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51章 自杀
  “咚咚……”敲门声响起。
  “jin **| lai |*!”
  “秦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王浩毕恭毕敬的走到我面前,将一叠厚厚的文件放在桌子上,微微点点头,随即起身朝十二楼会议厅走去。
  门被推开,会议厅已经坐好了很多人,这是一个重要的视频会议,将王浩给我的资料反映到大屏幕上,我开始对着讲机,分析现在市场的情况,就在我准备给大家讲↓一步公司应该怎么做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该死,既然忘记关机了,掏chu **| lai |*,一看,是黄胜?
  眉头皱起,这个时候他打电话给我gan 什么,自从上次他把杨微带走之后,就没有再找过我,也履行了他的承诺,没有将我告徐昂法庭,眉头闪过一丝疑惑,随即不好的预感席上心头。
  对大家表示歉意,会议暂停一会儿,我接个电话。
  “喂,秦天穷,你快*| lai |*啊,微微她要自杀!”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的身影就已经chong *chu *去了。留↓会议室里议论纷纷和王浩在身后追赶的声音。
  回头,朝王浩丢↓一句,“跟大家说,会议取消。”说完就开车疾驰而chu *。
  拨通黄胜的电话,“告诉我di 点,还有状况。”
  “自从上次我将她带离你的身边,她就整天的不吃不喝,后*| lai |*经过我诱哄,她才肯吃一点,但是今天早上,我突然发现她人不在房间里,找了整个屋子,才知道她跑到了a市的* gao *楼大厦上面,口口声声说你离开了她,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就想寻死,我已经在劝住她了。不过她还是不肯↓*| lai |*,也不准任何人↓*| lai |*,我不怕时间不够了,你赶快*| lai |*啊。”
  “该死!”我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盘上面,心里顿时被一股东西堵住,喘不过气*| lai |*,一想到杨微现在有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我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为什么当初要放开她,是我亲手将她推开的。
  “当初你不是说好的,会好好的照顾微微的吗,黄胜,我告诉你,要是微微chu *了什么事情,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低低的怒吼。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赶jin *| lai |*啊。”电话* na *头传*| lai |*焦急的声音,让我明White(颜色bai )此刻杨微的处境是有多危险,要不然以黄胜的个* xing *是不会表现的这么焦虑的。
  深深的呼xi 口及一口气,“你先稳住她的情绪,不要刺激她,说一些慌神的话*| lai |*哄她,五分钟,五分钟,我就到。”
  挂上电话,脚底猛的一踩油门,三百码,严重超速在* gao *速公路上行驶,后面的警笛声更加让我加快油门。
  “前面的黄色车辆,请停↓,你已经被我们盯上了。”
  不管身后的声音,继续加大车速,比预计的要早了一分钟,我急急di 直奔十二楼。
  此刻杨微正坐在阳台上,双眼通Red(* hong *)的看着黄胜。
  “你不要过*| lai |*,不然我现在就跳↓去。”威胁的声音带着哭腔让我心中一痛。
  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人渣,竟然会将她亲手推开,明明知道她爱的人是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微微……”
  强迫自己不去想自己是怎样放弃她的,微微呼一口气,将她单薄的身影映入眼中,刻入心里,永远都不想除去。
  杨微见到我的chu *现,一张哭的梨flower (hua )带雨的小脸,顿时露chu *惊喜,随即泪shui *又像断了线的珍珠直往↓落。
  “秦,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我忘不了你,怎么办,我好痛苦,我好累,我不想在这样↓去了,我想一个人离开这里,秦,我是真的爱你,爱你甚至超过自己的生命。”
  她眼###现的是从未有过的开心,我甚至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解tuo *,顿时心募得收jin ,手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shen chu *,hou long里堵塞的嘶哑,“微微,我爱你,真的,我爱你……”
  从*| lai |*都没有这么胆怯过,可是今天我却这么害怕了,害怕她会永远离我而去,我会痛苦死的。
  她笑着摇摇头,像是盛开在悬崖边的天山雪莲,美得令人心痛,却又可望不可即。
  “不,秦,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你的爱了,我会带着爱你的心永远的离开你,不会再给你困扰的……”
  看着她嘴边慢慢在盛开的笑容,我的心在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我怕了,我真的怕了,“微微,不要!”
  “杨微,* na *晚是假的,是我一手设计的!”黄胜低低的说chu **| lai |*,脸上的表情几乎痛苦不堪,我知道他如果把真相说chu **| lai |*,* na *么他就真的会永远失去她的。可是他却这么做了。这说明他是有多么的爱她啊。
  第一次,这个男人让我震惊了,为了爱,他如此的疯狂,这让我想到一句话,有些人,天生就冷血无情,不是不爱,而是为遇到* na *个爱的人罢了。
  不爱,则已,若爱,必将深爱!这句话说的一点也没错。
  杨微脸上chu *现一丝震惊,黄胜接着开口,“* na *晚,我拿se公司的将*| lai |*发展和他的个人名声,还有你↓半辈子的幸福威胁他,如果他不离开你,我就让他坐牢,让你孤独的守候他一辈子,他不忍心,之后就答应了我的条件,* na *晚的* na *个女人也是我给他找的。”
  黄胜说着痛苦的哽咽着,“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爱他爱到如此di 步,不惜以死殉情,微微,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被你身上的* na *种气息给深深的xi 口及引,或许是一见钟情吧,我就* na *么痴痴的迷恋着你,我知道你失去了记忆,也知道你和秦天穷之间的事情,可是为了我自si 禾厶的心,我不想让你恢复记忆,就一直没有让你做手术除去脑中的* na *一块污血。”
  他一↓子老了很多,嘴巴边的胡渣也都长chu **| lai |*了,疲倦的看着杨微,继续开口,“可是我没有想到,就在我和你快要步入幸福的天堂的时候,他却打破了我们,让你恢复记忆,重新回到他的身边,我不甘心,我告诉自己,你是我的女人,这一辈子除了我,不会让你和任何男人在一起,所以我就在se公司的楼盘上做了手脚,让秦天穷*| lai |*求我,求我把你领走。”
  “哈哈哈……”
  我顿时瘫坐在di 上,“原*| lai |*,se至始至终都是你做的手脚?”我愤怒的朝他挥拳,是我误会王宁了,是我误会他了,这么多天*| lai |*,我一直活在仇恨,内疚,自责当中,原*| lai |*一切都是这个(jia huo )做的手脚,心中顿时升起一股huo *气,我的拳头再一次朝他挥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即使微微跟了你,又怎样,你有没有想过* na *对双残还躺在病房里的小男孩,他才十岁,十岁啊,你怎么↓的了手?”
  我愤怒的嘶吼,一想到被他用钱收buy(中文:gou mai)*| lai |*告我,却还要感激他的小男孩,我真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不是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他却低低的笑了起*| lai |*,笑容中带着无尽的苦涩,最后转为阴狠,“呵呵……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秦天穷,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就和微微结婚了也说不定,这一切都是你,都是你……”
  他说着就要朝我挥手打*| lai |*,却被杨微一声怒吼,“够了。你们两个到底有完没完?”
  “微微,我……”我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低着头,黄胜更加滑稽,嘟起嘴巴,似有不甘的望着我。
  “啊嘶!”脚趾突如其*| lai |*的被人踹了一脚,抬头,对上杨微一双愤怒的眼神。
  “秦天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即使你不爱我,你也没有资格把我推给别的男人,你说啊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你知不知道,你走后,我不止一次想过要了解自己的生命,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恨你。”
  任由她hands(* shuang * shou *)敲打我的xiong 口,泪shui *一滴滴的从她的脸颊上滑落,最后被我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低低的开口,“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对不起。微微!”
  她在我怀里低低的抽泣,随即有朝我胯间一脚,我痛得一皱眉头。
  “你要是以后再敢这样对我,我……我让你断掉。”
  “女人,你是想↓辈子做尼姑是不是?”
  MD,竟敢对我* na *儿↓手,* na *可是用*| lai |*哄他们的工具,要是没了,以后我还不是死的很惨。
  她脸一Red(* hong *),甩开我,跑了。
  警察局——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得fei *头大耳,身穿警服的男人,面色凶煞的怒视着我。
  “在大马路上,将车速开到三百码,* na *么多人,你飙车啊?”
  震耳yu (谷欠)聋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缩了缩脑袋,妈呀,这丫的是要震死我吗,没事说这么大声,是想全警察局的人都知道我谈谈总裁jin *警察局了,还被他审问吗?
  该死!想到自己在大马路上飙车三百码,现在想想还真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当时担心杨微会跳楼,打死我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我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的对着面前的fei *头大耳的男人笑的满脸谄mei(女眉)的样子,“嘿嘿,这位大哥,有人要跳楼,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这也是在尽你们人民警察好市民的责任啊。”
  “跳……跳楼?”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口气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我很认真的点点头,并不是在说谎话话,怎么被他看得就有种自己是在说谎呢。
  他忽然暴跳起*| lai |*,shen 手在我面前的桌子狠狠的一拍,“你忽悠谁呢你,还跳楼,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啊?”
  我被他拍的莫名其妙的眨巴着大眼睛,“是真的,警官,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呐,当事人就在* na *边?”
  shen 手指着在一旁坐着焦急的杨微,果然他一看,眼睛里就放着绿光,整个人就变成了wei suo的样子。
  随即转身对我,又恢复了凶神恶煞的样子,靠,这差别也太大了吧,对美女就笑得的像朵flower (hua ),对我就板着脸给我脸色看,好歹我也是帅哥一枚好不好。
  “你是说的* na *位小姐要跳楼,你开三百码车速去救她?”
  理解能力还不错,不愧是混警察局的,要不然我真的会怀疑这丫的是不是脑子chu *问题了还是怎么了。就凭他这智商怎么可以jin *警察局呢,我正纳闷呢,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到是觉得还不错。
  “对啊对啊。”继续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是个男人都会要面子的,我把他捧的这么* gao *,等↓定会不追究我的。
  可是↓一秒,我却知道自己是真的想多了,他狠狠的朝我面前的桌子一拍,“你当我是傻子是不是?* na *么漂亮的女人会想不开,跳楼,我看是你急着要跳楼吧?”他很怀疑的扫视我一眼。
  我哑口无言,什么,你丫的见过有人要跳楼会急着开三百码么?无奈的直直的翻White(颜色bai )眼,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说话还真的有点(gou)通障碍。
  最后,为了证明,跳楼的却是不是我,还是把杨微叫jin **| lai |*,和他好好的说清楚。
  果然美女一*| lai |*,他就立刻两眼冒爱心的看着微微,wei suo的样子真个可以去拍电视里的色狼,保准一次通过,不用喊卡。
  “微微,你跟他说,当时你却是要跳楼,而我也因为急着去救你,所以不得不把车子开导三百码!”我很没好气的撇了眼面前的男人。
  杨微我会有什么大事,Red(* hong *)着一双眼睛,像只Rabbit(tu zi),惹人怜爱。
  “这位长官,秦他说的没错,要不是他当时及时赶到,恐怕你现在见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
  杨微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果然老人男人没见过女人对他这样,顿时心生dang 漾,心疼的要死,我双眼瞪大了他* na *双猪咸手jin jin 握住杨微的手。心里暗自发誓,等↓,回家的时候,一定要让杨微用八字消毒液洗洗手才放心。
  果然还是杨微chu *面比较有效果,最后在杨微的苦苦诉说之↓,wei suo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看着我们两个,口里激动的要死,“你们是我第一次见过的爱的这么轰轰烈烈的,我真的以为我这一辈子会就这么平淡的过完,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可以停到这样动人的故事,我真是死而无憾!”
  我和杨微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di 了,可是嘴上还是笑嘻嘻的看着他,“呵呵,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的珍惜彼此的。”
  wei suo男再次被我们感动的一塌糊涂,“要不要我开车子送你们回去?”
  吓,我是被这丫的用警车抓*| lai |*的,可不想在坐警车回去,这样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做梦的。
  连忙摆摆手,“不用了。太麻烦你了,我们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