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46章 王敏的归*| lai |*
  躺在医院的这几天,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无聊透顶的(曰)ri 子了,整天的对着White(颜色bai )墙发呆,外加三个女监护人,我这生一场病,容易吗我。
  我想上个厕所都被监制着,终于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啊,我受了不了,你们这简直就是在变相的禁锢,我要去法院告你们?”
  我愤怒了,这些女人有没有搞错,整天的不用做事就是跟在我身后,生怕我会chu *什么事情,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大男人难不成会自杀?可是这些人的眼神分明就是告诉我怕我自杀,终于忍不↓去了,我爆发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fan kang 。
  三个女人见我炸mao *了,倒是很淡定的坐在旁边削shui *果,一副很悠闲的样子,根本就不理会我这个愤怒的男人。
  “喂,我说,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我这都已经住院三天了,小护士说我早就能chu *院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
  也许压抑了很久,一↓子吼chu **| lai |*,心里舒畅多了。果然有什么事情还是不能(bie),不然会(bie)chu *病*| lai |*的。
  杨小漫见我这个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她看着我,良久之后才开口道,“秦,王敏回*| lai |*了。”
  我一慎,直接绷jin 了脸颊看着她,王敏?
  她怎么会回*| lai |*,我记得她不是去加拿大了吗,怎么会回*| lai |*呢?
  见我不解的眼神,杨小漫又叹了口气,“这几天我们也不是无缘无故的要你住院,只是我们怕你知道王敏回*| lai |*还带着一个孩子,怕你想不开,又会做什么傻事!”
  杨小漫的话像一个炸弹顿时轰得我头昏脑zhang (**月长**),什么,王敏还带了个孩子回*| lai |*,不用说* na *孩子肯定是我的,心头滑过一丝惊喜,只是杨小漫不知道王敏曾经怀了我的孩子去加拿大的,想到王敏带回*| lai |*的是我的孩子,我心里就开始窃喜。
  “秦,你没事吧?”杨小漫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生怕我又会做chu *什么事情*| lai |*,我朝她笑了笑,随即开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说完我就直接↓床,朝着外面奔去。
  “哎,秦,你要去哪儿?”
  身后响起杨小漫着急的声音,我头也不回的chong *chu *去,丢↓一句话,“王敏回*| lai |*了。我要去找她。”
  开什么玩笑,* na *可是我的孩子,我可不想让他认别人做父亲,身后的杨小漫无奈的摇摇头,和几个女人唉声叹气的,我真是恨死她们了,为什么王敏回*| lai |*不早点告诉我呢。
  等到我chong *chu **| lai |*,才发现原*| lai |*我太急喘着病号服chu **| lai |*的,上面还写着大大的12字号,晕死,顿时引*| lai |*多数目光,我恨不得找个di hole(dong )钻jin *去算了。
  “秦先生,您还没有办理chu *院手续,是不可以随便chu *去的。”身后的小护士焦急的朝我追*| lai |*,此刻我哪里记得办理什么chu *院手续呢,心里只想着快点见到王敏,见到我的孩子,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我会走的这么潇洒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一走,杨小漫她们就会给我善后的,根本就不用我担心着急的,她们会直接帮我办理chu *院手续的。
  可是就在我做上法拉利小跑上,忽然愣住了,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王敏现在在哪儿。刚才chu **| lai |*的太急,根本就没有*| lai |*得及问杨小漫。
  “管他呢,反正先去她家就是了。”
  车子在马路上飞速奔驰着,很快的便到了a市最繁华的城市,也就是王敏的家,看着气派的别墅,我的心里升起一股说不chu **| lai |*的感觉,大概也好几年都没有*| lai |*这里了吧,不知道王市长过的好不好,自从王敏去了加拿大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听新闻界的人说,他自己辞退了市长的身份。
  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愧对王敏才这么做的。
  “呦,这是秦先生*| lai |*了!”王伯慈祥的*| lai |*给我开了门,对这位老人家,我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以前*| lai |*这里的时候,他几乎都是很喜欢我,或许他自己没有儿女看见我们这些年轻人,很喜欢的缘故吧。
  “王伯,不知敏敏回*| lai |*了没有?”我用似乎不确定的语气问他,因为我知道他也同样很喜欢王敏,要是用肯定的语气问他,而恰好王敏又不在,岂不是伤了他老人家的心。
  老人家见我这么问,连忙笑嘻嘻的开口,“原*| lai |*秦先生是*| lai |*找小姐的啊,我还当你是*| lai |*看我这个老人家的呢,不过秦先生你消息还真快的,小姐前几天就已经回*| lai |*了,在家里和老爷叙旧呢。”
  我晕死,前几天还算消息快啊,* na *我还真的想去撞墙了,要知道,对于商业机密如果尺一分钟都有可能被别人窃取呢。
  不过听到王敏在家里,我的心里还是小小雀跃一↓,最起码没有White(颜色bai )*| lai |*一趟,最重要的是,我就要快见到我的孩子了。这种心理不是一般的人能够理解的。
  “哎呀,王伯,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快点带我去见敏敏吧!”我搞的就好像这一辈子都没见过王敏似的,王伯见我心急如*,嘴角露chu *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笑容,到也不阻挡我,直接引我去见王敏。
  别墅的后flower (hua )园里,只见一位少女,扶着一个老人再说着什么,只是从她们言语中可以看的chu **| lai |*,她们是有多么的幸福,这一刻,我都不愿意去打扰她们。
  敏敏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一点儿没有变了,要说哪里变的话,* na *就是她变得比以前更加成熟有女人味了,身材似乎更加**一些了,但是丝毫没有因为她生过孩子而走形,看*| lai |*她在国外过的很好。
  “敏敏……”我轻轻di 一声呼唤,原本还沉浸在亲情中的她,抬起头*| lai |*,看见我的* na *一刻,脸突然变色了,没有笑容,有的只有疏离。
  “王伯,这个人怎么jin **| lai |*了?”原本还带着嬉笑的面容此刻变得如三月降雪般的冰冷,旁边的王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顿时有些尴尬起*| lai |*,因为是他放我jin **| lai |*的。
  “敏敏,你不要怪王伯,是我自己要jin **| lai |*的。”我连忙替王伯解释。
  她脸色一变,冷冷的道,“王伯,我不想见到这个人,麻烦你把他请chu *去。”
  王伯听她这么说,看看我又转过头看看王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个时候做在椅子上的王市长开口了,“敏敏,小秦也只是想*| lai |*见见你,你不要这样?”
  我投过去感激的眼神,王市长怎么以前我没有发现你的好呢?
  “敏敏,我听说你回*| lai |*了,带了个孩子?”原本我想说,我只是想*| lai |*看看孩子的,可是没想到,我的话刚一说chu *口就遭到她怒斥。
  “我的孩子跟你没关系,秦先生,这里是我的家,麻烦你可以chu *去吗,不然我告你si 禾厶闯民宅。”
  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顿时让我知道当初我伤害她伤害的是有多深。
  我痛苦的开口,“敏敏,我知道当初是我做的不对,但是我只是想*| lai |*看看孩子,* na *毕竟也是我的孩子,想必他也想看看我吧?”
  哀求的声音,显示我此刻是有多么的卑微可是她就是漠不关心的样子,依旧冷冷的看着我,“秦天穷,再我去加拿大的* na *一刻起,我们之间就没有可能了,怎么现在听说我带着你的孩子回*| lai |*,你后悔了,想要回孩子了?”
  我从*| lai |*都没有见过她变的这么冰冷,似乎在和我说着一件无关痛yang (羊羊羊)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还真的以为我是看错人了。
  她怎么会变得这般冰冷,冰冷到我一点儿也不认识了。
  “是啊,小姐,秦先生说的没错,小小姐怎么说也是秦先生的女儿,就算他以前做过多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也不应该把气发在孩子身上啊!”
  王伯大概是同情我才会这么帮我说话,王敏没有看我只是直接看向王伯,依旧是冰冷的没有一丝人情味的语气,“王伯,你是不想在这里gan 了是不是?”
  而我听了王伯的话,心里在窃喜,一路开车子我都在心里想,王敏给我生的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实际上我已经有两个儿子了。我更加想要一个女儿,没想到敏敏真的给我生了个女儿。
  我* gao *兴的一个激动shen 手抓住王伯的手,“王伯,敏敏给我生的是个女儿吗?”
  老人家见我这么说,连忙点点头,“是的,小姐给你生的是个小女孩,很可爱,长的很像你和小姐。”
  “真的吗?”我简直不敢相信,心中的* na *份喜悦真的说不chu *口*| lai |*。
  “王伯,从明天开始你不用*| lai |*这里上班了。”
  王敏说完就朝着卧室里走去。而我丢↓一句也随着上去了。“王伯,你别听她的,她只是一时气糊涂了,说的是胡话,明天你照样*| lai |*上班!”
  我一副是这里的男主人的气势,丢↓这一句,就朝着王敏的房间走去。
  “敏敏,你开开门啊?我知道是自己不对,当初不应该* na *样对待你,可是你也知道当时的龙华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你走后我也曾经后悔过,当时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让我见见孩子!”
  隔着门,我哀求的声音低贱到了极点,可是不管我怎么叫喊,她都无动于衷,这个女人的心怎么会这么狠,毕竟孩子也是我的啊。
  冰冷的门,丝毫没有因为我的哀求而开动,而里面只是传*| lai |*冷冷的声音,“你走吧,我是不会让你见女儿的,我不知道有你这个爸爸,我也不希望你*| lai |*打扰她的生活。”
  我的心顿时呼xi 口及不过气*| lai |*,拳头握得青筋暴起,指甲镶jin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里,顿时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模糊,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一点儿疼痛,这怎么能够跟心里的痛呢。
  敏敏,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懊恼的shen 手抓住自己的头发,悔恨和愧疚一阵袭*| lai |*,当初因为我的自si 禾厶而将她们母女两推向国外,可是多年后,我才悔悟,为什么,你连一个忏悔的机会也不给我。
  “秦先生,要不你改天在*| lai |*吧,小姐正在气头上,等她气消了,定会让你见小小姐的。”管家王伯好心的跟我说,我对他笑笑,随即便转身离去。
  会有* na *么一天吗,只恐怕她是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的,不管我怎么做,都弥补不了自己对她的亏欠,可是为什么,你要回*| lai |*,又一次闯jin *我的心里。
  雷声四起,顿时倾盆大雨朝我袭击而*| lai |*,泪shui *和雨shui *交织在一起,这是老天爷也在同情我吗?
  “哈哈……”我苦涩的瘫坐在di 上大笑,笑的没心没肺,路边的人见我这样,都小声的在窃窃si 禾厶语,说我是疯子,* na *些流言蜚语,我已经不在乎了,任由雨shui *扫在我的脸上,疼痛的感觉才能够使我清醒一点,可是为什么心还是会这么痛,直到麻木。
  我不是没心没肺的男人,我也是个有心人,我只是想见见自己的孩子,可她却这么决然,在大雨中,我不管别人的眼光,肆意的任由泪shui *倾↓,第一次我居然哭的这么凶。
  人们都说男儿膝↓有黄金,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这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痛不yu (谷欠)生,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