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47章 这是我的孩子吗
  本*| lai |*是想真的等到王敏气消了,我再去找她,可是这几天我根本就见不到她人,连她的家里也jin *不去,这让我思念女儿的心更加急切了。
  “喂,敏敏,你听说我……”
  “嘟嘟……”
  看着电话,我无奈的皱起眉头,每一次打电话给她都是得到的这个结果,甚至我换了n个电话号码,只要我一说话,她就会立马挂断电话,我有些纠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见她呢。
  她的家是不可能了,因为上次我回*| lai |*之后,她就叫人在大门口装了个铁门,旁边贴着我清晰的头像,上面写着此人禁入,当时我差点想撞墙,准备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的时候,保安直接过*| lai |*把我给扔chu *去了。
  自此我还想过自己到底要不要去整容医院弄一↓我这张人神共愤的脸。
  “唉!”看着手中被她切掉的电话,我只好*ying *着头皮去找丁亮了。
  当初是他和敏敏一起去加拿大的,所以我想他定会知道敏敏把孩子藏哪儿了,好歹我也是孩子的爹di ,想见一↓自己的孩子,搞的跟个做贼似的,心里不禁泛起一抹苦涩。
  “说吧,找我*| lai |*什么事情?”
  丁亮戳了口手里的咖啡,神情有些不shuang XX大XX的道。
  靠,你小子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倒是把我忘得一gan 二净,明明当初就是我凑合他和敏敏两个人的,现在倒成我是罪人,搞的我像欠了他几百万似的。不过今天是我有求于人,还是好好的跟他说话吧。
  “* na *个,就是,丁亮,你是和王敏一起回*| lai |*的吧?”
  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跟他开口,知道这丫的恨死我了。你想,要是你老婆被自己的好兄di 搞怀孕,你会开心才怪。
  他淡漠了撇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冷恩一声。
  我忍,MD,这辈子还没受过这样的气呢。
  “* na *你知不知道敏敏这次回*| lai |*有带什么东西吗?”
  我小心翼翼的问,生怕他会一个shuang XX大XX,直接起身走人,* na *我可就再也找不到人了。
  他皱眉,似是有什么不解的看着我,“恩?秦天穷,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不耐烦的扫视我,眼神里多的尽是不屑,曾经几时我们之间会变成这样di 步,不过为了能够尽快见到我的孩子,我还是忍了。
  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的感觉,今天我算是体会到了。
  “我先说的是,敏敏回*| lai |*是不是带着我的女儿也一起回*| lai |*了?”我闭着眼睛,咬牙问到。
  因为我真的不确定敏敏这次回*| lai |*是不是也把孩子带回*| lai |*了,因为这几天我都一直没有看见有小孩在她家里chu *现,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 na *很简单,就是天天在她的家门口守株待兔,别说小孩了,他们家除了她和她老子还有一个王伯,就连一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我都没有看到。所以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没有把我女儿带回*| lai |*。
  当然了,之前杨小漫告诉我说,王敏这次回*| lai |*还带了女儿,她定是看到新闻的,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说的。
  王宁一慎,原本淡漠的眼神chu *现了一丝怒气,握着咖啡的手指也在咯吱咯吱作响,看的旁边的我直吞口shui *,这丫的不会想要对我某事吧。
  不就是问问孩子的事情么,有必要弄的这么很绝,好歹我也是孩子的父亲,他要是杀了我岂不是让孩子没有父亲么。好吧,就算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他不爱孩子,但是孩子是敏敏的,他* na *么爱敏敏,总不会杀了我而人敏敏的孩子没有父亲吧?
  “砰——”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咖啡杯因为他用力太大而碎掉了,额角挂满汗shui *,这丫的什么时候力气变得这么大。
  吓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
  “秦天穷,你还有脸问?”
  他暴跳如雷的看着我,像是要将我吞jin *肚子里一样,从*| lai |*都没有见过他像今天这样发这么大的huo *,不过我倒是觉得很纳闷了,孩子是我的,凭什么他不准我问,好歹我也是孩子的亲爹,他这个外人倒是管什么闲事。
  “你知不知道当初你是怎样伤害敏敏的,现在她一回*| lai |*她就想跟她要走孩子是不是,我告诉你,秦天穷,就算是跟你打官司我也不会让你带走孩子的,孩子是我和敏敏的,敏敏她现在不能够没有孩子,你妄想从我们身边要走孩子?”
  我额角挂满black(hei )线,请问这位大叔,我有说我要走孩子吗?用的着这么激动吗?
  “* na *个,丁亮,你先冷静一↓,我的意思是说,我只是想要见一↓孩子,并没有说要从你们身边抢走孩子啊?”我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以表示让他相信我的诚信。
  可是这丫的听见我说的话,不但不消气反而是变本加厉的朝我怒吼着,“见也不行,姓秦的,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孩子,她现在过的很好,如果没有你的chu *现,她会过的更好的,所以你就还是别去打扰到她的生活了吧。”
  丁亮说完就转身走了,留↓我呆呆的坐在咖啡吧里,头脑里不停的放映他刚才的话,孩子没有会过得更好,这是真的吗?
  如果没有我的chu *现,孩子是不是会这样一直快乐的过↓去?这一刻我犹豫了。到底我的坚持是对的还是错的呢,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受,为什么我有种窒息的感觉呢。让我呼xi 口及透不过气*| lai |*,难受的要死。
  不,不可能的,我才是孩子的亲身父亲,她不会不想见自己的亲身父亲的,暗自在心里↓决定,我绝不会放弃的,我要见到自己的孩子。
  或许是血浓与shui *,我想见孩子的想法疯狂的在心底生长,今天我一身另类装束。
  头上戴了个扁扁的鸭舌帽,身上穿着是一件粉Red(* hong *)色的t恤,ku 子是* na *种街头跳paibo的胯dang ku ,这一身装束跟平时穿正规正矩的衣服的我格格不入,我想要是让杨小漫* na *般人看见我谈谈se公司大总裁,穿成这个样子,定会捧腹大笑。但是为了见我的女儿一面,我不得不这么装扮。
  手里拿着的是* na *种能够当得住太阳的芭蕉扇,此刻我这怪异的装束引得街上的回头率百分之二百。
  “去去,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穿成这样?”
  我没好气的回瞪过去,该死,早知道就扮成black(hei )衣人,神秘一点,大家就不会把我当猴子看了。
  就在我准备上去继续跟在王敏的身后,忽然在一个转弯的巷子里,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跑到王敏的面前,展开嫩藕般的小手,嘴里开心的喊着,“妈mi 。”
  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她…刚才叫王敏妈mi ,* na *么……
  她是我女儿,她是我女儿……
  “哈哈……她是我女儿,她是我女儿,没想到我的女儿张这么大了?”
  我失去理智般的大叫起*| lai |*,而被王敏抱在手里的小女孩发觉躲在挂角处大笑的我,一双小巧的眉头疑惑的皱起,随即从王敏的怀抱里蹭chu **| lai |*,跑*| lai |*我的身边,一双墨black(hei )的眼珠,跟王敏简直是一模一样,还有一张小巧的嘴巴,粉嘟嘟的,看着就想亲一口。
  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jin *我,我的心在极度的疯狂,她就是我的女儿,她就是我的女儿。
  就在她要走近我时,我的眼泪快要落↓*| lai |*的时候,她突然回头看向同样迷惑不解的王敏。
  “妈mi 这个叔叔穿的好奇怪哦!”
  咯噔,我的心又像被人放了一块沉沉的大石头,压抑的要死,她叫我叔叔,她应该叫我爸爸的,宝贝,我是你的爸爸,你的爸爸啊!
  心里涌起一股酸涩,如果当初我没有放开王敏,将她强行留在我的身边,* na *么现在是不是我们一家三口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她会叫我爸爸而不是叔叔。
  “小念,妈mi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和陌生的人说话。”王敏急忙跑过*| lai |*,shen 手拉过小女孩,对我抱歉的一点头。
  当她抬头看见我的脸时候,整个人都慎住了,愣在原di ,过了一会儿,反应过*| lai |*,连忙将小小念的小女孩护在怀中,警惕的眼神看着我。
  我苦笑,敏敏,你有必要这么做么,我是她的亲身父亲啊,即使我再怎么的不济,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手啊,有句话不是说的很好么,虎毒不食子吗?
  “敏敏,孩子的名字叫小念?”
  我小心翼翼的问。
  她脸色一变,跟刚才判若两人,“这跟你没关系,秦天穷,你还是回去吧,不要*| lai |*打扰我们母子俩的生活!”
  说完便要转身离开,我好不容易才见到自己的孩子,又怎么会这么轻易让她离开呢。shen 手jin jin 的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将小念抱起。
  “小念,你是叫小念吧,叔叔带你去buy(中文:gou mai)糖吃好不好?”
  生怕自己会掉↓*| lai |*,小念将小胳膊jin jin di 搂住我的脖子,像是我们早就认识一般,突如其*| lai |*的感觉,让我心里升起一股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意。
  小念见我这么说,眨巴着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向我,“叔叔,虽然我从*| lai |*没有见过你,但是我的直接告诉我,你是个大好人,所以,叔叔,你想给我buy(中文:gou mai)什么杨的糖果啊,小念喜欢吃草莓味的。”
  “秦天穷,你放开她。”旁边被我jin jin 钢制住的王敏愤怒了,像一只小狮子般的对我怒吼,不过今天我心情好,不跟她计较,直接拉着她的手朝前面的小超市走去。
  还怀着的小(jia huo ),倒是咯吱咯吱的笑了起*| lai |*,“叔叔,妈mi 貌似不怎么喜欢你哦,不过小念很喜欢你,不过,叔叔,小念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小(jia huo )在我怀里兴奋的要死,丝毫忘记了一旁王敏black(hei )掉的脸色。
  虽然她左一口叔叔,右一口叔叔,叫的我心里很难受,不过这种事情还是急不*| lai |*的,慢慢*| lai |*,等她习惯了我的存在,再叫她改口叫我爸爸也不尺。
  “恩,小念像问叔叔什么问题?”
  小(jia huo )在我怀里一点也不安分的扭动着,一会儿巴拉巴拉我的上衣,再用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般的眼神瞅瞅我的ku 子,shen chu *小手玩弄我的鸭舌帽,随后shen 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巴,咯吱咯吱的笑了起*| lai |*,“叔叔,你穿的好像嘻哈猴哦!”
  我的脸black(hei )了。
  旁边的王敏顿时低低的笑了起*| lai |*,虽然是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我还是听得chu **| lai |*,她笑了。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扮,再看看路过的人都不时的朝我偷*| lai |*异样的眼光,我才知道自己今天穿的是有点* na *么奇怪,不过能够遇见这个小(jia huo ),我也是值得了,就算↓次让我穿三点露装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