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4章 要不要单挑
  好不容易经过了n次的塞车后,终于赶到了王敏说的di ,我算明White(颜色bai )怎么回事了。丫的名贵跑车瘫痪在路中间动不了了。
  我就奇怪这点破事儿她找我gan 嘛啊,名贵车不都有厂家保修的么?而且瞧她这架势,不等到我*| lai |*还不罢休啊。
  “秦天穷,你使用走的还是爬得,千年乌龟都比你爬得快,再晚点,我可就要饿死在这里了。”王敏一见到我,就chong *我讽刺道。
  nai (*&女乃*&)nai (*&女乃*&)的,我这可是帮你忙*| lai |*了,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怎么总是我啊。哎,总算是见识到前jin *大小姐的蛮不讲理了。
  “姑nai (*&女乃*&)nai (*&女乃*&),我可没有你闲啊,我公司一大堆事等着我呢,再说这个时段路上能不堵点车什么的嘛,快说,你车啥mao *病啊?赶jin 的。”我嘴上可也没客气的回道,任谁摊上这事都不会* gao *兴啊,再说了,王敏也不是我女朋友和老婆,凭什么对我呵斥。
  王敏听了,突然(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得,得,您是大忙人,知道您是秦总监,手底↓几百号人站着听您召唤呢,您回去吧,不打扰了。”
  敢情弄着我玩儿呢,叫*| lai |*就要马上*| lai |*,*| lai |*晚点了还不行,*| lai |*了啥都没gan ,又让人走,这算个bird(niao )子事啊,我的脸色估计不好kan。
  我什么都没再说,只是愤怒的瞪了王敏一眼,然后拂袖准备离去。
  她突然chong *过*| lai |*拉住我:“怎么,还真走啊?就把我丢在这里不管不顾了?你忍心啊?”mei(女眉)眼流转,吐气如兰,近在咫尺kan王敏的脸,还真是美,年轻就是好啊,这皮肤比杨微更细腻。
  “你kan什么?kan哪里?色狼!”王敏还是一个小女孩,被像我这样的成年男* xing *凝视着,当然受不了,耳根都Red(* hong *)了,惊得跳起*| lai |*,我kan着,倒觉得好笑。
  “侠女也有怕得时候啊?”我打趣道。
  “谁,谁怕了,你才怕了,要不要单挑啊?”王敏倔强的* xing *格可真可爱。
  “咦,这不是王大小姐嘛,怎么今天光天化(曰)ri 之↓跟市井男子拉拉扯扯,只要传chu *去了你爸副市长的脸面往哪里搁啊!”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突然###*| lai |*。
  我抬头一kan,一个穿着一身名牌的青年站在我面前,长的也算端正,可眉目间透漏chu *一股子邪气,特别是* na *眼神的###让人很不舒服。
  “夏家富,你*| lai |*gan 什么?”王敏对这个人也没什么好脸色,眼神很厌恶。
  “这路可不是你家的,我怎么不能在这?再说了,这有美女,能不xi 口及引我*| lai |*么?”夏家富厚颜无耻的腆着脸继续说。
  “你,你,我懒得跟你说了,夏家富,你给我赶jin 走。”王敏似乎也拿他没办法,难道这个夏家富很有*| lai |*头?
  我突然想起滨海市的市长姓夏,莫非这个夏家富真是市长儿子?我突然觉得☆ɡao 扌高☆笑,一个市长少爷和一个副市长千金外加一个打工仔,这真的是可以写成一本小说了。
  “我偏不走,你能奈我何,要不你跟我上车吧,包你玩的开心。”夏家富似乎对王敏很痴迷,说着还hands(*yong * shou *)去拉王敏。可奇怪的是,王敏本身武艺* gao *强,却似乎顾忌什么一直没对夏家富动真格的。
  王敏的表情一直是强忍着,眼kan着夏家富的脏手就要*到她连上了,她急的几乎要哭起*| lai |*,我也kan不↓去了,连忙拦身一挡,刚好*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他们中间。
  “夏先生是么,请不要再大厅广众之↓行无礼之事。”我很礼貌的回道。王敏见我拦在她身前,又是感动又是担心,我知道她担心我惹了夏家富,会吃不了兜着走,可我眼↓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夏家富眼见得手的天鹅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飞了,很是生气,又kan到是名不见经传的我坏了他得好事,自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之余,就想像& nie (一种手法)死一只蚂蚁一样对付我。
  他一个巴掌朝我甩*| lai |*,我轻松的避过。开玩笑,十*| lai |*年的武功底子可不是White(颜色bai )练的,这个小White(颜色bai )脸要能把我搁↓,我就喊他爷爷。
  夏家富见一次chu *手不中,有点恼羞成怒的又chong *过*| lai |*,我赶忙避过,谁知道他一个不小心居然撞到了栏杆上,而后跌倒在di 上,额头上渗chu *了汩汩血迹,昏迷不醒了。
  我跟kan闹剧一般kan着这一幕,这崽子不会是装的吧,我用脚踢了他几↓,没一点反应。王敏害怕的躲在我背后,她问道:“不会死了吧?”语气都快要哭了般。
  “不会,就这么撞一↓,最多晕倒,这人也忒差劲了点。”我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
  “他是夏天豪的儿子,这↓怎么办才好,chu *了这么大事情,我们要不要把他送医院啊?”王敏很担心的焦急的问我。
  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横竖是不认识我,我一走了之可以。但我担心他以后会找王敏的麻烦,正所谓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怎么能让一个女人为了我扛罪。
  所以我们把夏家富送到医院后,我让王敏先走,她死活不肯,说要等夏家富醒*| lai |*了,跟他道歉,求他原谅。
  我很奇怪王敏为什么这么怕他,大概她也kanchu *了我的这个疑惑,悠悠的叹口气,然后跟我讲起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其实我家跟夏家富家本是世交,早先我们两家关系都不错的,但自从他爸爸坐上市长的位置后,他们家就跟我家*| lai |*往生疏了很多。前段时间听爸爸老是叹气,他跟夏家富的爸爸在政治上意见不统一,所以两人闹的不是很愉快。”
  “后*| lai |*又因为一次夏家富在我学校门口等我,然后当中调戏于我,这件事被我爸爸知道,就去学校跟领导谈了,然后把夏家富的爸爸也叫去了,我爸跟他爸爸一见面,两人就大吵起*| lai |*,从这以后,他爸爸就处处针对我爸,我爸的很多工作都开展不开,现在处处受限制,整天在家里愁眉苦脸的。”
  “我为了不让爸爸再为###心,所以就一再忍让着夏家富,反而导致他在我面前就更放肆了,我没办法,又不能对他怎么样,所以只有步步退让,我不能让爸再遭受他爸的侮辱了,我爸是个好官,是个好爸爸,你明White(颜色bai )么?”
  我明White(颜色bai ),听了王敏的话,我也禁不住内心的震撼,原*| lai |*就算是副市长的女儿也会有这样的不得已的苦衷,这样可怜的遭遇,更何况我们这些为一(曰)ri 三餐而奔波劳命的小民呢?
  kan着还沉浸在伤心的情绪中的王敏,我把手轻轻的搭在了她肩上,希望能给她一丝安慰,她抬起头,突然扑到我怀里,jin jin 的拥住了我。
  原本以为这事情就这么了结了,可没想到却因此惹↓大祸。
  ↓午有人打电话*| lai |*公司说让我去警局协助夏家富撞伤额头jin *医院一事问话,我正觉得奇怪,虽然之前因为杨倩的陷害已经两次jin *过监狱,但不想做这次又*| lai |*的这么快。
  我在去警局之前跟张一顺说了这个事,其实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跟他说。
  张一顺听了后,大惊失色,他一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时半会也跟他说不清,只今口 han 糊说是因为王敏的事情得罪了一位公子哥,现在人家*| lai |*找麻烦了。张一顺听罢思索了一会,说让我先去,他随后就到。
  我并没有想张一顺真的能帮我什么忙,只是kan着他为我担心的样子,心里还是微微的感动着,人生得一兄di 足矣。
  到警局后,并没有人安排我问话,也没有像上次一样有人过*| lai |*对我拳打脚踢,反倒是把我撂在问讯室里,半响没人理睬。我倒也不担心,反正该*| lai |*的迟早也要*| lai |*。
  过了一个多小时,听到门外有说话的声音。
  “您kan怎么能让您亲自*| lai |*跑一趟呢,我们真是惶恐啊。”一个带着献mei(女眉)口吻的男生说道,这声音听着倒有些熟悉。难不成这警察局也能碰到熟人?
  停顿了一会,一个声音接道:“你们怎么办事的?就这么一个小人物,也能让你们为难这么半天?”这声音听着有些拽,kan*| lai |*是个有身份的大人物。
  “您,您不知道啊,他有*| lai |*头的,我们也不敢轻易动他”这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再次说道。
  “哦?是哪号人物?我倒想瞧瞧。”
  然后是两人嘀嘀咕咕的声音,隔着门板我听得不甚清楚,于是便也懒得去深究了。
  接着有人推开门jin **| lai |*,我抬头一kan,赫然是先前the first time(di yi ci )jin *警局遇到的* na *个秃顶警察。此时他chong *我破天荒的笑了笑,居然也是* na *种mei(女眉)笑?
  他Behind(shen hou)跟着一个有点深沉的男人,说深沉,是因为他的眼光很锐利,而且有点不动声色。kan过电视剧《蜗居》的人都知道,里面书记秘书男主就是一号这种表情,此人比之毫不逊色。
  秃顶警察把此人领jin **| lai |*后,招呼他坐↓,然后就静立一旁。此人朝他摆了摆手,言外之意就是让秃顶警察chu *去,他单独有话跟我说。
  “是,莫秘书,我在门后候着,有什么事叫我。”秃顶警察弯腰跟这个莫秘书鞠了一躬,而后kan了我一眼,退了chu *去,我居然在他的眼神里kan到了担忧?
  nai (*&女乃*&)nai (*&女乃*&)的,敢情面前的这个龟孙子是市委书记的秘书,早听闻这号人物,冷酷,果断,手腕极其* gao *明,很得市委书记的重用,没想到我这号小人物倒碰上了。
  莫秘书打量了我几十秒钟,没有吭声,我也乐得不用想着法子遣词用句的应付着。他大概是打量累了,问我,“你胆子不小”。
  “谢谢,我胆子并不大,只是kan见不平之事,尽绵薄之力。”我毫不客气的回答他。
  “不错,好一个略尽绵薄之力啊,我们真是小kan了你,能再滨海市市长眼皮子底↓这么说话的人,你是第一个,小伙子,不要因为仗着年轻就什么都不畏惧,最终得罪了人而不自知。”这个莫秘书说的还真的是语重心长啊。
  可惜,他面对的是我,我是什么人?反正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况且我也没犯什么大罪,他们就算想屈打成招也要有个罪名不是,我坦然多了。
  “谢谢莫秘书长的提醒,我记在心里了。”我朝他微微一笑。
  他的脸色仿佛变了变,而后又恢复了常态。这个时候有人jin **| lai |*在他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我隐约听到什么市长叫你回去之类的。他于是也朝我微微一笑,这笑里明显是藏着一把锋利的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