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39章 订婚消息
  龙华的倒闭,迫使* na *些原本在龙华拿工资不上班的懂事们一个个哭丧着脸,二股东也因为欠↓银行一大笔巨款而被轻点si 禾厶有财产还债,而我的se集团也在国内市场迅速的发展壮大。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有ea集团在背后做强大的后盾,* na *些大公司才敢放心的跟se集团签↓合约,这些都要归功于ea集团。
  之前以龙华的名义在海外发展的市场我也全部迁入到se的名↓,还有和王宁合作的一项开发土di 市场我也有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我还真小看了* na *个小子,现在他可是房di 产界的大亨,混的不比我差。
  而杨小漫因为太过思念龙华,我就索* xing *将* na *座空壳子buy(中文:gou mai)↓*| lai |*,只不过改成单纯的只做视频销售,当然了,杨小漫理所当然的成为里面的食品销售总监,而家里的* na *几个女人也都去哪儿上班了。
  本*| lai |*是想让她们在家里带带孩子,洗衣做饭什么的,结果遭到她们一致抗议,说我的思想太过封建,现在社会颠倒过*| lai |*了都是男人在家洗衣做饭带孩子,女人在外面拼搏赚钱呢。
  最后她们拿着我↓半身的幸福威胁我,抗议有效,革命成功,我只得请个保姆过*| lai |*照顾小成和奇骏,不过想想也是,家里的* na *几个女人哪个不是身份特殊的,要是长期把她们关在家里,我还真成了* na *种lang费国家栋梁。
  “秦,这是杨微微的订婚宴邀请卡。”
  傍晚,↓班回*| lai |*,杨小漫将一张通Red(* hong *)的喜帖递给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我的脸色。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撇了眼她手中的请柬,直接走jin *书房。
  “秦,你没事吧?”
  “我会去的。”淡淡的回答这么一句,随后将自己整个身子都陷入老板椅上,告诉自己,她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自己不该去打扰她的,可是为什么我越是这么想,心里对她的思念就越大?
  杨微,你真的就这么残忍吗?
  一滴眼泪从眼角边滑落,shen 手抹去,原*| lai |*我也是有心有肺的,我哭了,是的,当我听到她订婚的消息,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闷得慌,原以为自己可以放的开,可是* na *根本就是在欺骗自己,我根本就放不↓她。
  杨微,或许这一辈子,你都已经深深注入我的心里,但是只要你过得幸福,我便不会再去打扰你,这是我欠你的,只要你幸福快乐就好。
  思绪回到初见她的时候,* na *个时候的她开着保时捷,将我撞倒,随即便又↓车对我露chu *关心的神色,之后我因为跟杨倩起chong *突在酒吧酗酒闹事,最后被送入警察局,还是杨微chu *面解决的。
  所以在我的心中,她一直都是个女神般的存在。
  订婚宴会上,*| lai |*的大多数是商业人士,有好多的都是跟龙华合作过的合伙人。
  “恭喜,恭喜啊。”大家都纷纷谄mei(女眉)的像黄胜道礼祝贺。今天的他穿的是一身White(颜色bai )色的西装,本*| lai |*长得就很妖孽的男人,如此一打扮起*| lai |*倒是显得更加的梦幻,一时间xi 口及引了在场不少女* xing *的目光。
  “哇塞,黄少好帅哦,不知道新娘本人长得什么样?好羡慕哦!”
  “是啊,要是我这辈子能够跟这个帅的男人结婚的话,就算是让我折寿十年我也愿意!”
  “……”
  低↓的几个女人们都在窃窃si 禾厶语,我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嫉妒*| lai |*,帅了不起,能当饭吃吗,我要是女人的话,一定找个丑的男人,只要能赚钱就好,更不怕他在外面沾flower (hua )惹草。
  不想在这边看着这些人垮黄胜有多么多么的好,我直接抬起脚步正要向flower (hua )园的后面走去,在这个时候正厅chu *现一阵sao (马蚤)动,伴随着女人羡慕,男人们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眼光,我听到。
  “哇塞,新娘子好漂亮哦,简直比电视里的电影明星还要美上几分。”
  “是啊,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我一愣,迈开的脚停止空中,周围的空气好似被定格了似的,我久久不能回神,我不敢回头,我怕看见杨微* na *张幸福的脸,会刺痛我的眼睛。可是貌似老天爷就是不想让我过的舒适,偏偏在这个时候某个男人过*| lai |*找我答话。
  “咦,秦少,你也*| lai |*啦?”
  黄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知道此刻大家一定都在望着,怎么说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之前投资拍摄的《帝歌》正在各大电视台首播,收视率一再创造了影视剧的奇迹,大家对我的认知也越*| lai |*越* gao *,所以在这里,我没道理不给自己台阶↓。
  深深的呼xi 口及一口气,我缓缓的转过身*| lai |*,当看见杨微一袭White(颜色bai )色的婚纱的时候,我还是愣住了。
  White(颜色bai )皙透明的皮肤在White(颜色bai )如雪的婚纱包裹之↓,显得更加jiao (女乔)可动人,再加上不算烈(曰)ri 的阳光普照之↓,她就犹如从天上*| lai |*到人间的仙子,美得* na *么chu *奇,惊心动魄。
  我足足愣住了几分钟,直到有人过*| lai |*shen 手推我的胳膊,提醒我,不要流口shui *,我这才回过神*| lai |*。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杨微还是保养的很好,一点也看不chu **| lai |*岁月在她的脸上留↓痕迹,尤其是她* na *晶莹剔透的肌肤,还是* na *么shui *嫩嫩的,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咬一口。
  看着她对黄胜露chu *微微笑意,在阳光之↓,明明是* na *么美丽动人,可是此刻看在我眼里却是* na *么刺目的痛,做xiong 口的di 方像被一只大手jin jin di 抓住,狠狠的扯拽,痛的让我喘不过气*| lai |*。
  “微微!”
  qing bu zi jin 之↓,我tuo *口而chu *,杨微则皱着好看的柳眉,脸上chu *现的完全是厌恶的表情,我在心底苦笑,为什么即使不再爱我也不用这么伤害我吧。我也是个人,有血有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人啊,我的心也是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做的,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
  嘴角边扬起的一抹笑容,掩饰着此刻我心中的悲痛,即使不能相爱,难道连朋友都做不成吗?
  “胜,他怎么*| lai |*了?”明显的嫌恶的语气狠狠的刺伤我的心,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
  黄胜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我知道自从杨小漫把* na *个请柬递到我的手里,我就知道会有今天,对于杨微即使再怎么的痛,我还是忍不住想要过*| lai |*,亲眼看看她的幸福,即使知道黄胜只是想借此羞辱我而已,可是我还是犯贱的想*| lai |*。
  他当着我的面故意靠近杨微的耳边,轻轻咬了一↓她剔透的小耳垂,惹得她一阵jiao (女乔)羞,我脸如土灰。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耶,老婆是我不对,让不该jin **| lai |*的人溜见*| lai |*了,↓次我会注意的。好不好?”
  此话一chu *,顿时在场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我,我知道此刻他们定会以为我是不请自*| lai |*的* na *种人,幸亏我在商业界还有点di 位,要不然他们定会把我想* na *种想要混入上流社会的↓等人。
  不过我倒是想知道,我手里的请柬倒是真的还是假的,他黄胜这话说的也未免太欺人了吧,请柬是他派人送给我的,现在却又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说我,是当我好欺负吗?
  从西装里掏chu *一张Red(* hong *)色的请柬狠狠的砸向黄胜的脸上,我轻蔑的语气夹藏着淡淡的冷意和不屑,“heng(哼哈二将),姓黄的,你以为我想*| lai |*这里,要不是你死活求着我*| lai |*,我还真懒得*| lai |*呢,难道这张请柬上面签名不是你的?”
  在众人大惊之↓,我shen 手抓起杨微的手就要往外面跑去,我不能忍了,再也忍不↓去了。我怕自己再这么↓去会忍chu *病*| lai |*,就算她杨微要嫁也要嫁给一个好一点的男人,像黄胜这种人渣,就算她一辈子不嫁我也不同意她嫁给* na *个人渣。
  “啊,你要gan 什么,快放开我!”
  杨微大惊失色的看着我,众人也都错愕的看着我,有些潜入订婚宴的记者此刻也顾不得自己假装的身份,拿起手中的相机纷纷朝我和杨微猛的拍摄。
  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lai |*,邪笑的看着杨微,“微微,这次我是不会再放手了。”
  说完,我狠狠的吻住了她失色的小嘴,辗转反侧,阴* rou *chan (缠)mian(纟帛)的###,像是要把她的灵魂xi 口及jin *自己的身体,见她呆滞状,我的长舌趁虚而入,勾起她的丁香小舌,抵死chan (缠)mian(纟帛)。
  眼神扫到一旁兴奋不已的记者,唇角的弧度越*| lai |*越大,拍吧,拍吧,秦少当众怒吻商业界奇才黄胜的未婚妻,这可是很劲爆的新闻啊。
  杨微终于被我吻的回过神*| lai |*,想用手推开我,可是她的力气太小,小手被我jin jin di 抓住,一只大手托住她的后脑勺,十指镶入她的秀发里,迫使她更加贴近我的身体,我的灵舌更加肆意的游走在她的口腔中。
  直到她喘不过气*| lai |*,我才舍得放开她,可是刚一松手,脸部就迎*| lai |*一拳,我吃痛的闷heng(哼哈二将)一声,随即对上黄胜警告的眼神。
  “胜!”
  杨微得到解放,迅速的跑到黄胜的怀中,一副受了委屈的*样,让我心里刺痛一↓。
  我shen 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嘲讽的笑了起*| lai |*,现在她是彻底的不爱我了,连看我被打,她也显得无动于衷甚至还在为我强吻她生气。
  “秦总,今天的事情你可以解释吗?”黄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看着我说chu **| lai |*的,我想如果今天不是有这么人在,估计他会直接上*| lai |*和我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