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40章 病危
  我至始至终都没有扫他一眼,视线一直落在杨微的身上,见她如此畏惧我的吻,xiong 口去堵得厉害,为什么为什么?微微,你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
  看着她像一个受了伤害的小怨妇的依偎在黄胜的怀里。我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她。
  以前的她为了我甚至都失去了一个做母亲的能力,之后又为了我chu *了车祸双* tui *残疾,她都没有放弃爱我,* na *么现在是不是老t天爷报应降到我的身上,让我也*| lai |*尝尝这种被人折磨的zi wei 。
  所以我不会放弃的,即使你不再爱我,* na *么至少也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的眼神###现一丝坚定的神色,随即看杨微的神色都是充满幸福的。
  杨微见我这么看她,连忙躲避我的视线,将脑袋埋在黄胜的怀里,我shen 手想要将她拉到我的怀里,可是却被黄胜shen 手当掉了。
  “你做什么?”我像一直愤怒的狮子,朝他怒吼。
  MD,我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他*| lai |*染指?
  “秦少,这句话应该是我*| lai |*问你吧,微微是我的未婚妻,我还想问你刚才对她* na *样,是要多什么呢,难不成秦少你,喜欢穿别人穿过的鞋?”
  轻佻的语气完全不顾及此刻听了话而微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杨微。
  “砰——”
  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细嫩的脸颊上,很快的便看见他嘴角chu *的皮破了,流着血。
  吗的,这丫的皮肤也太嫩了吧,我只不过才用了五分气力而已。
  “胜,你没事吧?”杨微着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却刺痛了我的眼。
  呵呵,为什么,为什么他* na *样说你,你还会这么关心他,我也是受害者,我也受了他一拳,可是,为什么你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苦涩的笑容在嘴角边dang 漾开*| lai |*,就算是你今天恨我,微微,我也不要你嫁给黄胜这个人渣。
  在心底笃定,我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杨微的胳膊,她见我过*| lai |*,连忙想闪开,可是我的动作太快,她还没*| lai |*得及闪躲就已经被我抓住了胳膊。
  “跟我走!”冷冽的声音中夹藏着怒气。
  “不要,你快放开我!”杨微死也不让我抓住她的胳膊,*ying *是想从我手中逃tuo *,我好不容易才抓到她,又怎么会快就放手呢,在场的宾客见状都只是抱着看好戏的状态,根本就没有人上*| lai |*拉架,尤其是在一旁还猛di 拍个不停的记者。巴不得我们在多闹一会儿好让他回去有新闻卖。
  “女人,跟我回去,不要让我发huo *?”冷厉的语气直*她一双动人的眸子,此刻我的已经被她给激怒了。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一秒会不会做chu *什么惊人的举动*| lai |*。
  老人们都说,chong *动是魔鬼,我现在才领会到,所以面对杨微的倔强,我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不让自己暴怒。
  可是这也要她配合才行我,看着她小身子不停的在我的怀里扭动,我*ying *是抓着她的手使劲的用力,直到听到她喊痛的声音,我才稍微放松了些。
  “微微,不要闹了,我们回家吧?”到最后我的语气几乎是请求她的,可是这丫的就是不知好歹的看着我,还坚决不和我回去的气势,“不要,你快点放开我。”
  “我又不认识你,你gan 嘛非要让我跟你一起回去呢,这位先生,麻烦你可不可以不要再*| lai |*找我麻烦,即使我们以前认识,但是现在我已经不记得你了。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而我听得有些愣住了,什么她不记得我了,思绪一↓子回想起之前她见到眼神里露chu **| lai |*的陌生,原*| lai |*她是失忆了。
  可是她为什么会和黄胜* na *个人渣在一起?还有我不是chu *钱送她去国外治疗* tui *的吗,怎么回*| lai |*就变得不认识我了呢?
  一瞬间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她可是又不知从何问起。
  最后只得松手,可是由于她还不知道我突然松手,还在拼命的挣扎,一个用力,狠狠摔倒在di 。
  “啊!”
  我惊慌的想要俯身去扶她,可是她的身子已经重重的跌倒在大理石di 砖上,头甚至砸到了旁边的大柱子上,顿时鲜Red(* hong *)的液体从她的后*| lai |*勺流了chu **| lai |*,我惊恐的连忙扶起她的头,手指上沾染的全部都是她的血。
  “痛…痛……”
  “微微,微微,你没事吧?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顿时响彻整个婚宴现场,在场的人终于不再* na *么冷血了,而是掏chu *手机拨打了120.
  搂住杨微的身体,我在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不贞的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我只不过一松手她就摔倒了?
  自责的心里让我的心里难受的要死,看着她* na *不断往外流的血液,我顿时呼xi 口及都要停止了。
  “你给我滚!”
  被我打到在di 上的黄胜见杨微摔倒,此刻已经顾不得嘴角边的疼痛一把将我拉开,抱住杨微的身体朝着救护车奔去,在场的人见没有戏可唱了,也都纷纷的离去,留↓我一个人跌坐在di 上。看着hands(* shuang * shou *)沾染的鲜血,我恨不得狠狠的给自己一个巴掌,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婚宴现场布置的奢侈,我就应该知道黄胜是真心爱她的,也许是心里极度所以才不会觉得他不爱微微,而想要将微微从他的身边抢回*| lai |*,但是刚才见到他看见微微受伤的时候,流露chu **| lai |*急切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是真心的爱微微的。
  只不过看我不顺眼想借用微微*| lai |*打击我一↓,眼看着微微的幸福就要到了,可是却被我这么一弄,还害得她受伤,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手指狠狠抓住自己的头发,我不想的。我也不想的,如果知道自己的到*| lai |*会给她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na *么我会选择避开的。
  回到家里,杨小漫见我脸色不太好,没有说什么只是问我吃过了没,我摇头,接着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拼命的工作,没有人*| lai |*打扰我,她们大概是以为我亲眼看见杨微和别的男人订婚而伤心过度不想吃饭吧。
  其实我是在惩罚自己,因为我,而造成杨微受伤,我不能够原谅自己。所以就gan 脆不吃不喝惩罚自己。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眉头一皱。
  “喂!”暗哑的声音因为这几天没有好好的休息显得更加的嘶哑。
  “秦天穷,微微想见你!”听得chu **| lai |*,对方的声音很不客气,但有无可奈何的样子。
  听到微微,我失落的心顿时找回了缺失的一角,“你说什么,微微她想见我?”
  不确定的口气,激动的询问着,她不是该恨我的吗,为什么会突然想见我。
  “恩,你赶jin 过*| lai |*,微微说见不到就不吃饭,她现在身体很虚弱,需要多补充营养……”
  “在哪里?”
  还没等他说我,就已经率* xing *开口问到。黄胜说chu *医院的di 址,我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迅速打开房门朝外跑去。
  杨小漫见我急匆匆的从书房里chu **| lai |*,一声不响的就往外面跑,着急的跟着chu **| lai |*了。
  “秦,你要去哪里?”
  汗死,听这丫的口气,该不会是以为我想不开要去自杀吧,会过头给她一个激动的微笑,“我去医院一↓,等↓回*| lai |*,你先做饭。”说我就扭头走人。留↓原di 呆滞的杨小漫。至于她为什么会呆滞,我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刚才我是对着她笑着说的话,她会觉得惊讶我觉得很正常。
  刚才还满脸便秘的神色往书房里钻,现在又满脸喜悦的样子,搞的像捡到了金子似的,笑的牙齿都露chu **| lai |*了让杨小漫看了觉得很惊奇* na *是正常。
  不理会她,直接打开车门,将钥匙###去,我一刻也不想等了,心里只想着快一点见到杨微,从订婚宴现场回*| lai |*,我就一直自责的要死,如果不是我* na *么chong *动,微微或许就不会摔倒,她或许现在就在和黄胜快乐的在一起生活着。
  一直要扬言给她幸福的我,却亲手毁掉了她的幸福,所以我觉得自己亏欠杨微的越*| lai |*越多。
  *| lai |*黄胜所说的病房,准备shen 手敲门的手却停在了空中,久久的不敢敲↓去,我不敢去jin *去,我不敢去面对杨微的眼神,第一次,我退却了,我软弱了。
  手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要不要敲↓去。一想到昨天杨微因为我而摔倒,满身的鲜血,我就觉得内疚自责,说要给她幸福却把她弄得一身是伤,我这算什么,还有脸说要给她幸福嘛?
  “既然*| lai |*了,怎么不jin *去?”
  黄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一惊,回头,原本是趾* gao *气昂的看着他,可是现在却像个霜打的瘸子鄢了,看了看黄胜,苦涩的开口,“我想我还是不要jin *去的好,免得微微看见我有响起订婚宴上的事情。”
  说完正准备起身离开,却被他一手抓住,“你是故意这么对我说的吗,明明就知道是微微叫你*| lai |*的,还说什么她不想见你,要是真是这样的话,你以为我会让你踏jin *这里吗?”
  冰冷的语气夹藏着怒气,我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他隐藏在身上的怒气,听他的话,我眼中闪过一丝的惊愕,貌似之前是他打电话告诉我说是杨微想见我,所以我才这么激动的跑过*| lai |*的,只是让我不解的是杨微她为什么突然想要见我?
  似乎知道我眼中的惊讶和遗憾,他不耐烦di 将手中的食物搪塞给我,口气有些不好,“jin *去吧,微微都好几天没有吃了,再这么↓去,她的身体会垮掉的。”说完便转身离开。
  看着他消沉的背影,我想他应该是很爱微微的吧,或许我昨天不应该去他们订婚宴的,要不然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杨微会躺jin *医院里。
  shen 手小心翼翼的推开病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雪White(颜色bai )的大床,还有四周都White(颜色bai )的吓人的墙壁,随即目光落在chuang shang jiao (女乔)小的人儿,此刻她真闭着眼睛,轻轻入眠,为了不打扰到,我蹑手蹑脚的jin *去,小心的将门虚掩着。
  她正在打着点滴,头上捆着White(颜色bai )色的纱布,让我不禁想起了昨天她* na *流的吓人的血,但是我的心真的慌了,不知所措,可是后*| lai |*看见她被黄胜送jin *医院,一直都不敢打电话询问,因为知道我不没有资格。
  此刻杨微正安静的睡在White(颜色bai )色的大chuang shang ,手上打着吊针,纤细的小手,因为沾上吊针,显得有些病弱,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才只不过一天没见,她却变得如此的憔悴,这让我的心里更加放弃一丝内疚*| lai |*。
  轻轻di 握着她软弱无骨的小手,放入嘴边,吻了吻,“对不起,微微,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 lai |*阻止你的幸福了。”
  这是我给她最后的诺言,以后不管她喜欢谁,只要她过的幸福就行,我再也不会去打扰她的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