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70章 chu *状况了
  我这厢忐忑不安的等着王敏的消息,我多么希望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啊,* na *可要走很多歪路,就这一次就可以击倒对方了。
  上午去二股东房里送文件的时候,不意外的kan到了莫秘书,这两人狼狈为奸,居然不避嫌的到办公室里*| lai |*谈事情了。
  “小秦啊,这位是莫秘书,他可是有*| lai |*头的人啊,你帮我好好招呼↓。”二股东真是个笑面虎,笑的眼睛都只剩↓一条缝了,可笑意完全没到眼睛里。
  “莫秘书,您好,我们又见面了。”该有的礼貌还是必要的,我朝着他笑着打招呼。
  “是啊,好久不见了,听杨倩提过你,没想到阁↓真是年轻有为啊,这么年轻就坐上了总监的位置。”这个莫秘书天生的马屁精,连我这个不相gan 的人也拍起马屁*| lai |*。
  “呵呵,哪里,都是于董事长的提拔。”我谦虚的应道。
  “小秦是我公司的得力助手,很多事情没有他还真不行,你们原*| lai |*早认识啊?”
  二股东不会不知道我跟莫秘书见过面?莫非莫秘书没跟他提过这些事,也是了,他肯定不想夏敬天* na *个baby(bao bei )儿子的荒唐事被外人知晓,毕竟我是因为夏家富对王敏不敬才jin *监狱的的。
  “呵呵,你们聊吧,我就不打扰了,我↓去做事了!”跟二股东和莫秘书打过招呼,我退了chu **| lai |*。
  路过二股东的漂亮秘书台前,我站定了,秘书小姐正拿着化妆镜在补妆,一kan就是个妖mei(女眉)的主。估计早被二股东给上了,她kan到我kan着他,连忙稍稍站起*| lai |*:“秦总监,有事么?”
  我在公司的di 位还是显著的,虽然杨氏二女都走了,但二股东目前*| lai |*说还是ting *器重我的,所以连带着秘书小姐kan我的眼光也不同了点。
  “市里莫秘书*| lai |*我们公司什么事情?”我问道。
  “哦,市里有个工程要交给我们公司做,大概是找董事长谈这个事吧。”秘书小姐恭敬的回答。
  工程?我怎么没听说过,一般像这种国家单位的工程事项都是要开会讨论决定的啊,难道还只是二股东的个人想法?可是他都已经跟莫秘书这么光明正大的在办公室见面了,应该就不是想想而已了吧。
  我满腹疑团的走↓楼去,心想还是找个机会跟杨倩说一↓,kan能不能在* na *个莫秘书* na *里↓手脚,打探点什么。我其实是很不乐意杨倩再去找* na *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娘养的秘书的,但为了破案,没办法了。
  正在我苦思良策的时候,王敏*| lai |*电话了,她电话里的声音很jin 张:“秦哥哥,你快*| lai |*我学校,我被抓住了!”
  “什么?你说清楚点,你被谁抓住了?到底chu *什么事情了?”我急着chong *电话* na *头大声喊道,可惜王敏的电话已经掐断了,我脑袋里乱哄哄的,这是什么状况?
  难道王敏在替我录取市长夏敬天的声音时不慎被捕?可这也不算什么犯法的事情啊,没有人会联想到一个小丫头会有什么阴谋的,但事情还是不对劲,我需要马上去kan一↓。
  想到这里,我chu *公司门口叫了辆的士车,朝王敏学校飞奔而去。
  十分钟后的士车在岩谷科技大学的校门口停住,我急忙从口袋里拿chu *一百元递给的士师傅。师傅估计是一路被我催的超速几次的缘故,两手还在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个不停,等了几秒钟,愣是没把剩余的钱找给我。
  我担心王敏会chu *事,她在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便丢↓一句:“师傅,不用找了,剩↓的算你辛苦费。”
  远远的Behind(shen hou)听到的士师傅的嘀咕:这是拿命在玩啊,↓次给两百都不载他了。
  此时岩谷科技大学的↓课钟声刚刚敲响,众多学生纷纷从学校门口一涌而chu *,也chong *乱了我急yu (谷欠)jin *学校的步伐。这可怎么办,万一王敏被他们挟持chu *校,我也kan不清楚啊,我心里急得要命,偏又毫无办法。
  正当我kan着三三两两的学生从我身边经过而手足不无措时,手机响了:“快点到学校后山小亭处*| lai |*,给你三分钟,否则……”对方并没有说明White(颜色bai )否则什么,就猛di 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呆立了两秒钟,然后随便拉住身旁经过的同学问清了后山小亭在哪里后,快速的飞奔而去。当然,在我呆立两秒钟后也不忘打了个电话给丁亮让他快速赶*| lai |*岩谷科技大学后山小亭。
  远远的我就kan到有两个学生模样的人在凉亭处晃头晃脑的探望,见我到*| lai |*,便赶忙隐jin *凉亭里面去了。
  我加快步伐跑jin *了凉亭,只见王敏被夏家富强行按在了凉亭内的石椅子上,他身旁还站着四五个学生模样打扮的男孩子。
  “秦哥哥,你*| lai |*了?”王敏眼kan我*| lai |*惊喜的大叫。
  夏家富见到我*| lai |*,奸猾的大笑两声:“动作还蛮快的嘛,果然是为了心上人奋不顾身啊,只可惜。”夏家富shen chu *一个手指*| lai |*在我眼前摇了摇,“你就这么单*匹马的赶*| lai |*,能救到你的小么?”
  我嗤笑一声,对付这几个人我一人绰绰有余,只是现如今王敏在他们手上,我不能打草惊snake(she 虫它),估计要费一翻周章,否则哪容得这个小人在这里放肆。
  “你想怎么样?”我冷冷di 问道,必须要拖延时间,等丁亮到了,我就不用分心照顾王敏,可以放开手脚打的他们哭爹喊娘遍di 找牙。
  “我想怎么样?你还*| lai |*问我,你自己做的好事会不清楚么。”夏家富狞笑着慢慢靠近我,他的手↓立刻过去围住了王敏。
  我明White(颜色bai )他肯定是发现了王敏做的事情,为了拖延时间,我故意问:“夏公子打的什么哑谜,我不明White(颜色bai )啊,好像没什么di 方得罪了你吧。”
  夏家富突然笑了,然后从ku 兜里拿chu *一个手机,按了一↓:“小敏啊,呵呵,今天怎么有空过*| lai |*kan你夏伯伯了?”
  “早就想*| lai |*kan您了,功课太忙抽不开身,您body(* shen | ti *)还好吧?”
  “哈哈,还好,小敏真懂事啊,家富,你要多陪陪小敏啊,女孩子家要哄的,不要动不动就惹人家生气。”
  “知道了,爸,我疼她还*| lai |*不及呢,呵呵!”
  “伯父,您别这么说,我爸让我问候您呢。”
  “也代我向你爸爸问好,我有事,先chu *去了,你们慢慢聊。”
  “你?你gan 什么,夏家富,你。”
  听到这里我心里着实震惊了,手机里的声音正是* na *个182号码主人的声音,我记忆太深刻了,* na *一句话我反复听了很多遍,所以几乎跟听自己的声音一样熟悉。
  这个人是夏敬天?他就是182电话号码的主人?也是跟龙一有关系的人?海南孤岛上小茅屋里被杀害的人也与他有关系?这一连窜的疑问让我的大脑瞬时成了浆糊,思绪一片混乱。
  “夏家富,你这个卑鄙小人,你快把手机还给我,你快还给我。”王敏听到录音,开始大声叫喊。
  “堵住她的嘴,让她不要再叫唤,省的给我们招*| lai |*麻烦。”夏家富还是ting *谨慎的,转过头对手底↓人说,他的一个手↓赶忙向前在王敏口里塞了条mao *巾。
  我kan他没有对王敏有加害之心,这才放↓心*| lai |*。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录音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镇定自若的问道。
  “别跟我装傻充愣子,王敏不小心tuo *口而chu *说是你让他录的,怎么了,敢做不敢当啊,孬种!”夏家富说话真难听,我想忍都忍不住了。
  王敏在* na *头呜呜的叫着,听不清说什么。我突然哈哈一笑:“这个事情确实不怪王敏,都是我的指使她做的,不过也没什么,你太jin 张了,不就是个赌而已嘛。”我装作轻松的说道。
  “赌?什么赌?你不要想在我面前撒谎,我手↓的兄di 可不是好惹的,你小心点从实招*| lai |*。”
  “我公司有同事很仰慕你爸爸夏市长,一直想拜见无缘得见,听说我认识你,故托我代他向你爸问好。可我哪能见到你爸啊,只好找王敏帮忙录了一段你爸爸的声音让他一抒心怀了。”我真佩服自己能想到扯这个谎。
  我见夏家富听了将信将疑:“其实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如果不是上次不小心让你受伤,我就直接找你帮忙了,大家都是男人,又认识,素闻夏公子待人豪shuang XX大XX够义气,你也不会这点小忙都不帮的对么?”我发现自己说起谎*| lai |*还真的是面部该死心不跳,如果去当演员或者编剧,绝对能混口饭吃。
  夏家富呆呆的kan着我半响,突然两手一拍,大笑了一声:“哈哈,还真是这样啊,你怎么不早说呢,这是好事啊,我爸爸知道了也会* gao *兴的,他老人家最喜欢亲近市民听取民心了,我经常都被他教导的烦,有个人代劳* na *是最好不过了啊。”
  夏家富边说还边拍着我肩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又多熟悉,他手↓也目瞪口呆的kan着眼前的一切,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全都一动不敢动的站在* na *里发呆。
  “呵呵,夏公子果然豪shuang XX大XX耿直,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都有点恶心自己说的马屁话。“你kan,王敏……”我试探着想请他放了王敏,也省得我自己动手了。
  夏家富仿佛这个时候才想起王敏*| lai |*,他亲自上前mao *巾从王敏嘴里拿chu **| lai |*:“敏敏啊,你这是何苦呢,早说不就没事了,问你你又不肯说,我还以为你和秦天穷有什么阴谋要害我爸爸呢,今天委屈你了,一定补过啊。”
  王敏的两个手还被绑着,动弹不得,不过kan她的眼神好似要吞把夏家富团↓肚子一样的恐怖。
  我赶jin 走过去,边帮王敏(jie kai)手上的束缚,边朝她打眼色,让她不要这么倔强了,见机行事,她果然心领神会,低着头沉思不语。
  这厢我们把关系弄融洽了,丁亮带着一对人马过*| lai |*了,汗滴滴,至于这么大阵仗么,我原意是让他*| lai |*帮我引开夏家富的注意力,我好搭救王敏。
  这小子,也太kan的气夏家富了,对付这么一个富家子di ,用得着一队人马么,真lang费,我不以为然的想。
  “怎么回事?这里发生什么情况了?”丁亮赶过*| lai |*后问我。
  “哎,你是谁,chong *到这里*| lai |*做什么?”我还*| lai |*不及回答,夏家富抢先一步问道。夏家富最kan不得别人比他神气,明显丁亮带过*| lai |*的人比他的要多要强大,所以很不* gao *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