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67章 阴谋
  “White(颜色bai )云?呵呵,就是你想的* na *样关系呗,不过是逢场作戏,不要放在心上了。”我大哈哈的说道。
  “* na *杨倩呢?你是认真的?我听说你跟她关系匪浅啊,你们是不是走的很近,她可不是个好女人,你要小心点。”张一顺是好心提醒我,只可惜平White(颜色bai )误会了杨倩。
  我默不作声,张一顺kan我这神态就*| lai |*气,接着说:“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啊,* na *个杨倩可能是新任董事长的新欢,他们两个人可是走的很近,有同事还kan到他们单独chu *去喝咖啡。”
  我听了(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实在太有趣了,见过哪个男人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企图的,真是乱点yuan ** yang(中国著名的观赏鸟类,被kan成爱情的象征)谱。我White(颜色bai )了张一顺一眼:“知道了,小心开车,我有分寸的。”
  张一顺末了又不死心的说:“其实White(颜色bai )云都比杨倩要好,杨倩做事太不光明磊落了,兄di ,你真不要陷jin *去啊。”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就差没向天发誓了。张一顺见我这样,才作罢不再提这事。
  可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事:“* na *天我上街碰到陈素莹了,她肚子很大了,估计就要生产了吧。”我前不久也才kan到过一次,于是低低的说了* na *天的事情,还把陈素莹好像不太愿意kan见自己的事也说了。
  “不会吧,她kan到我可是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啊,还问公司的同事好不好,还提到了你啊。不过我感觉她过的不怎么好,神情不是很愉悦的样子,也瘦了许多,可能怀孕的女人都会有这样* na *样的问题吧。”张一顺一笔带过。
  我不以为然,然后车停了,我一kan,汗滴滴,怎么跑到王敏家里*| lai |*了?
  张一顺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要把我赶鸭子上架的赶到王敏家里*| lai |*,我上次听他提到要我去kan王敏,还以为是随便说说的。狂汗一把,这老小子居然不死心的。
  我正在想呆会如何面对王敏的时候,她就chu **| lai |*了,好像是要chu *去,kan到我们,愣了一↓。她kan到我在张一顺Behind(shen hou),眼神好像闪了闪,然后连忙招呼我们jin *屋里坐。
  我们尾随着王敏jin *了内屋,她妈妈正端着一个空碗从里屋chu **| lai |*,kan到我们,也是连忙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招呼着。
  张一顺熟门熟路,他跟王敏妈妈谈笑着,我局促的坐在旁边,一时半会有点搭不上话。
  “你今天怎么*| lai |*了?我正想过几天去找你呢,有些事情想跟你说。”王敏kan着我,表情有点难过。
  “这几天公司事情有点忙,所以顾不上*| lai |*kan你,听张一顺说你家里chu *了点事情,是伯父的body(* shen | ti *)有恙么?”
  王敏正要答话,她妈妈突然###*| lai |*:“呵呵,人老了,多多少少都会有点mao *病的,老你们烦心了,晚上在这里吃饭吧,我chu *去buy(中文:gou mai)菜去,你们聊啊。”
  我们都说不用麻烦了,可王妈妈还是很开心的笑着chu *去了,让王敏好好招呼我们。
  “我前两天过*| lai |*kan伯父,body(* shen | ti *)好许多了,现在应该可以↓床了吧?”张一顺很关心的问道。
  王敏深深的叹了口气;“本*| lai |*是好许多了,可昨天接了通电话,又气的旧病发作,卧床不起了。”
  汗滴滴,什么电话居然让堂堂副市长能气得卧床不起的,kan*| lai |*是大事发生了。
  我其实很想问是什么事情,张一顺抢先一步先问了:“我听我爸爸说最近市大会说要改革,削去了一大批人员的官职,还内部调整了很多人的工作岗位,伯父大概是被这事气的不轻吧。”
  王敏点了点头,市委大整顿?* na *应该又是夏敬天的把戏了,只是没想到他的魔爪shen 得这么远,他的权利难道已经大到天了么?
  我汗了一把,也为我接↓*| lai |*要走的路感到担忧,这个夏敬天一旦达成了他的阴谋,要扳倒他就难入上青天了。
  “我们jin *去kankan伯父吧,他休息了么?”我问王敏,也想跟王副市长好好谈一↓,虽然现在不是一个恰当的时机,但我总想能从这个副市长的嘴里知道什么。
  “还是改(曰)ri 吧,我爸爸现在已经休息了,他body(* shen | ti *)不太好,医生说要多休息的。”王敏的声音有点哽咽了。
  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了,只好安慰了她几句,然后想起她说有话想对我说,就问是什么事情。
  王敏思考了片刻,然后说:“还记得夏家富么?”
  我点了点头,这老小害我蹲了回监狱,怎么不记得。
  “他前几天*| lai |*找我,还故意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说我爸爸快倒台了,他爸爸很快就要动手了。还说只要我答应嫁给他,他爸爸一定保我家周全,我,我心里现在很害怕。”王敏抬起头kan着我,满脸的希冀。
  我能帮她什么呢,她爸爸都担心的事情,我有何力量*| lai |*帮助她呢。我和张一顺对视了一眼,都深深的低↓了头。
  我知道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搜集到证据,然后一举扳倒这个滨海大蛀虫,所有的内幕真像就都迎刃而解了。只是现在丁亮* na *里还丝毫没有动静,余婷也没再给我打电话,所以目前我们只有按兵不动了。
  我们又陪王敏说了会话,安慰了几句。晚上在她家吃饭的时候,王副市长也没有chu *房门,饭菜都是送jin *去吃的。我估*着是不想见外人,所以闭门不chu *,亦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吧。
  吃完饭我们告辞的时候,王妈妈和王敏送我们到门口,她让王敏先jin *去,然后突然跟我说:“小秦,我们家敏敏年纪还小,能认识你们这些大哥哥是她的福气。只是这孩子没什么心机,所以有时候说话做事不经过大脑,还请你多担待点,等将*| lai |*长大点,找了男朋有,成家了我就不用操这份心了。”
  我其实已经听明White(颜色bai )了王妈妈话里的意思,原*| lai |*她是担心我拐跑她女儿啊,哈哈,我可是巴不得王敏快点嫁人,也不用我在这里苦恼了。
  我向王妈妈保证一定会把王敏当作自己亲sister(* mei mei *)kan待,有什么事情也会照顾她,这样王妈妈才放心的让我们离去了。
  这一顿鸿门宴吃的我是胆战心惊啊,其实我有这么差么?为什么王妈妈这么不待见我呢,我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不舒服。
  张一顺这小子乐呵呵的,全然没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我的心情无比的沉重,真羡慕这小子的超然心态。
  虽然我还☆ɡao 扌高☆不清王副市长到底是为何受伤,可我隐隐觉得肯定是有内幕的,但明显王副市长不想让人知道他为何遇害,连外人都不见,我越发觉得这里面有疑团。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杨倩早已睡着,杨微却还在客厅等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每次晚归杨微都会为我守门,我让她早点睡不必等我,她也不听,唉,这个可爱又令人心疼的女人。
  “微微,以后不要再等我回家了,女人要早点休息,皮肤才会好,人才漂亮。”我搂着杨微心满意足的说道。
  杨微半躺在我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忍不住又吻上了她的xing *gan *Red(* hong *)唇,最近好像上了瘾了,一直都要不够。其实每晚都与两姐妹**竞技,切磋房术,自然是风流无限好,只羡yuan ** yang(中国著名的观赏鸟类,被kan成爱情的象征)不羡仙。
  突然又想起杨小漫,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如何了,自打被二股东解除职位离开公司后,就没见她*| lai |*找过我。她现在不比以前,事事都要依附于我,她有自己的人生规划了,* na *个假洋鬼子可能就是她要找的归宿,我郁郁的想着。
  我和杨微在沙发上度过了绝对**的一夜,嘿嘿,然后一时兴起,约她和杨倩明晚chu *去吃饭,还说绝对给她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可谁知道,我的惊喜没有给到,她们倒是送了我一个大大的惊骇。
  我和二女约在西餐厅见面,这个可是全滨海市最* gao *档的西餐厅。我这次也算是折了老本了,为赢得美女一笑,flower (hua )费这些许小钱算什么,哈哈,牛叉了一回。
  我今天特意穿了一件西装笔ting *的昂贵西服,头发也梳得蹭亮蹭亮的,还分别buy(中文:gou mai)了两捧玫瑰,毕竟我和二女还没正式约会过呢,这可是头一遭。
  我等了一会,碰到了一个熟人,White(颜色bai )云和她老公。这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到White(颜色bai )云老公,斯斯文文的,有点成熟人男人的风范,一kan就是疼老婆的好男人。
  我kan到White(颜色bai )云望向我这边,然后朝她点了点头,White(颜色bai )云跟她老公说了几句话,然后单独朝我走过*| lai |*:“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约了人?”
  几天不见,White(颜色bai )云越发妩mei(女眉)动人了,想起以后都要见不到美jiao (女乔)娘了,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的。
  我点了点头,笑着问:“你最近还好吧,你老公人不错啊,要好好珍惜!”
  White(颜色bai )云听了,悄悄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会的,你也好好珍惜身边人,* na *你约了人,我不打扰了。”
  “嗯,再见!”我也笑着跟她说分手。
  kan着White(颜色bai )云袅袅婷婷走向她老公的身影,禁不住感叹,真是世事难料啊,谁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呢?
  突然我kan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走*| lai |*,身旁还拉着一个小不点,居然是杨小漫?莫非她和假洋鬼子也约在这里见面?kan*| lai |*今天还是碰到不少熟人啊。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杨小漫这次是*| lai |*找我的,而且还带给我一个更加震撼的消息。
  杨小漫是*| lai |*找我的,身旁的小不点也是特意带*| lai |*见我的。她身上散发chu *一股很成熟的女人mei (鬼末)力,让我着迷。
  “最近好么?许久不见是不是美女在怀,乐不思蜀啊?”杨小漫坐↓*| lai |*后笑着问我。她身旁的小不点则坐在旁边凳子上安静的吃着手里的小布丁果冻,真是很乖的孩子,我有点喜欢这个小不点了。
  “呵呵,瞧你说的,我心里不是一直惦记着你嘛,只可惜我们有缘无份,你已名flower (hua )有主还将为人母了。”我暗指她帮人家带孩子,捡现成的妈妈当。
  没想到杨小漫一点都不气恼,反而笑着说:“做妈妈好啊,你不想做爸爸么?”
  “要有人愿意为我生才行啊,我就是想也心有余力不足,你愿意给我生宝宝么?”我其实早知道她会拒绝,故意这么问。
  “呵呵,如果我说愿意,你就真的肯娶我?”杨小漫的话深深震撼到我了,她,不是开玩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