有问题么?叔伯叫我kan的相框中的男人究竟是谁呢?是谁辜负了妈妈,王副市长与我有怎样的关系?这又是一团谜,需要我慢慢去(jie kai)。
  街道上人烟稀少,我估*着这个时候这个天气不会有人chu **| lai |*,却迎面碰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是梅娜?虽然许久不见,但她的身影还是在我脑海里留↓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她也kan见了我,停↓了急匆匆的步伐,慢慢站住。梅娜比之前更成熟动人了,不知道是不是已嫁作人妇,眉宇之间有一种成***人的美丽,我向前了两步,笑着kan着她。
  “好巧啊,这样的夜晚也能碰到熟人,我们真有缘。”我笑着说。
  梅娜显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 lai |*,她的表情似有一丝的慌乱,好像不像见到我,又或者是在没防备之↓见到旧相识的心情,有点忐忑不安和jin 张。
  “是啊,好巧,没想到在这里能见面,还好么?”梅娜终于抬起头*| lai |*跟我说。
  “我还好,自从上次一别后,就美再见面,你搬家了么?”我记得有一次路过办事还特意去kan了一次她和陈素莹,可* na *里已经chu *租给别的人家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你怎么知道?”梅娜有点吃惊的问,kan着我的眼神随后又释然了,她已猜到我肯定去找过她们。“莹莹结婚后,我们就搬到了她的夫家* na *边,我也一起过去了,没有告诉你一声,很抱歉。”
  “呵呵没什么,我听说陈素莹发生了点不好的事情,现在没什么了吧?”我怕想起张一顺跟我说过的话,陈素莹好像在闹离婚,也不知道这个风波平息了没。
  梅娜显然没有想到我知道的这么多,她低↓头想了一会,“没什么事情,都是夫妻小吵小闹,过会就没事了。我听说你公司前不久有大的变动,没牵扯到你吧?”
  我也没有想到梅娜还这么关心我的事,后*| lai |*又想到陈素莹的老公就是开元集团的老总,这点内幕消息肯定是会有的,更何况龙华集团改朝换代的事本就不是什么内幕了,只要商业界的人都知道这个事。
  我笑了笑,“幸好命大,保住了饭碗,还饿不死,也算老天垂怜我啊,”
  梅娜突然笑着捶了一↓我肩膀,“就你坏,老没个正形。”我趁机抓住了她的手,“我坏么?更坏的你还没见过呢,*| lai |*,爷给你坏一个。”我凑过脸去打算亲她的粉Red(* hong *)小嘴。
  也不知道为什么,kan到梅娜很是觉得亲切,这种感觉就好像两人都熟悉对方,了解彼此。梅娜扯开我的手kan了我几秒钟,突然主动抱住我,然后朱唇凑了过*| lai |*,我正奇怪她怎么反被动为主动,就这么被她强吻了。
  或许是许久不见,我们对彼此的body(* shen | ti *)**更为hot(英文:hot,中文:re )烈,亲吻已经不能满足彼此,于是我们就探索着更jin *一步。
  良久后,我们躺在宾馆的宽大的chuang shang ,彼此搂着气喘吁吁,刚刚经历了一翻天人大战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我欣赏的kan着梅娜美好的body(* shen | ti *)曲线,浑yuan *的qiao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雪White(颜色bai )*** feng ***腴的**,这哪里是妇人的体态,分明是今口 han 苞待放的**,我禁不住有点蠢蠢yu (谷欠)动起*| lai |*。
  这一夜与梅娜不知道多少次chan (缠)mian(纟帛),我们彼此**探索对方的body(* shen | ti *),无关乎爱情,只尊重彼此的需要。
  原*| lai |*男人真的可以无爱而* xing *!
  ↓午,企划部经理王强敲门jin **| lai |*,“秦总监,有件事跟您汇报↓。”
  “嗯,说吧”我合上手中的文件夹,示意王强坐↓。
  “我们与巨翼的洽谈chu *了点问题,对方要降低2个点的成本,一旦降低成本,我们就必须选用劣质的便宜材料,否则就没有利润,可如果选用劣质的材料*| lai |*完成这个工程项目,到时候验收时势必会chu *现很多问题。”王强很为难的说。
  “对方怎么突然变卦?我们的洽谈一直都是很顺利的,知道什么原因么?”我觉得有点奇怪,杨微昨天才告诉我项目一切照常jin *行,虽然卓一凡对我诸多不满,但他不是公si 禾厶不分的人,这点也是我比较佩服他的di 方。
  “好像是有一个竞争对手公司也在跟巨翼接洽,不知道跟这个是否有关?”王强猜测的说道。
  是听说最近有几家公司在接近巨翼的* gao *层,想伺机取龙华而代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成效了。对于商业上的正当竞争,我是很有自信,龙华这么有底蕴实力强大的集团不是说取代就能取代的。
  可现在巨翼这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不明的态度,摆明就是想为难龙华,然后一脚踢开。我必须要好好的想想,kankan问题究竟chu *在哪里。
  我让王强先chu *去,等我和* shang * mian *商量↓再作决定,暂时先拖着他们。王强应了声好,带门chu *去了。
  我想了几分钟,觉得这个事情很不简单,我无法跟* na *边的* gao *层有什么联系,即使有也是公事上的。如果他们已经作了决定,我即使跟他们谈也是作无用之功。
  想到这里,我拨通了杨微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杨微的语气ting *起*| lai |*仿佛很慌乱,似乎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惊,难道巨翼也拿杨微开刀了?
  “微微,你是不是除了什么事情?你在哪里,我马上过*| lai |*。”我焦急的问道。
  杨微* na *边有点吵,“没事情,你不要过*| lai |*,我晚上回去再跟你说,先这样了。”她突然挂断了我的电话,我握着电话半响,也不知道杨微为何这么急的挂断我的电话。
  正在这时,White(颜色bai )云的电话打jin **| lai |*了。她自从公司离职后,一直没有换电话号码,偶尔我们也会有联系,不过都是问候↓而已,只是不知道她这次找我是什么事情。
  “喂,White(颜色bai )云?”接通电话后我说。“嗯,天穷,你现在办公室么?方便说电话么?”White(颜色bai )云的语气有点急。
  “方便,只有我一个人,你说吧,”难道她想跟我说情话,汗滴滴,不会是又想起以前的甜蜜时光了想重温吧,真是这样我可不知如何拒绝啊,毕竟美女在怀,没有人会不心动的。
  “我kan见杨微了,她前不久从公司离职后,是不是jin *了巨翼集团上班?”White(颜色bai )云的话把我的幻想彻底破灭了,但也让我感到吃惊,她怎么关注起杨微了?
  “是啊,她现在巨翼任职总经理助理,你在哪里kan见她了?”杨微刚刚打电话还跟我说有事,应该是在处理什么急事。
  电话* na *头停顿了↓,接着说,“我和老公去绿园西餐厅用餐,却发现杨微跟巨翼的总经理卓一凡已经在* na *里了,我老公认识卓一凡,所以过去打了招呼。我跟杨微聊了两句,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我现在洗手间跟你打电话,你别怪我多嘴啊,我总感觉杨微跟卓一凡有不寻常的关系,我们过去的时候,杨微的表情变得很奇怪,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担心我们知道一样,你跟杨微之间没chu *什么事情吧?”White(颜色bai )云关心的问。
  她是知道我和杨微的事的,她任职我助理的* na *段时间,还帮我订过flower (hua )送给杨微。所以我有什么事情也从*| lai |*不瞒她,包括与杨倩的事,只是跟小漫的过往就没跟她提起。
  可杨微刚刚挂断电话还说有事情很忙,甚至挂我电话都挂的* na *么急,又怎么会与卓一凡chu *现在西餐厅呢?会不会是White(颜色bai )云kan错了,我马上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可笑,White(颜色bai )云跟杨微又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面,怎么可能呢?
  我脑海里霎时间感到天旋di 转,当初小漫误会我与二股东合谋一起,然后弃我而去时的心痛感觉又涌上*| lai |*,让我悲痛yu (谷欠)绝。
  不敢相信就这么短短的半个月,杨微就背弃了我们之间的誓言,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这让我情何以堪?
  杨微啊杨微,如若让我知道果真是你背弃了我,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原谅你,所谓爱的越深,则恨的也越深,说的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White(颜色bai )云告诉了我详细的di 址,我chong *动的想立刻摔门而去,可是又想到见到杨微我能说什么呢?kan到她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的场景,我是笑着说祝福么?倒宁愿让她自己跟我坦White(颜色bai ),我们也还有回旋的余di 。
  想到这我强迫自己静↓心*| lai |*,不再去想杨微与别的男人约会的事情,可远远没有想象中的用意。一整天,我都魂不守舍,二股东叫我过去问事情的时候,我还在若有所思中。
  “小秦啊,近*| lai |*你工作状态不是很好,chu *了什么事情了么?”二股东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提* gao *了警惕心,他这么跟我说,肯定是掌握了什么证据。
  “最近是body(* shen | ti *)有点不舒服,可我工作一直很尽心么有chu *现差错的,请于董事长见谅。”我尽量恭敬的跟他说话。
  “是么?可我最近听闻你是美女在怀左拥右抱乐不思蜀啊,可是si 禾厶生活太*** feng ***富了所以工作上就力不从心了?”二股东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终于明White(颜色bai )他说的什么事情了,杨倩当然不会跟他去诉说,肯定是他安*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我身边的内奸向他告的密。
  其实我跟三女生活了一段时间,由于工作忙,几乎很少一起外chu *,我们住的di 方也算偏僻,如果不是专门找人去调查,一般*| lai |*说是不会发现的。
  现在二股东既然这么跟我说,就说明他已经明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了。我作好了心理准备,大不了就是被炒鱿鱼,老子不怕,之前受他的bird(niao )气已经够多了。
  “小秦啊,对于男人*| lai |*说,虽然金屋藏jiao (女乔)的事情不算什么,但是切记要以事业为重,可不能让si 禾厶生活毁了自己的前程啊!”二股东警告我。
  我明White(颜色bai ),他是在暗示我如果继续跟杨微她们*| lai |*往,我的工作就保不住,即使保住了,在龙华也永远没有chu *头之(曰)ri 。我想了一↓,然后对二股东说,“我已经有一个孩子了,我不能辜负小漫,您想让我怎么办?”
  “孩子?你们都有孩子了?”二股东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回答,“什么时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