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66章 沾huo *就着
  我走过去,一把抱起了杨倩向卧室走去:“你是坏人,对我不好,你为什么对我不好?”杨倩一径的在我怀里说胡话。
  我心疼的用脸贴了她的脸颊,难道我伤她如此的深么?
  “爸爸,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对我不好?”杨倩说着还手舞足蹈起*| lai |*,杨微在一旁kan了很担心。
  汗滴滴,敢情是说她爸爸对她不好啊,害我还内疚半天,表错情了。我把杨倩轻轻的放倒在chuang shang ,然后接过杨微递过*| lai |*的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帕子,给她擦了把脸和手,接着盖上被子。
  可就再我要走时,杨倩猛di 一扯,我跌倒在她身上,怎么这姐妹两都喜欢*| lai |*强的,我又一次被*着上了床,心里悲哀又甜蜜的想着。
  杨微kan到这一幕,悄悄的离开并带上了门,也把这一室的旖旎风光管在了门内。
  第二天,一上班,张一顺凑过*| lai |*了,问我最近怎么样,body(* shen | ti *)如何和,我们又寒暄了会,张一顺突然问我:“王敏最近有没有找你啊?”
  我正在想上次案子的事,他冷不丁的这么一问,吓我一大跳,自* na *次喝醉被她捡回家见了市长和夫人后我就没再见到王敏了,难道她因为我的事被爸妈责罚了?
  “我好久没见到她了,她怎么了?”我有点担心的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王副市长最近chu *了点事情,所以王敏很不开心,天天呆在家里,也不肯chu **| lai |*,如果你有时间,帮我劝劝她,kan能不能让她放松↓心情。”张一顺是真的担心王敏。
  我点了点头,真不想跟这个丫头再次接触,她很可爱没错,可是* na *样的家庭背景本就束缚了我这样的人与之交往的权利,再加上杨微爸爸的这件案子,彼此的关系有点不清不楚,哎,真是能不见面就不见面最好。
  “你们到底怎么了?每次我提王敏你都闷闷不乐的,是不是chu *什么事情了?”张一顺也算是个细心的人物,估计跟他爸爸常年在政府当差的习惯有关。
  “没什么,就是不太想kan到她,这丫头……”我不知道如何启齿,说她喜欢我吧,人家也没表White(颜色bai );说不喜欢吧,又总是粘着我,哎,真是有点矛盾啊。
  就在这个纠结的当口,White(颜色bai )云jin **| lai |*了,张一顺见状识趣的退了chu *去。
  我跟White(颜色bai )云自打* na *次办公室***后,就很少再单独见面,我们都担心控制不了自己,毕竟**还是很容易一点就着的。
  二股东现在又当权了,我也有些担心White(颜色bai )云再次羊入虎口,而且二股东肯定也对我有些意见了,不会再像上次一样被我随意带过去。
  我kan着White(颜色bai )云,White(颜色bai )云也kan着我,然后递过*| lai |*一个white(* bai se *)的信封,我打开一kan,居然是辞职信!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娘养的,难道一上任就拿White(颜色bai )云开刀了?“他欺负你了?是不是*你做什么事情了?”我着急的问道。
  White(颜色bai )云摇了摇头,微笑的kan着我,然后搂住我的脖子,顺势坐上了办公桌上,深深的吻住了我。
  “你老公自己chu **| lai |*做了?生意如何?”我有点失落的说。
  “恩,还行,刚开始做,规模不大,但我过去帮忙还是好点的。”White(颜色bai )云悠悠的说道,“我们以后不会见面了,你会想念我么?”White(颜色bai )云妩mei(女眉)的眼神今口 han 情脉脉的kan着我。
  我kan着眼前这个温* rou *的能掐chu *shui **| lai |*的女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再一次狠狠的吻了↓去。
  第二天一上班,二股东就叫人请我去他办公室。我犹豫了几分钟,心想要不要告诉杨倩,二股东找我肯定不会有好事,但我这次却*不透他的底,他↓一步想做什么。
  我敲开门jin *去后,发现他得意的坐在以前杨小漫坐过的老板皮椅上,一脸的阴笑kan着我。我怎么kan他都像披着羊皮的羊,穿着龙袍的假太子。
  “坐吧,尝尝我这里的雪茄如何?”他让我坐↓后,递过*| lai |*一根*cu && da*的古巴雪茄,这东西可是很耗钱的,一般人消费不起。我当然毫不客气的拿过*| lai |*,在这办公室里,* na *么多人kan着我走jin *他办公室,他不会傻到在这里谋害我。
  我没有huo *,于是他居然倾身过*| lai |*亲自为我点上,要是放在以前我一定感动的五体投di ,惟命是从了。可现在经历过* na *么多事,深刻明White(颜色bai )kan人kan物都不再是表面的* na *一层关系了。
  “还行吧?这可是真宗的古巴雪茄,我托了很多关系flower (hua )了巨资才弄到的。”二股东正题一字不提,反倒是不停跟我探讨这个古巴雪茄的奥妙。我没心情去体会这个雪茄到底好不好,好在哪里,一心只想知道他到底找我*| lai |*为何。
  “董事长,您找我*| lai |*所为何事?”我决定先发制人,这个也是我的克敌圣宝。
  “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于大哥嘛,我们是兄di ,理应兄di 相称,不要太见外了。”二股东仿佛还真拿我当兄di 般kan待,他走过*| lai |*拍着我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兄di ?背后###一刀也算兄di 的话,* na *这个世上估计没活人了,我心里暗自发笑。杨董事长跟他这么多年的交情,他还不是照样把人家老婆睡了,还*| lai |*谋害人* xing *命谋夺人家的江山,这种人也配跟我称兄道di ,我暗暗啐了一口。
  “这里是在公司,董事长还是谈公事吧,我不能逾越了。”我既礼貌又生疏的说道。
  二股东愣了一↓,显然没想到我这么的不给面子他,他的脸还真是变得很快,一↓青一↓紫的,几秒钟的时间,他心里大概又盘算了个遍,我冷眼旁观。
  “小秦啊,你跟我们公司的市场销售总监走的很近嘛,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又扯到我的交友情况了?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他多关心公司员工呢,甚或还以为我是他的si 禾厶生子。
  我心里明White(颜色bai )怎么回事了,他肯定以为我是杨倩的男朋友,难怪迟迟没有对我↓手。kan*| lai |*所谓虎毒不食子也还是真的,他还没绝情到六亲不认的di 步。
  我也在奇怪为何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孑然一身,没有娶亲生孩子,莫非他深爱着杨倩的妈妈?
  我心思转的飞快,觉得如果要想在这个公司继续站稳脚,慢慢谋划如何打到这个眼前的人,为杨微的爸爸报仇,就必须过了今天这一关。
  于是我故意羞赧的低↓了头,然后笑了笑:“董事长,怎么也关心我们小职员的si 禾厶生活了,我有点受宠若惊啊。”
  “哈哈,不要不好意思,我是很kan好公司职员互相牵Red(* hong *)线的,如果成双成对* na *是再好不过了。更体现了我公司的人文素养嘛,你说是不是呢!”二股东这话说的冠冕堂皇,我听了不以为然。
  “我跟杨总监还只是普通的朋友,像她* na *么优秀的人才怎么kan的上我哦,更谈不上男女朋友,于董事长就不要说的这么明White(颜色bai )了,呵呵!”我也模棱两可的回答。
  “是这样啊,* na *我可要帮你们促jin *促jin *关系哦,你等我好消息吧,包我身上了。”二股东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说道,我也微微一笑,连忙表示感谢。
  然后神色一顿又问了我一句话,“你是不是去过西边的擂台赛场?”我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他这么直接的问,在好*不清他的底之前,我不好正面回答。
  “我是有这个兴趣,本身也学了点武术,只是不知道您说的是哪天呢?”我把问题又抛给了二股东。
  二股东沉* yin *着kan了我一眼:“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朋友说kan到你和一个女孩子在* na *里chu *现,知道是我公司的职员,就无意之间跟我提到了你,* na *个女孩子是你什么人啊?”
  丢你nai (*&女乃*&)nai (*&女乃*&)的,转*| lai |*转去,原*| lai |*还是想知道我有没有女朋友,会不会欺骗杨倩的感情。敢情他还不知道王敏的真实身份,也可能是大意了没有去查吧,否则现在就不会还是和颜悦色的跟我说话了。
  我赶忙在心里整理了###稿,然后说道:“哦,她是朋友的sister(* mei mei *),朋友没空陪她,就让我作陪一↓,我们* na *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面,我这大男人的也不喜欢逛超市buy(中文:gou mai)衣服,应付小姑娘很累的,就哪里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往哪里带咯。”
  二股东听了哈哈大笑,然后重重的拍了↓我的肩膀:“我理解你,男人嘛都是多情的,只是人家小姑娘未必这么想哦,我kan她对你ting *有好感的,哦不是,我听朋友说她好像很依赖你,所以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免得伤到人家的心了。”
  我赶忙说是,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和她见面了。
  从二股东办公室chu **| lai |*后,我径自去找了杨倩,把刚刚跟他的谈话都一字不漏的说给杨倩听,只是没有提及我知道的她和二股东的真正关系。
  杨倩听了则是感到非常的不解:“他为何一定要你跟我在一起呢?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苦笑一↓,这话该如何解释呢?我告诉杨倩的意思是要她在公司假装跟我有点* na *个意思但又不要表漏的太明显,让人一眼kanchu **| lai |** na *种,也是为了拖延时间让我能在公司继续找证据。
  可杨倩却总在* na *追问我二股东为何这么做的目的,我答不上*| lai |*,只好保持沉默,以示清White(颜色bai )。杨倩眉头深锁的模样真是很可爱,平添了一丝女儿家的jiao (女乔)气,我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的亲了一↓。
  “讨厌。”她jiao (女乔)笑道,注意力果然转移了,然后扑过*| lai |*捶打我的xiong 膛,女儿家的粉拳绣* tui *侍候的还真是舒服,心里的**居然就这么冒了chu **| lai |*。
  我握住杨倩捶打我的小手,然后按住她的头深深的吻了上去,杨倩有点小害羞,居然象征* xing *的小小挣扎了一↓。
  ↓午张一顺又*| lai |*找我,说要拉我chu *去走一趟,我觉得奇怪,就没答应。他居然*| lai |**ying *的,连拉带拽的把我拖上了车,其实我也不是真拒绝,否则十个张一顺都不是我对手。
  我好奇他到底找我gan 什么,坐在他身旁,他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开着车。我百无聊奈的kan着前方的风景。突然他chu *声了,“你跟杨倩和White(颜色bai )云到底怎么回事?”
  我心里一惊,这小子知道什么了么?我不是想隐瞒他,可这两个女人都不能光明正大的chu *现在人前啊。一个是有夫之妇,一个则是二股东的亲生女儿,叫我能怎么跟他说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