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5章 刮目相kan
  “年轻人,你好眼力,希望以后我们都不会再见面了,你说对么?”莫秘书笑的更诡秘了。
  “我也希望不会,但世事往往难料,我们都无可奈何。”我答道。
  “好,好,哈哈。”莫秘书笑着站起*| lai |*,他就这么走了?居然没多加为难我?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很快我便被保释chu *局,*| lai |*警局保释我的是张一顺和王敏,这小子怎么跟她搭在一起了?难道是王敏的关系,莫秘书才这么快放过我?
  “你这小子,幸亏没事了,要不我就少了个好兄di 了。”张一顺不亏是我认的好朋友好哥们,一说话就差没把我心里☆ɡao 扌高☆得酸啾啾的。
  “说什么呢?就盼着我死在牢里是吧!”我也玩笑了一把。
  王敏见状居然急的连着呸了三四声:“太不吉利的话了,以后都不要说。”
  我感谢王敏,虽然这件事是因她而起,但她能ting *身chu **| lai |*为营救我想办法,这举动不亚于当年杨微偶遇我救了我一样的恩情,我在心里开始对她刮目相kan。
  “对了,*| lai |*这之前,杨总经理问了我你去哪了,我就告诉她你被人抓去警局问案了,我kan到杨总经理很担心你呢,你这小子,到哪都有艳福。”
  我听了心里一惊,原*| lai |*又是杨微的关系,就说我怎么可以这么快就chu **| lai |*,而且警局里的人都没有丝毫为难我,哎,又欠了杨微一个恩情了,改天再以身相许吧,我心里暗自得意的笑道。
  我们三人chu *了警局,张一顺说要去去霉气,我们决定要* gao *歌一晚,不醉不归。于是便*| lai |*到了酒吧寻乐子。我让王敏先回去,毕竟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不回家家里人肯定担心,可无奈王敏*ying *要跟着我们。
  酒吧是个夜夜笙歌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的玩乐di 方,我们玩的确实酣畅淋漓,王敏喝多了醉的一塌糊涂。我让张一顺送她回家,谁知道妮子偏要粘着我,说让我送,我无奈只好打的士车送王敏回家。
  在车上王敏就开始说胡话,神智有点模糊,嘴里叽里咕噜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问她家里具***置在哪里,她不知道是真没听见还是故意不说,问了半天,都没有个结果。
  于是我只好又把她送回了我家,现在杨小漫和小lang不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整好有两间房,一间给王敏睡。我对王敏不是没有过非分之想,只是这种念头在想到她的身份后就自动自觉的止步了。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王敏这样的千金小姐本与我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即使作如是想,又能如何?更何况我身边还有杨氏三姐妹没又☆ɡao 扌高☆定,烦的要命。
  把王敏扶到以前小lang的房间躺好后,我给她tuo *了鞋袜,让她能睡的舒服些。只可惜不能给她换衣服,只勉强简单的tuo *了外面的衣服,然后给她盖上被子。
  半夜里,我听到一阵惊叫,是小lang房间传*| lai |*的,我赶忙跑过去。原*| lai |*是王敏醒了口渴找shui *喝,然后kan到是在陌生的环境里,屋子里又black(hei ),所以吓住了。
  我在心里不禁暗笑chu *声,没想到这小妮子武艺* gao *强,却原*| lai |*是绣flower (hua )枕头,中kan不中用啊,这点black(hei )就把她给吓得大惊失色。
  “秦天穷,你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这,你到哪里去了?”我走jin *房间打开台灯,她kan到我,生气的chong *我直嚷嚷。
  我无奈的一笑:“大小姐,你可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我怎么可以在你睡着后还呆在你房间里啊,这传chu *去可有损你市长千金的大名啊!”
  王敏听了,先是羞涩的低↓了头,接着说道:“我不管,我一个人睡不着,你必须陪着我,谁让你把我带回家的。”
  “* na *可不,我是好心办坏事了,刚才在车上不知道是谁醉的糊涂死都不肯说chu *自己家在哪里呢,得,大小姐现在清醒了,我现在就把你送回家,好吧大小姐?”我作势要去给她拿放在椅子上的外衣。
  王敏急了,连忙一把拉住我的手道:“谁跟你说这个啊,这么晚了你还让我回家里去,我爸非打断我的* tui *不可,你就忍心害我啊?”瞧这小妮子把堂堂的滨海市副市长说的这么面目可憎,不知道到的还以为她是外面捡*| lai |*的。
  “好,* na *你睡吧,我今晚就陪着姑nai (*&女乃*&)nai (*&女乃*&),寸步不离,行了吧?”我也实在是拿王敏没办法,她本*| lai |*就比我小很多,撒起jiao (女乔)*| lai |*跟我sister(* mei mei *)似的,哎,我要是有个sister(* mei mei *)该多好啊。
  王敏听了,这才展颜一笑,而后躺到了chuang shang 。
  这一夜折腾的我够呛,先是半夜王敏尖叫把我引了过去,而后我就坐在床边守着她,半步不敢离开。没曾想这小妮子还不放过我,居然在谁蒙着拉着我的手使劲往chuang shang 拉。
  我这么一个五尺男儿居然就这么*ying *生生的被她拉着上了床,扑倒在她身上,到底是练过(jia huo )的,女子力气都这般大。
  王敏在我body(* shen | xia *)居然丝毫未觉察,仍旧睡得正香甜,只苦了我,body(* shen | xia *)ruan (车欠)玉温香,却丝毫不能碰触。不想自己压着她,只好用两个手臂撑起身子,* na *苦累甭提了。
  偏小妮子还不自觉的在我body(* shen | xia *)噌*| lai |*噌去,久未闻甘雨露的身子居然腾的起了反应,**马上撑起了* gao ** gao *的帐peng,我都想直接去撞墙了。
  幸好这妮子睡觉到后半夜也安稳了些,我得以从她身上爬↓*| lai |*,索* xing *躺在她身边,实在累极,就睡着了。
  早上我醒*| lai |*的时候,王敏已经不见了,只留↓一张字条:秦哥哥,我要上课先走了,谢谢你昨晚的照顾,我们可算是**共枕了,以后可不能辜负我哦。
  哎,这哪跟哪啊,小孩子的想法就是很奇怪的,如果这样的**共枕就要不辜负,* na *我岂不是已经辜负了一大箩筐的女人了。
  这段时间,杨微在公司kan到我也没怎么搭理我,杨倩则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即使身边有儿女相陪,其实相当于没有。
  忽然杨小漫身边的秘书*| lai |*请我去董事长办公室一趟,我觉得奇怪,杨小漫此时与我已经视同shui *huo *,她此番找我去到底所为何事呢?
  我敲开了董事长的办公室门,却见到杨小漫和一个男人一起逗着一个小孩子玩笑。我心里一惊,这算哪门子事情?难道杨小漫这么快认识了一个有孩子的男人?
  我以为杨小漫气我辜负她,所以故意结交一个有孩子的男人*| lai |*气我,此时把我叫到她办公室是想羞辱于我,便也默不作声的kan着。
  杨小漫见我*| lai |*了,便停止了逗小孩子,然后让我坐↓。我kan了一眼* na *个男人,便坐↓了,男人长的很俊俏,有一股成熟的风度,大概比我年长个几岁。
  我正想着她们是何时认识的,突然男人朝我shen chu *手*| lai |*,“hello,iamchris,howareyou?”。
  我半天会不过神*| lai |*,这算什么意思?假洋鬼子?中国人跟我丢英语,我没反应过*| lai |*的时候。杨小漫突然笑了,嘀嘀咕咕的跟这个chris说了几句话,我从没有想到杨小漫的英文这么流利,说的什么都没听懂。
  杨小漫离开我这一年多里,到底经历了哪些事情,为何总能从她身上发现惊奇的di 方?
  “呵呵,这个是克里斯,他是我在英国留学时的朋友,在国外多亏有他照顾我,才不至于吃* na *么多苦。他从小居住在国外,所以不太会说中国话。”杨小漫居然笑着对我说,她自从* na *次车祸后可是再没给我摆过好脸色kan啊,我可是沾了这假洋鬼子的光了。
  我勉强朝这个男人笑了一笑,他又转过头去逗* na *个小男孩。小男孩kan起*| lai |*最多大半岁的样子,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胖胖很是可爱,一咧嘴笑的时候,右边还有个小酒窝,跟我一般。
  汗滴滴,这都还不知道是谁的小孩呢,怎么就联想到自己身上了,我暗自一惊。
  “这是哪家小孩啊,长的真可爱。”我故意逗着小孩说。
  杨小漫迟疑了一↓,然后没理会我,兀自跟假洋鬼子说了句什么话,然后他朝我点了点头,就带着小孩子chu *去了。
  “朋友的孩子,你也喜欢这孩子么?这么关心他?”杨小漫突然kan着我认真的问。
  其实我也只是随便问问,kan到有个孩子突然chu *现在她办公室里有点好奇,我当然不会认为是她的孩子。最多也就是* na *个假洋鬼子带过*| lai |*的,小漫离开我* na *会还没怀孕呢,即使后*| lai |*马上怀孕算算(曰)ri 子也不对啊。
  kan杨小漫这样子,莫非是她喜欢这孩子,想做孩子的妈?假洋鬼子就利用这点*| lai |*追求杨小漫?我可是彻底kanchu **| lai |*假洋鬼子对杨小漫有企图心,我愤愤的想着。
  杨小漫当然不会知道我这些心思,还在hot(英文:hot,中文:re )切的kan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不喜欢,这孩子长得不中不外的,kan着都不讨人爱。”我故意这么说,目的也是为了打击这个假洋鬼子在杨小漫这里的用心。
  谁知道,杨小漫听了后,脸色变的飞快,手指着我,都有些发抖道:“你,你chu *去,快滚chu *去!”杨小漫的声音听起*| lai |*特别的愤怒,跟她相处这么久时间,我从未有kan到她如此的发过脾气。
  难道,她已经对这个假洋鬼子有了感情?所以不允许任何人诋毁这个孩子?* na *么,往(曰)ri 我和她的情分就这么说断就断么?我们之间往都要形同路人,如此这般,我心痛的闭上了眼睛,也不再辩解什么,快速走chu *了杨小漫的办公室。
  这厢才chu *了杨小漫办公室的门,王敏又打电话*| lai |*,说是晚上请我去一个好di 方,让我准时↓班在公司门口等她。
  我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径的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不知不觉都过↓班时间很久了。我正准备↓班,突然kan到杨微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我不知不觉的走了过去,想跟她说说话。
  可她办公室的门敲了几↓都没有人应,我想她应该是早回去了吧。便推门jin *去帮她关灯,谁知道发现杨微扑在办公桌上小憩着。
  杨微自打复职后一直很拼命的工作,我知道她一方面是因为杨董事长的去世打击太大,再则可能因为与我的感情纠葛让她心烦,故托付工作*| lai |*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