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38章 发布会
  清灵的演技确实也让我震惊,我记得第一次*| lai |*看她演戏的时候,* na *个时候的她还因为穿上嫁衣* gao *兴的一直笑着而被导演骂的臭死。现在回想起*| lai |*,* na *个时候的她确实有点太嫩了,演技也不够成熟。
  不过现在看着她* na *么淡定的对待大家的夸赞,我就知道她变了,变得不再像以前* na *么* rou *弱了,也不再是* na *个总是跟在我屁股后面叫我秦哥哥的女人了,心中突然有点失落,不过我还是为她开心的,毕竟这里是演艺圈如果她不改变自己的* xing *格的话,吃亏的早晚都是她。
  “清灵,你演的很好。”我将手里的一大束黄玫瑰送给她。
  “谢谢。”她优雅的接过我手里的黄玫瑰,嘴角边挂着招牌式的微笑,可是* na *笑容中,我总是看不见开心,而是刻意伪装chu **| lai |*的,是我多疑了还是这些天她确实过的很不好?
  “哎呦,哎呦,秦,你这也偏心了吧,为什么清灵小美女有,而同样身为你的女人的alla却没有呢?”张导在一旁打趣,说着风凉话,立即被我的眼神给瞪回去了。
  “张导,你是不是很闲啊,没事做么?”恶狠狠的死盯着他,看他还能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见识到我的毒眼功力,他讪讪的**鼻子,打趣的走开了。
  “拍戏很累吗?”我shen 手要帮她拂去挡住眼前的发丝,她却有意一闪,自己shen 手拂去了,我看着还在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心里一阵失落,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是啊,我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凭什么对她这样?
  碰见她闪躲的眼神,我眼里闪过一丝苦涩,尴尬的开口,“对不起!”
  “没事,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她便从我身边绕过去,我正想喊住她却见alla走了过*| lai |*,心里顿时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了,原*| lai |*她是不想我为难,一股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意升起,嘴角微微勾起,看*| lai |*是我想得太多了。
  拍卖会现场,记者犹如过江之鲫的*| lai |*到ea公司大厅,这次的拍卖会我们是在ea公司举行的,这也昭示着,这次《帝歌》的真正幕后投资者是ea集团的总裁投资的,这个新闻倒是让不少记者惊讶不已。
  为了宣传效果,alla和清灵都是以剧中戏服chu *现在记者面前,实拍↓《帝歌》的组装。
  “秦先生,据说你和《帝歌》中的女主角和女二角都过关系,甚至在前不久,还和整部戏的导演也扯上关系,请问您对此事件有什么看法?”
  刚一坐↓,一个小记者就兴奋的跃跃yu (谷欠)试。
  靠,这些人三句不离绯闻八卦,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一生↓*| lai |*就询问别人的八卦事件的,今天老子举办这个会是发布会,有没有搞错,居然问这么*(咸心)min gan 的问题。
  本*| lai |*是没什么要是si 禾厶底↓这些这么问我倒是很乐意回答他们,说不定还会请他们喝喝小酒,唱唱小歌的呢,可是在这个大庭广众之↓,又是《帝歌》的发布会上,问我这么*(咸心)min gan 的问题,你不找死才怪。
  我脸上故意一板,犀利的眸子直直盯着他,直直的将他盯得哆嗦,其他的记者见我的脸上不好,气愤不对劲,也都纷纷的闭上了嘴,不再说话。我不是混演艺圈的,所以我不怕他们怎么写,反正明天se的股票又不会跌,说不定因为我的人气增加了,股票不跌反而会升呢。
  所以面对这些记者的追问,我* gao *兴回答就回答,不* gao *兴回答就给他们脸色,让他们吃瘪,知道我秦天穷不是好惹的。
  小记者们被我冰冷的眸子盯得有些心慌,就算现在龙华倒闭了,我还是《帝歌》的投资人,他们对我多少还是有些畏惧的。
  “今天是《帝歌》的发布会,我不希望听到跟这无关的问题,如果有人执意要问,* na *就别怪我秦某人不给面子,把他请chu *去,大家都是为着工作而*| lai |*的,我也是,所以互相谅解一↓。
  我的语气中夹杂淡淡的警告之意,言↓之意就是要是有人再问我这种*(咸心)min gan 的问题或是惹我不* gao *兴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少,没想到你还这么震得住气场啊?”旁边的某只男人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我恶狠狠的瞪回去。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能不跟我作对,我就感谢老天了。
  “别忘记了,你可是我绯闻之中的一个,而且还是基友。”我邪mei (鬼末)的笑着,刻意压低的声音就只有我们两个听得到。
  果然我的话刚一说完就看见他脸black(hei )的跟包公有的一拼,心里大shuang XX大XX,谁叫这丫的这么毒舌,对他根本就不用顾虑什么,话有多难听就说的有多难听好了。
  站在台上,各大媒体记者的话筒全部都对着我,鸭梨甚大,我扫了眼旁边的alla,见她从jin *场都是一直用招牌式的微笑,我还真的佩服她,面对这么多人的追问她还能够表现的这么镇定自若,有些di 方我确实跟她没的比较。
  经过我之前的恐吓,接↓*| lai |*的记者会发展的很顺利,记者们也尽量别开我的*(咸心)min gan 的话题,听着一个个关于《帝歌》的问题,我回答的很畅快,这就对了嘛,gan 嘛要跟我对着gan 呢,真是的。
  一场发布会↓*| lai |*,清灵喝alla两个貌似都很轻轻松松的搞定↓*| lai |*,就只有我一个人一直在担心哪个记者会再问起我*(咸心)min gan 的问题,神经一直jin 绷着,终于轮到散会了,大家都在大厅里吃着shui *果糕点,我在心底暗自的松看=了口气。
  MD,↓子老子绝对不会再*| lai |*参加什么发布会,这要不是自己投资拍的片子,我断然不会*| lai |*受这份醉的。
  “秦先生,可否问一↓,最近新闻个大媒体报社都传chu *龙华因为秦先生突然的推chu *而宣告倒闭,请问这事是不是真的?”
  一个小记者见我一个人游dang 在整个大厅里,便快速的上前拦截↓我,看着我,有些jin 着的问道。
  对于面前的这个穿着White(颜色bai )色t恤,牛仔ku ,帆布鞋的小女孩,我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你是第一次*| lai |*采访的吗?”我轻佻眉头,淡淡的眼神扫视她。
  她见我这么问,连忙慌乱的跟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秦先生,我是第一次*| lai |*采访你,还不知道规矩,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大概是误会我了,我只是想要单纯的询问她而已。
  摇摇头,嘴角边的笑容继续扩大,“没有关系。”在这个小女孩的身上我看到了当初清灵的影子,当时的她见到我也是这么害怕,甚至还因为我说几句调戏的话而害羞的不敢看我。
  小记者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不解我怎么会变得这么温* rou *善良起*| lai |*。
  对于她的惊愕,我倒是显得很自然,当然了,我这个人平时看起*| lai |*很随和,但是一旦严厉起*| lai |*,定会把人吓得半死。
  小记者看着我,眼光闪烁,想开口但又害怕我似的,我微笑,“你想说什么便说吧,我又不是什么毒snake(she 虫它)猛兽,难不成还吃了你,只要不问一↓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就行。”
  毕竟是**,我还是很乐意告诉她的。
  得到我的肯定,她立马像个tuo *了绳的小野马一样,问题不断的朝我袭击而*| lai |*,“秦先生,关于龙华公司的倒闭,有人说是你故意抽掉龙华的流动资金才使得龙华倒闭的是不是?”
  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倒是让我想笑,我看起*| lai |*就* na *么凶神恶煞的吗?还是说,我本*| lai |*长得就很不和谐。怎么说之前围着我的女人想跟我上床的女人可都是些名流之士,她这个表情算什么,害怕我么?
  心里很不shuang XX大XX,但还是忍住没有发作,反而是我勾唇一笑,将这个问题直接丢给她,让她自己去想。
  “* na *你认为呢?”
  我的话让她再一次愣住了,张大眸子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话。敢情她会在心底骂我是个腹black(hei )男,本*| lai |*是她问我,现在倒成了是我问她了。
  “这个,我觉得您应该不会的,因为龙华是你的公司,你犯不着自己亲手把自己的公司给毁掉的。”
  她支支吾吾的半天才说chu **| lai |*,不过她说的很对,但是龙华确实是我亲手毁掉的,不知道她听到答案会不会再一次愣住呢,我心里在期待着。
  “可是龙华确实是我亲手毁掉的。”我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见她眼底再一次chu *现不敢相信的样子,我笑了,笑的很大声,shen 手rourou她* rou *软的发丝,这丫的和清灵的差不多,只是没有清灵身上* na *与生俱*| lai |*的气质。
  “啊,哦?”
  在她张大嘴巴能塞↓一个鸡蛋的情况↓,我潇洒的转身离开,现在龙华已经完了,外界都传言是我一手摧毁的,* na *好我就承认好了,再说了这本*| lai |*就是我一手摧毁的,只不过是一个空壳子而已,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迅速发展我的新企业se集团。
  我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se集团一定也能够像龙华* na *样发展到海外市场,只是想要跟ea集团一样发展到国外,恐怕有点困难,不过有alla这个合作伴侣,做什么事情*| lai |*都事半功倍,当初《帝歌》这部戏也是她叫我投资的,现在放映chu **| lai |*,惊人的收视率倒是让我叹为观止。
  “秦,《帝歌》这部戏杀青之后,你还会继续投资演艺事业吗?”
  咖啡厅里,悠扬的音乐缓缓响起,诉说着这里的优雅* gao *贵,光是看这四周的摆设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能够jin *的*| lai |*的,我不禁有些庆幸,自己的命运还是好的,以前的苦(曰)ri 子也到尽头了。
  “再说吧,se集团刚刚发展起*| lai |*,还不知道后面的路会怎么样呢?”
  轻轻搅拌手里的咖啡,听着淡淡的音乐,其实这也是一种很不错的享受。
  “* na *好,等我找到了投资的项目,我再邀请你一起投资?”alla优雅的端起手中的咖啡,轻轻di 抿一小口放↓,商量的大眸子扑闪扑闪的盯着我,生怕我不答应。
  我一笑,随即shen 手rourou她的发丝,“谢谢你,alla,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后面帮助我,如果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谢什么,对于我喜欢的男人,我一向*| lai |*都是很大方的,你不用谢我的。”
  她豪shuang XX大XX的chong *我一笑,我知道接↓*| lai |*的生命里,这个女人是不可缺少的角色。