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8章 难道你想追她?
  我这么一说,丁亮突然*| lai |*劲了,前方都不kan了,径直转过头*| lai |*盯着我kan:“难道不是么?kan你* na *样,就知道你也像追她”。
  汗滴滴,吓死我了,这black(hei )漆漆的路,他居然敢驾车不kan路,你不想活,我还想长命百岁啊,我心里很不shuang XX大XX的想。
  示意他kan路后,我赶jin 解释道:“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欣赏她,只要是美的东西都会有人欣赏的吧,不只是我,任何男人都会,你总不能把人家藏着掖着一辈子吧,更何况……”
  更何况人家又不喜欢你,我停顿了一秒钟,担心了kan了kan前面,心里想说的话还是咽回去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
  “接着说,怎么不说了?”丁亮还真的*| lai |*劲了,非得追问个结果不可。
  我实在无语了,只好跟他说,先把我送到家,我再回答他。我这句话不该说,说了之后最坏的结果就是我后面到家了还一直头晕目眩,脚ruan (车欠)无力。从没见过警察飙车,今天算是彻底的见到了,并且还深刻的体验了一把。
  “这是你家?你一个人住?”这老小子居然厚着脸皮跟着我jin *了jin *门,我没好气的点了点头,也不管后面的他,tuo *了鞋子随处一扔,就斜躺到沙发上闭目养神起*| lai |*,今天真是累死我了。
  “哎,跟你说一事,你可不能不答应!”突然丁亮凑过脸*| lai |*贼兮兮的说。我猛di 一惊,差点以为他想亲我,没事靠* na *么近gan 什么,我没好气的kan了他一眼。
  “我今晚睡这里,我们又一宿的时间可以谈清楚你和余婷的事情,你kan怎么样?”丁亮的语气是掩不住的得意。nai (*&女乃*&)nai (*&女乃*&)的,当我这里是免费旅馆啊,想住就住,问过我这主人么?
  等↓,人家这不是在问我嘛,我赶忙拉回思绪道:“我真没有什么要跟你说的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和余婷什么事情都没有,其实你刚刚还稍等一↓,就可以等到雨停了,现在你们就可以你侬我侬了,只是你没耐心而已!”
  “我先要☆ɡao 扌高☆清你们的关系,不然她也不会理我,等了也White(颜色bai )等。”丁亮说的语气有点失落,我倒是开始同情起他*| lai |*,喜欢一个并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肯定是很累的。
  在杨微身上我也真实的体验了一把这种感觉,只是现在终于雨过天晴了,我和杨微正在逐渐的彼此靠近中,我非常甜蜜的想。
  “你喜欢余婷什么?”我见丁亮还沉浸在难过中,随口问了句,当时分散他注意力。
  “她美丽* gao *贵,从小就很勇敢能gan ,小时候大家一起玩,她总是保护我的* na *一个,虽然她爸爸是市警察局的局长,但她对人从*| lai |*没有骄纵之感,警局很多男同事都很像接近她,只是她一直冷冰冰的,没人敢轻易靠近。”
  冷冰冰?这说的是* na *个美女警官么?汗滴滴,kan不chu **| lai |*她原*| lai |*也是一位千金小姐啊,只是也难为她,有个这么好的家庭,还要chu **| lai |*过在刀口上的生活。这可能就是个人的理想吧,我发现自己也有点倾慕余婷。
  “我们两家从小是世交,还在肚子里就订了娃娃亲,可是自打我们懂事后,她就很少再接近我,反而像是有意避开我。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问过她,她没有回答,我爸爸是希望她能嫁到我家做他儿媳妇的,都催了我很多次了,要我加把劲追,唉。”
  “虽然我们才第一天认识,可我心里有一种感觉,你以后会成为我的哥们,其实我也kanchu **| lai |*了,余婷对你不是* na *种喜欢,但你们谈得*| lai |*,是事实,你能帮帮我么?”丁亮两眼闪闪发光的kan着我,满是希冀期待。
  我能帮他什么呢,自己的事情都没有☆ɡao 扌高☆清楚,一团乱麻,我忍不住长叹一口气。没有想到,我们聊着聊着,居然彼此欣赏起*| lai |*。
  原*| lai |*丁亮的爸爸是警察局的二把手,跟余婷的爸爸是老搭档了,两家关系一直很要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却在工作上起了点chong *突,这也是丁亮恨苦恼的原因,如若大人们都闹翻了,* na *他们就更不可能在一起了。
  我们聊着聊着,不觉到了半夜,然后就这样彼此靠着在沙发上斜躺着睡了一夜。
  第二天我去上班肩膀还是酸的疼,唉,真是比###还累的一晚上,想起早晨丁亮醒*| lai |*kan到我居然脸Red(* hong *)的神情,我禁不住开怀大笑起*| lai |*。
  “你小子,昨晚是不是艳福不浅啊?kan你笑的这贼样。”张一顺阴魂不散的chu *现在我办公室里,我正准备打个盹的想法于是暂时不能实施了。
  眼皮都再打架,一夜没睡好,我没心情理会眼前的小强,于是拉过文件装作kan起*| lai |*。张一顺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强,他丝毫没有泄气,继续说道:“小子,说说kan,昨晚战果如何?我可是帮你把杨微拉走了,给你机会追求* na *个大美女警官啊。”
  我头都没抬,没理他,他倒继续说开了:“你不知道吧,人家可是警察局长的女儿,你攀上了算你福气啊,听她局里的同事说,警察局副局长的儿子也在追她,只是她爸爸跟副局长不合,所以导致二个人也感情破裂……”张一顺说的口若悬河。
  我听得有些疑惑:余婷爸爸跟丁亮爸爸不合?可昨晚丁亮明明告诉我他们两家是世交啊,如果不和,* na *丁亮的爸爸怎么催丁亮赶jin 去追求余婷?想余婷做他的儿媳妇。我觉得丁亮不会撒谎,他喜欢余婷* na *是真的,* na *张一顺听说的可是实情么?
  这里面会不会另有玄妙?我感觉一定有大的事情会发生,或许问余婷她会知道,能解释她突然对丁亮冷淡的原因。其实我本不想趟这趟浑shui *的,但想起丁亮说的话我就越想探个究竟。
  我约余婷↓班后在咖啡厅见面,她起初有点惊讶,没想到我会主动约她,毕竟我们只是工作上的关系,根本谈不上朋友。
  她的电话还是丁亮给我的,这小子,以为我要撮合他跟余婷,乐不可支的给了电话我,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ɡao 扌高☆定余婷。丁亮现在对我可是完全没戒心了,原因也起于杨微。
  今天早上一打开家门,我和丁亮正准备各自chu *发去上班,没想到门外站着的是杨微,她等我有一阵了。
  杨微居然对丁亮说她是我女朋友,难道她知道我昨晚跟丁亮打架的事情了?她想保护我?
  丁亮走后,她跟我说了昨晚的事,原*| lai |*我跟丁亮gan 架的时候,black(hei )暗处杨微kan的清清楚楚,她原本是想接我回去,因为她知道太晚是打不到的士车的。
  她不想丁亮继续伤害我,所以撤了这个谎*| lai |*保护我,我心里满是感动,在车上好好的疼爱了一翻杨微不说。丁亮也彻底的打消了对我的疑虑,毕竟杨微可是一位大美女,比之他的警官余婷更多了些许jiao (女乔)mei(女眉)和妩mei(女眉)。
  我和余婷约在↓班后七点见面,不知怎的,我心有点微微的期待和激动。正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哥做的还是正义的事,我想肯定是因为这点心才扑通乱跳个不停。
  ↓班后我匆忙赶到了咖啡厅,没有想到余婷到的比我要早,难道她也迫不及待的想与我见面,我暗喜。
  “你*| lai |*了?等很久了吧?”我走过去坐在余婷对面。
  余婷听了脸上一Red(* hong *),然后微带羞涩的道,“刚好跟几个朋友在这一带逛街,所以就提早到了。”真是撒谎不打草稿,说是逛街,身边连半个购物袋的影子都没有kan到,女人啊,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我暗笑摇头。
  “哦,我工作太忙,好久都没去shopping了,衣服还是穿的去年的,没时间去buy(中文:gou mai)啊!”我故意叹了口气,很失落的说。
  余婷果然上钩了,她急忙安慰我道:“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不如现在逛街去,帮你挑几套衣服?”我要的就是她这句话,都说女人在购物时是最容易泄露自己的情感的时候,因为过于专注于一件事,就会忽略另外一间事的。
  所以我们buy(中文:gou mai)单后直奔沃尔玛,今天是周六,人很多,jin *到一楼,几乎是寸步难行,这年头,家庭主妇主男们都拿超市*| lai |*当战场了,只要是打特价的di 方一定是围得shui *泄不通,连人头都挤不jin *去。
  我们直接坐电梯到了三楼服装部,衣服琳琅满目的,其实我也并不是真想buy(中文:gou mai),所以意兴阑珊的逛着。我在脑袋里拼了命的想怎么开头问* na *事,☆ɡao 扌高☆不好,人家直接走人呢,所以我要谨慎点。
  “这件衣服不错,一kan就比较合你身。”余婷拿着一件衣服朝我招手,我赶忙屁颠屁颠的过去了。余婷的眼光还真不错,我在身上比划了↓,一kan就是我的尺码。
  于是我吩咐售货员帮我包起*| lai |*,余婷很错愕我连试都不试就buy(中文:gou mai)单了,我笑着对她说:“你眼光真好,一kan就知道是我的码,不会是帮男朋友buy(中文:gou mai)衣服buy(中文:gou mai)多了,熟能生巧吧。”
  “我可不像你,一大堆女朋友围着,我是经常给我爸爸buy(中文:gou mai)衣服习惯了。对了,* na *天在警局的二个女孩子都很漂亮啊。”余婷烟嘴一笑,“你怎么没陪她们逛街buy(中文:gou mai)衣服啊?”
  kan不chu **| lai |*余婷还ting *有幽默感的,我不过说了她一句,她就将了我一大军。她刚提到她爸爸了,我就顺势问一↓:“你爸爸的衣服也是你buy(中文:gou mai)啊?他自己不buy(中文:gou mai)么?”
  “他工作太忙了,每天都要加班到深夜,哪有时间逛商场啊,我记忆里一起吃饭都是上个月的事情了!”余婷悠悠的叹了口气,很是惆怅。
  “哦?你爸爸这么忙,* na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啊,保密工作,哈哈,你问这个gan 什么?是不是想从我这里套取什么机密啊?告诉你,我可是堪比刘胡兰,嘴比钢铁还要*ying *哦。”余婷半开玩笑的跟我说,就这么四两拨千斤的把话绕开了。
  哎,多好的机会,我真不甘心,不过kan*| lai |*她并不想让我知道她爸爸是警察局局长,这又是为什么呢?要是我有个这个样的爸爸,巴不得天天挂在嘴上喊着念着,报chu *名都能把人吓pa(足八)↓,zi wei 别提多shuang XX大XX了。
  我这厢发呆着,余婷已经逛到别chu *去了,这女人kan不chu **| lai |*平时穿着制服的body(* shen | ti *)↓是这么一颗爱玩的心呢。我偷偷的笑着,这个是时候突然杨倩的声音在Behind(shen hou)响了起*| lai |*,我赶忙转过身一kan,果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