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73章 打草惊snake(she 虫它)
  “恩,我知道的,米拉这女孩子人还是不错的,没什么心眼。她昨晚在电话里还一直问我们遇到什么困难没,要她帮忙就尽管开口,这话说的可跟个大人物没两样。”杨微语气里有些忍俊不住。
  “是啊,估计她是想显摆↓自己的能力了,等以后真的又需要再找她求助吧,现在说还太早了点。微微,你最近在家里无聊么?要不要chu *去找份工作试着做一↓?”我突然想起杨微自离职也差不多一个月了。
  “无聊也是有点,不过kan着宝宝也很有乐趣,现在我也不知道chu *去找什么工比较好了,跟四十岁女人挑丈夫,* gao *不成低不就了。”杨微说话的语气很失落。
  我忍不住走上前去搭着她的肩膀,用力搂住,“你这么有才华,一定会有赏识你的公司的,要不,我们现在在人才网上投简历试试?如果有合意的,再去面试好么?”
  “恩,也可以,正好我也不想去人才市场,”杨微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chu **| lai |*。
  我kan了她一眼,杨微自从卸职后,整个人倒反而放松了不少,显得小女儿家姿态般可爱。
  “我们回*| lai |*了,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小漫推着宝宝从屋外jin **| lai |*,宝宝每天早晨都需要去户外呼xi 口及新鲜空气,小孩子可能都喜欢去外面玩耍,小孩尚且如此,更何况大人呢?
  我亲了亲宝宝,然后又跟二女吻别,才开门chu *去上班。杨倩一早就走了,估计是惦记着昨晚我跟她说的事情,在想办法怎么实施去了。
  去公司路上,余婷打*| lai |*电话询问了昨天的事情,我知道她可能也不相信丁亮告诉她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并且参与了,我也不相信王副市长和张一顺的爸爸会合谋计划推翻滨海市市长。
  我跟余婷详细说了一遍,包括我的整盘计划,然后请她跟余局长商量↓,怎么布置好。毕竟我还是不方便chu *面的,也以免打草惊snake(she 虫它)。
  余婷听完后,思考了一↓,然后告诉我这个警察局的内奸可能在警局有比较* gao *的职位,她担心这个人会对她爸爸不利,趁这次揪chu **| lai |*也好肃清警局的风气。
  我也赞同她的kan法,于是我们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方面,有了余婷和丁亮的帮忙,这个计划可算是有绝大部分把握成功了。
  这个时候,王副市长*| lai |*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有点疲惫,“小秦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我们的计划成功一半了,夏敬天现在每天准时上↓班,不仅如此,对市里同事又是安** fu **体恤,还亲自↓乡去视察农村新面貌,这可是在以前的(曰)ri 子里从没有过的现象,kan*| lai |*他是想临时抱佛脚挽回在群众心目中的印象啊,只是可惜终究是White(颜色bai )费功夫了。”
  “呵呵,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尤其像他这样富贵荣华了大半辈子的人,肯定更害怕人生末(曰)ri 的*| lai |*临,王伯伯,我没有经得你的同意就让敏敏帮我去做* na *件事,你不会生我气吧。”我也很* gao *兴这件事总算是有了眉目。
  “这孩子现在懂事多了,算了,迟早是要chu **| lai |*认清这个社会的black(hei )暗面的,只是早晚的事情。你公司运行还好吧?别chu *什么乱子才好。”王副市长还是放心不↓这事。
  “恩,我知道的,我已经开始在公司努力劝服我们董事长跟夏敬天* na *边摊牌了,相信不久就有消息了。”也不知道杨倩* na *边跟二股东谈的如何了,这一天都没见她有任何音信,我也急的要命啊。
  “* na *就好,小秦啊,你府上是哪里的?”王副市长突然问起我身世*| lai |*,我感到丈二和尚*不着头脑,这跟我们谈的事情有什么关联么?
  “我祖籍云南沿江,不过我爸爸很早就chu **| lai |*这边做生意,王伯伯,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感到惊讶。
  “你爸爸的照片你有么?我有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也是这个姓,只是他去世很久了,他的儿子要是还在可能也跟你一般大了,所以触景生情问一↓。”电话* na *边的人明显陷入了回忆中,说的话都很伤感。
  “哦,* na *我改天把爸爸的照片拿给您kankan,可能你们见过面也说不定呢。王伯伯,您不要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要向前kan,活着才是真的好。”我赶忙安慰他。
  “* na *好的,记得一定要给我kankan,就这样吧。”王副市长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话筒呆怔了半响。
  每个人都有爸妈,我当然也有,可我的爸妈很早就去世了,所以我还没*| lai |*得急体会什么是伟大的父爱母爱的时候,就渐渐长大了。
  对于爸爸的印象一直模糊的很,包括我的妈妈,印象中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温* rou *而多情,她很爱爸爸,即使明明知道爸爸心中有了另外一个女人,可还是从*| lai |*没有放弃过努力。
  直到他们双双辞世,爸爸这辈子有一个对他这么好的女人,何其幸运。可是爸爸真的会认识王伯伯么?毕竟爸爸也在这里工作了* na *么多年,应该是见过面的吧,但是不是王伯伯口中的秦姓朋友就不知道了。
  我想了想,杨倩此时在做什么呢?我拨打了她的电话,
  “喂,我现在有事再处理,晚点给你回复,就这样。”说完也不等我回话,她就急匆匆的掐断了电话。被人掐断电话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了,可被自己的女人掐断电话还是第一遭。
  我不禁感叹自己的mei (鬼末)力值是不是直线↓降了,被人猛然挂断电话的心情很不舒服。难道杨倩有事情在忙?她跟二股东在一起么?* na *个事情可有处理完?这一连窜的疑问弄的我很心烦。
  杨微打*| lai |*电话,电话里语气似乎有掩饰不住的喜悦,“秦,刚有家不错的公司给我电话了,说让我明天去公司见面再聊。”
  我一听,也觉得惊讶,到底是人才到哪都发光啊。“对方是什么公司,信息可靠么?”
  “对方是仅次于龙华集团的上市公司,叫巨翼集团,以前我就有所耳闻,是新兴企业*| lai |*的,这几年窜起*| lai |*speed(*su du*)迅猛,应该还可以。”
  杨微kan*| lai |*是有所心动了。我也不便再阻拦,她早(曰)ri 找到工作,也不用天天呆在家里心烦了,我也是为她* gao *兴的。
  “你也不用为我太担心了,这段时间kan你工作压力* na *么大,还要为我发愁,我就心疼,这↓好了,我找到工作后你也不用* na *么拼命了,body(* shen | ti *)要jin 啊。”杨微很担心我的body(* shen | ti *)。
  我有刹* na *间的感动,这个女人时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生能得一知己,不知多舒畅。
  我又想起了White(颜色bai )云,其实White(颜色bai )云跟杨微有共同的特* xing *,都是以家为主,以夫为尊的女人。如果White(颜色bai )云没有结婚,没有丈夫孩子,估计这会我们也是在一起了吧,她也是个好女人。
  忙了一↓午,总算是忙完了手头的工作,正准备叫上张一顺这小子chu *去喝两盅,二股东派人过*| lai |*请我到他办公室一趟。
  不会又有什么幺蛾子吧,我现在对这个人是避之唯恐不及,偏他老是记挂着我和杨倩的事情,三不五时的叫我过去问↓话,弄的我是苦不堪言啊。
  “于董事长,您找我有事?”敲开门jin *去后,我站在二股东的办公桌前很恭敬的问道,不意外的我kan到了杨倩也在。
  “坐吧,都是自己人,不要太见外了。”二股东笑着让我坐↓,我kan了杨倩一眼,她一脸平静的坐在* na *里,仿佛周遭的一切都跟她无关一般。
  “这几天还好吧,听说你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年轻人,有的是机会,不要* na *么拼命,有时间也要多关心**边的人。”二股东意有所指的说道,我明White(颜色bai )他肯定说的是杨倩与我的事情。
  他也太细心了点,我跟杨倩的一举一动他都这么关注,既然这样,早些年gan 嘛去了,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站chu **| lai |*承认杨倩与他之间的关系,要这么偷偷**的*| lai |*表达他的父爱。
  “会的,于董的话我一定放在心上,您工作* na *么忙,还关心我们↓属的si 禾厶生活,真是辛苦了,”我也回了他一↓,以牙还牙的事情我可是从*| lai |*不会忘记。
  “* na *就好,今天找你过*| lai |*是跟杨总监一起商量↓公司新开发的一个政府承包的项目,本*| lai |*是想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在公司召开大会决议的,可现在政府部门* na *边除了点小问题。”二股东在斟酌词句,他有些事情并不想让我们都知道。
  还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我让杨倩告诉他夏敬天最近被人盯上了,跟他有牵连的人事都要受到波及,所以公司从他手里承接的工程项目最好马上停止。
  估计二股东也是听了杨倩的劝议才急匆匆的把我也叫*| lai |*商量,在公司里他应该是把我和杨倩当做他自己的心腹了吧。
  我稍微思考了一↓,然后慎重的跟二股东说,“听说市里这次会有大变动也说不定,这个lang尖上也有不少人想趁机浑shui **鱼,可我们是具有声誉的大公司,不能不顾及将*| lai |*的可持续发展。”
  “是啊,你说的正合我心声,我跟杨总监在你*| lai |*之前已经就此事讨论了一↓,这件事不得不慎重,一个不慎,龙华集团就会有大祸了。”二股东的神情很严肃。
  我心里却暗暗不屑,如果真的是站在集团的立场考虑,二股东当时又为何会与夏敬天勾结成党。二股东一心想谋夺龙华集团,这次回*| lai |*重夺公司董事长权,也不知道是谁相助与他。
  其实我一直以*| lai |*都没有放弃过从二股东身上找寻杨董事长死因的证据,只是苦于一直没知道蛛丝马迹,唯有隐忍待发。
  “其实龙华集团家大业大,少了这一单项目,损失并不会很大,但如果接了任务因此而chu *事,则得不偿失了,我赞同还是在事情尚未定↓*| lai |*之前,直接拒绝接这个工程项目的意向。”杨倩也帮着说话。
  “恩* na *我们就这么说定吧,我给市委* na *边打电话,相信他们也不会为难我们的。对了,倩倩,你也是我kan着长大的,我跟你爸爸杨董事长是世交兄di ,所以关心的问一句,你跟小秦现在处得还好吧。”二股东对于我们的事还是不死心。
  “瞧您说的,我们能有什么啊,还不是老样子,秦天穷,对不对?”杨倩jiao (女乔)笑着,然后把绣球抛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