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69章 打草惊snake(she 虫它)
  她们两听完后,都一脸的茫然,不止他们,就是我到现在都也快忘记* na *个人的声音了,毕竟只有短短的几句话,能听chu *什么*| lai |*呢?
  我把这个事情的*| lai |*龙去脉都解释了一遍,她们这才明White(颜色bai ),然后余婷说:“我们不能打草惊snake(she 虫它),这个录音不能公布给警察局,说不定这里都有他们的内鬼。我一直觉得奇怪的是,丁亮,上次我们抓的* na *个犯人,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死在监狱里了,虽然警医说是犯人自杀,但我总感觉有别的原因,你说是不是有人想杀人灭口啊?”
  我一听也是一惊,龙一死了?而且还是死在监狱里。这个消息真是太震撼了,到了警察局监狱里的犯人居然都莫名其妙的自杀了,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现在连警察都不可以相信么?
  我现在也非常肯定警察局监狱里一定有外面的内鬼,只是这个人的爪牙居然shen 到了警察局里面,我真没有想到。
  丁亮和余婷两人的面部表情都非常的凝重,我深感到事情的严重* xing *,我试着说:“余婷,你说警察局里面是有内鬼么?* na *你爸爸知道这个事情么?”
  “我爸爸也跟我提到过,他怀疑手↓有人收受了贿赂,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而已。最近市里改革,我爸爸也是头疼的很,削了我爸爸很多方面的权利。爸爸说夏敬天可能是想拿他开刀了。”
  我听完又是一惊,没想到夏敬天居然盯上了警察局局长。难道他是想把警察局也揽到自己旗↓,前面说他洗black(hei )钱涉及di ↓钱庄什么的kan*| lai |*都不是凭空编造的,如若不是,* na *为何他要急着把警察局招揽过*| lai |*呢。
  我跟余婷说:“* na *个182开头的十一位电话数字一直没有通话记录么?”
  余婷摇了摇头:“我一直都有jin 盯着,可是对方好像一直都没有开机,但也没有停机,我想机会还是有的,我们再耐心等待一段时间。”
  也只好这么办了,这个是唯一的线索了,我们现在好像走到了绝境,对方仿佛能*清我们的↓一步要做什么,所以往往抢先一步掐断了我们的防线。
  “* na *个录音,我们也只能秘密追查,一定不要打草惊snake(she 虫它)。”丁亮说道。
  我也赞同的点了点头,我现在其实已经有一个怀疑对象了。* na *次擂台的暗室里听到的有点熟悉的声音,我突然想起*| lai |** na *个人居然是莫秘书,跟我在警察局问讯室里有一面之缘的人。而后在电影院跟杨倩一起,就是他了,他的声音跟擂台室里的人的声音很像,如果照这个线索顺藤*瓜↓去,也难保夏敬天没有涉及到。
  一个区区的市长秘书权利再通天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先是跟龙华集团二股东勾结,而后收buy(中文:gou mai)擂台black(hei )市的人为己所用,利用他们*| lai |*洗black(hei )钱给自己谋利。警察局抓到的人也可以让其不明不White(颜色bai )的死亡。
  这所有的证据都有力的指向了一个方向,夏敬天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说不定* na *个182开头的电话号码都有可能是夏敬天拥有的。只是我现在未见其人,所以不知道说话的是不是他。
  我在心里暗暗的有了决定,于是便跟余婷和丁亮告别chu **| lai |*。
  这厢杨小漫*| lai |*电话,说晚上一起去吃自助餐,宝宝一直闹腾的厉害,不肯在家里呆着。我想到儿子,嘴角就禁不住勾chu *满意的笑容。
  自助餐里的儿童都很多,老板还很细心的设置了一个游乐场所供小朋友们玩。可小不点太小,不能独自放任他一个人去玩,所以要有个大人陪着,当然这个任务就落在我身上了。
  三女把小孩丢给我后,就逃之夭夭了,特别是小漫临走时的眼神带着悲悯,仿佛我是要去献给观音的祭品。
  我抱着宝宝把他放在了滑梯上,然后扶着他的小腰,顺着滑梯往↓滑。宝宝玩的很开心,还学旁边的哥哥姐姐们拍手欢呼,这小(jia huo )真懂事。
  “咦,秦天穷?”没想到又见White(颜色bai )云,她也带着儿子*| lai |*吃自助餐。我也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真巧,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我笑着说。
  “是啊,这个是你亲戚么?真帅气的宝宝啊。”White(颜色bai )云& nie (一种手法)了一把宝宝的小脸然后笑着说,怎么每个女人都喜欢& nie (一种手法)宝宝的脸蛋啊,这样长期以往,宝宝的脸不会肿起*| lai |*吧,我不甘心的想。
  “哦,这是我儿子,宝宝,叫阿姨,*| lai |*,阿姨。”我哄宝宝叫White(颜色bai )云,平时他在家里可是一口一个“一一”叫的* na *是一个甜啊。
  我没想到White(颜色bai )云听了我的话,居然震惊的连她儿子叫她都没反映。我赶忙也chong *她面前挥挥手:“你怎么了?你宝宝叫你呢。”
  “哦,是么,不好意思,刚走神了!”White(颜色bai )云弯↓腰去** fu **了** fu **儿子的头发,然后温* rou *的问道,“齐齐,怎么了?”
  “妈妈,我想玩滑梯。”她儿子指着我儿子玩的滑梯也想玩。
  我禁不住一笑,然后抱起了我儿子站在一边,让她的儿子jin **| lai |*玩,小(jia huo )还不肯chu **| lai |*,嘴里直嚷嚷,后面kanfan kang 无效,索* xing *小嘴一张,大哭大闹起*| lai |*。
  这厢我手忙脚乱的哄着我儿子,White(颜色bai )云也加入了哄他的阵列,可都无效,就是嚷嚷着“妈妈”,这(jia huo )原*| lai |*是想Ta Ma妈了。
  杨小漫也赶忙跑了过*| lai |*,大概是听到小(jia huo )的哭声了,母子连心,说的就是这个理。
  “宝宝,宝宝怎么了?”杨小漫jin 跑过*| lai |*后把儿子搂在怀里,心疼的*了好一会,直到宝宝赖在她怀里睡着了,才转过头kan我:“刚宝宝怎么了?一个大男人都kan不好一个小孩子,kan你以后跟我抢着抱宝宝。”
  杨小漫半开玩笑的话我是没在意,可White(颜色bai )云仿佛清醒了过*| lai |*kan,她默默的kan了kan我,有kankan杨小漫。接着杨倩和杨微都跑过*| lai |*了,今天是什么(曰)ri 子,我的女人都集合到一块了,我扶着额头叹道。
  “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刚White(颜色bai )云kan你的眼神可不简单。”杨倩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本想把这件事当没发生过,可kan着她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眼神还有另外二女怀疑的样子,我只好招供。
  我把整件事都跟她们交代了,当她们听到到二股东对White(颜色bai )云要挟最后我帮了她的事,都义愤填膺的。
  “这死色鬼,我早kan他不顺眼了,上次他约我chu *去喝咖啡,我就发现他kan我的眼神不对劲。幸好他后*| lai |*没对我做什么,要不他的命根子我都给他废了。如果换做我是White(颜色bai )云,他休想这么威胁我。”杨倩气哄哄的说道。
  天,有这么咒自己亲生父亲的女儿么?杨倩尚不知情,可已经对二股东是很唾弃了,kan*| lai |*二股东想拉拢杨倩的意图估计难以得逞,我也不点破,任由事情继续发展↓去。
  我们一行四人加一个小孩回到了家里,开始为今天怎么睡觉而感到为难,四个大人一个小孩窝在这个两房一厅里确实挤了一点。
  我们不是没想过搬到大一点的房子里住,可是第一搬家也很麻烦,这里离公司又比较近。另外杨倩和杨微对这里有了感情,也舍不得搬。
  于是最后决定我跟杨倩和杨微住一屋,杨小漫带着宝宝住一屋。之所以这么安排也是因为杨倩坚持不跟宝宝睡一房,自打她* na *件香奈儿被宝宝抓烂后,她就不让宝宝碰她的衣服和**之类的* gao *档货了。
  宝宝也很奇怪,她既不抓杨微的,也不抓Ta MaMD,就偏偏欺负杨倩。本*| lai |*我跟宝宝小漫睡一屋也可以的,但小漫说我打呼噜担心吵得宝宝睡不好觉,而且我睡姿不好,担心压到宝宝。
  我倒是不担心这些,就关心跟小漫***时被宝宝kan到* na *可影响少儿心理健康啊,虽然也不知道宝宝现在kan不kan得懂,还是谨慎点为妙。
  对于现在这样的安排我肯定是满意的,能跟杨氏二女**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居然美梦成真了,我都有点不相信是真的。所以要好好的感谢我的好儿子,忍不住又抱着儿子狠狠的亲了几口。
  “好了,好了,快去睡觉吧,别让微微和倩倩等急了。”杨小漫真调皮,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话说chu *口了,还朝我抛了mei(女眉)眼。
  “你舍不得我啊,要不,咱一起去?”我搂着小漫* rou *ruan (车欠)的细腰,在她的xiong 部上###着。她忍不住的###chu *声,“讨厌,快去,儿子还没睡呢。”
  我哈哈一笑,然后朝杨氏二女的房间走去。
  这天,我把王敏叫到外面见面,她问我什么事情,我只说是急事,见了面再谈。她匆匆的赶过*| lai |*,小脸因急跑显得Red(* hong *)扑扑的,煞是可爱。
  “秦哥哥,你找我怎么不到我家去?”王敏一直在纠结我为何不上她家玩。
  汗滴滴,她的妈妈可是已经跟我发chu *过严重警告了,我还敢去她家啊,这次要不是有事相求,我也不会找她见面了。
  “呵呵,这里说也是一样的,到你家里,有伯母在,还拘束些。”我打哈哈道。
  “说的也是,我妈妈最喜欢gan 涉我的事了,每次*| lai |*个朋友都要盘问个半天。哈哈,秦哥哥,你可是怕了我妈妈了?”王敏笑的很可爱。
  “谈不上怕吧,该有的尊敬是必要的,对了,你爸爸好些了么?”
  “嗯好很多了,已经可以↓床走动了,听妈妈说,他这个星期就可以上班去了。”
  “* na *就好,哥哥问你一事啊,你不要告诉别人哦。”我一脸严肃的对王敏说道。
  “好的,我一定谁都不告诉,你说,什么事?”王敏意识到事情的重要* xing *,也严肃起*| lai |*。
  “我想弄到市长的声音录音,你能帮我忙么?”我急切的kan着她,这可是我唯一的线索了。
  王敏听了,傻了眼:“这个,你要这个做什么呢?”
  “你别管这些,只说能不能帮我拿到吧,我急着要,只可惜我见不到市长本人,不然我自己弄了。”我一脸的焦急。
  王敏终于答应了,她最后还不放心的问我:“秦哥哥,你不会做犯法的事情吧?”
  kan着她认真的神情,我忍俊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绝对不犯法,相反,哥哥还是在做正义的事情呢。”
  “嗯,这就好。”王敏的脸又Red(* hong *)了,然后深深的kan了我一眼,* gao *兴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