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41章 恢复记忆
  shen 手忍不住** fu ***她White(颜色bai )皙的脸蛋,她的皮肤还是* na *么的guang * hua *,让我忍不住想低头吻吻她的脸,她的眉,她的鼻,最后落在* na *张殷Red(* hong *)###的小嘴上,辗转反侧,舍得不放开。
  最后感觉到她呼xi 口及不顺,一双好看的柳眉皱起*| lai |*,我才舍得放开,看着因为我的ken *咬而微**肿的**,我才满意的笑了笑。
  帮她把被角压了压,准备起身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却被她jin jin 抓住了。
  “你要走了吗?”
  细细的声音,犹如二月春风拂过我的脸颊,顿时我一惊,随即转身看见她睁开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我看。
  心里微囧,看她的神色,一点也不想刚刚醒*| lai |*的样子,她早就醒了,* na *么我刚才对她做的事情她全部都知道,脸上顿时传*| lai |*一阵gun tang,我知道我脸Red(* hong *)了肯定跟个猴子屁股有的一拼。
  “你醒了!”
  “恩,早就醒了。”
  靠,有必要说的这么直接么,我真恨不得立刻找个di hole(dong )钻↓去。
  可是就在我没脸见人的时候,她突然*| lai |*了句让我石化的句子,“秦,对不起……”
  吓,大姐表小我啊,心脏不好,承受不起。
  我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她,虽然我的眼睛不是很大,但是努力是动力,让我比以前跟大一些有木有。
  杨微见我这样,忍不住(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随即想要做起*| lai |*,意识到她的想法,我连忙将她的床位放* gao *,用枕头给她当垫背的,将她扶起靠上面。
  本*| lai |*我是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听她说话的,可是无奈我的手缺被她抓住了,就只能够做在chuang shang 了。
  “秦,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是有意要背叛你的,只是在美国的时候我chu *了车祸,是黄胜当时chu *差到时候将我救了回*| lai |*,后*| lai |*医生诊治说我失忆了,所以见到你我才会表现的不认识你,可是昨天医生说我的脑部受到剧烈震dang ,把先前残留在脑中的* na *块污血驱撒了,我才又恢复记忆的。”
  杨微说着,说着,泪shui *pa 口拍嗒pa 口拍嗒的掉了↓*| lai |*,看的我心里好心疼。大臂一挥将她jin jin 的搂入自己的怀里。
  “微微,该说对不起是我,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失忆,当初我就不应该送你去美国治疗,可是我只是想要你像个正常人一样不用轮椅可以正常的走路,没有想到你会在* na *边chu *车祸,难怪我打电话传简讯给你,你都没有会哦,当时我还以为你在医院里治疗不想被打扰所以就将手机关机了……”
  “秦,别这么说,这些天我看着你为了我这么憔悴,我还* na *样对你,真的对不起,秦我们永远也不要分开好不好?”
  她shen 手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我的脸颊,像是要将我的轮廓刻jin *她的心里一样。我也同样shen 手** fu ***她的脸颊,泪shui *浸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我的手指,我的吻随即落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吻去她的眼泪,语气中尽是宠溺,“好了,好哭猫,你再哭可就不漂亮了哦。”
  “*| lai |*,你看你瘦的什么样子了,赶jin 吃一些东西吧。”
  我一边打开刚才黄胜递给我的食物,一边拿过旁边的mao *巾,放在她的* tui *上搁着,防止吃东西的时候会洒↓*| lai |*。
  尧一勺子稀饭,送入她的嘴边,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很快的整个碗里的粥全部被她消灭殆尽。用纸将她嘴边的残留物擦拭,“还要吗?”
  她摇摇头,满足的像个小猫mi 似的依靠在我的怀里嘴里还不停的喃喃着,“秦,你知道吗,当我醒*| lai |*的* na *一刻发现你不在我身边,我是有多么的恐惧,回忆起在订婚宴的* na *些情形,我真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我竟然和一个我不爱的男人订婚。秦,你有生我的气吗?”
  她从我怀里抬起一颗小脑袋看着我,目光中既有期待又有害怕。我忍不住笑了起*| lai |*,她是在担心我生气还是在担心我不生气呢?
  shen 手rourou她* rou *软滑顺的秀发,淡淡的清香和以前一点也没变,“想听实话吗?”
  淡淡的口气在她的耳边响起,她像个受了惊吓的小猫mi 对我点点,随即又不确定的摇摇头,我看了都忍不住想要shen 手###她。
  “说真的,一开始见你和黄胜在一起,我确实很生气,你怎么可以把我忘得一gan 二净,还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跟我(bie)的一点关系也不剩,但是我真的很伤心,还跑到酒吧酗酒闹事,可是后*| lai |*我在心底告诉自己,只要你幸福就好,我不会打扰你的快乐的。”
  “可是直到我听到你们要订婚的消息,我终于忍不↓去了,当收到你们订婚请柬的* na *一刻,我就在暗中计划着,要怎么去破坏你们的订婚宴,可是我没有想到会让你受这么重的伤害,当时我恨不得一把掌拍死自己算了。说好了只要你幸福就好,可是却是我亲手毁掉了你的幸福。”
  说到这里我是真的很痛苦,但是我真的恨不得拿把刀要了自己的命算了。可是就在她被送入医院,而黄胜打电话*| lai |*告诉我她想要见我,我的心里是从未有过的疯狂。一刻也等不到了就往医院里赶*| lai |*。
  “咦,你怎么了,哭成这个泪人似的?”低头看见她脸上挂着两行宽面泪,我有些于心不忍把余↓的话全部都咽了↓去,shen 手不停的帮她擦拭眼泪。
  “秦,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会为了伤心成这个样子,对不起,秦!”
  杨微就是善良,明明就不是她的错,她非要跟我道歉,轻轻的在心底叹一口气,我的手臂将她jin jin di 的搂入自己的怀里,真好,她又回到我的身边了。
  “pa 口拍pa 口拍——”
  一阵掌声惊醒了还在沉浸在对方的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怀抱里的我们。黄胜优雅的走jin **| lai |*,嘴上挂着若有如无的笑容,只是* na *一双冰冷的眸子里透露着隐隐怒气。
  这也不怪他,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不生气才怪,即使他不爱她,占有yu (谷欠)也让他生气。
  “黄胜!”杨微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但是她却改口没有叫他胜而是连名带姓的一起叫,这说明她是有意在跟他疏离关系,我相信聪明如黄胜,他不会不知道的。
  黄胜越过我,直径走到杨微的面前,shen 手想要** fu ***她的脸却被她巧妙的闪躲了,嘴角扬起自嘲的笑意,“呵呵,恢复记忆了,连碰都不给我碰一↓吗?”
  “黄胜,你别这么说,之前我也是失去记忆才……”
  “heng(哼哈二将),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有着别的男人,甚至跟你睡觉的时候,梦中你喊的都是别的男人的名字,只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我告诉自己,只要将你一直绑在自己的身边,你就不会想起以前的事情也就不会离开我。”
  “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每天晚上叫秦天穷的名字越*| lai |*越多,我终于忍不住了,就要求和你订婚,本*| lai |*只是想发请柬羞辱一↓秦天穷,没想到会发生只要的事故,都是我一手将你推chu *的,我再想如果我没有要求秦天穷过*| lai |*,你是不是就不会记起以前的事情,* na *么订婚宴也会如期举行。”
  “黄胜,你别这样说,即使我暂时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我相信以后我一定还会想起的,正好趁我们两个都还没有做错什么,不然想挽救都*| lai |*不及了。”
  杨微见黄胜突然这么偏激的想法,她连忙开口打断他的话。
  我现在是终于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黄胜见到我就跟见到仇人似的,原*| lai |*他是在嫉妒我,每晚跟他睡在一起的女人叫的却是别的男人的名字,这要是换做了是我,恐怕不知道还会做chu *什么样的事情*| lai |*。
  黄胜能够忍到今天还跟微微订婚,这丫的忍耐力我是小看了。
  见杨微这么说,黄胜突然朝她咆哮,“我不要,我就要你,即使你心里爱的是他,我也要你永远不离开我,守在我身边,你是我第一个想要用生命*| lai |*爱护的女人,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黄胜jin jin 搂着杨微,宣誓般的话语响彻耳边,见杨微皱着眉头,我连忙上前将他钢制着微微的爪子给拿了↓*| lai |*。
  “黄胜你在做什么,微微的身体不好,不可以手刺激。”我的话敢一说完就遭到他的毒舌。
  “heng(哼哈二将),秦天穷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要不是你,微微会变得这样吗,她会摔倒吗,这一切都是造成的,如果没有你的chu *现,或许我现在已经和微微在一起谈婚论嫁了,一切都是你害的。”他说到最后直接朝我咆哮起*| lai |*,,旁边的杨微连忙shen 手抓住他,示意他冷静点。
  “黄胜,这不管秦的事情,就算昨天他没有chu *现在订婚现场,等到有一天我恢复记忆,我会更加懊悔死的。”
  微微实在太钟情了,我真不知道自己前辈子是不是修*| lai |*的福气,这辈子竟然能够认识微微这样的女人,心中泛起一股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意,我带着得意的眼光挑衅的看着黄胜,这↓可是杨微帮着我不帮他啊。
  他似有不甘心,还想说什么却被jin **| lai |*的护士打断,“请你们安静点,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吵架的di 方,病人还需要多休息,如果不是*| lai |*探望病人的还清离开,不要打扰到病人休息。”
  小护士面色不好的看着我和黄胜,我两手一摊,随即做到杨微的身边,shen 手搂过她的肩膀,优雅的开口道,“我是她男人,至于这位我就不清楚她和我女人是什么关系了。”
  “你……”
  黄胜还想说什么,却意识到小护士的警告的眼神,只要*ying *生生的忍住了,冷着脸甩门而chu *了。
  杨微对于我的此举无奈的摇摇头,我shen 手探一↓她的小脑袋,“摇什么头啊,我说的难到不是吗,别忘了,我么可是上过床了,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说的理直气壮却遭到她一记White(颜色bai )眼。
  医生说杨微只是磕到后脑勺了,* na *些流chu **| lai |*的都是污血,幸亏把污血全部都磕chu **| lai |*了。要不然她还真的有生命危险,这也正导致她之前被* na *些污血压的记忆神经所以才会忘记以前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就恨得牙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MD,黄胜* na *个人渣,竟然为了不让微微恢复记忆就不给她做手术,怪不得微微一直记不得我,要是微微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跟他没完。丫的,太自si 禾厶了,居然想着独霸微微,越想我就越气。
  “秦,你怎么了?”今天是*| lai |*接杨微chu *院的(曰)ri 子,她见我怒着一张脸,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哦,没什么,只是觉得你* na *一跤的值得,不但没有害你反而是救了你。”
  她被我说的有些云里雾里的,一双shui *灵灵的大眸子就更加的不解的看着我,直到把我看的有些发mao *,我才把事情都告诉她,其实她不看我,我也会告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