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7章 炸弹?
  宁小染说着从口袋拿chu *了一个微小的礼物盒。
  而在这个时候陈朝突然听到盒子中传*| lai |*滴滴答的时针转动的声音。
  炸弹。这两个字就好像闪电响彻在半空中彻底的把陈朝震住了。
  宁小染想要打开盒子,但陈朝的hands(* shuang * shou *)急速的握住她的hands(* shuang * shou *)。
  “揩油?”宁小染丝毫没有嗅到死神的味道。
  陈朝的脸色微微苍White(颜色bai ),该死的杀手,居然对宁小染送这么一个礼物。炸弹要是炸的话不仅仅会对小染造成危险,这里几万人在听着董之琳的演唱会,要是引起了恐慌,这些人会疯的。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朝kan见了刚才想要置自己于死di 的* na *个穿着Red(* hong *)色衣裳的女孩子。
  宁小染也kan见她了,解释道:“就是她了,陈朝。”
  “你好。”女孩子带着很从容的姿态走到了陈朝的前面,这一声招呼很有礼貌,“是你自己说过同样的招式不要用第二便的,所以我临死给你这个礼物。”顿了↓,露chu *一种和气的微笑。“里面的炸弹不足以炸死现场这么多人,但炸你们两个人是可以的,我也算是替你着想了。我怕你在***孤独,所以让你的女朋友也↓去陪你。”
  听到炸弹两个字的宁小染也是脸色瞬间惨White(颜色bai ),怪不得陈朝的神色会这样,她居然接受了一个炸弹?
  “你的这一份礼物很特别。”陈朝苦笑的说道,就好像吃了黄连一样的苦涩。
  “哦,忘记告诉你了,千万不要放手,不然爆炸了你们会被炸得粉身碎骨。”女孩子淡淡道,“你们要是这样一辈子拿着炸弹其实ting *不错的,又lang漫又温馨,我kan着都羡慕了。”
  宁小染终于爆chu *粗口了:“你大爷的。”
  这是她the first time(di yi ci )也是仅有的一次在陈朝前面爆粗口。说完了感觉很shuang XX大XX。原*| lai |*有时候爆粗口是这么带劲的。
  陈朝和宁小染认识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听见她的粗口,比刚走知道了有炸弹还要震惊啊。
  这就好比一个很清纯的女孩子突然有一天告诉你,她其实有三个孩子了。
  陈朝笑了,深深的笑了,然后问道:“shuang XX大XX不?”
  宁小染笑道:“很带劲。”
  Red(* hong *)色衣裳的女孩子也是微微一愣,不过没生气:“我要是你我也会骂得更加厉害的,* na *我就不打扰你们在这里恩爱了。”
  然后她啧啧笑道:“kan不chu *这么强悍,真人不露相啊。”
  陈朝哭笑不得。
  宁小染脸色都Red(* hong *)透了,太无耻,太卑鄙了。
  等Red(* hong *)色衣裳女孩子走chu *去之后,陈朝缓缓的说道:“小染,你先走。”他打算一个人接过* na *一炸弹的盒子。
  自己主要不松手盒子里的炸弹就不会松手。
  宁小染摇头,眼神坚定道:“不,我要留↓*| lai |*。”
  “你傻啊,这是会死人的,不是在演戏。”陈朝心里又是感动又是责骂自己真是一个笨蛋,居然让* na *个杀手有机会接触小染。
  “我就当自己在演戏,我也当一回明星。”宁小染露chu *一个灿烂的笑,算得上是苦中作乐吧。
  “小染,听我,放手。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你要真的死了你爸爸妈妈会伤心的,我没什么亲人了。”
  宁小染神色黯然,低头,再抬头的时候道:“我知道。但如果我现在走了我会一辈子都内疚和不开心的,我知道我妈妈不会怪我的。你还有小姨呢?”
  陈朝眼前浮chu *小姨* na *一张风华绝代的身姿,露chu *一个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微笑,是的,他还有小姨,但是这一个炸弹的威力到底是多少不得而知?
  “小染,谢谢你。”陈朝突然说道。
  宁小染问道:“谢我做什么、”
  陈朝定定的望着小染,像要重重的把她印记在脑海中一辈子中:“谢谢你这么多年*| lai |*一直在我背后陪着我,谢谢你帮我写作业。谢谢你在踢球的时候永远的帮我加油。谢谢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安慰着我,谢谢你在我玩游戏的时候陪着我玩。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我们从幼儿园认识到现在,我一向很少对你说谢谢的。有时候我心情不好的话我还不理会你,骂着你。但你从*| lai |*不生气。”
  宁小染怔怔的望着陈朝,许久,说道:“又没事你说这么多煽情的话做什么,不正经。”
  陈朝觉得自己现在是最正经的是,笑懂啊:“我觉得我可以亲一↓。”
  陈朝说着把嘴巴凑过去要对着宁小染亲吻。
  宁小染愤慨道:“你真是趁机↓手,不要脸。”
  陈朝**无比的道:“就是这个时候你才不会fan kang 啊,你要是放手了,我就立即一脚把你踢开。”
  宁小染的初吻就这么被陈朝给偷走了。
  甜甜的味道,好像吃着草莓的冰激凌。
  陈朝依旧是苦中作乐###的道:“小染啊,是不是你的初吻啊?”
  宁小染:“混蛋,懒得理你。”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无奈,自己的初吻居然是被这么偷走的。
  陈朝道:“现在我们慢慢的走chu *去,不要让其他人碰到。”他可不想一直都在这里谈情说爱。
  宁小染知道他的意思,道:“好。”
  两人在拥挤不堪的人群中小心翼翼的走chu *了演唱会的体育馆。
  陈朝冷静↓*| lai |*,道:“现在我们要到一个边远的郊区去,这样就不对路人有什么影响。”
  宁小染担心道:“要是途中爆炸怎么办?”
  陈朝道:“不会的,她说只要不松手就是没事,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炸弹应该是震动型炸弹,是跟踪人的手掌而制定的炸弹,炸弹能察觉人的手掌的温度血液,所以只要我们不放走都没事。”
  两人上了一辆chu *租车司机。
  司机一kan这一对情侣摇头啊,大White(颜色bai )天就这么迫不及待啊。
  把这一对kan上去迫不及待的情侣送到了郊区之后,司机很是带着回忆的口吻道:“当年大叔我也是在郊区打过野战的。”
  宁小染耳根子发Red(* hong *),没敢kan陈朝一眼。
  陈朝嘿嘿笑道:“一代更比一代强。”
  司机聊道:“当时在晚上,你们现在是White(颜色bai )天,果然是一代比一代强啊。”
  陈朝道:“江山代有人才去。”
  司机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笑着开车离开。
  陈朝kan↓附近,没什么人家,很空旷的di 方。
  “小染。”
  宁小染道:“gan 咋?”
  陈朝道:“没什么。”事到如今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 lai |*形容他的心情了。
  宁小染道:“我要是不死的话,我想做一件事情。”
  陈朝道:“什么事?”
  宁小染脸色一Red(* hong *),不过还是说了chu **| lai |*:“我打算和你一起* gao *考过后开房。”
  陈朝道:“为了你这句话我不会让你死的。”
  宁小染道:“* na *我们就拭目以待了。”
  “对不起。”
  宁小染愕然道:“你说什么?”然后她的身子被陈朝hands(*yong * shou *)推了chu *去。
  “陈朝。”
  宁小染被陈朝推倒在di 上,立即爬起*| lai |*chong *了过去。
  “踢飞你。”
  陈朝单手握着* na *一个礼品盒子像甩标*一样甩chu *去。
  在投掷这炸弹之后,陈朝用了这一生最快的speed(*su du*)转身扑向要chong *过*| lai |*的宁小染。
  轰。
  一声巨响。
  *人的气langhuo *山爆发散向了四周。
  宁小染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这个梦也许是关于她和陈朝* na *个流氓色狼卑鄙的偷走自己初吻的(jia huo )。梦里陈朝化身成为White(颜色bai )马王子qi (马奇)着一匹* gao *大的马像一个qi (马奇)士的*| lai |*到他的前面,拿着一束鲜flower (hua ),然后单脚跪↓说嫁给我吧。宁小染没有*| lai |*得及说答应,一股暴风就把陈朝给卷走了。
  “不要。”宁小染突然叫了chu **| lai |*。
  “小染,我在这里,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陈朝的手抓着宁小染的手,她的手有些冰凉。
  宁小染张开眼睛,可是什么都没有kan见:“陈朝,我kan不见了,我kan不见了。”
  “我是瞎子了?”宁小染手指冰凉的问着陈朝。
  陈朝jin jin 的抓着小染的手,然后道:“小染,你的眼睛会没事的,医生说过段时间就好的。”
  “小染。”
  宁小染的父母终于赶到了医院。kan到躺在病chuang shang 的宁小染一↓就伤心之极。
  “小染,叔叔阿姨*| lai |*了。”陈朝知道现在是给他们一点的时间,然后走chu *去。
  “能治好吗?”陈朝问着医生,刚才他只能撒谎说小染只是短暂的kan不见而已。
  医生有些为难的道:“病人的眼睛眼角膜受到了很大的重创,所以要……”
  陈朝没有等医生说完,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虽然医生的身* gao *要比陈朝要* gao *得多,但是他一点fan kang 都没有,因为陈朝散发* na *种冰冷而危险的气息只觉得眼前的少年就是一只吃人的野兽:“我不想听到这样的话,如果医治不好她的眼睛,我亲自送你↓di 狱。”
  这个作为本市最著名的眼科的医生一↓就慌了:“陈少,不是我不想医治,我是很想医治的,但目前的shui *平。”
  陈朝一把扼住他的脖子:“我说过我不想听?”
  医生涨Red(* hong *)着脸,这个人暴力到了极致:“我……我有一个朋友是在美国,我可以给他打电话。”
  “你最好祈祷你的朋友能医治她的眼睛。”陈朝总算是有* na *么的一点放心,然后松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