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9章 温存一↓
  她身边正站立着一个西装笔ting *的男子,杨倩的手挽在他的胳臂上,kan的我眼都huo *了,恨不得剁掉这条胳臂。
  “秦天穷,好兴致啊,在这里都能遇到你。”杨倩倒显得落落大方,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偷情也不知道遮着掩着点,真是思想道德败坏到了极致,我在心里尽可能的丑化杨倩的形象,我心里酸溜溜的。
  我正准备回答杨倩的问话,余婷走过*| lai |*了,令我惊讶的是,她也挽起了我的胳臂,然后稍微挑衅的眼神kan着对面的杨倩,并不说话。
  我暗暗抽了口气,这是怎么了?什么状况?我悄悄di 缩了缩胳臂,想从余婷挽着的手里面把自己的胳臂不动神色的抽chu **| lai |*,只是没想到余婷劲倒ting *大,*ying *是没让我给扯开。
  杨倩kan到我与余婷手挽手,眼睛也开始冒huo *,她突然chong *我笑的诡异的说,“亲爱的,不chu **| lai |*你是这么有mei (鬼末)力,有了我们两姐妹还不够啊?还在外勾三搭四的,不过就算是勾搭也挑个好点的,这样的gan 煸身材有什么kan头,还不如我们回家去慢慢琢磨我们的夫妻之道,恩?”
  我现在真是对杨倩佩服的五体投di ,这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字眼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就这么朗声的说了chu **| lai |*,连眼皮子都没眨多一↓,我自愧不如。
  这厢余婷也有点吃不消了,不过她也不是任人###的种,马上笑靥如flower (hua )的对我说,“这位是你的旧爱吧,怎么也不断的gan 脆点,你kan现在都跑到我们面前*| lai |*撒泼了,你去摆平她,”说着她还朝我* tiao dou *的眨眨眼。
  我是招谁惹谁了,平White(颜色bai )无故惹身sao (马蚤),莫说杨倩这样说话感觉不对,就连余婷也突然的较起劲*| lai |*,两个女人的战争,我觉得还是回避的好。
  所以我gan 脆故作* gao *深,面带微笑的kan着眼前的一切,只待一个愣头青能钻chu **| lai |*为我解决这个困局。
  果然,杨倩身边的男人站不住了,他显示狠狠的剐了我一眼,接着侧过头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kan着杨倩说道:“原*| lai |*这位是你以前的男朋友,真是失敬了。”说失敬,明明对象是我,却连kan都不kan我一眼,这厮也忒张狂了点。
  不知道什么*| lai |*头,我按奈不住的大声笑道:“什么以前不以前,我们不还是好朋友么?你说对么,倩倩?”我话才说完,就kan到对面的男人凶狠的瞪着我,比谁眼睛大啊?我满不在乎的想。
  “这位是秦天穷,我公司市场部销售总监,这位是White(颜色bai )启佳,巨翼的总经理,你们认识一↓,以后少不了工作方面的往*| lai |*。”杨倩总算是恢复正常了,说chu **| lai |*的话绝对的工作化。
  我也悄悄松了口气,kan杨倩这介绍人的语气,对方应该只是普通的工作伙伴。我也不担心了,不过碍于对方的身份,我还是shen chu *手*| lai |*说:“White(颜色bai )总经理,幸会。”
  我们的手交握在一起,眼睛里互相打量着对方有几斤几两重,时间都过去十*| lai |*秒了,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彼此的手。然后我又把余婷介绍给了他们,只是我隐瞒了她的真实身份,只简单说了名字。
  余婷对这种商业的交往似乎很反感,她催促我离开,我朝杨倩跟White(颜色bai )启佳点了点头,然后说有事先走一步。我走过杨倩身边的时候,她悄悄的在我手心处按了一把,这妖精,还真有本事,我的**突然就被* tiao dou *起*| lai |*。
  已经没有心情再继续跟余婷逛↓去了,本*| lai |*要问的事情kan*| lai |*也只能等到以后再说了,我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的跟美女在怀彻底的温存一遍。
  余婷大概也kanchu *了我的心不在焉,于是给我选了件休闲衬衫后,说送我当见面礼。我怎么好意思收女孩子的礼物,于是推tuo *之间,她突然问我,“刚刚* na *位是你女朋友么?长得ting *漂亮的,很衬你嘛,真有福气。”
  我感觉余婷的语气有点酸溜溜的,其实我们也不是很熟嘛,不至于就见了几次面然后爱上我吧,我有点陶醉的想。
  不过想归想,我还是没有自多到以为余婷喜欢上了我,我一直认为漂亮的女人易嫉妒,反而是* na *种长得很丑的女人比较有自知之明,很少嫉妒的。余婷是kan到杨倩比她更妩mei(女眉)动人所以才起了嫉妒心,yu (谷欠)一较* gao *低。
  肯定是的,我心里暗想,然后摇了摇头:“我和她可不是你想的* na *种关系,我们是一个公司的同事。”至于我为什么的否认,我也说不清,只觉得就是不想让余婷知道我和杨氏三姐妹的关系。
  余婷显然不相信我的话,刚刚杨倩表现的太过huo *了,不过我也没办法让她能相信了,就这样吧。
  我跟余婷告了别,她说要送我回家,哦都忘记她有车了。可我的目的di 是杨微和杨倩的住处,所以肯定不能让她知道的,我把这个大好的机会拒绝了。
  kan着余婷离去时依依不舍的眼神,我突然觉得男人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原*| lai |*女人的争风吃醋也是能助长男人的虚荣心和自信心的,我记住了。
  我一kan表,这个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不知道杨倩是否已经跟* na *个公子哥White(颜色bai )启佳分开回家?许久都没见到杨微了,就这么chong *过去,不知道会不会被赶chu **| lai |*呢,我这心里七上八↓的忐忑不安着。
  原本是想快点见到杨氏姐妹的,现在倒反而挪不开脚步了:“咦,秦天穷,你怎么*| lai |*了?”还真是凑巧,杨微chu **| lai |*倒垃圾,打开门就kan到了我。
  我尴尬的想找个di 缝钻jin *去,于是呐呐的说:“没什么,刚好路过这里,就想*| lai |*kankan你们,也不知道你们睡了没有,所以正准备走开……”瞧我这个谎编的,万一杨微顺势说,* na *你走吧,我该如何反映?
  幸好女人也有天使的一面,杨微朝我微微一笑,眼睛里有一种异样的东西在闪烁。像她这么冰雪聪明的女人怎么可能不明White(颜色bai )我这么明显的心思,然后叫我jin *去坐坐。
  我跟随着杨微jin *了她们的小屋里,小屋布置的很温馨舒适,每样小摆设都能kan得chu **| lai |*女主人的心思,我禁不住对杨微刮目相kan。
  一直都知道杨微是个美丽大方的女人,她的气质是属于天上仙女般的* gao *贵,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小精灵的灵动,却不知道原*| lai |*也是居家型的女人。
  杨微给我泡了一杯茉莉flower (hua )茶,一股的flower (hua )茶香味迎面扑*| lai |*,kan着对面被shui *雾渲染的有点朦胧的心爱女子,我的心禁不住猛烈的颤动。我情难自禁的站起身,缓缓走过去然后jin jin 的拥抱住杨微。
  她没有丝毫的拒绝,就这么静静的让我抱着,脸很温顺的贴着我的xiong 膛,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动人的笑意。我的手也不听使唤在她的背上**,感觉心里的* na *团huo *焰烧的越*| lai |*越hot(英文:hot,中文:re )烈,于是,我低↓头,深情的吻上了杨微的朱唇,狠狠的###。
  许久的**都没有得到尽情的释放,此时又是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这份***可想而知。奇怪的是杨微也是极尽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回应我,我在她的Red(* hong *)唇上* tian * 舌忝 *舐着,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深深的shen jin *去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
  很快杨微就浑身无力,全部重量攀附在我身上,###不已,我一把抱起她,然后jin *了卧室。杨微突然指了指大门,我会意的一笑,于是抱着杨微走过去,重重的反锁住。
  期间我们的**一直是在纠缠状态,当然我更希望大门不要反锁,如果杨倩回*| lai |*,说不定一时兴起,我们还可三人共***,嘿嘿,我心里暗自腹诽着。
  我把杨微轻轻的放在香chuang shang ,作势要扑倒她身上去,她小小的扭动了**去,指了指台灯,哦,都忘了杨微是比较害羞的,chan (缠)mian(纟帛)时要在black(hei )暗中jin *行。也罢,black(hei )暗中ting *刺激的,我赶忙关了灯,然后迫不及待的上了床。
  “秦,我发现一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杨微似乎有些难言之隐,我安** fu **了她,用我的**。
  好不容易气喘吁吁的分开后,她接着说道:“最近二股东跟滨海市的市委书记走的很近,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内情?”杨微不无担心的说道。
  二股东与滨海市委书记?这可真是让人怎么都联想不到一块去。自从杨小漫拿着前任杨董事长的遗书回公司继承事业后,二股东就消失匿迹了,没想到他还没死心,莫非是想借市委书记的势力重新掌权?
  可他凭什么让堂堂的滨海市委书记答应帮他的忙呢?我突然想起上次在擂台* na *里好似kan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na *个人就是二股东,只是怎么也没想明White(颜色bai )他chu *现在* na *里gan 什么。
  现在kan*| lai |*,这二者之间必定有一定的关联,莫不是约了什么人在* na *里谈事情?可去* na *的人都是对比赛感兴趣的,谈正事应该不会约在* na *里见面。我觉得有必要找余婷见一次面,请她好好查查* na *个擂台的幕后black(hei )手究竟是谁。
  我安慰了杨微,让她放宽心,一切我都会想办法查清楚的。杨微点了点头,然后又忧伤的kan着我道:“杀害爸爸的凶手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我是不是太没用了?作爸爸的女儿,我真没chu *息。”杨微的眼泪默默的流chu **| lai |*了。
  我心一疼,赶jin 吻去她脸上的泪shui *,然后把她深深的抱在怀里:“傻女孩,你是最孝顺的,杨董事长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我们早(曰)ri 帮他报仇的,只是时机还没到,放心,我一定会揪chu ** na *个凶手,绳之以法。”
  “嗯……”杨微心满意足的在我怀里躺着睡着了,我却一夜未眠,只感到危机*| lai |*临时的感觉。我的第六感一直都很灵,这次莫不是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第二天我就约了余婷见面,她听到是我的声音很是* gao *兴,一直追问我是不是想她了,这么快给她打电话,我只好讪讪的笑。
  余婷今天穿的是很休闲的衣服,她告诉我她这几天在休假,可以陪我好好的玩一玩。我趁机灵机一动,约她今天晚上去一个di 方见面,然后我们好好的探一回险。
  余婷本就是个爱冒险的* xing *格,一听有好玩的,果然很* gao *兴。我把事情的*| lai |*龙去脉都跟她说清楚了,她听了一径的点头,表示一定配合到底。
  约莫十二点,我和余婷*| lai |*到了* na *(曰)ri 王敏带我*| lai |*的擂台赛场。由于姓龙的被警察抓起*| lai |*定罪后,这里已经停业几天了。我之所以跟余婷到这里*| lai |*也是为了查清楚二股东到底跟这个犯罪团伙有无关系,这个di ↓团伙的幕后凶手到底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