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45章 故意制造误会
  酒吧里,灯Red(* hong *)酒绿,一些形形***的男女极力的在舞池中扭动着。像是要把自己的腰肢扭断一样,台上的***更加是卖力的大秀自己的身材。
  而我则是窝在一个角落里,默默di 喝酒,和黄胜约定好,在这里碰面,我只要听他的,华丽搂着一个穿着huo *爆的美女,到时候他自有办法。
  喝了好一会儿酒shui *,我却接到黄胜的电话,他叫我去这儿一个* gao *级的vip包间,一开始我有些犹豫,可是一想到他会让杨微自己离开我去他的身边,我就忍了。
  因为我知道如果是他要杨微离开我的话,* na *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我彻底的伤害她的心,她才会离开。
  包间里,奢侈落di 大shui *晶吊灯,却没有客厅里* na *边明亮,昏暗的光线,此刻正好掩盖了我脸部僵*ying *的表情,我不喜欢待在这种昏天暗di 的di 方,感觉很不舒服,可是为了杨微,我却*ying *是忍住了。
  包间里有一些吃的还有一些酒,空旷的房间里就只有我一个,显得有些孤寂,拿起桌子上的烈酒,我猛di 喝了一口,huo *辣辣的刺激直接沿着我的hou long一直xiang ↓(),形成一到huo *线在我的胃里翻滚起*| lai |*。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走jin **| lai |*的是一个女人,我没有抬头,只是闻着她身上的气味就只是* na *种陪客的小姐。
  “秦少!”女人jiao (女乔)mei(女眉)的声音响彻我耳边,随即旁边的沙发一陷,她整个人都依偎在我的怀里,手指不停的在我的身上** fu **** tiao dou *着,甚至还shen jin *我xiong 口的衣襟里。
  准备shen 手推开一直在我身上作乱的女人,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lai |*了。
  “杨微马上过*| lai |*,你最好演的像一点,实在不会演就真坐。”
  “pa 口拍”的一声挂上电话,我目光猩Red(* hong *)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此刻的***已经被怒huo *代替。
  杨微三个字像是烙印般的刻在我的心里,再黄胜说chu *她会*| lai |*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他会怎么做了,我想要逃走,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想着杨微会为了而一辈子孤独的活↓去,我做不到。
  是我小看了黄胜的手段,还是自己在杨微心目中的影响力?
  不管怎样,今天是注定的了要让杨微自己离开我。
  shen 手将面前被我的眼神吓得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女人一拉,她跌坐在自己的怀里,随着她身上刺鼻的香shui *味,我借着酒精,朝着* na *涂满鲜Red(* hong *)的口Red(* hong *)的*唇上覆盖上去。
  如果说我之前被挑起的**,* na *么此刻吻上她的时候,已经全部消灭殆尽,心里不禁将黄胜* na *个(jia huo )狠狠的骂一顿,找也不给我找个好一点的货色,这要我怎么演↓去。
  身↓的(jia huo )也逐渐苏醒,开始*ying *起*| lai |*了,将她抵押在沙发上,我尽量让自己投入jin *入,不去想门口* na *两道清冽的视线,告诉自己身↓的女人等着我去** fu **爱。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这么一句话,没有爱的* xing *跟动物差不多,只是为了繁衍↓一代而已,可是我现在连让她怀孕的心情都没有,这算不算很惨。
  一个人走在宽阔的大马路上,脸上的疼痛还在,shen 手*了*,这是杨微最后在我身上留↓*| lai |*的,即使她用了很大的力气,现在脸都已经Red(* hong *)肿起*| lai |*,我还是不去医院,我想慢慢的感受她给我疼痛,就像感受着她慢慢从我身边离去的过程。
  穿梭在马路上,我没有开车子而是任由自己就这么一直走↓去,当看见杨微对我露chu *绝望眼神的* na *一刻起,我就已经失魂落魄了。看着杨微痛苦的离去,我的心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怨不得别人,所以我不会去怪别人。
  一直在路上走着,直到走jin *一家酒店,我才停↓了脚步,呵呵,又是酒吧,古人说,借酒可以消愁,但是我却觉得借酒消愁,愁更愁。
  “老板,再*| lai |*两杯啤酒。”
  窝在角落里,身旁倒着七七八八的酒瓶,可是我仍旧继续往嘴里不停的送酒,酒吧的老板见我喝的一塌糊涂,不免有些皱起眉头,“这位先生,你已经喝醉了。要不要我叫你家人*| lai |*接你回去?”
  酒吧的老板好心的询问着我却被我shen 手一挥,打断,“不要,我还要喝,我没有家人,我就要喝酒,快,给我两瓶啤酒,你是怕我没有钱给你吗?”
  shen 手从口袋里掏chu *一把百元大钞朝他身上砸去,本*| lai |*是很想用力的,但是无奈,我现在喝醉了,没有力气,钱砸过去就想洒flower (hua )一般的轻* rou *。
  老板见说不动我,最终无奈的摇摇头,转过身去给我拿了两瓶啤酒。
  我窝在酒吧里一直喝到连自己都失去知觉了,才肯罢休,胃里很痛,翻滚的难受,想吐,可是还没有*| lai |*的及找到厕所就已经吐的一身的了,旁边好像有很多人过*| lai |*围观我,窃窃si 禾厶语,我听得不太清楚了。
  此刻我的好累,只想好好的睡一觉,真的好想休息。
  思绪回到遇见杨微的* na *时,* na *个时候的她像个圣女一样的chu *现我的面前,让一些游走在flower (hua )丛间的我乱了章法,算是一见钟情吧,从她撞到我开始,我就已经深深爱上她了。
  不知道怎么了,尽管后*| lai |*我又和别的女人乱搞,可还她就像一颗种子种在我的心坎上,怎么拔chu *都没用,最后根深蒂固,我才知道自己是这么的爱她。
  也从未想过她会成为我的女人,* na *一天我疯狂了,得到她就好比得到全世界样的兴奋,从此我的生命里,杨微这三个已经注定和我的命运chan (缠)mian(纟帛)纠缠不休,直到她双* tui *双残* na *一刻起,我将她送入美国治疗,可回*| lai |*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我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这是老天爷在嫉妒我吗,因为活的太过舒适,所以才想弄一点什么*| lai |*折磨我,让我难受。
  原本以为我的生活会归为平静,可却在这个时候chu *现了问题,为了微微的幸福我选择放手,我知道这次我们之间是彻底的完了。一滴泪shui *划过眼角,慢慢的低落在di 上。
  我累了,想睡觉了。
  梦中,我感觉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全部都是White(颜色bai )茫茫的墙壁,看着这么多White(颜色bai )色,我恐惧了,从小就对White(颜色bai )色有些畏惧症,我想逃chu *去,可是不管我怎么逃chu *去都无法走chu *这里。
  恍惚间听见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回头想要抓住什么,却还是冰冷的墙壁,我现在像是悬挂在悬崖边的一颗小草,随时都有可能摔的粉身碎骨。
  “秦,秦,你醒醒啊!”
  猛的一睁开眼角,杨小漫,陈素莹还有冷颜玉等人映入眼帘,而四周都是一片茫然的White(颜色bai )色,我极力的回想着昨晚的事情。
  昨天晚上我记得自己和杨微闹误会之后,我就一个人去酒吧里喝酒,喝得天昏di 暗的,到最后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有些搞不明White(颜色bai ),昨天晚上貌似我是在酒吧里喝酒吧,什么时候跑*| lai |*医院了?
  杨小漫着急的看着我,“昨晚晚上,你在酒吧里喝醉了。还吐了很多,是酒吧里的老板打电话给我的,我赶到的时候,就见你捂着自己的胃,脸上苍White(颜色bai ),就把你送jin *医院了。”
  杨小漫说着顿了顿,然后又开口接着到,“秦,你一般是很少喝酒的,就算是喝酒也是少量的喝,怎么今天却喝了* na *么多,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己的胃不好,不能喝酒,昨晚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医生说,就你的胃估计就要废掉了。”
  杨小漫担忧的语气让我心里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她说,昨晚我是因为杨微才喝酒的,当时的我真的没有想* na *么多,只是想借酒消愁,只是后*| lai |*越喝越上瘾了,最后就喝醉了,什么也不知道。
  面对杨小漫的质问,我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随即便又对她开口,露chu *愧疚的神色,“小漫,对不起,↓次我不会了。”
  杨小漫是个明White(颜色bai )事理的女人,见我不想说,她没有继续询问,只是拿过旁边的粥,还冒着hot(英文:hot,中文:re )气,大概是她刚buy(中文:gou mai)*| lai |*的。
  “秦,你昨天吐了* na *么多,胃里也空了,想必也饿了吧,*| lai |*把这些粥喝了吧。”她将一小碗粥递给我,知道我胃不好,所以一直以*| lai |*,我在家里吃的早餐都被她换成是稀饭之类的食物。
  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男人要找个会照顾自己的女人,原*| lai |*被女人照顾是这么一间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事情,经过昨晚的宣泄,我在心底发誓,以后再也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痛苦的只有是自己,心疼的却是自己的女人。
  看着杨小漫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我吃饭,还有她身旁的两个女人,她们的脸上露chu *欣慰的神色,只是* na *大大的black(hei )眼圈昭示昨晚她们一夜没睡,守了我整整一夜,心里顿时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我吃过,就要求chu *院,却被杨小漫打断了。
  说我的胃已经经不起折腾了,这几天就让我在医院里好好的待着公司的,她会*| lai |*陪我,本*| lai |*我是以公司的事情*| lai |*搪塞她,没想到却被她这么说,你好好的在这里休息,公司的事情她*| lai |*搞定。
  我没差点惊死过去,要是让杨小漫知道公司的事情,* na *么她定会担心,我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我就随便说了几句,其实公司这几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你就*| lai |*这里陪我吧,不然我就不住院了。她无奈的摇摇头,说我扭制起*| lai |*还真的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