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74章 吉人天相
  我心里正在不耻二股东的所作所为,实在不愿应承他,于是只好点了点头,表示请他放心,我会对杨倩好的。
  二股东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发话让我们走,我和杨倩告辞chu **| lai |*后,都吁了口气。总算是落↓了心中大石,王副市长交待我的任务yuan *满完成,龙华集团暂时也不会有牵连其中了。
  “秦,你说于董事长gan 嘛老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心我们两之间的事啊,虽然他是我爸爸世交,也不用这么关心我吧,而且他一*| lai |*就撤了微微跟小漫的职位,怎么就独独对我不一样呢。”杨倩对这个问题很不解,所以一直困惑着。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她跟二股东的关系现在时肯定不能说明的,可又是在想不chu *好的理由。最好只好敷衍道,“可能他想拉拢你和我做他的左右手,我们感情稳固点,对他也有利。”
  杨倩听了将信将疑,不过她也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于是只好作罢。
  跟杨倩分开回到了办公室,我赶jin hands(*yong * shou *)机拨打了王副市长的电话,却不知为何,没人接。我想他可能在办事,于是就先等等,谁知道我等了一↓午,也没有等到他回复,我有预感好像chu *事了。
  正在这个时候丁亮给我们*| lai |*电话了,说是有人jin *王副市长家里行刺,刺伤了王副市长,然后逃tuo *了。我禁不住生气道,“不是让你派人盯着王府么?* na *么多人kan着怎么还会chu *事?现在王副市长如何了?”
  “王副市长没大碍,我们是派了几个人(曰)ri 夜轮流kan着,可是歹徒shen 手敏捷,也是学过练家子的,我们没kan到人怎么jin *去,听到里面有人惊呼chong *jin *去才发现一个black(hei )影逃tuo *,追chu *去纠缠了几个回合,还是让歹人逃tuo *了,是我手↓办事不力,早知道就多派点人kan着了。”丁亮的语气里也满是懊悔。
  我想了一会,慢慢冷静↓*| lai |*后禁不住为刚才的事对丁亮感到抱歉,“我刚才语气重了,其实也不能怪你们,歹徒*| lai |*头不小,我们都小kan了对方。除了王副市长chu *事,别的事情没有发生吧?”
  丁亮* na *边停顿了一↓,在回想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哦对了,王副市长的书房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歹徒好像是想找什么东西,然后刚好王副市长就走了jin **| lai |*,于是慌忙中就刺伤了他,我kan此贼是为图物,意不在伤人啊。”
  我也赞同丁亮的观点,* na *么这个贼人真的是他派*| lai |*的么?他以为王副市长这里有他的罪证,所以想毁尸灭迹?
  挂断电话后我匆忙赶去丁亮所说的市医院,到了医院门口,丁亮正站在大厅里*| lai |*回焦急的踱步,见到我,赶忙走过*| lai |*:“你可*| lai |*了,刚才王副市长不知道怎么的又晕过去了,现在在急救室里抢救。”
  “不是没什么大碍了么?医生怎么说?”我也着急的问道。
  “本*| lai |*是没事了,可刚刚夏敬天*| lai |*过kan了王副市长一会,他走后,就这样了。我局里有事需要先回去,现在医生也还没chu **| lai |*,他们还在抢救,你去kan↓王敏和她妈妈吧,她们都在急救室门外候着,王伯母都哭晕过去了。”我听了朝丁亮道再见便赶忙朝急救室走去。
  远远的就kan到王敏和她妈妈坐在长椅上,低着头小声的啜泣着,王敏瘦小的肩头颤动着,哭的正伤心。我走过去,她感到有人靠近就抬起了头,一kan到是我,就连扑带哭的朝我靠过*| lai |*。
  我一手揽着她肩膀,一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安** fu **说:“没事的,敏敏,王伯伯一定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王敏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
  这厢张一顺也赶到了,他kan到我抱着王敏,神情有点不自然,然后走向前*| lai |*:“伯父怎么了?没大碍吧?”
  王敏的妈妈此时已经苏醒过*| lai |*,她kan到王敏躺在我怀里,神色很不好kan,我眼尖kan到,便赶忙松开了王敏。王敏不解我为何这样做,她疑惑的kan着我,我苦笑一↓,然后把王敏推向张一顺。
  “伯母,伯父不会有事的,这个医院是市里最好的,医生一定能治好伯父的伤,您不要太伤心,保重body(* shen | ti *)要jin 。”虽然王敏妈妈不喜欢我跟王敏接近,但她却也是个慈祥和蔼的妇人,我安慰了她。
  “是啊,伯母,伯父* na *么好人,一定能得到上天眷顾,我们且kan医生chu **| lai |*怎么说。”张一顺也安慰道。
  王妈妈勉强笑道:“多谢你们的关心了,我知道的。”
  正说着,手术室的门打开了,王副市长被推了chu **| lai |*,王敏和王伯母立刻扑了过去,我问医生王副市长伤情如何。
  医生取↓White(颜色bai )褂口zhao,笑着说,“手术很成功,王副市长的伤口稳定了,只要以后注意调养和休息,不会再犯了。”
  我也舒了一口气,张一顺见状说,“这什么歹人,↓手也太狠,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如此的重手呢。”
  我也陷入了思考中,这个歹人肯定是夏敬天派*| lai |*的,他无非是想*| lai |*查找我们搜集到的证据想毁尸灭迹,谁知道却害了王副市长。kan*| lai |*夏敬天是急不可耐,有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急跳墙之势了。
  此次他并没有得手,据丁亮所说贼人正翻东西的时候王副市长jin **| lai |*了,所以贼人虽然逃tuo *,但应该不会有胆再*| lai |*偷第二次。只是夏敬天这翻折腾都没有知道他需要的东西,他会死心么?↓一步他又会有何阴谋?
  而且他居然在歹徒刺伤王副市长住院后,还光明正大的chu *现在医院过*| lai |*探视,期间一定说了什么过huo *的话,否则王伯伯也不会伤口发作又jin *了手术室。
  我现在才感觉到夏敬天不仅权势* gao *野心大,而且其阴狠毒辣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如果不能一次扳倒此人,* na *么将祸事无穷啊。
  王敏chu **| lai |*告诉我,她爸爸醒了,说要见见我。我赶忙走jin *了病房,王副市长kan了我一眼,然后叫张一顺陪王妈妈和王敏chu *去,说有要事跟我商讨。
  我知道王副市长必定要跟我说夏敬天的事,“王伯伯,您body(* shen | ti *)好些了吧?”
  王副市长摆了摆手,“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这个歹徒存心让我死啊,* na *一刀要不是我拼力撑着,估计已经全部没jin *去了,也就没命跟你在这说话了。”
  我心里一惊,想不到歹徒居然是想要王副市长的命,难道夏敬天既然已经恨他到了如斯di 步了么?
  “* na *个歹徒的目标是您么?他可有透漏什么东西?”我问道。
  “没有说半句话,我一jin **| lai |*就kan到他在我书房翻东西,我一喝斥,他就拿着刀朝我chong *过*| lai |*。要不是我喝斥的声音引起了外面便衣警察的警醒,他们chong *了jin **| lai |*把歹徒吓跑了,估计我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我想想当时的情景都觉得惊险,还是我的防护措施做得不够啊,害的王副市长因此受伤,我歉意的道,“王伯伯,都是我没有尽责,害您受伤,对了,您书房有少东西么?歹徒可带走什么?”
  王伯伯摇了摇头,“* na *到没有,估计他*| lai |*的时间尚短,还*| lai |*不及找到什么对他有用的东西,再说* na *些证据我一早就给丁亮了,家里其实是个空壳。”
  我想到了夏敬天,“他*| lai |*过后,您伤口就发作了,他对您做了什么么?”
  “他大骂了我,我没理他,可他既然……既然还威胁我如果敢继续的缠着他不放,↓次受伤的就不止我一个,我家人也会牵连其中,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是谁给了他* na *么大的滔天权势?”
  kan着王副市长激动的样子,我忍不住担心他的病情,“王伯伯,您先别激动,他其实也只是强弩之末了。我们现在掌握了他大量的证据,只可惜此次没有抓到贼人,不然可以人证物证一起,足以判他死罪了。”
  “是啊,可惜了,要是抓到贼人就好了。”王副市长好不容易平静↓*| lai |*,突然又道,“夏敬天走前跟我说的一句话我感到不解。”
  “哦,什么话?”
  “他说:就算你们搜集到我证据又如何?你们永远都定不了我的罪。你说他这句话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有后招?还是他背后有足以庇护他的人?”
  其实我也在猜想他这么多年为非作歹,做尽了缺德事,* shang * mian *不会没有所闻,只是为何到如今他都没受到一点惩罚。我也想了他Behind(shen hou)必定有更* gao *权势的人在护着他,更甚者,他们狼狈为奸,一起作恶。
  “王伯伯,如果事情真像您想的这样,* na *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调整↓计划了,* na *些犯罪证据先不要呈报上去,免得有去无回,无任何结果。我觉得目前您最需要的是好好养好body(* shen | ti *),才有精神去跟夏敬天斗。”
  “恩,我明White(颜色bai )的,只是小秦,要辛苦你这段(曰)ri 子跟丁亮派人kan着我女儿和妻子了,我担心夏敬天会派人伤害她们。”王副市长一脸的难过与无奈。
  我也是,此刻的心情说不chu *的愤怒和无奈之情,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的black(hei )暗,官官相护,只需州官放huo *,不许百姓点灯的事件笔笔皆是。我早该料到的,只是太大意了,现如今才会陷我们于这么尴尬的di 步。
  “我明天一早找人查查夏敬天的老底,先*清他的*| lai |*历,才好作↓一步计划。王伯伯,您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您了。”我告辞,王伯伯body(* shen | ti *)才做完手术,需要休息,不能再刺激他了。
  “恩,去吧,自己也小心点。”我点了点头,退了chu **| lai |*。
  王敏kan到我chu **| lai |*,连忙跑过*| lai |*,问我在房间里面跟她爸爸说了什么事情,过了这么久才chu **| lai |*。
  我想起王伯父的话,便对王敏说,“敏敏,你这段时间跟学校吿个假,就说家里有点事情,然后跟伯母多呆在家里,尽量少chu *去外面,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一定要记得。”
  王敏听了很迷茫的kan着我,王伯母过*| lai |*听到了,神色jin 张的对我说,“是不是王敏爸跟你说了什么?我们家现在时不是有危险?王敏爸不会再chu *事吧?”
  我苦笑的摇了摇头,我现在弄不清夏敬天到底有什么计划,也不能给她们任何的保证。我只能宽慰她们,警察局的便衣会一直守候在她家附近,绝对不会让坏人有机可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