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68章 他是你儿子
  我没再搭话了,生恐一个小心就落入眼前女人的圈套,她现在可是不比从前了。从国外回*| lai |*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行事作风我都*不透了,所以还是以静制动比较好。
  “你还是不愿意娶我吗?即使我答应帮你生孩子?”杨小漫突然很伤感的kan着我。我仿若愣二青*不着头脑,怎么突然就提到这个事情了呢?
  我一开始不是跟她解释我跟杨微的事情,她都不愿意听,只是一味的责怪我,还误会我和二股东勾搭,这些她都忘记了么?不会得了失忆症吧,我心里这么想着,脸上肯定也表露chu **| lai |*了。
  杨小漫突然微微一笑,然后把小不点抱过*| lai |*放在膝盖上,温* rou *的帮小不点擦去嘴角的脏东西,然后问我:“这个孩子可爱么?”
  我点了点头,虽然不喜欢假洋鬼子,但这个小屁孩确实长得虎头虎脑的,很是逗人喜欢。
  “他是你儿子!”
  杨小漫的话才jin *到我头脑里,我就反she * xing *的站起*| lai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是你亲生儿子,我离家的时候已经有孕了,只是你不知道,chu *国才生↓他的。”
  我的确难以置信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我身上,未婚生子,而且还是瞒着我这个准爸爸的前提↓。我真不知道要不要感谢杨小漫这么为我着想,等儿子大了才带到我面前*| lai |*给我一个惊喜。
  我突然记起杨小漫离家的时候body(* shen | ti *)是有点不舒服,而且老是跑到浴室去呕吐,* na *个时候没在意,以为只是感冒了,真是没想到* na *个时候我就已经要开始准备做爸爸了。
  “宝宝,叫爸爸,这个是你亲爸爸哦!”杨小漫低↓头去亲了亲孩子的脸,然后逗他。没想到小(jia huo )很配合,居然nai (*&女乃*&)声nai (*&女乃*&)气的从小嘴里吐chu *了几个儿音:“巴…粑”。
  我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天知道他叫的是什么,不过心里还是瞬间就盛满了感动。这是我的儿子啊,我秦天穷的儿子。我朝小漫shen chu *手把小(jia huo )抱了过*| lai |*,没想到他一点都不认生,我抱着他,他用小手*| lai |*抓我的脸,兴* gao *采烈的玩着我的领带。
  果然是我儿子,还记得叔爷跟我说小的时候我胆子很大,跟谁都能完玩成一片。而且这个小(jia huo )真的很投我缘,kan这小鼻子小眼睛的,好像跟我很像嘛,我忍不住呵呵的笑,有个儿子的感觉真好。
  杨小漫kan着我搂着小宝宝的笨拙样子,她也忍不住的笑了,然后对我说:“宝宝还没名字呢,我一开始就没帮他取名,想让他亲生爸爸帮他取个。”
  亲生爸爸,小漫是在说我么?我停↓了逗宝宝,然后充满感动的说:“为什么你一早不跟我说宝宝是我的孩子呢?我差点误会他是* na *个,唉不说了,你现在不误会我了?”
  “刚回国* na *会就接任公司董事长职位,事情多的我手忙脚乱的,没时间跟你细说,本想等公司稳定了以后再告诉你,然后我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谁知道……”杨小漫抬头kan了我一眼,然后又说,“之前的事都是我误会你了,微微都跟我说清楚了,我不怪你们。”
  微微?难道杨微去找过杨小漫,是她跟小漫解释了这一切,kan*| lai |*这个心爱的女人在我背后做了不少事情啊,我心疼的想。
  “只怪你太笨,被我误会了也不找我*| lai |*解释,你心里还有我么?”杨小漫生气的kan了我一眼。
  “* na *天你把我叫去办公室,我kan到你和宝宝还有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以为宝宝是他的孩子,以为你跟他好了,所以我也心灰意冷,不想再纠缠你了。”我低低的说道。
  “你这个大傻蛋,怎么让我遇上了呢,哎。”杨小漫坐到我身边*| lai |*,然后shen chu *葱葱玉指点了↓我额头,我只是嘿嘿傻笑着。
  我们吃了一顿*** feng ***盛的大餐后,突然响起*| lai |*二女到现在都没*| lai |*,见我准备拿chu *电话拨给杨微,小漫按住了我的手,然后笑着说:“你这玫瑰flower (hua )就送给我和宝宝吧,她们不会*| lai |*了。”
  啊?我一脸惊异的kan着小漫,她不会使什么法术把二女变不见了吧。
  杨小漫笑着说,“你这个呆头鹅,还不明White(颜色bai )啊,是微微打电话告诉我你约她们在这里吃饭,所以特di 让我带宝宝过*| lai |*与你相见,她们是在成全我们啦。”
  听了杨小漫的话,我也明White(颜色bai )了,呵呵,我身边的女人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大方得体呢,不是成全这个,就是让着* na *个,还真不把我放在心上啊,我有些郁闷的想。
  杨小漫可不理会我这些,把宝宝往我手里一塞:“喏,以后宝宝给你带了,记得帮宝宝取个好听点的名字啊。”杨小漫笑着走在前头,我是又幸福又觉得痛苦。
  宝宝仿佛有使不完的劲,从车上开始就折腾个每完,一反刚才在西餐厅的文静模样。一↓站起*| lai |*到处望,指着前方呢喃自语,你要不理他,他还发脾气,一定要轻声细语的慢慢哄着。
  然后最让我痛苦的事情就是,我* na *昂贵笔ting *的西装,我才the first time(di yi ci )穿,宝宝就毫不客气的拉了一把尿在* shang * mian *kan着* shang * mian *大大的一滩shui *渍,我yu (谷欠)哭无泪的kan着杨小漫,用眼神恳求她赶jin 帮忙带走这个小魔头。
  杨小漫kan着我笑的乐不可支,小宝宝kankan这个,kankan* na *个,也咧开没牙的小嘴笑个不停。我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天知道他笑的什么,不过我倒有很想打他pi *gu *的chong *动。
  杨小漫总算是可怜我,然后把宝宝抱了过去,kan着她熟练的给宝宝换衣物,动作利落而轻* rou *,不会有丝毫的伤害到宝宝,我禁不住很佩服。
  这一年多里,杨小漫是一个完全合格的妈妈,一个好女人了。我让她们母子俩吃了太多的苦头,以后一定加倍补偿给她们。
  我把杨小漫和宝宝带到了二女住的di 方,我租住的di 方已经好久没住人,估计都灰尘满布了。
  才打开大门,就听到里面有欢呼声chu **| lai |*。杨倩和杨微都齐齐站在大厅里,每个人手里还拿着一个气球,客厅布置的也很童话,多了很多五彩的小灯泡,还摆放着很多布娃娃。
  有男宝宝喜欢布娃娃的么?我kan着二女非常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接过宝宝,然后一个&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脸蛋,一个掐着宝宝的小手,满是新奇的研究起*| lai |*。
  “小孩的皮肤真好啊,好有弹力,倩倩你kan。”
  “是啊,小手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嘟嘟的,好好*啊,我真是爱死他了!”
  “你kan这眼睛,好大,睫mao *也长,真是一个小帅哥。”
  “* na *可不,什么人生什么种嘛,你kan小漫长的多好kan啊。”
  “呵呵,瞧你们夸的,我哪有* na *么好啊。”
  “小漫,说真的,你怀宝宝的时候吃啥东西了,宝宝皮肤这么White(颜色bai )tender(nen),我听人说怀宝宝要多吃苹果啊,据说可以美White(颜色bai )的,是不是啊?”杨倩就是爱美,连小孩的事都能扯到这* shang * mian *。
  杨小漫思考了一↓:“好像是吃了不少美国的Red(* hong *)富士,不过吃的更多的是豆nai (*&女乃*&),几乎每天早上都喝一大碗。”
  “豆nai (*&女乃*&)好,豆nai (*&女乃*&)可营养了,又养肤,而且对宝宝也好呢,小漫真懂得养生之道啊,呵呵,以后我们多向小漫学习。”连杨微都过*| lai |*掺和一把。
  我在旁边一直*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不上话,宝宝也是,她被杨微搂在怀里,小脑袋在她* gao *耸的xiong 部上不住的蹭*| lai |*蹭去,还笑的小嘴都合不拢了。
  敢情就是一个小色狼,不知是继承了谁的优良传统,我脸不Red(* hong *)心不跳的想着,kan的我眼睛都Red(* hong *)了,小捣蛋,一*| lai |*就占据了我的di 盘,我恨恨的想到。
  kan到眼前几个女人的精彩表演,我突然有一种危机感,这是阴盛阳衰的世界啊,小宝宝从小在这些女人堆里长大,以后不会也变得像个女人吧,亦或者不男不女?
  我没有想到我的灾难(曰)ri 远远才开始。
  清早就在杨倩的尖叫声中醒*| lai |*,然后是杨小漫的声音,再接着是宝宝的吵闹声。我也睡不着了,努力睁开朦胧的睡眼,然后*索着像声源处走去。
  昨晚跟杨小漫一通奋战,许久不见的***都爆发了,二女很自觉的带着宝宝睡在另一个房间。这一大早的杨小漫就跑过去kan宝宝了?都说母爱是伟大的,果然不假啊,我心想道。
  才踏入房门口,就听到杨倩在鬼叫:“天啦,天啦,我新buy(中文:gou mai)的香奈儿裙子,就这么被你毁了,你这个小捣蛋,kan阿姨不打你pi *gu *。”
  接着是杨微的小声:“你这个阿姨一点都不称职,不就是一条裙子啊,宝宝喜欢撕,我还打算去buy(中文:gou mai)多几条回*| lai |*让他撕个够呢,宝宝,你kan微微阿姨多疼你,不要倩倩阿姨了,我们走。”
  杨微抱着宝宝朝房门口走*| lai |*,kan到我,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一笑,然后指了指里面。杨小漫正弯腰收拾着宝宝的纸尿ku ,这小捣蛋一天拉个没完,唉,真是苦了小漫了。
  我在杨微脸上亲了一↓,见宝宝眼睁睁的kan着我,也忍不住在他额头上也狠狠的亲了一把。宝宝哈哈的笑了,杨微也乐得笑chu *了声,kan着眼前的一幕,我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早上余婷给我打电话,说事情有点眉目了,丁亮在* na *边找到了一具尸首,好像是被人杀害的,然后让我赶过去警察局。
  我匆忙的感到了警察局,丁亮和余婷早已在等我。丁亮这一趟去海南晒black(hei )了不少,为了我的事也让他操心了,我禁不住对他表示了感谢。
  “我们在孤岛上搜索了许久,都没有见到你说的小茅屋里的人,刚开始我们猜测会不会对方知道有人要杀他,所以逃tuo *了。可后*| lai |*有个渔民*| lai |*报案,说打捞chu *了一具男尸,我们便派人过去验收后,发现此人是滨海市人,叫王嘉,以前是武术教练,但三年前就失踪了。期间犯过几次案,都疑是此人所为,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也没抓到此人。”
  “王嘉一定是惯犯了,每次作案都不留↓任何线索让我们追查,这次这个小纸条我们怀疑他是故意落↓的,可能也不甘心被人灭口,想引起警方的注意。对了,除了这个小纸条外,你还有别的什么发现没有?”丁亮问我。
  我思考了几秒钟,内心里在纠结要不要把身上的* na *个录音放chu **| lai |*给他们听,我担心会打草惊snake(she 虫它),可内心里实在又急于破案,所以还是把这个录音放给了丁亮和余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