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76章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嘴里吐不chu *象牙
  “* na *到底是何方神圣?”我不耐道。
  “得,得,就不耐烦了,说chu **| lai |*你别吓一跳,他Behind(shen hou)的人可是北京* na *边的,明White(颜色bai )了?”我一听忍不住一惊,难道是省都* na *边的人?这↓厉害了,只要做官的哪个都巴不得能跟* na *边的人扯上关系啊。
  如果夏敬天真有* na *样雄厚的背景,* na *我们这些人哪里能动的了他?“你不知道吧,并且夏敬天很多事情都是背后人指使的,我也只查到了这些,其他就一概不知了。”丁亮颇为苦恼的说。
  “已经算可以的了,如果真像你所说背后* na *人权势大如天,又如何会留↓什么东西让你查个明White(颜色bai ),只是,现在事情这是越*| lai |*越棘手了,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也觉得事情越发不好办了。
  如果把夏敬天的罪证举报上去,只会打草惊snake(she 虫它)也起不到很好的效果,毕竟他的上头还有人,而且这个人还权势滔天,一个不慎,我们将满盘皆输。
  可是如果一直保存着这些罪证不举报,难保夏敬天不会更好di 伪装了自己,时过境迁之后,只怕这些罪证也就不称其为证据了。
  到底该如何办才好,我们三人虽然是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可最终也没有想到个可行的法子,当然除非我们自己上头有人,否则什么都White(颜色bai )谈。
  余婷建议她找爸爸谈谈,我也觉得这个建议可行,毕竟堂堂一局之长怎么也比我们办法多点。除了这个办法我们也想不到还有其他可行的措施了。最后只好各自分开,然后约定一有新的消息就互相通知。
  我回到公司,张一顺告诉我王副市长已经chu *院了,说有空一起去kankan他,我点了点头。
  张一顺接着又神秘兮兮的说,“你知道陈素莹跟她老公闹不和,正在协议离婚么?”
  “啊,不是孩子都有了么?怎么又要闹离婚,这不是笑话么?”我没心思理会这些事,心里真烦着,不过也为陈素莹感到同情。
  “听说就是因为孩子的事情两人一直在吵架,不过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了。”张一顺也是听公司同事谈论,他也说不chu *个所以然*| lai |*。
  “哦,* na *真离婚了对孩子可不好,算了我们也不要管这些事了,* na *是人家的家事。咦,kan你这副嘴脸,你这小子,不会还对人家不忘旧情,一直等着机会蠢蠢yu (谷欠)动吧?”我故意逗张一顺。
  “懒的跟你说,你这张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嘴里吐不chu *象牙*| lai |*,我走了。”张一顺kan我取笑他,气不过,只好躲了。
  其实人有时候很奇怪,自己落魄的时候就希望别人也跟自己一样悲惨,这样心理才能得到一丝的安慰。
  我此刻正是这种心理,陈素莹的事情并没有使我感到难过,反而我还恶毒的想,如果陈素莹离婚,她嫁的是有钱的老公,一定能分到一笔不菲的分手费,也不枉她给人生了孩子了。
  我跟陈素莹早已是过去式,她的任何事情早跟我无关,所以我不想再lang费无谓的心情在一个不相gan 的人身上。我打了通电话给王敏家里,是王敏接的电话,我问她爸爸的body(* shen | ti *)怎么样了。
  “秦哥哥,爸爸chu *院后一直心情很不好,整天的闷在书房里,而且我也好烦,走到哪都有保镖一样的人跟着,做什么都不方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还我自由啊。”王敏在* na *边显得很郁闷。
  我暗笑一声,到底是小孩子,不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就想着要chu *去玩,也罢,她身手本就不错,应该不会chu *什么事。
  “你嫌他们烦啊?人家可是专门*| lai |*保护你的安危的,你别不领情,哪天遇到事了不要找哥哥*| lai |*哭鼻子就好。”我笑着说。
  “讨厌秦哥哥,老欺负我,我告诉爸爸去。”王敏在电话* na *头不依了。
  “好吧,我跟丁亮说一声把你身边的便衣撤了,不过你家里现在不太平,所以还是要便衣留守轮流kan着,你可别捣蛋啊。”对王敏我一直有一种宠溺的心理,感觉跟自己sister(* mei mei *)般,也说不上为什么。
  “不会,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哦,对了,爸爸要跟你说话”王敏说完就把话筒给了王副市长。
  “王伯伯,body(* shen | ti *)好些了吧?”我关心的问道,对于这个老人我是打心眼里尊敬和爱戴,而且每次见面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所以一直都很客气礼貌。
  “小秦啊,多谢你的关心,* na *天跟你说的事情有什么jin *展么?”王伯伯对这件事很是重视,一*| lai |*就问这个,我本也想跟他说呢。
  “丁亮告诉我,他Behind(shen hou)的人估计是省都* na *边的,权势应该是很大,而且他在这边有一部分事情都是* na *个人在背后指使的。”我沉* yin *了一↓说。
  我知道这个消息一定对王副市长打击很大,他筹谋了这么久,就是想一举扳倒夏敬天,可没有想到总是遇到艰难险阻。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计划就要停↓*| lai |*啊,我早想到他背后一定有人,可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厉害的人物,接↓*| lai |*你们有何打算呢?”王副市长在* na *边担心的说。
  我其实也没想好具体的计划,一切只待余婷* na *边回复我了,希望余局长* na *边能有一些好消息传*| lai |*,我把这个事情跟王副市长说了。
  他沉* yin *了半响,然后说,“余局* na *个人我了解,虽然也是嫉恶如仇,可更多的他会考虑权衡整体的利益,目前我们手头的证据还不是第一资料,我觉得这次他可能不会*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手,一切还要靠我们自己啊。只有证据充分了,我们才能猛然chu *击。”
  我点头称是,如果能抓夏敬天一个现行就好了,只是现在任何的风chui 口欠草动都足矣让他完全缩jin *自己的乌龟壳里去,更不要提抓住他的乌###*| lai |*砍断了。
  挂断了王副市长的电话,我不禁又想到了他跟我说的话:有空*| lai |*家里坐坐,记得带上你爸爸的相片啊,一定要记得。
  我很奇怪为什么王副市长一直对我爸爸* na *么的感兴趣,他们以前就算认识,可我爸爸去世这么久了也没见他*| lai |*找我,可见他们不是很深厚的关系,* na *么现在为何又这么急迫的要见到我爸爸呢?
  我内心也非常的矛盾,如果叔伯还在就好了,他老人家知道很多事情。可如今这个世上就剩↓我孤身一人,虽然身边有很多好女人关爱着,但从小缺乏父爱母爱的心却一直孤独着。
  我正沉浸在失落的情绪中,杨微给我打*| lai |*电话,她在电话* na *头语气很欢快,我知道她肯定会面试上的,毕竟,杨微是* na *么优秀的一个女人。
  “秦,我可以去巨翼集团了,明天正式上班,恭喜我吧”杨微* gao *兴的心情也感染了我。
  “恭喜你了,就知道我的微微一定行,不会让我们失望。”我真心的祝福她。
  “哈哈,我还蛮喜欢这份工作的,待遇*** feng ***厚且不说了,我是做总经理助理,这个职位相当于龙华集团的总监* xing *质,负责的事情比龙华的还要多,我觉得这对我*| lai |*说是一个挑战。”杨微笑着说。
  “而且我见过总经理本人了,虽然年轻,但很有魄力,相信将*| lai |*我们的合作肯定愉快。”我正想跟她说以后好好工作之类的话,没想到末了,杨微又* gao *兴补充了这一句。
  我突然觉得久违的危机感又回*| lai |*了,the first time(di yi ci )是在杨小漫和* na *个假洋鬼子身上,虽然是感觉chu *了错。但这次的感觉却非常真实,微微,她应该不会对巨翼集团的总经理动情吧?
  这几天我一直心神不宁,就连工作也失去了***,脑海里总会时不时的回想起* na *天杨微对我说的话。她似乎对* na *个巨翼集团的卓总经理非常有好感,* na *天可是夸个没完,这点认知让我心里很不shuang XX大XX。
  我想没有哪个男人kan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在一起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我却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
  龙华集团最近跟巨翼一直有生意上的往*| lai |*,前不久就接了对方的一个工程项目*| lai |*做,只是巨翼一直都是派他们* na *边的行销经理过*| lai |*跟我们洽谈的,没有想到这次居然是他们的卓总经理*| lai |*打头阵。
  我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卓总经理已经到了会议室。本*| lai |*我也是安排一个↓属去接待巨翼的人,但对方总经理到场了,我也不能不↓去招呼↓。
  虽然我从心里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卓总经理已经起了警戒之心,但初次见面还是让我大大的震惊了一把。杨微电话里说对方年轻一点都没错,可她没有说的是,对方还长得魁梧* gao *大,英军非凡,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确实长得可以。
  杨微跟我隐瞒了这点,或许她觉得没有必要跟我说* na *么详细,她可能是没放在心上,我宁愿是后者。
  跟卓一凡互相握手后,彼此已经在心目中对对方有了一个中肯的评价,我kan到了他眼睛里的赞许之情,而我相信自己透漏chu **| lai |*的一定不只有赞许之情这么简单。
  “秦总监真是年轻有为啊,在业界的风评很响,很荣幸能认识你并与之合作。”卓一凡一上*| lai |*就是客气话,不过听着确实让人舒服,这个假斯文。
  我也笑着夸他,“卓总经理才真的是豪中之杰,我们怎么能跟您比呢,这么年轻就撑起巨翼这么大的集团,真是让我佩服啊。”俗话说*| lai |*往不语非礼也,大概说的就是这么回事了。
  “呵呵,秦总监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年龄相仿,相信想法套路都差不了很多,合作一定会愉快的。”
  “* na *是自然,期待能与贵公司合作顺利!”
  正说着,会议室的大门被敲开,jin **| lai |*了一个俏生生的佳人。
  我从没有kan杨微穿的如此成熟职业chu *现在我面前,成熟feng yun(形容迷人)的体态包裹在裁剪得体的职业套装里更是显得婀娜多姿,妖娆动人,真是该qiao *的qiao *,该凸的凸,太迷人了。
  之前在龙华集团任职的时候,她一般多以休闲款式示人,少了精明之感多了一些平易近人。我没有想到杨微会突然chu *现在这里,所以一时间愣住不知如何反映。
  杨微倒是应对自如,相信在*| lai |*之前就一定准备好了,她带着适宜的微笑缓缓迈步而*| lai |*,我禁不住又kan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