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72章 关键人物
  我沉* yin *了一会,把心中勾画好的计划跟王副书记和丁亮说了,虽然这个计划还不甚完善,甚至可能引起相反的效果,但目前没别的办法了,姑且一试了,kan能不能抓他哥现行。
  他们两人听了后,也深思起*| lai |*,我趁机说,“这个龙华集团的项目才刚筹建不久,我作为* na *边的总监,都还没听到什么动静,我回去劝服我们董事长把这个项目撤掉。王伯伯,你kan,能不能kan我面子上,把龙华的名字从这* shang * mian *划掉?”
  说完后,我都jin 张的chu *了一把冷汗,素闻王副市长可是最铁面无si 禾厶,不讲情面的作风。虽然因此他得罪了不少同僚,但却在老百姓心目中树立了很好的风貌,也因此夏敬天不敢轻易动他。我这么说,等于是要他毁掉自己的名誉打自己嘴巴的事啊。
  王副市长低着头,他大概也是在衡量这二者之间的利益关系吧,良久,我们三人都没有再说话。丁亮也jin 张的kan着我,就在我几乎准备要放弃的时候,王副市长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 gao *兴的差点要跳起*| lai |*拥抱他了,总算是为杨微守住了她爸爸一辈子的心血,* na *感觉别提多木奉(bang)了。我太感谢王副市长了,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为了老百姓的利益宁愿冒着毁掉自己一生的清誉的危险答应我这个请求。
  其实即使他不答应,我也会同意跟他一起合作的,但他答应了,我也如愿以偿了。
  我拍着xiong 部向他保证:“王伯伯,您放心吧,我保证龙华集团不会再给您添麻烦的,以后再也没龙华什么事了。”
  我之所以能说chu *这么绝对的话,当然是有十足把握的,而这个关键人物就是杨倩了。
  我们再商量了一阵关于这个计划的实施会遭遇到的困难,然后觉得差不多了,才相互道别。期间王敏*| lai |*敲过一次门,大概是担心我们在里面chu *什么事情吧,这小妮子,还ting *细心的。
  王敏送我们chu **| lai |*,王副市长本yu (谷欠)留我们吃晚饭,可我想起王敏妈妈上次的话,就没敢多作停留,脸皮厚如我者,也有怕的时候。
  “我们先走了,你jin *去吧,不用送了,自己注意点,* na *个夏家富不好惹,有事情就给我电话。”我回过头嘱咐了王敏一句。
  王敏突然眼睛一Red(* hong *):“秦哥哥,你们这次跟爸爸商量的事情是不是很危险?”
  “不会,傻丫头,你不要担心这个,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做个有理想抱负的人。”我rou了↓王敏的头发,禁不住笑道,这妮子很*(咸心)min gan 呢。
  “你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轻易受伤害,秦哥哥?”王敏抬起头很固执的要我答应她。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kan着王敏纯真的脸颊,忍不住心里起了异样的感觉。这么美好的女孩子,难怪夏家富要不折手段抱回家了。想到夏家富,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或许这个是最有效的办法了。
  “明天到学校如果kan到夏家富,就不经意的跟他提一↓他爸爸贪污枉法的事情,如果他问你哪听*| lai |*的,你就说不小心从别的同学* na *听*| lai |*的,说好像对方有搜集了他爸爸什么证据之类,准备去上报给警察局,听懂了么?”
  王敏眨了眨大大的眼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也知道她肯定不可能明White(颜色bai )我的心思,我不想解释太多,也不想让她知道太多。
  我本不想拉王敏趟这趟浑shui *,只是突然想到通过她这样的单纯学生身份透漏chu **| lai |*的消息比较能让人相信,我们也可以避免走更多的弯路子。现在时间jin 迫,只能这么办了。
  “你现在可能不明White(颜色bai )哥哥的用心,没关系,时间长了你就明White(颜色bai )了,只需要这么跟夏家富说,之后他再追问什么,就一概说不知道就好了,明White(颜色bai )了么?”
  “恩,秦哥哥,我明White(颜色bai )了,你放心吧,一定给你把这个任务办好。”王敏笑嘻嘻的回答。
  “没想到你想到了这招,真妙,让副市长的千金*| lai |*透漏这个消息,可信度大增。而且夏敬天一向跟王副市长不对盘,这么一说之后,kan他还不上钩,现在我们需要jin 锣密鼓的布置了。”丁亮用很敬佩的眼神kan着我,* gao *兴的说。
  “呵呵,也是病急乱投医了,你呆会回警局跟余婷提一↓,这件事没有她爸爸余局长的帮忙也不成,警察局有内奸,尽量不要惊动其他人,si 禾厶底↓暗暗调人即可,要记住了。”我一直对警局这个di 方没什么好感的。
  “知道了,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茬了,这个内鬼一定要揪chu **| lai |*,说不定还真可以利用这次一并灭了,哈哈。”丁亮仿佛想到了什么哈哈哈大笑起*| lai |*。
  “怎么说?”我有点疑问的问道。
  “你想啊,上次龙一莫名其妙的被杀害,肯定也是内鬼所为,这个内鬼估计跟夏敬天就有直接的关系。夏敬天处事了,内鬼能不着急么,我们只需要报点假料公开chu **| lai |*,内鬼一定上当自投罗网,还愁捉不到他么,哈哈。”
  “哈哈,真不错,果然是刑警chu *身啊,没亏了你这身军装。”我故意调侃丁亮。
  “你这小子,就见不得我好,快回去陪你的美jiao (女乔)娘吧,要我送你回家么?”丁亮上了车问我。
  “不用了,又不同方向,我打的士车方便点,开车小心点,有什么事电联。”我朝丁亮挥了挥手,拦了辆的士车,往家赶去。
  才↓车,大老远的就听到屋里有阵阵的吵闹声嬉戏声。
  “微微,快过*| lai |*kan,宝宝拉尿了,糟了糟了,拉在我鞋子上了,我的balle鞋子啊,这淘气包估计是pipiyang (羊羊羊)了,阿姨*| lai |*收拾你,kan你还皮”
  “你就别跟小孩子置气了,跟个大小孩一样,不就拉个尿啊,有什么大不了的,↓次让宝宝拉坨屎在你身上,kan你不跳起*| lai |*,宝宝乖,阿姨抱抱。”
  “微微,你就会说风凉话,又不是拉你身上,抱抱,快拉一个粑粑在你微微阿姨身上,倩倩阿姨给你糖吃,快拉。”
  “你们两姐妹怎么跟小孩子一样哈哈,太可爱了,宝宝,二位阿姨多疼你啊,去亲阿姨一↓”
  “才不要,亲的我一脸的口shui *,宝宝,你不是故意的吧,专门捡倩倩阿姨欺负,kan阿姨以后还给你糖吃不,你这个小捣蛋,你还笑,让你笑,哈哈”
  “咦,这么晚了,秦怎么还没回*| lai |*?是不是chu *什么事情了?”
  “是啊,这几天他也忙,经常早chu *晚归的,人都瘦了一圈了,小漫,我们晚上煲的什么汤啊?”
  “猪脚soybean(huang * dou),补body(* shen | ti *)的,专门给秦炖的,打他电话kan一↓,怎么还没回。”
  “宝宝,你* na *个flower(flower (hua ))爸爸,不会是kan上哪个美女si 禾厶会去了吧,宝宝,你长大了可不要像爸爸一样flower(flower (hua ))哦,”
  “爸……爸”
  我站在屋外,听着感受着这一幕的温情,感觉这才是家的感觉,我从小最Yearn(*ke wang*)的家的感觉。一个老婆,小孩,老公才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家,只是我这个家还多了二个女人!
  晚上跟杨倩翻云覆雨过后,她依偎在我的xiong 膛上,手指在我身上细细的勾画着,满脸都是甜蜜的神情。我吻了吻她的眼睛,杨倩的眼睛很漂亮,严肃的时候可以很凶狠,温* rou *的时候又似乎能溢chu *shui **| lai |*。
  “今天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了?”杨倩抬起头kan着我。
  “我在想一些事情,你知道龙华集团最近接了个政府的工程项目么?”此事是二股东主持的,连我也不知道,我相信公司其他同事更加不会知晓,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告诉杨倩。
  “没有听说啊,怎么了?接了政府的工程不好么?”杨倩不解我为何这么问她。
  “当然好啊,只是,政府现在除了点问题,我建议是龙华暂时不要跟政府扯上关系。”不知为何,我不想让杨倩参与我的计划,不想让她知道太多事情,一个是为她,另一个是因为二股东与她的关系。
  “chu *了问题?政府chu *什么问题了?”杨倩继续追问道。
  我犹豫了一↓,想怎么说服杨倩去跟二股东说放弃这个项目,我也知道不容易,但总是要试一试的。通过杨倩chu *面,事情容易办的多,二股东对杨倩还是有着微妙的感情的。
  “这些你先不管,你可以去劝说于董事长放弃这次跟政府部门合作的项目么?我得到可靠消息,这个项目是会赔钱的。”
  “如果这样的话,于董事长知道么?他能听我的建议放弃这个合作?这个项目至今都还没再公司公开,我觉得事情有点玄。”杨倩分析的就是我曾经想过的,只是我现在还知道了结局。
  “不管怎么样,你尽量去试试,你可以跟他分析↓利弊,最近市政府很多部门领导都换人了,这种现象是很不正常的,所以我们宁可按兵不动,也不要强行chu *头的好。”
  “你这几天早chu *晚归的都是在忙这个事情么?”杨倩答应明天去找于董事长谈谈,突然又问我。
  “恩,守住杨董事长留↓*| lai |*的公司比什么都重要。”我的确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我更想的是为杨董事长报仇,找到杀害他的凶手,绳之以法。
  “秦,你对我们姐妹真好,我们遇到你是福气,秦……”kan着杨倩突然妩mei(女眉)起*| lai |*的眼神,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她该不会,又想了吧。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杨微heng(哼哈二将)着小曲,显得很* gao *兴,我问她怎么了。
  她神秘的一笑,“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给我打电话了,你猜猜,你也认识的。”
  朋友?还许久不见?杨微的生活圈子现在几乎就是围绕我和宝宝转,她以前认识的也是生意场上的人,称不上朋友。我也认识的?我实在猜不chu **| lai |*了,莫不是初恋吧,我吃味的想着。
  “想啥呢?kan你这表情就知道没好事,告诉你,是米拉*| lai |*电话了,她问我们好不好,还说过段时间就毕业了*| lai |*kan我们。这丫头也真淘气,换了个电话也不告诉我们,打过*| lai |*我还以为是陌生人呢,呵呵。”杨微对米拉一直都很好,所以提起她,就忍不住的笑。
  “哦,这个女孩子身世ting *神秘的,我们还不了解她,也不要太亲近了,她*| lai |*玩,我们招待她就好了。”我对于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孩子其实没有太深的印象,北京的富家官家子di 太多了,她*| lai |*自北京,只是不是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