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64章 还人情
  我只好匆匆说道:“两边都是树木,而且树gan 都很粗,我是想把我们的衣服都tuo *↓*| lai |*,一件件接起*| lai |*,然后头部绑个*ying *物,扔过去如果够到了一棵树gan ,我们就可以阻止竹筏继续往前顺shui *漂流,然后我们再一起用力往回划,说不定可以得救上岸也说不定。”
  我解释完后,两女冰雪聪明果然就明White(颜色bai )了,然后都手忙脚乱的tuo *衣服打结,杨微tuo *掉还剩↓一个###就不肯tuo *了:“快tuo *,不够长,###弹* xing *好,最适合*| lai |*打结了!”我朝她吼道,印象中这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吼她,也是最后一次。
  人多力量大,很快我们就接好了一条长长得带子,然后我在带子的头部绑了一截竹头,接着站起*| lai |*,往空中抛了几↓再用力的抛chu *去,竹筏被我的抛chu *去的力量带的要动了几↓,二女吓得面如土色。
  我安慰了她们一眼,让她们过去另一边稳定重力,这一次差一点没抛中,眼kan着竹筏离瀑布越*| lai |*越近了,我也急的心里直慌。不能急,一急手就发抖,更不会中了,我在心里对着自己说,为了心爱的女人,豁chu *去也要抛中。
  我再次闭了闭眼,定定神,然后再睁开眼,猛di 抛chu *去手里的带子,宾果,居然中了,竹筏也停止了前jin *,只是shui *流太湍急了,竹筏还有在慢慢移动的迹象。
  我招呼二女一起帮忙往侧边划去,三人动起手*| lai |*朝一个方向划动竹筏,慢慢的,竹筏开始靠近了岸边,我们大喜,继续用力的往前划动,不一会,竹筏就静静的靠在了岸边。
  我们掺扶着上了岸,杨倩早已吓得脸色发White(颜色bai ),杨微稍微镇定点,她扶着杨倩,然后突然笑着kan向我:“这次多亏你了,你救了我们姐妹一命。”
  我感受着杨微的感恩之情,呵呵终于也让她称我为救命恩人了,一直都是她在我为难之时chu *现救我,今天算是还了一回她的恩德。
  杨倩也抬起头*| lai |*艰难的朝我妩mei(女眉)的一笑,我禁不住飘飘然起*| lai |*。
  自打漂流归*| lai |*后,二女对我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我感觉好像除了报恩之外,她们之间还达成了一些我不知道的秘密协议。
  米拉知道我了我们遇险的事情后,吓得眼泪都chu **| lai |*了,直说怎么不带她去,她一定可以想办法组织我们上竹筏的。真是小孩子话,要是人人都有预知未*| lai |*的能力,* na *还要明天gan 什么呢?
  如果我们都有预知未*| lai |*的超能力,明天对于我们将不具备任何意义,人生也就没有了希望和期盼,生活将如一滩死shui *般沉寂。当然这些话我是不会对米拉说的,才十八岁的小女孩子能明White(颜色bai )才怪。
  我们接着又玩了两天,米拉说家里人催她赶jin 回去,便先离开了。离开时,丫头泪shui *都chu **| lai |*了。直说以后一定*| lai |*上海找我们玩,还说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她帮忙,还给了一个电话给杨微,说以后常联系。
  我在旁kan着这依依惜别的场景,再听到小丫头说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打电话给她找她帮忙,忍不住就想笑,一幅小大人的样子,难道她还有通天的本领不成。
  “kan不chu *你人小,口气还ting *大,你什么*| lai |*头啊,说*| lai |*我们听听,以后也好跟着您混啦。”杨倩在旁打趣道,我也觉得好奇。
  米拉居然坦然的摆了摆手,然后说:“我怕说chu **| lai |*吓死你们,还是不要说了好,总之,微微姐,你要记住哦,有事情一定要找我帮忙,我爸爸在* shang * mian *是很大官的,真的很大哦。”米拉再三叮嘱了我们以后,就今口 han 泪离开了。
  我还在琢磨米拉的话,丫头虽小,但这几天我也kanchu **| lai |*了,她用的穿的可都是名牌,而且是我平常有钱都buy(中文:gou mai)不到的名牌。她的*| lai |*头一定不小,她说她爸是很大的官,有多大?省委书记够大么?不会比他还大吧,* na *……
  我记在了心里,之前还在为夏敬天的事发愁,现在kan*| lai |*有一点眉目了,所以我就更放心的玩了。
  之后杨倩提议去上次*| lai |*海南一起呆过的山hole(dong ),杨倩的这个提议chu **| lai |*后,我不住拿眼嫖杨微,就担心她一个不* gao *兴,打道回府,我的苦心就White(颜色bai )费了。
  但没想到她居然没事人般,还很* gao *兴的说好,开玩笑说要kankan我和杨倩the first time(di yi ci )定情的di 方。我只能*着鼻子尴尬的笑着,然后带路。
  上次是误打误撞到了* na *个di 的,现在回想起*| lai |*根本就不记得具体路线了,但这话如果说chu **| lai |*,杨倩第一个不饶我:我们两the first time(di yi ci )单独相处的di 你居然忘记了?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所以我想到这后果,就不敢说不记得di 了。
  左转右转,也不知道转了多久,天都快black(hei )了,还没知道当(曰)ri 的* na *个山hole(dong ),杨倩不耐烦了,开始追问我:“你是不是忘记在哪里了?要真忘记了你早说啊,现在弄得我们大家上不上,↓不↓的,回去也不行了,晚上可再哪里过好呢?”
  我心里也在生闷气,都是你丫的提议要*| lai |*这里玩,本*| lai |*就是误打误撞才到的di 方,现在特意*| lai |*寻,哪里能找到呢。
  “倩倩,不要怪他,你们才*| lai |*过一次,还是迷路无意闯到* na *里的,时隔这么久,哪能记得这么清楚啊,再说,你当时不也一起么,你现在不也忘记了啊。”杨微帮着我说话,杨倩好像现在很听杨微的话,果然就不吭声了。
  我暗自抹了把汗,继续黄牛般的往前探路。又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还是没找到山hole(dong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black(hei )了。幸好这次我们又准备,我带了许多gan 粮和电筒,还有防身用的电木奉(bang)和锋利的刀具。
  二女有点害怕,jin jin 的靠在我的Behind(shen hou),我神圣的使命感又回*| lai |*了,于是更加加把劲的找寻* na *个可恶的山hole(dong )。最后山hole(dong )是没找到,却kan到了一个破旧的小茅屋,总算是可以找到一个安身立命之所了,我们都很兴奋的走了jin *去。
  里面东西还算整齐,灰尘也不厚,kan起*| lai |*前不久有人住过,只是不解这荒岛野岭怎么会有人专门住在这里为生?
  我们大致的打扫了↓这里,然后我发现了一个White(颜色bai )纸条被风chui 口欠到了桌子脚↓,* shang * mian *写了一长窜数字,我突然发现这个以182开头的十一位数字很眼熟,咦,这个不就是在擂台房间里找到的* na *个十一位数字么?
  我后*| lai |*再拨打过去就关机了的电话号码,就是这个,我决定回去后第一时间找余婷请她帮忙追查个清楚。我翻过纸条,发现在背面还有一小行字“你chu *卖我,夏……”后面就没字了,这个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住的人已经死了?
  这个夏可说的是夏敬天?这个事件跟他有关系么?我kan向二女,只见杨倩拿着手里的纸条呆怔着在发呆,她一定也想起了什么事情,而杨微则是kan着杨倩发呆。
  我决定先发制人,于是问杨倩:“你想起了什么了?”
  杨倩抬头kan了kan我,又kankan杨微:“其实这个人我已经追查很久了,只是苦于没证据,所以☆ɡao 扌高☆不倒他。”
  这个人,她难道也怀疑夏敬天?只是她为什么会顶上夏敬天呢?我心里的疑问更深了。
  杨倩kan着杨微说:“还记得爸爸死后,我是第一个到他书房的么?我kan到一个black(hei )影从爸爸的窗口跳chu *去,可是去追已经*| lai |*不急了。后*| lai |*我又在一个di 方kan到跟这个black(hei )影熟悉的背影和二股东在一起,我当时就怀疑是二股东合谋了杀手杀害了爸爸,当时就想告发他,可后*| lai |*冷静↓*| lai |*想了一↓,如果二股东要↓杀手,何必等到现在呢,早许多年都可以↓手的,所以我想背后肯定另有其人。”
  “我找了一家侦探社请他们帮忙追查二股东跟哪些人接触,最后发现他跟市委书记的莫秘书*| lai |*往甚密,只是两人见面的di 方都很隐秘,所以我就猜想他们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我假装对莫秘书有好感,制造了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他很快上钩了,开始追求我。”
  杨倩转过头*| lai |*kan我:“你还记得* na *次在电影院么?* na *晚我们去宾馆开房了!”听到这里我心一惊,难道杨倩已经被*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娘养的给……我这厢这么想着,脸上的表情肯定也泄露了我心里的真正想法,只见杨倩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肯定在怪我这个jin 要关头还有心思管这些事。
  “我们喝了很多酒,然后我趁他去洗澡之际,在他酒杯里放了一粒安眠药,他全然不知,洗澡chu **| lai |*喝了* na *杯酒后就熟睡了过去。我搜遍了他body(* quan | shen *)上↓,包括他的手机信箱通话记录,什么都没有发现,最后只好作罢。我想他背后的人肯定是一个深谋远略的大奸猾之辈,所以做了许多坏事都没被人发现。”
  “是啊,只可惜爸爸去世了,凶手如今还逍遥法外。倩倩,辛苦你了,我不知道你近*| lai |*一直早chu *晚归是为了替爸爸找chu *凶手,我还* na *样误会你,倩倩,真对不起。”杨微一脸的难过和感动。
  “是啊,我也误会你了,kan不chu **| lai |*你还是ting *有孝心的,以前真是小kan了你啊。”我也对杨倩开始刮目相kan了。
  “你们不会明White(颜色bai )我的心情,虽然爸爸从小就不待见我,但我只有这一个爸爸,我是怎么都要为他报这个仇的,不然,爸爸死也不瞑目的。”杨倩说的斩钉截铁。
  我心里一震,如果,杨倩知道了自己并不是杨董事长的亲生女儿,其实她是二股东的二女后,会怎样?我不敢想这个后果,依杨倩绝强的脾气,有可能先弑父然后自杀谢罪。
  “目前我们首要的就是要集齐所有证据,然后一并告倒二股东和莫秘书等人,我有预感真正的幕后black(hei )手就要chu *现了。”我的第六感一直都非常的强烈,这次一定也不例外。
  这个幕后black(hei )手隐藏了这么多年,是该露一露面了,而且我有个办法可以引snake(she 虫它)chu *hole(dong ),只待回去后,跟余婷和她* na *素未谋面的爸爸于局长商量后即可实行了。
  天已经完全black(hei )↓*| lai |*,我们草草的收拾完小茅屋,然后生了一团huo *,开始打开一些快餐素食填充肚子。
  二女的情绪都不是很* gao *昂,本*| lai |*是chu **| lai |*游玩的,谁知道碰到这许多事。我还梦想着能有一天跟二女一起***一回呢,这个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我知道,可能是不久的将*| lai |*,但绝对不是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