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61章 奇怪的感觉
  好不容易安** fu **了王敏,我也没心思跟她说清楚了,急奔杨微家里而去。
  杨微正在kan电视,见到我*| lai |*,又喜又惊,忙着给我张罗shui *果和茶。我有心事,坐在沙发上发呆,杨微见状,问道:“秦,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么?”
  我犹豫了半响,觉得让杨微帮着分析一↓也好,虽然我担心她会以为我是因为杨倩跟别的男人约会而吃醋,我不想杨微为我担心。
  “你知道最近杨倩都在做什么么?她有跟你说过她的事情没?”我问杨微,接着又把在电影院kan到的一幕都说给了她听。尤其说了莫秘书这个人,他背后的身份。
  杨微沉* yin *了半响,悠悠的说:“倩倩最近每晚很晚才回*| lai |*,有时候没回*| lai |*就跟我说是在朋友家睡了,我也很担心她,但怎么问她都不肯跟我说,我也在担心这个事。”
  kan*| lai |*杨倩连杨微都瞒着,可是如果是光明正大的谈男朋友有必要连自己的亲姐姐也瞒着么?如果是有别的事情,* na *为何又不肯说chu **| lai |*大家一起chu *主意呢?我觉得今晚一定要等到杨倩,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却没想到杨倩一夜未归,我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劲,拨打了杨倩的电话无数次,都是提示关机,难道莫秘书这个色狼起歹心把杨倩给做了?我的心情非常的jin 张,坐立难安,杨微被我的举动弄得也是jin 张万分,我们就差报警寻人了。
  清晨,我张开朦胧的睡眼,昨夜里陪着杨微,几乎没怎么合眼,好不容易到了凌晨时分才支撑不住睡过去。一张开眼,杨倩居然坐在我身边,是笑非笑的kan着我。
  我第一反应是jin 张的kankan自己有没有穿衣服,接着就意识到重要的事,我拉过杨倩,急着问:“你没事吧?手机怎么关机了?是不是* na *个男人欺负你了?”
  杨倩笑的更欢了,她突然靠过身*| lai |*在我额头上亲了一↓,然后妩mei(女眉)的kan着我说:“你担心我了?昨晚一夜没睡吧,kan你这眼睛肿的跟大蒜头一样,哈哈。”
  小没良心的,我这都是为谁啊,还敢笑我,我低↓头惩罚* xing *的吻上了她的朱唇,然后死命的###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着。一
  杨倩居然控制不住轻heng(哼哈二将)起*| lai |*,我的离职突然回*| lai |*了,杨微还在屋里呢,我这样做,岂不是让她kan见了。赶忙离开了杨倩的朱唇,然后把她的脸抬* gao *,kan着她,一字一句的问道:“* na *个男人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
  “怎么了,吃醋啊?你是不是嫉妒了?”杨倩这次很反常态,老是顾左右而言他,我更加觉得可疑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你不想告诉我这个男人是谁,也跟这个事有关对么?”我开始训训引导,引snake(she 虫它)chu *hole(dong )。
  杨倩沉默了半响,然后抬起头kan着我道:“我的事你就不要参与jin **| lai |*了,我自己能应付,到了该说的时候,我一定会说的。”
  我知道杨倩是铁了心不会跟我说清楚了,便只好放弃,待以后慢慢的再问:“我可以不问了,但有一条,* na *个男人不是好人,你要懂得自己保护好自己,知道么?”
  “知道了,管家大人,你真比我爸爸还啰嗦,快去上班吧,我呆会洗洗也去了!”杨倩在我脸上*了一把,揩油揩的很* gao *兴,然后站起身*| lai |*,“我妹呢?还没醒?”
  “她昨天陪我坐了一夜,就等你回*| lai |*,你这个没良心的,也不打个电话回*| lai |*跟我们说一↓,以后可不许这样了!”杨倩听了,突然神色变动的很感动,她kan了一眼杨微的卧室,然后朝我说,“今天帮微微请个假吧,让她好好休息↓。”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嘱咐了她几句,离开了这里。
  离开杨倩的住处后,我心里一片茫然,思绪非常混乱。迷茫中好像抓住了什么,但惊醒后却什么都抓不住,我总感觉这错综复杂的人和事之间总有一条主线在牵着。
  从杨董事长的意外猝死到认识了副市长的女儿王敏还有市长的公子夏家富,还有* na *个莫秘书,上次的擂台事件,半夜chu *现在擂台室里的两人,还有* na *个神秘的电话号码。
  这其间kan似没什么关联,但在我的生活里chu *现的这些如果窜连起*| lai |*,却好像真的其实是非常密切相关的。
  我想起让余婷去追查神秘电话号码的事,她还没回复我,我拨了她的电话,一接通,发现她的声音带着哽咽。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在电话这头焦急的问道。
  许久都没见回应,余婷只顾自抽泣着,我急的跟没头苍蝇一样,chong *着电话喊道:“你现在在哪里,我*| lai |*找你。”
  “福牙医院,我……我爸遇害了!”余婷说完又哭起*| lai |*。我挂断电话后,直奔医院而去。
  找到余婷的时候,她正坐在一长凳上低着头抽泣着,旁边坐着一中年妇人,我猜是她妈妈,于是走过去,很恭敬的叫了一声:“伯母,你好,听说伯父住院了,我*| lai |*kankan伯父。”
  话才说完,余婷突然抬起头*| lai |*chong *我哭笑不得瞪了一眼,然后说:“这是我家管家福妈,我妈妈早些年去世了!”我一听,闹了个大flower (hua )脸,* na *个尴尬啊,真恨不得马上钻di 缝里去。
  我嘿嘿笑了两声,突然意识到这是在医院里,便chong *管家福妈点了点头,她倒很和蔼可亲,让我先陪着余婷,她回家准备点饭菜去。
  我让她先走,这里我会帮忙照顾,坐在余婷身边,闻着她身上的发香,我突然发现自己有点飘飘然起*| lai |*。眼前一个护士小姐晃过,带*| lai |*一股刺鼻的药shui *味,把我从飘飘然中一把揪了chu **| lai |*,我暗自恼自己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想* na *些风flower (hua )雪月之事。
  “伯父,现在无大碍吧?”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就怕问道余婷的伤心之处。
  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难过的说:“刚做了手术,是腹部中了一*,歹徒本想要了爸爸的命的,奈何*法不够准,所以……呜呜,到底是谁跟爸爸这么大深仇大恨,我要杀了他。”
  动不动就说杀人,哪里像个女孩子家家啊,我叹了口气,这话可不敢说chu *口:“伯父是不是在查案子受伤的?”
  “没听说爸爸最近在查什么案子啊,再说了,就算有案子也不劳烦爸爸亲自chu *面啊,手↓人gan 什么吃的。”余婷愤愤的说道,这女人一旦不讲理起*| lai |*还真是说什么都没用。
  谁说警察局长就不用查案子了?人家办的是答案,说不定就非得警察局长亲自chu *马不可。
  “没大碍就好了,后期好好调养会慢慢恢复的,你jin *去kan过伯父了么?”我搂住余婷的肩膀,想给她一些依靠。
  她果然毫不客气的靠在我肩膀上,然后缓缓的说:“医生说爸爸现在需要静养,不能打扰,还要过几小时等麻药醒了后再kankan。”
  “* na *你先休息↓,我帮你盯着啊,晚上还有的你累的。”我很体贴的说。
  余婷kan着我的侧脸半响,突然甜蜜的一笑,然后点了点头,靠在我肩膀上开始闭目养神。我是动都不敢动,刚开始还觉得ruan (车欠)玉温香挨着ting *舒服,可一刻钟过后,我开始觉得半边肩膀都麻了,于是想换个姿势,没想到惊动了余婷。
  她嘴里喃喃的说:“打死你,打死你,你敢害我爸爸,kan我怎么收拾你,你这个坏人,夏敬天,你这个大坏蛋……”
  我听了一惊,夏敬天?好熟悉的名字?难道是滨海市市长?我没听错吧,怎么这个名字从余婷嘴里说chu **| lai |*?
  听余婷的语气,仿佛这个夏敬天对她爸爸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让她在睡梦中都不得安宁的怒骂。kan*| lai |*这次余局长的被害绝对不是偶然,说不定就跟这个夏敬天有关系。
  哎,滨海市市长跟副市长,警察局局长,莫秘书与杨倩还有二股东,他们是怎样的关系?这里面究竟藏着怎样的一个谜团呢,kan*| lai |*还需要时间慢慢*| lai |*(jie kai)。
  自从余婷嘴里听到“夏敬天”这个名字后,我就(曰)ri 夜不能寝,脑海里一直想着这个事,于是我决定从张一顺处入手。
  我约上张一顺到了酒吧喝酒,都说酒后吐真言,几杯黄牛一入肚,他估计得什么都招了。我也记不清喝了多少瓶啤酒了,知道我自己都感觉头有些晕晕的,我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然后半开玩笑的跟张一顺说:“你爸在副市长手里↓做事,肯定捞了不少油shui *吧,你后半辈子衣食不愁了,真羡慕你啊,你这小子。”
  张一顺早已喝的晕乎乎的,他大手一挥,跟挥苍蝇似的:“油shui *个屁,bird(niao )蛋都没一个,王副市长一生清廉,手底↓的人哪个敢不gan 不净,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老念叨我爸要向别人kan齐,不要一根肠子通到底,清贫一辈子。”
  “可我爸,我爸是啥人啊,他能做* na *坑们拐骗的事么,我最佩服的就是我爸了,从*| lai |*不参与朋党之争,也不贪污受贿,绝对的好官,真的,绝对找不chu *第二个这样的了,哦对了,还有王副市长,* na *也是一个绝对的好官。”
  张一顺平时可从*| lai |*不跟我谈这些事情,他家的事情也是绝口不提的,这次kan*| lai |*真是酒精起作用了。我不动声色的又劝他喝了几杯,然后说,“这年头清官可真难寻啊,真羡慕你有个好爸爸,我们滨海市的市长副市长都起了很好的榜样啊。”
  “屁话,不要把我爸跟*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娘养的扯在一起,他哪里配,给我爸提鞋都嫌脏了鞋底。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娘养的,要不是他一直压着副市长,我爸哪能到现在还是个副处,就是kan不得我爸不与他同流合污,真想揍他一顿,还有* na *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夏家富,到处跟人说敏敏是他马子,要不是我爸叫我不要惹他,我早揍他了。”
  这个夏敬天果然不怎么样,余婷* na *么说他,现在张一顺也说他,还有他儿子夏家富一kan就是典型的败家子,果然是什么shui *养什么人啊。
  我继续试探道:“夏市长好像风评是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gan 伤天害人的事吧?”
  “他,他gan 的还少么?纵容他儿子在外胡作非为,撞了人赔钱了事,kan上哪个女孩子,就拉去###一翻然后弃之不顾。这种人渣,真不该活在这个世上。我告诉你啊,你不许说chu *去,你答应我,啊?”张一顺突然抬起有点迷离的眼神kan着我,还真是帅啊,男人喝醉酒都这么帅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